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三十五章 再無瓜葛

  我這邊嚇了一大跳,然而瞧清楚這人,方才發現并不是我預料之中的攔截。

  這是個姑娘,而且還是一個長得挺漂亮的女子。

  陶陶。

  我下意識地朝著旁邊的雜毛小道瞧了一眼,發現他的臉上滿是苦澀的笑容。

  陶陶攔住了雜毛小道,氣呼呼地說道:“我聽說你叛出茅山了?”

  雜毛小道苦笑不已,說真的是人言可畏啊,我這哪里叫做叛出茅山?我只不過是自革門墻而已,談不上背叛吧?

  陶陶指著我和屈胖三,說因為他們?

  雜毛小道搖了搖頭,說不是。

  陶陶又問,說那就是因為他們將你的掌教真人之位給弄下來了?

  雜毛小道說這位置我本就不想坐,弄下來正好。

  陶陶的眼圈一紅,說那你到底是為什么呢,爺爺要是知道了這件事情,不知道該有多傷心啊……

  雜毛小道說這個事情,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

  陶陶哭了,說我不管,我要跟你一起走,你不在了,顏顏姐又閉了關,我在這茅山之上,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雜毛小道最見不得女孩子哭了,朝著我們說道:“你們且等等,我跟她有點事兒要說。”

  我們慌忙擺手,說你們談,你們好好談。

  雜毛小道拉著陶陶到了路邊,低聲交談起來,我不敢湊近,拉著屈胖三先下了去,等過了一段距離,方才回過頭來,瞧見兩人一開始還在激烈爭執著,不過后來我看雜毛小道似乎說了一些什么,陶陶卻是給他說服了,點了點頭,好像應允了些什么。

  兩人的爭執消解,陶陶開始心疼起雜毛小道來。

  這家伙剛才磕頭的時候,一腦門子的碎石和污血,下山來的時候心情激蕩,倒也沒有注意,此刻陶陶瞧見那鑲嵌進皮肉里面的碎石塊兒,心疼得不要不要的,踮著腳尖,給雜毛小道挑出那石塊兒來,還嘟著嘴巴給他吹氣。

  瞧這樣兒,生怕他疼,那叫一個讓人羨慕。

  我們在下面等了一會兒,兩人方才分開,然后陶陶留在了原地,而雜毛小道走了下來。

  他臉上的血跡已經該給陶陶用手絹擦干凈了,沒有了先前那般狼狽,我瞧見他的表情好了一些,沒有那般頹喪,忍不住笑了笑,說她不跟我們一起走么?

  雜毛小道搖頭,說不,陸左的父母還在茅山,我小姑閉了關,如果她也走,只怕沒人照顧。

  我這才想起還有這么一回事兒,說那怎么辦?

  雜毛小道說無妨,陶陶是我師父的孫女,在茅山的地位尊崇,由她幫忙照看,問題應該不大,不過讓他們長期留在茅山,也不是一回事兒,等陸左回來了,征詢了他的意見,我們再想辦法。

  我問道:“你去臧邊,可曾有見到我堂哥?”

  談及陸左的時候,我更多的會說起“堂哥”,而不是師父,倒不是說別的,而是更看重這種親戚關系。

  當然,我與陸言之間的傳承,也是我不能否認的。

  蕭克明搖了搖頭。

  這答案讓我有些奇怪,說為什么?

  雜毛小道說陸左他現在在青藏高原腹地的地下世界茶荏巴錯,那個地方你之前去過,應該也知道入口被堵死了,我曾經找了過去,發現被當地的有關部門封鎖了,而后來溜過去的時候,發現根本無法進入,后來我們到了白居寺,找到寶窟法王才知道通向茶荏巴錯的幾條通道,都給封死住了。

  我說那可怎么辦?

  雜毛小道說寶窟法王說通向茶荏巴錯的通道總共也就幾條,他知道的,都被封死住了,不過他倒是可以幫忙傳訊。

  我說怎么傳?

  雜毛小道說寶窟法王可以通過肉身與意識分離的辦法,進入茶荏巴錯——事實上他幾十年來,一直都在地底傳道,所以找到陸左,并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

  我說那小妖姑娘呢,她有沒有跟你一起回來?

  雜毛小道說沒有,她留在了臧邊,在那里守著呢,這段時間我曾經去過好幾個地方,嘗試著進入茶荏巴錯的路途,但結果都以失敗告終,后來寶窟法王跟我說了一件事情,說有一個人,或許會知道一條進入茶荏巴錯的秘密通道。

  我眉頭一揚,說誰?

  雜毛小道沉了一口氣,說我大師兄。

  我一愣,說黑手雙城?

  雜毛小道點頭,說對,我這次從臧邊回來,就是準備找我大師兄問一下的,結果半道上聽到了你們這事情,怕你吃虧,所以就先跑過來找你了。

  我說對不起,因為我的事情,害得你自革門墻。

  雜毛小道苦笑了幾聲,說事實上從我被人陰到,堵在了黃泉路上,然后又給卸下這掌教真人之位,我就有這樣的打算了,現在的茅山暗流涌動,很不正常,如果我不以退為進的話,很有可能會給人謀算到——說起這件事情,陸言,我有句話想要問你。

  我說你講。

  雜毛小道說道:“我來的時候,江湖上傳得沸沸揚揚,大概也是龍虎山在推波助瀾的關系,不過我知道,你的確是會那神劍引雷術,這事兒你之前不肯說,我也不想問,不過想著,你能夠給我一個答案么?”

  我沉默了一會兒,不知道如何開口。

  那個老道士教授我的時候,曾經囑咐過我,不要告訴任何人,以免惹上麻煩。

  事實上他的擔心是對的,所以終究還是遇到了這一劫。

  然而此時此刻,雜毛小道為了我已經自革門墻了,這個時候,我如果再閉口不談的話,連我自己都有些過意不去了。

  不管如何,我總得給他一個交代。

  至于老道士的吩咐……我答應了他,一定會看在他傳道的情誼上,日后照顧茅山!

  當然,那也要我有能力照顧才行……

  我心中打定主意,也不再扭捏,將在望鄉臺對面那里昏迷之后的事情,跟他一一談及。

  雜毛小道十分驚訝,問了我許多的細節,等我說到最后的時候,他閉上了眼睛,過了許久,突然笑了起來,攬著我的肩膀,說陸言,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那個老道人,應該就是我的師祖虛清真人?

  啊?

  我愣了一下,腦子沒有轉過來。

  雜毛小道知道我入這江湖不久,很多東西根本就是個白癡,于是要跟我解釋,沒想到這個時候屈胖三卻開了口:“我擦,陸言你丫見過虛清真人?”

  我撓著頭,說我不是很清楚啊,當時的時候迷迷糊糊的……

  屈胖三說道:“我跟你講,百年前的時候,江湖上如果要論修為的話,茅山宗的虛清真人得是正道之中的第一人,天下間除了開創了邪靈教的沈浩波老總之外,無人是他的對手,就連牛逼哄哄的天王左使王新鑒,見到他也得繞路走,至于天下三絕,雖然名頭響亮,但若真打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

  我說這么講,他很牛咯?

  雜毛小道點頭,說虛清真人是我師父的師父,也就是我的師祖,茅山上上一代的掌教真人,他在江湖上的名頭其實并不響亮,也很少出山,反倒是我的師叔祖李道子天下聞名,不由我覺得有一句話形容他很合適,叫做善戰者無赫赫之功,講的就是他。

  我聽到這話兒,忍不住驚嘆,說還真的看不出來。

  雜毛小道說道:“我入門的時候,師祖已經不在了,沒想到居然給那個孟婆給囚禁在那牢籠之中,而且還是你救了他。”

  我連忙擺手,說不是我,不是我,他自己境界驚人,即便不是我,也不可能受困多久的。

  雜毛小道突然間捧腹大笑起來,說道那幫人要是知道傳你神劍引雷術的,是我那師祖,只怕連個屁都不敢放了——只可惜他老人家不可能現身于世幫你解釋了……

  三人邊走邊聊,雜毛小道想起一事兒來,說你給我提了一個醒,說不定用得上。

  我說什么事?

  雜毛小道說日后如果再有爭執,我就用那茅山神打,將我們這位師祖請神上身,好好教訓一下這幫不肖子孫。

  我瞧見他強作歡喜的樣子,心中不由得一疼。

  盡管他再如何說不介意,但我還是知道,我面前這個男人,對于求師問道幾十年的茅山宗,其實還是有著很深厚的感情,他甚至愿意為了這個宗門去死,現如今卻被迫離開,讓他如何能夠釋懷呢?

  但這事兒我只有放在心中,不敢跟他說起。

  因為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他,而且如同他這般強大的男人,只言片語的安慰,對他也是沒有什么作用的。

  如此一路走,我們被禮送著離開了茅山宗,山門之前,有一個守門人,凝望了他許久,然后躬身拱手。

  這個男人,從此之后,再也不屬于茅山了。

  出了外面來,雜毛小道說想要先回一趟家,問我們要不要一起,我自然是要跟著去,而屈胖三也跟隨。

  下山的時候,雜毛小道看向了旁邊的屈胖三,說這位小兄弟,看你有些眼熟啊,你為什么會對我師祖那般了解?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能否進入茶荏巴錯,就看黑手雙城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