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三十一章 睥睨茅山

  劉學道長老眼高于頂,能夠讓他說出這樣一番話來,我也算是足夠欣慰了。

  當然他這話兒,不過是在安慰我,敗即是敗,沒有什么“算是”,因為如果是生死相搏,躺著的那個人不會再有機會重來。

  而站著的那一個,則能夠享受勝利帶來的所有榮耀。

  不過我剛才出手,那大雷澤強身術,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夠瞧得出來,這個跟神劍引雷術并無相關。

  也就是說,我達到了自己的目的,那也就是贏了。

  劉學道長老回過頭來,朝著臺階之上的眾位長老拱手說道:“諸位,陸言的雷法到底如何,諸位應該都看在了眼里,至于如何判定,這個還請長老會給個結果出來。”

  我此刻全身精疲力竭,大雷澤強身術雖然看起來很強,但并不是沒有副作用的,而且對于修行者的要求十分嚴格。

  我倘若不是有聚血蠱在里面撐著,只怕早就掛了。

  而即便如此,我也感覺到頭暈目眩,連站立都感覺有些困難,要不是屈胖三在旁邊幫我撐著,只怕我就已經倒在地上去了。

  此時此刻,我也期待著茅山宗長老會最終的結果出來。

  眾人站在臺階之上,我有些頭暈,看不清這些人的表情,場面僵持了好一會兒,我聽到之前站出來幫我說話的那個女長老開了口。

  她說道:“剛才陸言使得雷法,我們大家都看見過了,就威力而言,遠遠不如神劍引雷術,但持久力卻更勝一籌,從這一點來看,他所學的雷法,應該并不是我茅山宗的神劍引雷術,所以我建議送他離開,并且賠禮道歉。”

  這話兒一出,有人點頭,認同這樣的結果,不過更多的人卻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瞇起了眼睛來,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意思。

  過了一會兒,先前那絡腮胡長老緩緩說道:“剛才的雷法,的確不是神劍引雷術,不過如果真的是神劍引雷術,他就未必會使出來了。”

  女長老眉頭一皺,說茅師兄,你說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絡腮胡長老緩步走出,冷聲笑了一下,然后指著我,居高臨下地說道:“一個入行不到兩年的修行者,居然都已經能夠與我茅山刑堂長老交手如此多的回合,自然是天縱奇才之人,他剛才的那雷法,也許并不僅僅只是他所會的唯一雷法——正如你剛才所說,這樣的雷法持久力或許足夠,但威力不足。”

  有一個三角眼的長老站了出來,點頭說道:“對,剛才的雷法,或許能夠誅殺七魔王哈多,但絕對斬殺不了蓬萊島的趙公明,所以他應該另有法門才對。”

  絡腮胡長老見有人贊同自己的話語,哈哈一笑,說蓬萊島趙公明的修為有多精深,你們或許并不知曉,但據消息傳聞,趙公明已經是孕育出元嬰的頂尖高手,諸位都是修行丹鼎之道的道士,應該知道丹成化嬰,乃修道之士抵達頂尖之流的最佳捷徑。

  三角眼與他一唱一和,說對,也就是說,這個時候的趙公明,絕對能夠比得上劉長老。

  絡腮胡長老最終下了定論:“他剛才在與劉長老的交手中,我們也能夠看得出來,劉長老最多也就用了六七分力,而與趙公明之間卻是生死相搏,哪里能夠留得了手,他能夠將趙公明給擊殺,若不是用了神劍引雷術,又是什么?”

  這話兒引來了許多人的點頭,而這個時候,執禮長老站了出來。

  他遙遙望向了我,開口說道:“陸言,你有什么可以辯護的?”

  我聽得一陣怒火橫生,正想要上前繼續辯解,卻給屈胖三給攔住了。

  我低下頭來看他,疑惑他為什么會攔著我。

  屈胖三搖了搖頭,然后朝著上面的人說道:“請長老會決定吧,你們開心就好。”

  開心就好?

  這是什么話來著?

  執禮長老的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不過他也沒有多說,回過頭來,朝著名義上的掌教真人符鈞拱手說道:“既如此,我看還是大家投票吧?”

  符鈞瞇著眼睛,老神在在的,仿佛睡著了一般,聽到執禮長老跟自己說話,方才掀開眼簾來。

  他沉默了一下,說好。

  執禮長老清了清嗓子,然后說道:“諸位,覺得陸言不會神劍引雷術,可以當場離開的,請舉手。”

  我抬頭望去,瞧見那個女長老,一個足有三百多斤的大胖子道士,還有一個陰陽臉道士相繼舉起了手,選擇相信于我。

  執禮長老想起來什么,說有棄權的么?

  剛剛與我交過手的劉學道長老舉起了手來,說我刑堂做事,一向遵循掌教真人和長老會的決議,至于我,因為參與太多,故而很難保持中立,所以在這件事情上,我表示棄權。

  棄權?

  難道他有什么別的想法么?

  雖然劉學道說出了理由,但我感覺應該并不會這么簡單,一個長老選擇放棄了自己手中的權力,肯定是有著別的理由,要不然不會如此。

  而最重要的時候來臨了,執禮長老詢問認為我會神劍引雷術,并且支持將我留在茅山的人請舉手,這個時候,其余的所有長老都舉起了手來,包括了執禮長老雒洋,和茅山掌教真人符鈞。

  茅山長老會成員一共有十人,而黑手雙城屬于外門長老,是十人之外的名額,再加上一個掌教真人,總共十二人。

  現如今傳功長老蕭應顏閉關修行,沒有露面,外門長老黑手雙城人在朝堂,沒有回返。

  也就是說總共十人表決,三人投了反對票,一人齊全,還有六人選擇了贊成。

  茅山長老會的決議,是相信我擁有神劍引雷術,并且贊成用強制的手段將我給留下來,并且采取措施。

  雖然我的確擁有神劍引雷術,但面對著這樣的結果,我到底還是有些不能接受。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道理我都懂,但是真正要讓我認可這事兒,還真的是有一些難。

  我低頭看向了屈胖三,雖然沒有說什么,但我的眼神已經很明顯了,他也知道我是在問他為什么剛才不讓我說話,不跟長老會解釋。

  面對著我詫異的眼神,屈胖三搖頭,嘆了一口氣。

  他撤開了扶著我的手,然后認真地對我說道:“陸言,我再教你一課——這個世界上,所有的辯解與爭論,它需要的觀眾是沒有利益牽扯的,方才能夠成功,而當對方一心一意準備將你給留下,即便你什么都不會,他們認為你有可能是茅山的威脅,就一定要留下去,除之而后快,那么你說再多的話,都不過是浪費唇舌。”

  啊?

  聽到屈胖三的話語,我的雙眼圓睜,有些難以置信。

  怎么會這樣?

  可能是屈胖三的話語說得太過于血淋淋了,讓臺階上的眾位長老臉上有些難看,所以那個絡腮胡長老忍不住發難了:“小屁孩兒,我忍你很久了,你到底是干嘛的啊,一上午都在這里唧唧歪歪的,有完沒完?你剛才那話兒,意思是我茅山欺負你們咯?”

  屈胖三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開口說道:“這位長得跟狗熊一般的長老,我也忍你很久了,咱們既然彼此都看不順眼,不如來打一架咯?”

  絡腮胡長老哈哈大笑,說我堂堂一茅山長老,如何能夠欺負小孩兒?

  屈胖三慢條斯理地說道:“在下屈三,你也可以叫我屈胖三,你以前或許沒有聽過我的名字,但從今天開始,你永世都不會忘記——對了,我剛才的話是真的,能動手盡量別吵吵,如果你怕輸,我讓你一只手如何?”

  他的語氣很慢,緩慢中又帶著幾分居高臨下的輕蔑和鄙視,這態度讓絡腮胡長老有些受不了。

  他是個火爆脾氣,從臺階上一躍而下,說我讓你半只手——今天不教訓教訓你,小孩子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說著話,他居然真的就沖上來了。

  瞧見絡腮胡長老沖到跟前來,屈胖三拍了拍我的腰間,讓我坐下,然后足尖一蹬,人就如同一顆炮彈,砸向了絡腮胡長老去。

  他速度快得宛如流星,而在半途之中,身子突然光芒大放,宛如流星一般耀眼。

  屈胖三一上來,就使出了最強力的手段。

  我坐在地上,瞧見兩人僅僅交手四五個回合,屈胖三的每一拳都有光芒浮現,然后化作一個古怪的符紋,而很快那符紋最終凝成了一個最大的紋案,將絡腮胡長老給籠罩其間。

  他上來就利用絡腮胡長老輕敵的心思,三下五除二,一點兒思考都不給對方。

  而在絡腮胡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卻朝著前方猛然一拍,引爆了那符文。

  砰!

  一聲巨響,那絡腮胡長老口吐鮮血,跌飛而去。

  屈胖三將其擊敗之后,拍了拍手,不屑地說道:“如今的茅山,已經不是往日的茅山了,現在的長老,也可以憑著關系來當了,當真是垃圾至極啊……”

  他走到了我的身邊,將我扶了起來,淡然說道:“本來指望茅山是個公平之地,所以才會耐著性子跟他們唧唧歪歪半天,現如今看來,跟邪靈教又有什么區別?既然如此,來,陸言,大人我帶著你,殺出這茅山!”

3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三十一章 睥睨茅山”

  1. 回復 2016/05/08

    鴨梨

    什么時候更新啊?

  2. 回復 2016/05/09

    陶弘景

    更新好慢

  3. 回復 2017/07/18

    屈四

    大人我,帶你殺出茅山!酣暢淋漓!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