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二十八章 掀翻桌子

  我一直低著頭裝孫子,但并不代表我一點兒脾氣都沒有。

  事實上,面對著這一大波的污水,我已經足夠惡心了。

  屈胖三剛才說得我暢快淋漓,緩過了一口氣來,結果又給王維伽這個色厲內茬的家伙給再一次地惡心到了。

  王維伽此人當初貪圖蟲蟲的美色,執意要跟隨我們前往黃泉路,等到了地方的時候,又給人抓走,最后若不是我們出手相救,只怕早就已經死了;隨后我們數次救他,結果最后的回報,居然是出賣。

  他將我們前往黃泉路的通道告知了泰山伯下轄鬼市,讓我們差一點兒就回不來了。

  這樣恩將仇報的小人,居然還給茅山撈了回來,成為了指正我的利器。

  我長笑數聲,胸口一股豪氣晃蕩。

  我沒有再畏縮于屈胖三的身后,而是緩步走出,朗聲說道:“諸位信了此人的話,覺得我曾經在黃泉路上與蕭克明會過面,那么我也就不再幫你茅山隱瞞這等骯臟之事啊!”

  骯臟之事?

  眾人臉色一變,有一個脾氣火爆的絡腮胡長老更是直接站立起來。

  他指著我喝罵道:“你這小毛賊,少在這里血口噴人,胡說八道。什么叫做骯臟之事?我茅山宗開山千年,向來光明磊落,哪里由得你來胡說?”

  我冷然一笑,緩步走到堂前來,先是盯著王維伽好一會兒,然后才開口說道:“事已至此,我隱瞞已無必要,各位可想知道我為什么會矢口否認見過蕭克明之事么?”

  馮乾坤冷笑,說你矢口否認,是因為害怕別人知道蕭克明傳授你神劍引雷術的事情唄,還能有啥樣?

  我搖了搖頭,說錯。

  我環顧四周,深吸了一口氣,然后說道:“幾個月之前,我因為金陵中山陵一事,作為目擊證人,曾經與貴宗外門大長老陳志程見過面;隨后幾天,有一人前來找我,自稱蕭應文,是前茅山掌教蕭克明的三叔;他找到了我,說想讓我幫一個忙。”

  “我當時很奇怪,因為我與此人素未謀面,至于蕭克明,也只是兩年前有過一面之緣,他為什么找到我呢?這一點引發了我的好奇。”

  “正好我當初在西藏旅游的時候,認識一位驢友五哥,卻是蕭克明的小叔蕭應武,我與他聯系之后,方才知道此人并非虛假,于是坐下來聊了一下,結果不聊不知道,一聊才曉得他之所以找到我,是想求我幫忙,說想讓我去接蕭克明,從黃泉路上,回返而來。”

  “我之前曾經因為找我堂兄,來過茅山,知道蕭克明是自己去的黃泉路,找尋我堂兄被人冤枉的證據,按理說他應該是可以自由回返的,為何要我去接?”

  “結果我得知了一個驚天大陰謀,那就是蕭克明前往黃泉路雖屬自愿,但回來的路途卻給人封印住了。”

  “他沒有辦法,只有通過驚天手段,托夢于蕭應文,找到了我出手。”

  “各位可知那路是什么時候給封住的么?”

  我環顧四周,瞧見眾人的臉色各異,顯然也是給我捅出來的消息給驚到了。

  面對著這眾生相,我冷笑了一聲,然后說道:“那還是許久之前,他還在茅山宗掌教真人的位置上;也就是說,有人希望蕭克明一去不回,故而將那路途給封死了去,讓他從此回歸不得——而果然,在不久之后,茅山宗長老會以玩忽職守、失蹤不見的理由,將蕭克明的茅山掌教真人之位給免了去……呵呵,好深的算計啊!”

  “我當初還在想什么宗門居然這么牛波伊,居然能夠將自家掌教真人說免就免,那個時候才發現,這里面隱藏這驚天大陰謀,有人的手段,當真是讓人汗顏……”

  “各位不要問我為何能夠自由出入黃泉路,我自有我的傳承和手段,且說我在黃泉路上,千辛萬苦找到蕭克明,接引他出來,談及此事的時候,你們可知道蕭克明對我說了些什么?”

  “他告訴我,說此事不能講,他蕭克明坐不坐這茅山宗掌教真人的位置,并不重要,關鍵在于如果此事泄露,茅山必定爆發內亂,他不想因為此事,而將茅山千年基業折騰一空,故而讓我隱瞞見過他的事情——蕭克明愿意以犧牲個人的榮譽和尊嚴,維護茅山的和平穩定,并且逼我答應了他……”

  “現如今,堂堂茅山居然還將矛頭對到了我的身上來,將污水潑向了我和那位讓我無比尊敬的、正直的修行者身上,我也沒有義務為什么狗屁大局著想了。”

  “在我看來,再吊兒郎當的蕭克明,也比在座的各位配得上那個位置,因為他才代表了茅山宗的俠義、濟世、救道、奉獻和自我犧牲的精神,他才是陶晉鴻真人大義的真正傳承者,而在座的各位,曾經將那位可敬之人罷免下來的真人,在我看來,都是垃圾!”

  “不要問我那個堵住了通道、執意害死蕭克明的家伙是誰,你們只要弄清楚到底是誰把這個惡心的二五仔從黃泉路弄過來的,就明白了幕后主使的身份。”

  “而現如今,面對著茅山刑堂的指控,我想說一句話。”

  “是不是茅山鎮教秘技神劍引雷術,這騾子還是馬,拉出來溜一溜就知道了,在座的列位都是高人,不知道誰能夠下場,讓我陸言給你們演示一下,我的大自在雷法!”

  狂傲,狂傲,狂傲……

  我表現出來的氣勢,讓茅山宗的眾人都為之震驚。

  居然會有這般狂傲之人,當這頂級道門的腹地,當著無數茅山長老和道門高手的面前,說出這樣的話來。

  這意思,卻是挑戰任何膽敢出來的人。

  瘋了么?

  然而當我說出這句話來的時候,在場的眾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們不是震驚于我的狂傲,而是我剛才說的那一堆話語。

  信息量太大了,讓他們都有些接受不了。

  如果事實真的像我剛才所說的話,蕭克明被罷免的一事完全就是一個大陰謀,他絕對沒有擅離職守,他曾經嘗試著回返,結果被人給堵住了通道,從而只有一直在黃泉路上漂泊。

  這種行為,已經是在謀殺了。

  難怪蕭克明沒有敢找茅山宗的任何一人,因為他對茅山宗里面的人不再相信,只有找了至親之人來救自己。

  然而即便遭受到這樣的陷害和羞辱,為了茅山宗的安定團結,蕭克明最終還是選擇獨自吃掉了這苦果。

  他選擇自己默默承受,顧全大局。

  這樣的人,卻是給他們一票一票投出來,給罷免了去的。

  這樣的現實讓眾人都為之羞愧,再想一想,蕭克明的這掌教真人之位,可是老掌教陶晉鴻在天山大戰之前指定的,老掌教是幾百年來,唯一問鼎地仙之位的絕世人物,為了拯救世界而選擇在天山合道,然而這才幾年功夫,他們就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給忘光了,還將他選定的繼承人給拉下了馬。

  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么啊?

  我的話宛如洪鐘大呂,振聾發聵,許多回過神來的長老心中羞愧不已,然而卻也有人顯得無比憤怒。

  最憤怒的人,卻是這一次事件中最大的利益既得者。

  當代掌教真人,符鈞。

  他現如今是茅山宗地位最高的人,正是因為蕭克明被撂翻了去,使得他最終成為了茅山宗的掌教真人,這個位置是長老會選出來的,合理合法,雖然權力比之前小了許多,但卻足夠顯要。

  但這事兒一出,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他,因為他是最大的利益既得者。

  這事兒就像是黃泥巴掉進了褲襠里,不是翔也是翔。

  所以他此刻是最為尷尬的一個。

  從我這個角度望過去的時候,我發現他面沉如水,一句話也不說。

  場面變得無比尷尬,我說完之后,大殿之中,一片寂靜,如此過了幾分鐘,那執禮長老雒洋方才回過神來,環顧四周,沉聲說道:“各位長老,可有人愿意下場,與陸言交手,看一看他的雷法,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神劍引雷術?”

  他終于是明白過來了,不管我說的是真是假,都是茅山內部的事務。

  這些事情需要一堆長老關起門來聊的,具體的結果和過程都不能夠為外人所知,甚至都不能夠讓長老之下的宗門弟子得知,以免人心浮動,使得茅山宗為此而分崩離析。

  當務之急,是先解決了我這么一個麻煩的大嘴巴,然后再來處理這件事情。

  畢竟事已至此,符鈞已經當上了這個總話事人,難不成在沒有任何過錯的情況下,憑著別人的只言片語,就將他這位置給擼下來?

  蕭克明之前被擼了一次,符鈞這一次又要給隨意擼下,只怕茅山宗在江湖上,就要成個笑話了。

  執禮長老環顧四周,周遭皆是一片沉默。

  過了一會兒,突然有人舉起了手來。

  劉學道。

  這位縱橫大半個世紀的刑堂長老站了起來,平靜地說道:“既然如此,由我來試吧。”

  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