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十九章 囚徒困境

  噴射的鮮血濺到了我的腦門頂上,讓我激蕩的心情瞬間陷入了冰點。

  我一屁股跌坐在地,看著劉警官一條左腿還露在閉合的山體之外,雖然人因為巨力擠壓已成肉泥,但是筋骨聯系,這腿瞬間變得腫大之后,不斷顫抖,形如篩糠,挑動著細小石縫邊緣的肉泥和臟器,過了一會兒,不再動靜。血液混合著汗水,從我的額頭上流了下來。倘若我再快個一秒鐘,恐怕此刻便也成為了這般模樣。

  世間本來只有幽府,而無地獄;后佛教東來,將十八層地獄的概念傳入東土,諸般酷刑,嚇得凡夫俗子一心念佛。此十八層地獄,各有名目,而第十七層,名曰石磨地獄,相傳糟踏五谷、賊人小偷、貪官污吏,欺壓百姓之人,死后將打入石磨地獄,將其磨成肉醬,周而復始。

  這乃佛家傳道之法,不得偏信,但是劉警官此番所遭的罪,不亞于那石磨地獄的痛苦。

  馬海波在我旁邊哇啦哇啦地吐,他離得也近,差一點就跟了出去。此刻回想起來,也是一腦門子的冷汗水。那時的我也顧不得去看旁人,連滾帶爬地往后面退了幾米,然后雙手反撐在地上,回想起關于這個劉警官的回憶:這是一個讓人記憶深刻的人,因為像他這般肥胖的刑警并不多見,但是我腦袋一片混亂,就是想不起來,只記得某年某日,金蠶蠱在羅二妹家外面大展神威的時候,某個胖警察驚詫地說:“好可愛喲……”

  物是人非。

  馬海波在我旁邊喃喃自語,說老劉這種死法,全尸都沒有留下,我可怎么跟他家人交待啊?他老娘現在還躺在病床上呢,要是知道了,那不得又辦一場喪事啊?

  他的眼淚滾滾流落,一半因為劉警官,一半因為自身的恐懼。旁邊的賈微鎮定自若地收起相機,冷冷地說不要想得太遠了,你還是想一想,自己能不能夠出得了這個大廳吧。她這冷言冷語立刻引起了大家的激憤,絕境關頭,立刻有一個小戰士不樂意了,正在扶著墻嘔吐的他劍眉一豎,反駁道:“這位領導,你是不是更年期了,說話忒難聽了點。是么?是病就得治……”

  這話說自雜毛小道之口,我倒還沒覺得什么,這戰士的話語一出口,倒是讓我覺得稀奇。

  普通戰士,哪里敢得罪上頭的?

  賈微立刻抬起頭,用冷厲的目光注視著他,小戰士毫不客氣地回瞪過來。那條食蟻獸爬過來,嗤嗤地吐出舌頭威脅,而戰士手中的槍口,則若有若無地抬了起來。陷入了這絕境,所有人的心思都開始發生變化。吳剛這個時候跑了過來,對那個戰士厲聲地責問,而楊操也過來拉賈微,好言相勸,這才休止。經過這么一鬧,詭異的氣氛倒是消淡了一些,而這個時候我們才發現,房間里面,有幾個人不見了。

  胡文飛,還有好幾個戰士,向導老金,都沒有蹤影。

  他們是在石縫合攏之前,逃出去了。

  這里面還包括有虎皮貓大人。這些人,或許就是我們脫困的希望。

  吳剛把我們召集在一起,說了穩定場面的話之后,我們開始勘查起這個大廳來,想找到其中的奧秘,然后得脫出去。然而四處找了一圈,發現整個空間是一個倒扣著的碗型,四周的嚴絲合縫,并沒有什么機關。而十分鐘之后,當我再次來到那道石縫旁邊的時候,發現劉警官的那條腿已經掉落在地上,剛剛還有一絲空隙的山體,現如今竟然和周邊的墻壁一般,根本看不出剛才這里還有一道可容一人行走的縫隙。

  我轉過頭來,發現雜毛小道的臉色發白。

  我們都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這山洞好像是活的一般,里面的通道隨意改動。難怪我們以前過來會迷路,難怪我這次同樣會迷路,不是因為我記憶出錯,不是矮騾子的幻覺,而是山體在不停地轉變:這是什么?是陣法么?

  雜毛小道搖搖頭,說不是,陣法不過是算術結合地形、天時、氣勢的變化,哪有這般神奇。

  這合攏的巖壁上潮濕泛亮,我伸手去摸了一下,有液體,黏黏嗒嗒的,有一股膻腥的氣味。雜毛小道也湊過來聞了下,臉色有些怪異,也不說話,眉頭卻緊緊鎖起。

  又過了十分鐘,所有人又聚集在一起。為了節省空氣和能源,場中所有的篝火和燃燒物都已經被撲滅了,電筒也只保持了一盞,在這孤單的光亮中,大家集中在東北角的方向,或蹲或站,面色都十分凝重。楊操咳嗽,清了清嗓子,然后指著不遠處那只被潑了血的石眼嘆氣,說千萬沒有想到,那個東西居然是這大廳的樞紐,一旦被破掉,竟然自動收縮防御,將所有的通道都給封鎖住了。

  賈微的臉色也不好看,皺著眉頭說能不能將那眼睛再戳弄一下,讓它再次開啟?

  那個十分個性的小戰士用看白癡一樣的眼神盯著她,笑了:“賈首長,你也不仔細打量一下,人家的眼睛早就閉合上了好不好?你別說是戳,以那厚度,爆菊都弄不動的。”確實,剛才我第一時間打量了那個所謂的“封神榜”,在我們沒有注意的情況下,上面居然出現了很多厚厚的巖石,將那炯炯有神的瞳孔給遮擋住了。

  楊操嘆了一口氣,說最好還是不要再惹那東西,不然恐怕連命都沒有了。

  吳剛見那個小戰士有些怨氣,拍著他的肩膀,說小周,不要胡來,我們一定會有辦法出去的,外面的戰友也會來救我們的。小周抬起頭,想辯駁,但是希望終究還是將絕望給壓倒,點了點頭,沒有再吱聲。

  所謂權威,就是要給人予威嚇,然后再給人予希望。

  當眾人的情緒平息了一些,楊操再次緩緩說起:“昨天下午到達這里的時候,我和洪老大就對這里的山勢望過氣了。總覺得過了陡峭的后亭崖子這道屏障之后,山勢平緩,從東往西,竟然如同一女子側臥,五官分明,雙峰如乳,而千年古榕樹后面的那道僅能容一人行進的溶洞子,就仿佛人體五谷輪回之地一般。當時我便與洪老大所言,此地為天生的聚陰幽鬼陣型,兇險異常,此時再一見,果不其然。”

  雜毛小道這人倒是個不溫不火的性子,他大剌剌地盤腿端坐在地,掏出那未完工的雙刃人腳獾骨刀,開始用刻刀趕起工來。此刻的他倒比往日進步了許多,在眾目睽睽之下,也能夠心無旁騖地制符。非但如此,他還接話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們還要進來?”

  楊操苦笑,說我們進來,幫諸位解除封神榜的標記是一件事情,還有一件,是因為最近兩年,世界各地頻頻發生了許多難以解釋的事情——很多,而且已經威脅到了人類的生存。而這些,都與深淵來客有關,所以我們過來,更多的是為了調查矮騾子這一物種的離奇出現;不可否認,我們也有將這顆石眼納為己有的想法……

  賈微剛剛和戰士小周吵了一架,此刻氣鼓鼓的,也不攔著楊操坦言相待。

  “之所以會跟大家說這些,其實也是打一個預防針,我們現在已經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了,就要同舟共濟,不要因為其他的事情來平白耗費氣力。現如今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就是逃出生天。老馬他們在外面,會想辦法營救我們的,而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平心靜氣下來,不要內訌,也不要浪費體力。我有感覺,真正的危險,還在暗處潛藏著呢……”

  楊操三十來歲,是個精干的青年,宗教局五人,除了洪安國之外,就屬他最有領導氣質,一番中規中矩、中正平和的話語說出來,大家惶恐的心情終于得到了舒緩,將自己背包里面的給養拿出來集中,由楊操、吳剛和馬海波共同看守,靜靜待援。

  因為并沒有長期作戰的準備,所以大家隨身攜帶的給養并不多,大部分都是些戰斗用的物資,倒是我這里有些壓縮餅干、能量棒、巧克力和運動飲料,占了大頭。

  我們各自找了地方歇息,吳剛在調試無線電對講機,然而也許是山體封閉的緣故,聯系不了外面。

  我也嘗試著讓朵朵或者金蠶蠱滲出去,結果也沒有成功。

  這是一個沒有解法的局,我們所有人都被當作囚徒,困在這么一個悶熱的洞子里,沒有敵人、沒有活力、沒有風……有的只是每個人沉重的呼吸。通過那束單薄的燈光,我觀察著留在這里的每個人,他們的臉上,或多或少都有著一絲絕望。

  在這一刻,我突然想到了每年報紙上那些死于礦難者的蒼白數字,在那些數字背后,是否都是和我們一般有著血肉、有著思想的人,是否也在絕望的邊緣掙扎,最后無奈地死去呢?

  他們,是不是會和我一般,在思念著自己的親人,和心中最柔軟的那個她呢?

  雜毛小道一刀一刀地刻著骨刀符咒,朵朵依偎在我的身邊,肥蟲子在夜明砂中鉆來鉆去,我們誰都沒有說話,然而能夠呼進胸腔的空氣,隨著時間的緩慢流走,越來越少了。

  我們,會就這般死去么?

1條評論 to“第十六卷 第十九章 囚徒困境”

  1. 回復 2015/04/10

    路人甲

    開玩笑么 朵朵是個靈體 穿墻而過有啥石頭墻能擋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