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三十七章 隱憂紛起

  我沉吟了一番,說對,你知道他為什么叫做屈胖三么?

  雜毛小道搖頭,說為什么?

  我說“胖”是我后來加上去的,他自名屈三,說曾經轉過三次世,跟西藏活佛一樣。

  雜毛小道瞇起了眼睛來,說那你知道他前兩世的身份么?

  我搖頭,說不知道,他性子平淡,樂觀開朗,但是對于前塵往事卻是諱莫如深,從來不跟我談起,又或者談到了立刻就會轉移話題,給我的感覺好像以前并不光彩——所謂朋友,就是要給彼此一些私人的空間,我們可以好到共穿一條褲子,但他若不想,我絕不會深問。

  雜毛小道嘆了一口氣,說也正因為這樣的態度,他才會跟你一直待在一塊兒……

  我瞧見雜毛小道話中有話,忍不住問道:“怎么,為什么談起這個,你跟他難道認識么?”

  我想起了在茅山清池宮的時候,屈胖三似乎也說過這樣的話。

  雜毛小道沉吟了一會兒,說我有這么一個懷疑,不過你能夠告訴我,為什么他會這個樣子么?

  我說他說可能是轉世重修的過程中出了一點兒岔子,這事兒畢竟是太過于復雜,從古至今也沒有聽說有幾人成功過,使得他對于第二世幾乎沒有什么印象,似乎殘存了一些記憶,但一回想起來就頭疼無比,痛不欲生,而第一世好像是什么見不得人的身份,所以……

  聽我說完這些,雜毛小道點了點頭,說既如此,那就順其自然吧。

  我說你似乎知道些什么,能跟我講一講么?

  雜毛小道擺了擺手,說不,我知道得也不多,而且大部分都是猜測而已,你現在跟他既然相處得很好,知道得太多了反而不好,很不自然,或許他還會產生逆反心理,選擇離開,如果是那樣,反而不美。

  我沉吟了一下,想著這段時間相處下來,我跟屈胖三已經彼此熟悉了,他倘若真的要離開,一時半會兒之間,我還真的有些難以接受。

  所以我就沒有再多問。

  屈胖三的這個話題就此打住,雜毛小道問起了我與他分離之后發生的事情。

  對于這位修行路上的前輩,我并沒有太多的隱瞞,將接下來發生的諸多事情一一講述而來,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也的確是有一些多,而且跌宕起伏,講到一半的時候,五哥過來叫我們吃飯。

  吃飯的時候倒也沒有談及太多,五哥弄了一大堆的好吃的,讓在茅山受盡苦難的我好是填了一番肚子。

  而屈胖三這小子跟那個叫做莫丹的少女混得挺熟的了,在那兒矯情裝嫩,非要別人喂他。

  好在那女孩兒倒也善良,只以為他小,于是也不拒絕。

  這事兒讓知道屈胖三底細的我十分鄙視,而雜毛小道在旁邊看著,也是一副尷尬古怪的表情。

  吃過飯,兩人又在葡萄藤下面飲茶,五哥也過了來,繼續聊起這段時間的事情。

  當我說到東海蓬萊島的時候,雜毛小道聽完,輕輕地拍了拍桌面,說東海蓬萊島的事情,我之前也曾經聽我師父提過一些,那海公主的手段厲害,可不比中原道門差上多少,若是擠進在天下十大,估計也能夠排到前列來,照你這么說,那趙公明當真厲害,而你倆則更是厲害。

  我連忙謙虛,說都是屈胖三在運籌帷幄,我不過都是在旁邊圍觀醬油,打點下手而已。

  雜毛小道搖頭,說你可別妄自菲薄,事實上,每一次瞧見你的時候,我都有一種如隔三秋、刮目相看的感覺,你的變化真的是太快了,有點兒當初陸左的意思,似乎還更加迅速一些——你的進步,其實跟陸左并無太多關系,而是出于你自己的這些際遇,也在于你這個人。

  我依舊謙虛,這時前屋有動靜,沒一會兒傳來了腳步聲,卻是蕭家三叔趕了回來。

  再一次見面,少不得又是一片熱鬧,特別是瞧見失蹤許久的蕭克明再一次現身,這可把三叔給激動壞了,抓著他的肩膀,手都有些哆嗦。

  三叔風塵仆仆地趕來,我們請他入座,又奉上了茶水,他潤過喉嚨,方才詢問起了蕭克明近日之事來。

  說到這里,少不得又談及了他自革門墻的事情,這事兒一開始提起來很痛,但是說多了,雜毛小道就顯得無所謂許多,再加上獲得了蕭老爺子的理解,所以顯得十分坦然。

  而三叔比五哥更加護短,直接說道:“希望那幫人以后不要后悔,又屁顛屁顛跑過來請小明。”

  說起這事兒,雜毛小道沉默了一下,方才說道:“我雖然出了茅山門墻,但與茅山其實還是千絲萬縷,根本割舍不開,不但小姑還在茅山之上,當著傳功長老,而且陶陶以及陸左父母都在那里,茅山倘若真的碰到了什么事兒,其實我也是擺脫不得的。”

  三叔有些擔憂,說如此說來,小妹在茅山并不是很安全咯?

  雜毛小道笑了笑,說無妨,她現在也是傳功長老,身份顯要清貴,而且還有大師兄在朝堂策應,誰能夠動得了他啊?

  三叔張了張嘴,卻仿佛有什么顧慮,并沒有立刻說話,反而是五哥在旁邊擔憂地說道:“話不是這么說,要說位高權重,誰人有你這掌教真人厲害,可結果呢,還不是把你給擼下來了,而且現在還是一擼到底;所以真正想要搞你的話,管你什么三七二十一?你不是說符鈞并沒有或傳神劍引雷術么,說不定他心里面不痛快,準備出什么幺蛾子呢?”

  雜毛小道說不能吧?而且據我所知,小姑會不會神劍引雷術,這還不一定呢,符鈞他就算要怪,也怪不到她頭上來啊?

  五哥說你是這么認為的,但符鈞卻不會那么想,他或許會覺得他堂堂一茅山掌教,結果連神劍引雷術這種鎮教法門都不會,情何以堪?所以陸言這事兒才會鬧得那么大,而且你想想,有人連堵住通道,讓你無法回返的事情都做得出,你怎么能夠寄希望于別人的仁慈?

  他這話兒說出來,雜毛小道顯得有些沉默,似乎也有些擔憂,我在旁邊忍不住說道:“有陳領導在,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我是知道黑手雙城跟雜毛小道的小姑蕭應顏之間關系的,所以才會有這么一說。

  這時一直沒說話的三叔嘆了一口氣。

  雜毛小道說怎么了?

  三叔說沒什么,只不過我這回因為陸言的事情,去了一趟京都,準備找志程幫忙,結果沒有見著人。

  啊?

  雜毛小道一愣,說不可能吧,大師兄怎么會不見你呢?

  三叔搖頭,說也不是不見,其實也是怪我——我怕他左右為難,所以沒有打招呼就直接到了京都,準備憑著我這張老臉,讓他幫我點一個頭,沒想到找上門的時候,并沒有碰到人,他的秘書告訴我,說最近你大師兄出國了,有機密任務,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人。

  五哥皺著眉頭,說這理由,聽起來感覺好像很敷衍人啊?像他這樣身份的人,沒事出什么國?而且就算是出國,現在全球一體化,各種通訊手段都有,也未必會找不到人吧?

  雜毛小道說也許是在出什么秘密任務呢?

  三叔苦笑,說不清楚,那助理不是董仲明,是后面找的一位,叫做什么趙興瑞,我跟他不熟,別人似乎也不認識我,沒有怎么理會,于是我在京都磨蹭了兩天,就只有回來了——還好這事兒小明你解決了,而且陸言也沒有事,要不然我可是愧疚死了。

  我說三叔你何必愧疚,我小強命,硬著呢,不用擔心。

  三叔搖頭,說陸言你為了小明,親赴黃泉,又為了老五這家伙的手臂,跑到那兇險無比的荒域去——你對我蕭家是有大恩的,我可一直記在心頭,不敢忘記呢。

  我慌忙擺手,說三叔你可別這么說,要是這么論,如果沒有蕭大哥的推薦,我也就沒有今天,早就死掉了,哪里論得清楚?

  三叔笑了笑,說一碼是一碼。

  兩人相互勸讓,隨后三叔嘆了一口氣,說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感覺志程跟以前的他,到底是有一些不同了……

  五哥說可不,如果是以前,你只要一露面,早就過來接你了,畢竟大舅哥;現如今呢,嘖嘖。

  三叔說也有可能是真的,他畢竟是國家機關的人,很多時候,也是身不由己的。

  這話題略微有些沉重,那天晚上我們談了許久,一直到深夜方才睡去。

  次日清晨,雜毛小道起來,拉著我比劍,結果我給他完虐了一番,而即便如此,他還居高臨下地指點了我幾句,然后告訴我進步很大,說不定過一段時間,就要超過他了。

  完了他又要讓我給他演示大雷澤強身術,不過這事兒又不是那事兒,哪里可能天天來,我弄不出來,只有作罷。

  如此我們在蕭家又待了兩天,等我休養妥當了,便踏上了前往京都的路途。

  這一次,該我們去拜訪那位黑手雙城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