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十二章 秘密潛入

  我們是規規矩矩、人云亦云的人么?

  顯然不是。

  且不說雜毛小道這種天下聞名的舉世大拿,便是我與屈胖三,也是橫行一時的小強人物,區區鐵絲網和高壓線,哪里能夠攔得住我們。

  不讓進,還不能讓我們自己找了?

  東海蓬萊島那樣的龍潭虎穴我們都闖過了,若是這么一個區區的禁區我們都不能夠自由進入的話,我們豈不是白混了?

  當然,也只有屈胖三這種從來不循規蹈矩、視法律于無物的家伙,方才會如此毫無顧忌。

  打定了注意,我們沒有再停留,而是離開了這邊的接待亭。

  一整天的時間,我們圍著這邊大概地掃量了一下,然后找地方吃飯睡覺,等到了夜幕降臨的時候,三人再一次的出發了。

  我們沒有走正門,而是從側面的山林接近。

  走到了禁區跟前,三米多高的鐵絲網上面,不時有藍色電芒浮動,應該是高壓電網。

  弄得這般嚴格,而且哨兵如此不近人情,著實有一些古怪。

  這個地方,到底是干嘛的呢?

  蹲在這柵欄跟前,雜毛小道瞄了一下,說你們沒問題吧?

  屈胖三嘻嘻一笑,說您先請。

  雜毛小道當仁不讓,桃木劍遞出,輕輕搭在了那高壓電網之上,原本讓人渾身發麻的氣場一下子就變得格外平靜,他對我們說道:“你們且進去,我在這里幫你們壓著。”

  剛才有高壓電網的時候,我瞧不到任何可趁之機,而雜毛小道這手段一出,我便一把拽著屈胖三,遁地術施展,人便進入了其中去。

  遠處的雜毛小道瞧見我們倏然消失,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方才輕松地一個翻身,躍入其中,朝著我們這邊找了過來。

  他腳程也快,三兩步就趕到了跟前來,朝著我揮了揮手,說地魔的那遁地術當真不錯。

  我說不過限制太多,而且極為耗損精力。

  雜毛小道左右打量,說這地方好像有許多戒備之處,給人的感覺挺不自在的。

  屈胖三點頭,說對,光法陣都布了不少,普通的軍事區域,應該不會有這樣的東西出來的。

  我瞇眼打量,瞧見不遠處的林子里是不是有藍色的光芒在閃爍。

  有電子眼。

  我把自己的發現跟兩人分享,屈胖三摸著腦袋,說如果是法陣的話,由我解決便是了,但是電子眼啊、監控器什么的,我就沒有什么辦法了……

  雜毛小道沉默了一番,突然笑了,說這個就由我來想辦法吧。

  他將雷罰桃木劍插在了地上,然后從旁邊的灌木叢中采來了幾根樹枝,在地上搭建了一個簡易的法陣,幾根堆疊,最上面的一根懸空而立。

  雜毛小道口中喃喃而念,幾秒鐘之后,那根懸空而立的樹枝開始動了起來。

  它緩緩移動,到了最后,指向了西南的方向去。

  雜毛小道掐算了一會兒,然后又從兜里摸出了一張符箓來。

  他晃了晃,那符箓便燃燒化灰,變成一股白霧,將我們給籠罩其間。

  弄完這些,雜毛小道朝著屈胖三拱手,說虎……屈兄弟,一會兒法陣方面,你負責提醒,我去將他們這一帶的電源給切斷。

  屈胖三點頭,說可。

  趁著這一片白霧并未消失,雜毛小道帶著我們健步如飛,越過一大片的林子,又來到了一處小山丘之前,在幾塊石頭之中扒拉了一會兒,找出了幾根埋在地下的電線來。

  雜毛小道將電線給隨手扯斷,然后抓著那雷罰桃木劍,往著露出來的金屬絲那里猛然一點。

  那雷罰桃木劍上,藍紫色的電光浮動,化作一道又粗又長的電芒注入其中。

  刺啦……

  一聲炸響,隨后這兒冒出了騰騰白煙來,遠處幾個帶著藍色光芒的地方突然一下子就變得黯淡了去。

  雜毛小道并不停歇,又帶著我們來到了另外一處去,在土里又刨出了幾根電纜來,不過這回他倒是沒有直接用那雷罰,而是架了一個簡單的法陣,又放置了一張符箓在上面,施過咒訣之后,貼在上面,然后帶著我們回返第一處山丘那里。

  路上的時候,雜毛小道對我們解釋道:“這個地方太大了,營地不確定在哪里,而這邊的監控線路出了問題,一定會派人過來維修的,我們在這里守株待兔等著就是了。”

  我問那后來那布置又是怎么還是呢?

  屈胖三翻了一下白眼,說正蠢,我們雖然要跟著檢修人員找到他們的基地,但一路上肯定還是會有監控的,他們如果把這里修好,我們的跟隨只怕被發現,所以那邊弄了一個延時的,等這邊弄完回返的時候,那邊再啟動,如此雙保險,可以隱藏我們的行蹤啊……”

  雜毛小道微微一笑,并不說話,而我則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果真雞賊。

  不過還別說,這邊的辦事效率還挺高的,我們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左右,就有人朝著這邊趕了過來,找尋了一番,終于找到了先前被雜毛小道破壞的線路。

  一行總共有五人,兩個技術人員,兩個持槍軍人,還有一個雙手空空,在外圍警備。

  當然,這五人都是穿著軍裝的,只不過最后一個,他穿的是一種純黑色的制服,與眾不同,看起來格外不錯。

  我們幾人蹲伏在不遠處,有著匿身符的掩護,再加上我們調整呼吸,并沒有被發現,還能夠隱約聽到那些人的討論聲傳到這邊來。

  說話的人,主要是兩個技術維修人員。

  他們在討論這里為什么會有線路斷開,出現故障,而在此之前雜毛小道偽裝過了現場,所以有一個人比較堅定的認為是野生動物干的。

  盡管有另外一人覺得有可能是間諜或者有人潛入搞破壞,不過還是給另外一人嘲笑得無語。

  在這樣的和平時期,有什么間諜會冒這么大的險,跑這兒來呢?

  腦子有病吧?

  如此弄了一會兒,大概是接好了線路,又將其掩埋在了石頭之下,這邊對著通訊器匯報,問明情況。

  那邊的回復很隱約,我勉強能夠聽到,大概是電源出現了功率過載而損毀了,現在正在緊急搶修。

  總部讓他們回返。

  幾人商量了一下,又跟穿黑衣制服的那人匯報之后,絕對先回營地。

  他們一動,我們也動了。

  一行人走過了兩個山坳,來到了一處山谷的深處,那兒就是他們的營地,外面郁郁蔥蔥的樹林,顯得十分一般隱蔽。

  這兒外面又有一道更高的電網,而從我們這邊瞧過去的時候,發現外面的建筑似乎并不是很多,而且還做了許多的偽裝,但是給人的感覺里面應該是大有乾坤。

  如果是這樣,估計營地的主體應該藏在地下,又或者山體之中。

  結果這個時候他們還沒有進入守衛森嚴的營地,似乎接到了電話,然后又轉折出去了。

  因為是雜毛小道的第二道布置奏效了。

  我們藏在暗處觀察,發現那邊不但有滿是爬山虎的高大圍墻,圍墻上面還有高壓電網,另外十步一崗,全副武裝,崗樓林立,即便是電子眼被我們想辦法弄沒了,這里也依舊很難進入。

  觀察了好一會兒,屈胖三問我,說能用遁地術進入么?

  我瞇眼瞧了一下,搖了搖頭,說外圍有高人布置了法陣,沒有機會。

  屈胖三笑了,說這個是小問題,我摸過去,將法陣弄一個出口來,然后你帶著我們溜進去看看。

  說罷,他貼著周遭的陰影處,朝著前方摸了過去。

  望著屈胖三離去的背影,雜毛小道忍不住感嘆了一聲,說你就這么讓他走了?要萬一出事兒了可怎么辦?

  我擺了擺手,說蕭大哥你別緊張,屈胖三別的本事沒有,這法陣之事,全部都在他的心中,別說這里,就連東海蓬萊島上,那費盡前人心血的遠古法陣,他都隨手破解,毫無障礙。

  雜毛小道低聲說道:“像、真的是太像了,不知道陸左看到了,會怎么想。”

  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說到底打什么啞謎,趕緊分享一下,別瞞著我了。

  雜毛小道說時機不成熟,等見到你堂兄了,估計就行了。

  我說這事兒跟他還有關系?

  雜毛小道難得開心一回,說關系還大著呢……

  兩人聊了沒幾句,屈胖三便折返了來,對我說道:“時間不多,趕緊的。”

  我連忙拉住兩人的手,施展遁地術,果然有一道縫隙,便尋隙而入,闖入了其中,來到了一處角樓的樓下來,我們摸著陰影往里走,很快就摸到了這邊營地的主樓部分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屈胖三突然間捂著肚子,放了好幾個臭屁。

  哎呀,這家伙別看人小,那屁是真臭,都能夠當煙霧彈熏人了,我們趕忙捂住鼻子,而屈胖三則說道:“等等,容我去解決一下個人問題。”

  他轉到了另外一邊角落,蹲下了去,直接就噼里啪啦了起來。

  雜毛小道越發感慨,說真像啊……

  而就在這時,屈胖三突然出聲說道:“哎呀,陸言,有紙巾沒,我這里沒有……”

  話音未落,旁邊傳來一聲低喝:“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