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二十一章 刑堂六老

  隨著馮乾坤的講述,在水庫的周遭,出現了六個身穿灰色道袍的老者。

  每一件灰色道袍上面,都刺著“道法歸尊”的是個錦繡隸書。

  這些老者的面容古拙,胡子眉毛幾乎都連在了一起,頭發花白,看著年紀應該都挺大的了,也難為他們還跑出來做事兒。

  我下意識地往后推開,想要跟這些人拉開距離。

  我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脅。

  這些老道士,每一個人,給我的感覺都好像是火山爆發前的那一剎那,有著一種讓人為之動容的大恐怖。

  在我看來,他們甚至并不比茅山長老差。

  這些人到底是誰?

  我臉上顯露出了驚疑之色,而馮乾坤則一步向前,鄭重其事地說道:“刑堂六老,是茅山宗刑堂出動時最高的級別,方才會動用的至高武力,這里面的每一個人,都是對戰斗殺戮之法有著最深刻研究的大家,是我茅山宗武力機構的終極力量——之前掌教真人提議讓他們隨行,我還覺得是大題小做,但此刻,我終于明白,你夠這樣的資格……”

  刑堂六老?

  我雖然沒有聽過這樣的名號,但聽起來卻有一種不明覺厲的恐怖。

  馮乾坤說他們是茅山宗武力機構的終極力量,我覺得他們當得起這樣的稱呼。

  我甚至覺得茅山宗里除了最頂級的那一批人之外,他們的每一個人,都能夠擠入茅山長老的末位去。

  這些人,應該是專門被用來執勤最難的案子,只要一個出來,都能夠頂得上一方諸侯。

  結果在我這里,茅山宗押上了六個。

  看得出來,他們對我是真的上心了,要不然也不會如此興師動眾,有一種殺雞用了牛刀的架勢。

  怎么辦?

  馮乾坤之所以跟我說得這般清楚,無外乎是讓我知難而退,束手就擒,免得動了刀兵,怎么著都說不清楚,但我若是給這幫人給關押著了,到時候茅山宗想怎么拿捏我,那可就由不得我自己了。

  如果此刻的茅山宗還是奉那雜毛小道為宗主,我自然是一點兒畏懼之心都沒有。

  可是此刻的茅山宗,是由符鈞當政。

  這個人,不知道為什么,總之我的感覺就是不太喜歡。

  他若是動了什么手腳,只怕我根本就扛不住,若要使讓他知道我這個就是那神劍引雷術,少不得拿我一陣折騰。

  想到這里,我沒有心思久留,足尖微動,人就朝著空隙沖了出去。

  我這一走,立刻就動用了遁地術的手段,準備閃身百里開外,然后逃遁而走,然而沒等我找到空隙,便有一個臟兮兮的老道士攔在了我的跟前,朝著我揮出一掌來,口中低喝道:“居士留步。”

  那一掌宛如山呼海嘯,朝著我當面拍來,我感覺如果自己中了,只怕就得飛到水庫里面去了。

  不得已,我只有往旁邊一閃,避開那一下,結果給這掌風吹得東倒西歪。

  我這邊一亂陣腳,其余幾個老道士立刻就圍了上來,輪流出手。

  他們每拍出一掌,便有人低喝一聲:“居士留步!”

  在這樣的掌風圍困之下,我不但施展不得遁地術,而且還站立不穩,隨時都要給人擒獲了去。

  這刑堂六老別看站得散亂,但卻將整個空間都給封鎖住了。

  他們這陣法,尋常人哪里破得了?

  我知道跑肯定是跑不了了,心中也來了火氣,手往腰間一抹,將那破敗王者之劍陡然拔了出來。

  我捏著劍柄,心中一片空明。

  欺壓我者,且看我的這劍,到底答不答應。

  殺!

  長劍宛如游龍,朝著前方一陣游動,一開始的時候那刑堂六老都不在意,準備用最小的代價,將我給生擒,然而隨著劍法的施展,他們的臉上開始露出了幾分疑惑之色來。

  有一個矮冬瓜一般的大爺皺著眉頭,說道:“這劍法,有古怪。”

  其余五人紛紛點頭,說是極。

  他說話的時候,我陡然用勁,一劍斬去。

  長劍斬破空間,落在了那矮冬瓜老道士的跟前來,即便是他,也沒有敢硬碰,而是往后退了幾分,開口說道:“小居士有些門道,眾位師兄不可輕敵,出劍。”

  一聲呼喊,眾人從道袍之中,摸出了一把黝黑的桃木劍來。

  長劍挑空,處處劍影浮動。

  我感受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炁場浮動,不斷游弋,將我的空間給一點一點擠壓,隨著六個老道士的桃木劍逐漸連成一片,我感覺到自己很快就扛不住了。

  這樣的六個老道士,每一人單獨拎出來,都能夠將我給戰而勝之,更何況是六人。

  這特么也太欺負人了吧?

  我陸言進入這個行當,滿打滿算也沒有幾年,你們特么這修行了一輩子的老道士,好意思這么以多欺少地對付我么?

  我心中憑空生出了幾許委屈來,在越來越窄的空間里騰挪跳躍,心中憤怒不休。

  當腳踩到了那黃楊山水庫邊緣的時候,我感應到了一絲力量。

  地煞之氣。

  沒有半分猶豫,地煞陷陣的手段在一瞬間被我給運用起來,隨后我一劍斬出,將眾人都給逼退開去。

  而下一秒,我們身處的這水庫一陣晃蕩,整個山體都在晃蕩。

  咔……

  有一處水庫的邊緣給裂開了一條縫隙,水流晃蕩而出,朝著下方噴涌而來。

  隨后不斷有山石滾落,大地裂開。

  那茅山宗的刑堂六老皆大變臉色,有一人高聲喊道:“諸位師兄,這是那邪靈十二魔星地魔的手段地煞陷陣,若是被他施展而出,只怕整個水庫都要給翻騰開去了……”

  另一人接口說道:“不可,若是這水庫裂開,必然是大事件,事情會暴露的,眾位與我一起,將震源封鎖,不得擴散!”

  “喏!”

  眾人齊聲高呼,卻是放開了我,而將所有的精力都朝著那蓬勃而出的地煞之氣鎮壓了去,而我趁著這機會,沖出了重重包圍,一躍而起,落在了對面的山石之上,然后幾個起落,逃出了刑堂六老的攻擊范圍。

  下一秒,我一個閃身,遁地術施展,人便出現在了幾百米開外了去。

  這個時候我方才緩過神來,回頭望去,卻見那山崩地裂的地煞陷陣,居然給那六個老道士給活生生地遏制住了去。

  好強的實力,這樣的變故,他們也能夠硬生生扭轉。

  我心中又是驚嘆,又是慶幸,不但在于歡喜逃脫了伏擊,而且還在于這幫老道士最終還是選擇集中全力,鎮壓住了這一次的地煞陷陣。

  看得出來,相比于任務,他們還是將心思放在了心中的道德上來。

  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氣。

  其實我剛才也是被逼無奈,因為如果我真的將那地煞陷陣施展完全了,這整個水庫必將崩潰,而如果是這樣,且不說造成的經濟損失有多大,必將也會造成天大的禍患。

  要萬一水庫大決堤了,幾萬噸的水量沖下去的話,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因此受傷,甚至死于非命。

  連之前下山、卻來不及走遠的阿峰,都有可能被波及到。

  這因果可不是我所能夠承受得住的。

  刑堂六老的抉擇,也是給了我一個救贖的機會。

  不過當下我也沒有多想,匆匆逃離,一刻鐘之后,我與屈胖三在附近的一個山頭碰面,那家伙瞧見我,過來就朝著我膝蓋踢了一腳,說你腦子進水了,在那里弄這么一出,知不知道會沾多少因果?

  我苦笑,說我不是被逼得沒辦法了么,難不成我束手就擒?又或者等你救我?

  屈胖三說你那是狗急跳墻了——不過我可跟你說,那六個老雜毛實在是有些棘手,即便是大人我出馬,也未必能夠將你給救出來。

  我說啊,真的這么厲害?

  屈胖三撇嘴,說要不然呢,你跟他們親自交過手,感覺怎么樣?

  我說如果是一個人,我憑著諸多法門,再加上小紅,或許能夠出奇制勝,但六個一起上,我真的沒招了。

  屈胖三點頭,說你基本的判斷力還是有的,剛才大人我差點兒都想跑了,那六人,真的是太兇了。

  兩人碰面,心中多少有些驚慌,也沒有來得及久聊,朝著深山遠處就深一腳淺一腳地逃離。

  我們在林子里一路走,不敢停歇,到了夜里的時候,已經翻過了那片山,來到了附近的一個小村子里。

  我們不敢在此久留,在這里待到了清晨,便從村子里偷了一輛摩托車,騎到附近的汽車站,買了最近的一班車,隨之出發,一路行車,又連著換了幾處地方,終于抵達了陽江附近,然后跑到一處海島那兒躲著。

  我們在這一處十里銀灘的某個小度假村里蹲了兩天,準備等著風頭過去了,再想辦法趕路。

  這一次逃亡我們是漫無目的的,因為茅山宗如果想要找我們,肯定會在幾處關鍵地方設下埋伏,所以無論是回家,還是前往金陵又或者魔都,都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然而我們到底還是輕視了茅山宗刑堂的神通廣大。

  那天夜里,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睡不著覺,于是出了房間,來到院子前透氣,結果發現角落里站著一個瘦高的身影。

  當月光照下來的時候,我一下子就僵住了,哆嗦著說道:“劉、劉長老?”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