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十一章 軍事基地

  聽到林齊鳴的這句話,雜毛小道二話不說,站起來就準備離開,弄得林齊鳴趕緊站了起來,攔住了他,說蕭兄,蕭兄,你別著急啊……

  雜毛小道斜著眼睛打量面前這位宗教局少壯派的代表人物,冷冷說道:“別叫我蕭兄,你現在是朝堂之上的大人物,我鄉野閑人一個,當不起。”

  林齊鳴連忙賠笑,說蕭兄,你救過我的命,可不能說這話兒。

  雜毛小道斜眼瞧他,說喲呵,沒想到你還記得這件事情,我都差點兒忘記了。

  林齊鳴拉住了他,然后苦笑,說拋開陳老大的關系,我與你和陸言,也是過命的朋友,若是能幫,我如何會推托,只不過有的事情,我實在是無法改變……

  雜毛小道擺了擺手,直截了當地說道:“不要跟我繞圈,我就是想知道,你知道從茶荏巴錯出來的路徑,但卻不會告訴我,對么?”

  林齊鳴嘆了一口氣,說對。

  雜毛小道點頭,說知道了。

  說罷,他朝著我招手,說龍游淺灘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我本以為在這位林局長面前有點兒面子,但現在看起來,是我想多了。

  林齊鳴急了,說我若是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又何必冒死過來找二位?

  冒死?

  本欲轉身離開的雜毛小道聽到這話兒,停下了腳步,瞇著眼睛打量林齊鳴,說誰敢拿你這個朝廷大員的性命,不想活了么?

  林齊鳴搖頭苦笑,說蕭兄,這事兒太復雜了,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好吧,既然你這般著急,我也不多說別的,小七哥你知道吧?

  雜毛小道點頭,說張勵耘么,他不是已經脫離了你們宗教局的隊伍了么?

  林齊鳴說他現如今在軍方的部門里做事。

  雜毛小道說提他干嘛?

  林齊鳴瞇起了眼睛了,說雖然我們都曾經去過茶荏巴錯,并且還從那里回返而來,不過你們想要重返茶荏巴錯,找我不行,找布魚、尾巴妞都不行,唯獨一人可以,那就是小七哥。

  雜毛小道皺眉說道:“為什么?”

  林齊鳴說具體為什么,我不能說,也不方便說,這是我唯一能夠跟兩位說的事情,至于小七哥的單位地址,我這里有一張紙條,你們拿著。

  雜毛小道抹不開臉面來,我伸過手去,將紙條給拿了過來,展開來一看,在石家莊的一個地方。

  我拿給雜毛小道看,他瞄了一眼,說沒有聯絡電話?

  林齊鳴低聲說道:“小七哥所在的部門,比我們這兒更加隱秘,平日都是他聯系我,所以具體的東西我也并不清楚,但我可以跟你們保證一點,你們過去的話,應該就能夠找到他。”

  雜毛小道臉色嚴肅地將紙條收了起來,過了好一會兒,方才開口說道:“謝謝你。”

  林齊鳴苦笑一聲,有些痛苦地說道:“我也不知道這么做是對是錯,所以先別謝我;另外,不管對任何人,都不要說見起今天我與你們見過面的事情,拜托了。”

  說罷,他站起了身來,說茶錢我已經付了,兩位先坐一會兒,等我走了一刻鐘之后,再行離開。

  他推門而出,腳步聲漸遠。

  一直等到林齊鳴走到了走廊盡頭,確定離開很遠,我方才坐了下來,飲了一口茶,小聲問道:“他的話,可信么?”

  雜毛小道又拿出了紙條來,反復看了幾遍,然后回過頭來,對我說道:“七劍之中,論關系最好的,恐怕就是林齊鳴了,他的老婆都曾經在你堂哥陸左的手下做過事,可以說陸左還是媒人來著——他與陸左的關系也挺不錯,對于他的脾氣和秉性,都是值得我信任的……”

  我皺眉,說可是你不也說了,他是你大師兄的心腹手下,嫡系之中的嫡系,這距離與距離,總還是有親疏遠近的區別。

  雜毛小道搖頭,說我與大師兄,并不是對立的,而且林齊鳴也不是跟著大師兄的步調走,要不然他也不會過來見我們,并且說出這么一番話來的。

  這個時候,一直沒有開口的屈胖三拍了拍手,說這人所說的話,應該不會假。

  我一愣,問為什么?

  屈胖三說道:“根據你們剛才所說的,他既然與蕭兄的關系這么不錯,那么如果在你們面前說了謊話的話,一定就會有一些下意識的生理反應,比如說緊張出汗,即便是再老謀深算的人,也逃不出我的眼睛;不過從剛才來看,他明顯是問心無愧的……”

  這樣啊?

  雜毛小道站起了身來,說走。

  我說去哪兒?

  雜毛小道說石家莊,我們趕緊去,既然林齊鳴這么緊張,只怕到時候時間拖久了,還會平白生出更多變故來。

  我給他說得莫名就緊張了起來,趕緊收拾了一下,然后匆匆離開茶館。

  我們當夜就離開了京都,然后大半夜的時候趕到石家莊,然后又按照紙條上的地址找過去,被司機告知那里不但是極為偏僻的深山老林,而且還是軍事禁區,晚上貿然摸過去,只怕會給人當做間諜抓起來。

  如果真的想過去找人,不如等到白天,到時候按規矩上門,登記拜訪。

  我和雜毛小道商量了一番,說可以,問司機在附近找一個酒店住下。

  司機說最近的酒店離那兒也得有二十公里,還不如直接住市里,兩位若是對那方面有興趣的話,我倒是知道幾家,保準你們樂不思蜀、不虛此行,嘿、嘿、嘿……

  雜毛小道在旁邊無奈地笑,說哎呀,沒想到你還是老司機啊?

  師傅說必須的,怎么樣,兩位要帶路不?

  雜毛小道搖頭,說算了,若是擱以前,說不定見識見識這邊的風月,但老子最近心情不太好,你趕緊找一地方將我們給撂下吧——別對口蒙人的那種啊,小心我知道了,回頭弄死你。

  他是個氣場很足的人,一顯露出兇相,那司機就給嚇得直哆嗦,低著頭,唯唯諾諾地說好,好。

  我們當夜就在附近的一個小鎮子里歇下,次日清晨起來,我們又打了車,趕往那個軍事禁區。

  所謂軍事禁區,自然是閑人免入,去的路上,出租車司機告訴我們,說那個地方也不知道是干嘛的,有人說是二炮的,也有人說是京都軍區特種部隊的訓練營,不管如何,管得都挺嚴的,除了瞧見有軍車進出,外人基本上都不了解,隔著十里地都給封鎖了,若是誰人敢偷偷摸摸過去,只要是翻過了電網,沒有任何理由,直接給槍斃。

  這話兒說得傳奇,其中也包含了許多市民牽強附會的猜測,弄得我們都有些怪緊張的。

  司機將我們送到了軍事禁區的正門前來,放下我們就跑了,而我、雜毛小道和屈胖三則走到了大門口的接待亭來。

  接待亭旁邊是鐵絲網,漫漫長的鐵絲網將大片的地帶和山林給圈了起來。

  我們出現接待亭的時候,門口只有兩名站崗的士兵。

  雜毛小道有些猶豫,而這個時候我知道自己得上前了,畢竟這位爺以前也是掌教真人一級的大人物,咱跑跑腿也是應該的。

  我上前,對著那兩個滿臉戒備的哨兵說道:“勞駕,問個事。”

  哨兵十分不客氣,95式自動步槍的槍口下壓,指著我,嚴肅地說道:“同志,請在黃線外面說話,不要跨進其中,否則我將視你為謀圖不軌。

  呃?

  我無奈地舉起了雙手,說同志,有人給了我一個地址,讓我過來找一個人,請問我該如何聯系,有什么手續和程序么?

  哨兵回答,說對不起,我們這里不接待任何非官方的來訪者,請回吧。

  我說我要找一個叫做張勵耘的人。

  兩把槍都抬了起來,人家一點兒都不客氣,冷冷地對我說道:“請回。”

  我說真不能通融一下——我找這人,在你們這兒,應該算是一領導,你們能不能把這件事情往上通報一下,要萬一你們領導知道了,怪罪你們不通報呢?我叫陸言,請幫忙……

  我的話都還沒有說完,哨兵卻是將槍口瞄準了我的額頭。

  人家一臉嚴肅,仿佛下一秒就要扣動扳機了。

  我知道如果我再說下去,只怕對方一梭子子彈就會打出來了。

  這個軍事基地,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居然會這般嚴厲?

  一點兒都不像是咱們人民子弟兵的地盤啊?

  我無奈地聳了聳肩膀,然后返回了過來,低聲說道:“閻王好見,小鬼難纏,這兩個家伙估計也就是一愣頭青,一點兒通融都沒有。”

  雜毛小道嘆了一口氣,說當初的時候,覺得自己挺牛的,天下之大,哪里都去得,結果這回方才發現,原來別人不把你當一回事兒的時候,卻是處處碰壁,沒有人會理你。

  我安慰他,說您都這么說了,那我可情何以堪?

  屈胖三在旁邊笑了,說正門進不去,未必別的地方就不行啊?

  雜毛小道的眼睛一下子就瞇了起來,說你是說?

  屈胖三嘿嘿一笑,說你我幾人,是那循規蹈矩、老老實實的人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