第八卷 第十六章 夜宿民宅

  俞百里給我一劍斬殺,他甚至都沒有能夠瞧清楚我什么時候出的劍。

  轟然倒下的一瞬間,我聽到有女性的尖叫聲傳來。

  我抬頭望去的時候,發現有關門的聲音。

  很顯然,應該是俞百里的女性家人,而這個時候,我感覺到有一股陰風撲面而來,下意識地偏頭,然后伸手去抓。

  我一把就將那突襲我的東西給抓在了手中,定睛一看,卻正是俞一凡剛才弄出來的靈體古曼童。

  這玩意充滿了怨毒的陰氣,與我的手一接觸,立刻有陣陣寒毒朝著我的手掌傳來,并且朝著我的全身蔓延而去。

  我感覺如墜冰窟,整個人都快要凍成一大坨的冰棱子。

  好在這個時候,我喚出了聚血蠱。

  這玩意從我的手掌之中浮現,然后將那靈體古曼童給包裹住。

  幾秒鐘之后,這恐怖的玩意就像被戳破了的氣球,放出了一股惡臭,然后消散開去。

  我給熏得直想嘔吐,往后退了幾步,瞧見屈胖三還在與那老爺子奮力拼搏,招呼道:“禍不及家人,這家伙混蛋,他的家人卻是無辜的,咱們走吧?”

  屈胖三本來就是在應付這老人家,要不然早將人給干趴下去了。

  不過對于我的話,他卻冷冷一笑,說我覺得你這話兒沒錯,但有一點,這老家伙可不是什么省心角色,瞧見剛才那靈體古曼童沒有?沒有幾十條無辜性命,是不可能煉成這般陰毒的;不過呢,咱事兒已經辦了,就沒必要再在這里折騰了,撤吧。

  說罷,兩人回歸原路,然后破窗而出,準備離開了這棟宅院。

  那老頭兒不依不饒,憤怒地追趕過來,然后口念訣咒。

  突然間院子里生出了一大片的火光,無數的氣息混雜而出,從半空之中落了下來。

  我下意識地拉住了屈胖三的手,使用遁地術,結果卻發現空間給禁錮住了。

  而這個時候,有兩個黑西裝翻身進了這里面來。

  我瞇眼一瞧,居然還是熟人。

  那天馬秀才攔住我的時候,給我介紹過,一個叫做什么重炮手,另外一個是什么風魔特工隊的教官。

  這兩人都是許鳴的手下,也是邪靈教的殘黨余孽。

  他們怎么會在這里?

  兩人的出現讓我的心中咯噔一下,沒有了先前的淡然,將手伸進了乾坤囊,一邊往外沖,一邊跟屈胖三介紹起這兩人的身份來。

  屈胖三聽到,也收起了玩笑之心,跟著我說道:“他們估計在這里守株待兔呢,如果是這樣的話,許鳴說不定也在附近,行了,我們趕緊離開吧,不然事兒可就鬧大了……”

  兩人朝著外面沖去,那重炮手沖到了我的跟前來,抬手就是一拳。

  我的手一指放在乾坤袋中,這人一上前,當下就拔出了破敗王者之劍,朝著那人的手臂揮了過去。

  沒想到那人居然早有防范,朝著旁邊一躲,然后拳頭又如期而至。

  我與此人交手,長劍凌厲,逼著他步步向后,而另外一人卻直撲屈胖三,以為這小家伙人小好欺負,結果沒想到屈胖三與他拼了幾記,小短腿發威,一腳踹在了他的膝蓋處,將人給直接弄得跪倒在了地。

  不過這些人到底還是邪靈教的余孽,身手個個了得,最是難纏,我和屈胖三一時半會兒也拿不下對方。

  速戰不得,我們便心生退意。

  我用破敗王者之劍開道,金劍璀璨,將前路劈開,兩人便沖出了那宅子外面來。

  一出來,我伸手拉住屈胖三,想要借遁地術離開,然而卻發現根本無法施展,仔細觀察周遭炁場,發現所有的漏洞居然都給一種莫名的力量給封堵住了。

  我施展不開,心中驚訝,一邊朝著旁邊的巷道跑去,一邊問到底怎么回事?

  屈胖三見多識廣,稍微一打量,立刻發現了其中蹊蹺。

  他告訴我,說這個應該是定星鼎的作用。

  我詫異,說何為定星鼎?

  屈胖三告訴我,說定星鼎是邪靈教十二魔星地魔的法器,他對于地遁之術最為精通和熟悉,當初曾經奉了沈老總的命令,監造了這樣的一個法器,專門用來防范同門,一旦開啟,方圓二十里內,無人可以遁形……

  我心中驚詫,說這樣的東西,為何會在這里出現?

  屈胖三微微一笑,說如此看來,這個許鳴說要重新舉起邪靈教的大旗,倒也不是沒有一點兒憑恃呢,在他的身后,不知道有多少人給予支持呢……

  我望著在我們身后窮追不舍的幾個家伙,說那現在怎么辦?

  屈胖三嘴角往上翹,說你當真以為我這幾日就是花天酒地來著?

  我說難道不是么?

  屈胖三翻起了白眼,說老子要不是神機妙算,哪里敢如此淡定?且跟我來,你放心,現如今對這賭城,我可比你熟悉。

  他開始在前帶路,盡往那小巷子里面轉,一會兒東,一會兒西,把身后的人都給繞暈了去。

  半個小時之后,我們從一處大樓的天臺上面,直接跳到了另外一棟住宅樓的頂上來,然后從那天臺樓道處往下,一路走,來到了其中的一層。

  屈胖三領著我來到一門口敲了敲,說沫兒姐姐,你在家么?

  啊?

  什么情況?

  我感覺自己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了,而過了幾秒種,那門居然真的就打開了,一個打扮熱辣的女孩出現在了我的跟前,先是看了我一眼,隨后目光落在了屈胖三的身上。

  她這是方才有了幾分笑容,說道:“你怎么來了?”

  屈胖三抱拳,說沫兒姐姐,江湖救急,能進來不?

  女孩兒打量了一下我,然后讓開了身子,我一頭霧水地跟著屈胖三進了屋子,發現這兒是一個一室一廳的單身公寓。

  布置挺溫馨的,就是房子有點兒老。

  這客廳狹窄,我還站在沙發前沒敢坐下,而屈胖三則介紹道:“沫兒姐姐,這是我表哥陸言,跟我過來玩兒的;表哥,這是我新認識的朋友沫兒姐姐,她是一個小提琴家……”

  女孩兒臉有些紅,伸手過來與我相握,說很高興認識你。

  我與她禮貌握手,屈胖三又吹噓起來,說沫兒姐姐的小提琴拉得可好了,有大師級的水平。

  我十分崇敬,說了兩句好話,結果沫兒紅著臉告訴我,說她不是什么小提琴家,只是一個在餐廳里給別人拉小提琴的樂手而已。

  她讓我們坐下,然后問起我們到底出了什么事兒。

  屈胖三說我們在賭城這里碰到了仇家,然后給追得無路可逃了,這偌大的賭城我也不認識誰,就覺得跟你挺熟的,求求你收留我們一個晚上,明天我們就回國了,可以么?

  呃……

  這家伙裝起可憐來,還真的是惟妙惟肖,我倘若是不知道內情,還真的就給他騙了去。

  果然,那沫兒姑娘真的就相信了他,追問了幾句,便也沒有再多說,告訴我們,說想待多久待多久,千萬不要大意,這邊的黑幫雖然不多,但個個都很兇狠的,而且這幾天不太平。

  屈胖三好奇,說怎么不太平了?

  沫兒說你們可能不知道,因為這事情沒有報道出來,但在論壇上都傳瘋了,說這兒的黑道大佬崩牙駒,他在路環監獄那邊有一個秘密據點,專門用來關押那些生意上的對手、仇家和欠錢的爛賭客,結果給人端了,里面的人基本上都死了,而且很恐怖,都是給切成了兩半——現在崩牙駒在到處找人,這幾天風聲鶴唳,連市面上的生意都有些不太好了……

  呃?

  沫兒姑娘所說的這事兒,難道是我那天逃走的時候干的么?

  有這么兇殘么,我當時怎么沒有感覺得到?

  而隨著我的了解,發現果真就是我那天離開的時候發生的事情,而讓我心安的是當事人崩牙駒自己的屁股也不干凈,所以這事兒并沒有上升到官面來。

  之所以有這樣的消息流出,十有八九是那幾個被我救出來的人泄露的。

  崩牙駒在事后還將那個地方給處理了,所以即便是警方接到了消息,趕過去的時候,什么東西都沒有了。

  我有點兒好奇屈胖三是怎么跟這小姑娘搭上的線,結果他卻不給我機會,告訴我時間已經不早了,女孩子應該早點兒睡覺,這樣子才不會老得快,然后讓我睡沙發,而他則和沫兒姑娘一起進了臥室。

  我嚴重抗議,說你一男的,進人家小姑娘閨房干嘛?

  屈胖三不說話,反而是沫兒幫他解圍,說他小孩子家家的,怕黑,跟我一起睡也沒什么關系的。

  我瞧見沫兒姑娘一點兒防范的心思都沒有,都不知道該怎么說。

  我不知道要不要告訴她,說這個家伙看著是一熊孩子,其實靈魂里藏著一個齷齪的摳腳大叔呢……

  然而我最終還是選擇了放棄,躺在了沙發前來。

  如此睡了一宿,大清早的時候,那房門突然間被敲得砰砰響,將本來就睡得不深的我給吵醒了來。

  我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聽到門外有人喊道:“開門,我知道你在里面。”

  誰啊這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