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三十四章 問心無愧

  這世間的磕頭有兩種,一種是假情假意,虛假應付一下,而另外一種是真心真意,心中滿是虔誠。

  而雜毛小道磕的這個,是第三種。

  他不是在磕頭,而是在自殘。

  隨著邦、邦、邦三下,他可是結結實實地磕在了地上,這清池宮外面的廣場是青磚石鋪的地板,一塊就有一平方米,規規整整的,然而雜毛小道這一磕一個響,居然將那青磚石給磕得一陣碎裂,如同蜘蛛網一般往四面八方發散而去。

  按理說他如果是勁氣充滿全身的話,再大的勁兒都不會有什么損傷。

  然而此刻的雜毛小道,從第一下,額頭立刻就破了皮。

  而第二下,碎石甚至直接鑲嵌進了他的額頭之上去。

  第三下的時候,雜毛小道的額頭上面全部都是血,以及砸碎了青石板之后的碎石塊兒,全部都鑲嵌進了他的皮肉里面去,看起了特別嚇人。

  他是用盡了全力在磕頭,而且還沒有半點兒防護。

  三個響頭磕了下去之后,眾人都驚呆了。

  符鈞聽到了雜毛小道的話語,臉色大變,驚恐地大聲喊道:“小師弟,不可!”

  他之前喊的是“蕭師弟”,這會兒叫的是“小師弟”,僅僅是音調之間的區別,卻將兩人之間的關系給拉近了許多。

  看得出來,他是真的不希望雜毛小道退出茅山宗。

  然而長跪了好一會兒的雜毛小道這個時候卻站了起來,有鮮血從額頭上順著鼻梁往下面流來,遮住了他的眼睛,使得他不得不用袖子揩了揩眼簾上的鮮血,方才抬起頭來。

  他朝著符鈞拱手,然后說道:“師兄,哦,錯了,符掌教,你要我給你一個說法,我現在給你了——陸言是不是會神劍引雷術,這個無人能夠確認,但我會,全天下的人應該都知道。”

  符鈞嘆了一口氣,說小師弟,你這又是何必呢?

  雜毛小道認認真真地說道:“符掌教,我是茅山之外,最能夠確認通曉神劍引雷術的人,所以你們與其找并不確定的陸言麻煩,不如先將我給殺了。”

  說罷,他往身后一抹,有一把桃木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上來。

  握著劍,雜毛小道朝著在場的眾人作了一個道揖,然后說道:“有想攔我的,盡管來,蕭克明的眼里只有路,沒有人,誰人攔我,不要怪我手下無情——我殺的人多如亂麻,雙手滿是血腥,攔我者,我殺之;當然,諸位也請不要留手,盡管殺了我這個懂得神劍引雷術的,’旁門左道‘!”

  這話兒說得斬釘截鐵,然而他說得并不威風。

  事實上說這些話語的時候,雜毛小道一直都在流淚,那淚水混合著血水,將他的整張臉都給糊住了去。

  他軟弱么?

  雜毛小道曾經是這個世間的頂級高手之一,天山一役之中他扮演了最為關鍵的角色,這個男人強大到無數人都為之敬仰,但是在此時此刻,卻哭得像個孩子。

  沒有人會笑話這個哭得稀里嘩啦的男人,因為他所有的軟弱和淚水,都是因為內疚。

  他對他師父有多敬重,此刻的心中就有多痛。

  但是他在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卻是如此義無反顧。

  沒有人因為他流了淚,就覺得這個男人好欺負。

  沒有人懷疑他話語的真實性。

  所有人都相信,只要有人膽敢站在他下山的路前,他就會沒有任何顧忌地一劍劈將上去。

  所以攔在山門之前的許多人,都下意識地讓開了一條路來。

  他們是畏懼么?

  不像。

  或許有人畏懼雜毛小道的威名,但更多的人,則是在痛苦。

  這個男人,不但是前代掌教真人指定的繼承人,而且還是茅山宗曾經最為驕傲的榜樣,他的事跡傳遍了整個天下,并且讓無數年輕人為之激勵和自豪。

  盡管他并沒有參與多少教門事務,但對于底層的茅山弟子來說,一個無為而治、又沒有什么架子的掌教真人,更加讓人喜愛。

  他永遠都不會高高在上,就好像是你身邊的朋友,而不是你想要頂禮膜拜的神靈。

  然而此時此刻,這個讓整個茅山都為之驕傲的男人,他宣布自革山門。

  他不再是茅山道士了。

  不再是……

  一種前所未有的憋屈和郁悶徘徊于無數茅山弟子的心頭,我能夠從他們的臉上、眼神中,瞧出那種極力掩飾的失望和悲傷來。

  所以他們的讓路,是一種自發的行為,也許是在表達對方茅山上層的不滿,也是在表達自己心頭的敬意。

  而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卻攔在了正門口。

  茅山掌教,符鈞。

  雜毛小道抓著手中的劍,一字一句地說道:“符掌教,你真的想好了么?我可要動手了……”

  符鈞滿臉通紅,眼圈里也有淚水在打轉,激動地對雜毛小道說道:“小師弟,為了一個江湖小雜魚,你這樣子真的值得么?”

  雜毛小道顯得無比冷靜,平靜地說道:“符掌教,請不要叫我小師弟,你面前這人,叫做蕭克明,他來自于句容蕭家——你若是覺得我這一身手段屬于茅山,若是想要自革門墻,就得先將一身修為給廢除去的話,盡管過來,正好我也領教一下,多年未曾交手,你如今的修為,到底達到了一個什么樣的境界!”

  符鈞的臉色從激動逐漸轉冷,過了一會兒,他搖了搖頭,眼神變得冰冷。

  他說道:“想不到幾十年的師門之誼,居然頂不過一個小角色,我真的是看錯你了。”

  雜毛小道不冷不淡地說道:“至少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而在這茅山之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盼著我死呢……”

  “夠了!”

  符鈞臉色一惱,怒吼了一聲,然后一字一句地說道:“既然你不把我們這些人當做師門兄弟,那我也無話可說了,今天這事兒到此為止,你離開茅山,即日我便會昭告江湖,你的所作所為,均與我茅山無關;至于你和陸言,直管離去,我不再攔你……”

  雜毛小道抱劍行禮,不冷不淡地說道:“多謝符掌教開恩。”

  說罷,他朝著我招手,說走吧。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顯得十分疲憊,似乎有些失望,又松了一口氣似的,整個人緊繃著的精神在這一刻都沒了。

  我沒有多說什么,拉了一下屈胖三,然后跟在了他的身后。

  我們緩步而行,雜毛小道在前領路,他十分頹喪,步履蹣跚,然而周遭的茅山道士在他走過的時候,都會彎下腰,向他鞠躬,表達出心中的敬意和不舍。

  一開始只有幾人這般,而走到了后來,卻形成了一種慣例。

  我走過刑堂長老劉學道的身邊時,瞧見他也向雜毛小道彎了腰,當我瞧過去的時候,發現半空之中,有一滴淚水。

  淚水滴落青石磚上面,沒有濺起一絲水花,便隱沒于無形,當我以為是幻覺、再望過去的時候,發現他扭過了頭去,沒有再看我們這邊。

  氣氛是如此的凝重,只有此時此刻,我方才能夠感覺得到,其實雜毛小道并非失敗者。

  他執掌茅山宗并不算長的這段時間里,贏得了許多人的心。

  即便是不喜歡他的人,也都彎下了腰去。

  只有一人沒有彎。

  那便是符鈞。

  當雜毛小道目不斜視地走過他身邊的時候,這位掌教真人開口了,冷冷地說道:“師父他老人家雖然不在茅山,但卻并未過世,他還在天山之上看著我們呢,你就這樣走了,想好怎么跟他交代了么?”

  雜毛小道停下了腳步來,他沒有回頭,而是平視著前方。

  沉默了幾秒鐘,雜毛小道開口說道:“我雖然自革門墻,與茅山無關,但從始至終,他都是我的師父,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我不認的,是你們這些人而已。至于交代,你還是好好想一想,如果日后有機會見他,該如何跟他交代吧……”

  符鈞怒目圓睜,憤然說道:“我做的所有事情,問心無愧!”

  雜毛小道抬起了頭來,微微一笑,說是么,我也是。

  說罷,他帶著我揚長而去。

  三人一路走著,尋階而下,一路上都有人躬身送別,不過大概是知道他的心情很差,沒有人上前過來與他打招呼,我也不敢說話。

  出了清池宮,走到九曲十八彎的臺階之下,半山腰的時候,他方才收拾好心情,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臉上勉強擠出幾分笑容來,沖我笑了笑,說對了,忘記問你有沒有吃苦了。

  我搖頭,說我倒是沒事,只不過連累你這般……

  我語氣低沉,而雜毛小道卻是搖頭苦笑,說無妨,其實自從掌教被擼之后,我就已經有了這樣的心思,免得日后不尷不尬,對誰也沒有好處——對了,這位是?

  我就慌忙給兩人介紹:“這是屈三,又名屈胖三,我最好的朋友;這是蕭克明,我師父最好的兄弟。”

  雜毛小道沒什么心情,朝著屈胖三點了點頭。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有一個身影陡然冒出,朝著我們這邊倏然撲來。

  我嚇了一跳——難不成符鈞反悔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