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十五章 井底之蛙

  聽到昨夜有過交手的楚選大校在門外發話,我從床上爬起來,一臉的懵逼狀態。

  雜毛小道從另外一邊床上掀起了被子,揉著眼睛說道:“什么情況啊,大清早的就在這里吵吵?”

  我說是楚選那個家伙。

  屈胖三最愛睡懶覺了,聽到了,用腳蹬我,說趕緊的,讓他閉嘴,大清早的,不好好睡覺,到底想要干嘛啊?

  這兩位都是大爺,我只有披了一件衣服,走到了門口,把門打開。

  這門一開,立刻就能夠看見這長槍短炮、全副武裝的軍人,圍了整整一個走廊,無數的紅外線對著我的額頭和胸口,晃得我一陣眼暈。

  我的對面,卻真是那個叫做楚選的內務部大校。

  他瞇著眼睛打量我,然后說道:“那兩處監控器的線路,和機房的電機,是你們破壞的,對吧?”

  我打了一個呵欠,說什么線路啊,聽都沒有聽說過。

  楚選大校冷著臉,一字一句地說道:“還敢不認賬,你們三個人,在監控這么嚴密的軍事禁地里,想來就來,憑空出現,不可能沒有半點兒痕跡;昨天基地的維修組跑了兩個地方,一直到凌晨五點多方才搶修結束,這些事情難道不是你們干的?”

  我說指不定是線路老化呢?

  楚選大校瞧見我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一下子就惱怒了起來,沖著旁邊吩咐道:“將這幾人給抓起來,審問一下就知道了。”

  一聲令下,周遭立刻涌來了幾個大漢,伸手想要過來捉我。

  我往后退了兩步,立刻有人暴喝道:“別動,否則開槍了。”

  這個時候雜毛小道也起了床,走到了跟前來,攬著我的腰,嘻嘻笑了一聲,說嘿,哥們,陸言是怎么得罪你了,犯得著這么不依不饒么?

  他一出現,立刻就有好幾個紅色激光點落在了他身體的要害處。

  楚選大校一字一句地說道:“這個人,也抓起來。”

  雜毛小道的眼睛一下子就瞇了起來,平靜地說道:“已經有好久沒有人敢拿槍指著我的頭了,諸位是不準備活了么?”

  楚選大校說你若敢動,信不信立刻就死在這里?

  雜毛小道搖了搖頭,說不管你跟張勵耘有什么私人恩怨,但是在我眼中,都不過是浮云而已。小朋友,我數三聲,你再是這么一副死人樣,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現在開始,三……”

  楚選大校冷笑一聲,說哄誰呢,你敢在這樣的軍事禁地里動手么?

  雜毛小道不咸不淡地說道:“二……”

  楚選大校舉起了手來,說嫌犯暴力抗法,他們一旦有所異動,立刻格殺勿論!

  雜毛小道張開了嘴,準備喊出最后一聲。

  而就在這個時候,有人高聲喊道:“使不得啊,誤會、誤會……”

  這聲音是昨天送我們到招待所的那位。

  雜毛小道開口:“一!”

  話語說出來的一瞬間,我的足尖挪動,撤離了門口,而屈胖三也是雞賊無比,一下子就滾到了洗手間去,而與此同時,雜毛小道的身子一晃,沖向了對方。

  砰、砰、砰……

  槍火激射的聲音在一瞬間炸響,然后在下一秒停住。

  空氣中有一股淡淡的硝煙氣息,彈殼從半空中落到了地板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來。

  場面又恢復了平靜,而這個時候我從門邊的角落再一次走了出來,瞧見荷槍實彈的軍人依舊擠滿了門外的走廊,而楚選大校依舊站在了門口。

  唯一不同的,是在他的身后,站著一個挽著道髻的男子。

  男子手中的劍,放在了楚選大校的脖子上。

  劍刃之上,有藍紫色的電芒浮動。

  場中一片寂靜,這時衛生間傳來一陣沖水的聲音,幾秒鐘之后,屈胖三刷著牙走了出來,看著這劍拔弩張的場面,一臉不滿地說道:“我也是活久見了,大清早的,不就是沒起床么,至于拿自動步槍叫人起床么,多吵啊?”

  他一邊刷著牙,一邊說著話,口中滿是泡泡,說得含含糊糊,十分搞笑。

  然而現場除了我捧場嘿嘿笑了兩聲,沒有一個人出聲。

  好一會兒之后,那楚選大校方才開口說道:“好快的身法,閣下到底是誰?”

  他即便是被人挾持了,還依舊保持著極為淡定的表情,當真是一個見過大風浪的人物,然而他如此鎮定,雜毛小道卻并不給他裝波伊的機會。

  他本質上跟屈胖三一眼,見不得別人在自己面前裝波伊,特別是敵人。

  于是他一抹一推,卻是將楚選大校給弄得跪倒在了自己的跟前來,然后居高臨下地望著這位在基地里位高權重的大人物,瞇著眼睛看了好一會兒,方才緩緩說道:“說句實話,我是第一次聽說過你的名字,也第一次聽到你師父的名字。”

  楚選跪倒在地,拼命掙扎了一下,結果給雜毛小道給按倒在地,動彈不得。

  而即便如此,他還有著滿滿的傲氣,說軍方是國家最后的一道防線,核心機密,豈能讓凡夫俗子都知道?善戰者無赫赫之功,什么天下十大,在我老師面前,都不過是土雞瓦狗而已。

  哇靠……

  這么狂的話語,你都說得出來?

  太不謙虛了。

  欠教訓。

  我心中聽了都忍不住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雜毛小道多么驕傲的人,而且那家伙口中的天下十大,其中有一位便是雜毛小道異常尊重的師父。

  陶晉鴻。

  啪!

  果然,沒有任何猶豫,雜毛小道抬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扇在了楚選大校的左臉上。

  他這一巴掌是如此的沉重,幾乎將對方的臉一下子就個打腫了,連那副平光眼鏡也直接飛了出去。

  隨后雜毛小道有扇了一巴掌,給他來了一個對稱。

  兩巴掌之后,楚選大校心頭狂怒,抬起頭,惡狠狠地等著面前這個男人的臉,帶著殺氣,怒吼道:“你……”

  雜毛小道扇完了兩巴掌,然后慢條斯理地說道:“不好意思,最見不得別人不說人話,所以有點兒手癢;閣下在我面前,不過是垃圾一堆,你師父有多厲害,是否有天下十大厲害,這個我不了解,如果你想要報仇,或者證明自己,讓他過來找我,我給他證明自己的機會——在下姓蕭,蕭克明。”

  楚選大校一臉震驚,說你就是茅山宗掌教真人?不可能啊……

  雜毛小道擺了擺手,說不,我現如今已經不再是茅山中人了,浮華浪蕩子一個,山野道人而已;這是閑話,剛才那兩巴掌給你呢,是給你提個醒,這個世界上牛波伊的人多得數都數不出來,就你這兩下子,別出來獻丑——等到你世界第一了,再跳出來裝波伊,好吧?

  這個時候張勵耘那手下終于擠進了這里面來,慌忙打著圓場,說抱歉,都是誤會,大家收槍,收槍哈……

  他在這邊勸說著,而雜毛小道的劍架在楚選大校的脖子上,那幫人便用槍指著雜毛小道。

  雙方一時間形成僵持的局勢。

  又過了好一會兒,這是走廊盡頭傳來了匆匆的腳步聲,有一個帶著川普口腔的男中音喝道:“干什么呢,大清早的,在這招待所里喊打喊殺的,像什么話?”

  聽到這話兒,眾人方才下意識地往后退了幾步,而那人又吼道:“放下槍,都放下。”

  一聲令下,眾人全部都將槍口下移,而這個時候雜毛小道也適時收劍,伸了一下懶腰,表現得若無其事的樣子,好像完全都沒有參與其中。

  說話的那人這時已經走到了跟前來,是一個渾身干瘦、頭發斑白的老者,眾人瞧見了他,紛紛低頭,喊道:“將軍。”

  張勵耘也來了,跟在將軍的身邊。

  這個時候楚選大校已經站了起來,只不過臉頰青腫,眼睛不翼而飛,頭發凌亂,著實有些狼狽,他瞧見來人,也低頭招呼道:“將軍。”

  那被人喚作將軍的老者走到跟前來,四處打量了一下,沉聲說道:“到底啷個回事嘛?”

  楚選指著我們,說這幾人昨夜私自跑入基地,然后破壞了基地儀器和設備,并且打傷了我們好多警衛人員,我過來對他們進行抓捕,結果他們居然暴力抗法……

  “糊涂!”

  將軍沒有等他說完,直接大聲呵斥了一句,然后指著雜毛小道說道:“蕭道長是我們想請都請不來的客人,你居然還在人家門口動刀動槍,簡直就是腦子進水了。小楚,你啊你,平日里在系統內部張狂一點也就算了,在蕭道長這樣的頂尖高手面前還胡作非為,簡直就是坐井觀天的井底之蛙!”

  呵斥過了對方,將軍又轉過身來,沖著雜毛小道開口說道:“蕭道長,鄙人戴順揚,是這個地方的負責人。你來了也不打一聲招呼,我好給你接風洗塵。”

  雜毛小道擺了擺手,說戴將軍客氣了,我們就是過來找勵耘有一些私事。

  戴將軍說小張都跟我說了,別的不談,去我辦公室,我對蕭道長是久聞大名,如雷灌耳,今日得以一見,是得好好聊一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