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三十九章 吃閉門羹

  老頭兒的話語讓我們所有人的腳步都為之一僵,之前的那個保安轉過頭來,問道:“茍老,你這是?”

  茍老伸手,指向了我的身上來,說你,把東西拿出來,再進去。

  我舉起了雙手來,說我什么東西?

  茍老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陰沉了起來,盯著我好久,方才說道:“年輕人,做人做事,不要太油滑,你或許覺得耍點小聰明,就能夠糊弄住所有人,但我告訴你,在我這里行不通。”

  雜毛小道扭過頭來,看了我一眼,然后說道:“這個……”

  我知道茍老瞧出了我的乾坤囊,甚至都知道了屈胖三的崆峒石,也能夠感知到里面兵器的殺氣,方才會攔著我們。

  而雜毛小道問我的意思,是跟我確認是否愿意留下這些東西。

  乾坤袋與崆峒石,這樣重要的東西,我們都不可能留在這樣一個看起來極不靠譜的門衛室里,更何況我其實并不是很愿意直接面對雜毛小道的這大師兄。

  沉默了幾秒鐘,我對雜毛小道說道:“蕭大哥,你進去吧,我和屈胖三留在這里等著。”

  雜毛小道點頭,說好,那你幫我拿著雷罰,我這樣子也省心一些。

  說罷,他對旁邊的那保安溫言說道:“幫忙開下鎖。”

  他的態度和煦,人保安也沒有多說什么,過去開柜門的鎖,而那被叫做茍老的老頭兒則站在旁邊,慢悠悠地說道:“看來你們是不太相信我們這保衛室啊?”

  這話兒多少也有了一些火氣,雜毛小道修為高深,為人卻十分低調。

  他溫和地說道:“大爺,我這小兄弟不太喜歡里面那種沉悶的場所,留在這里,你幫忙照看一下,謝謝。”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那老頭兒本來想要發難,結果給這么一說,便也不再挑理。

  雜毛小道接過保安遞過來的桃木劍,然后轉交到了我的手上,拍了拍我的肩膀,說我去去就回,你們在這里等一會兒吧。

  說罷,他與人離開了門衛室,走進了里面的深宅大院里去。

  雜毛小道一走,我端著雷罰,將其抓著,瞧見旁邊的角落處有兩張椅子,便朝著那老頭兒問道:“大爺,我們在這里坐一會兒,可以么?”

  那茍老翻了一下白眼,說你們要坐便坐,我們還能趕你不成?

  說完話,他又躺會了那椅子上去。

  我和屈胖三坐下,因為有外人在場,也懶得聊什么,就在那兒坐著苦等,結果沒一會兒,那茍老便慢悠悠地說道:“茅山前代掌教真人蕭克明的大名,聽得很多,一直都以為是個年少得志的主兒,今天一見,倒是顛覆了我許多的印象啊……”

  啊?

  這家伙居然知道剛才離開的那蕭克明,曾經當過茅山掌教,也明白他的名頭?

  既然如此,那他為什么還如此刁難呢?

  我聽在耳中,心中醞釀了一番,卻并不說話,那老頭兒見我居然不搭理他,頓時間就來了幾分火氣,說年輕人,老人家找你說話,好歹也得答應一聲啊,怎么能夠這般沒有禮貌?

  我這時才裝作聽到的樣子,指著自己的鼻子,說啊,大爺你是在跟我說話么?

  他剛才給我們來下馬威,不但訓得雜毛小道沒脾氣,也弄得我們無法進去——我想不想進去是一回事兒,能不能進去又是另外一回事,如果這里真的是宗教總局,必然是藏龍臥虎,只有腦袋里進水了的人方才會進去鬧事,所以帶不帶武器,都只不過是理由而已。

  他認出了雜毛小道,還在那里揣著明白裝糊涂,我此刻也是有樣學樣,跟他一般。

  我這純粹是斗氣,畢竟我是無欲則剛,又不指望求著對方,所以他給我臉色看,我也不可能逆來順受。

  屈胖三與我相處日久,最是知道我的脾氣秉性,所以我這話兒一說,他就忍不住暗笑。

  他一笑,我這就露了餡,茍老氣呼呼地瞪了我一眼,說原來年少輕狂的人是你啊,蕭克明是自報了身份,你呢,你叫什么來著?

  我說茍老,我就是一無名小輩,過來打雜的,您不必介懷。

  笑話,得罪了人,我怎么可能報上名字?

  老頭兒氣呼呼地瞪著我,越想越不舒爽,站起來,說小子,來來來,大爺我來探探你的底,要是別有用心的人,我哪里能夠放你進來?

  我不跟他交手,站起身來往后退,說大爺,別介,您老胳膊老腿的,就別折騰了,省得回頭鬧出點兒什么事情,大家都難堪——得、得、得,您既然不放心,我們走,走還不行么,我們去馬路對面等人,拜托您回頭的時候幫忙告訴我朋友一聲,免得他見不到人著急。

  我拉著屈胖三就出了門衛室,走到了門口來,那茍老跟著走了出來,指著我,手指抖了抖,胡子吹得直翹,卻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他顯然是給我氣到了。

  我一臉誠惶誠恐,但心中卻是十分得意的,畢竟對方擺出一副京都衙門的派頭,我們這邊剛才不得不忍氣吞聲,但想在我哪里會管他?

  有本事你過來打我啊,來咬我啊?

  老頭兒有心過來教訓我,不過又自恃身份,最終出手不得,臉色憋得通紅,而就在這個時候,旁邊有人驚訝地問道:“咦,陸言,你怎么在這里?”

  我愣了一下,回過頭來,瞧見林齊鳴從大院里走了出來,正好撞上了我,一臉驚訝。

  老頭兒聽到,連忙抓住了林齊鳴的胳膊,說小鳴子,這人你認識?

  林齊鳴微微一笑,說茍老,這是最近江湖上新崛起的年輕高手,陸言,之前你提起過的那個七魔王哈多,就是死在他的手里。

  啊?

  老頭兒一臉震驚,說啊?不可能吧,我雖然與七魔王從未交過手,但是卻知道他的深淺——這樣一個厲害之極的家伙,怎么可能被他給殺死?

  林齊鳴瞧見我和這看門老頭兒之間的關系似乎不太融洽,便上前介紹,說陸言,這位茍老是我們宗教局的老前輩,曾經是總局的創始元老之一,也是高級巡視員,后來雖然退休了,不過卻心懷國家,留在了這宗教總局的大門口里,坐鎮江山——宗教總局能夠有現在的威嚴,少不得茍老的貢獻。

  茍老聽到這吹捧,不耐煩地擺了擺手,說我就是退休,在家里待得厭煩,所以才跑來這里玩兒的,別說得那么玄乎。

  說罷,他又看向了我,說你就是陸言?

  我瞧見他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唯有點頭苦笑,說應該是我沒錯,不過我可沒有別人傳說的那樣,普通人一個而已。

  茍老問江湖傳聞,不是說你被抓上茅山,然后鎮壓了去,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茅山之事,我不愿意談及太多,淡淡說道:“茅山宗終究是一個比較公允的地方,只要是能夠說理,事兒就不會太過于極端。”

  茍老瞧見我并無談性,知道我還在介懷剛才之事,不過他態度強硬,又不肯低頭,鼻子里冷哼了一聲,然后返回了門衛室。

  林齊鳴嘆了一口氣,說茍老在宗教總局地位尊崇,難得他對你另眼相看,你又何必如此?

  我聳了聳肩膀,說我又不求著他,何必委屈自己?

  林齊鳴打量了一下我和旁邊的屈胖三,說你跑這兒來干嘛?

  我說陪蕭大哥過來找陳局長助理的,不過這位茍老攔著我們不讓進去,我們便在外面等人了。

  林齊鳴一愣,說蕭克明也來了?

  我點頭,說對。

  林齊鳴的臉色數變,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再多說話。

  他朝著我點頭,說好,那你在這里等一下吧。

  說罷,他朝著遠處走去,來到路邊,這時有車子停下,將他給接走,而這個時候,我瞧見即將上車的林齊鳴突然間回過頭來,朝著我做了一個打電話的手勢。

  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他就已經上了車,然后離開了。

  我皺起了眉頭來。

  林齊鳴這般鬼鬼祟祟的,到底是為什么呢?

  按理說,這一位是東南局的臨時負責人,級別其實是已經夠了的,還這般遮遮掩掩,似乎在小心著什么,這事兒著實讓我有些疑惑。

  而當我望著那車子一溜煙消失在車流之中的時候,門口那邊傳來了腳步聲。

  我轉頭過去,瞧見一臉陰郁的雜毛小道從里面走了出來。

  他走到了我的跟前,伸手說道:“雷罰給我。”

  我遞交給他,雜毛小道緊緊握著手中的劍,臉色變幻莫測,我瞧見他這表情,小心地問道:“怎么了,不順利?”

  雜毛小道嘆了一口氣,說我也沒有見著人,說法也是出國了。

  我皺起了眉頭來,說出國?到底是真是假?

  雜毛小道搖頭,說不知道,趙興瑞這個家伙的態度有點兒古怪,頗有些強硬,我最終還是沒有得以確認。

  我想起林齊鳴剛才的動作,便一把攬過了他的肩膀來,說這事兒說不清楚,那就別弄了,我覺得其實我們不一定需要從你大師兄那兒入手,曲線救國,也不是不可以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