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一章 穿越黑暗

  張勵耘不跟我們一起去茶荏巴錯,而是選擇留在了這里。

  對于這件事情,我們沒有太多的期望,不過卻知道即便是進入了茶荏巴錯,一時半會,也未必能夠找得到陸左等人。

  因為茶荏巴錯太大了,據說貫穿了青藏高原的整個地底地界,而我上一次進入是從入藏不遠的冰川之地,而現在卻是從喜馬拉雅山南麓進入,也說明了這一點。

  臨別之前,張勵耘跟我們劃了一個大概的地圖,這是他憑借著記憶弄出來的,未必準確。

  除此之外,他還跟我們談及了茶荏巴錯深處的一些地貌和情況。

  而北疆王這邊則跟我們講了一下聯絡他的相關事宜。

  一切妥當之后,他伸出一根手指,在我們的面前,劃出了一個圈子來。

  圈子出現,竟然刺破空間,有灼熱的氣息從那邊傳遞過來。

  屈胖三下意識地抱緊了雙手,說北疆王老大,你這出處不是那熔漿火山口吧?

  北疆王叼著一根煙,說你不妨試試。

  屈胖三嘿嘿笑,說是也無妨,大人我別的都怕,就是不怕火,即便是掉進去了,也就當做洗了個熱水澡。

  說罷,他第一個跳進了那邊兒去。

  唰……

  一聲響,屈胖三憑空消失在了圓圈之后,北疆王這個時候催促了,說你們也趕緊吧,我維持不了多久。

  我和雜毛小道陸續而進,那種感覺很奇妙,就好像是從水底游出了湖面一般,周遭的所有事物一下子就變得生動明顯了起來,我感覺到一陣灼熱,左右一看,卻發現我們還真的就在一大片熔漿池子的旁邊,通紅的熔漿池子里散發著灼熱的熱氣,一直蔓延到了天邊去,將大半個天空都染得一片昏暗通紅。

  我之前來過茶荏巴錯,但印象中的它并不是這個樣子。

  或許,這里就是茶荏巴錯的深處吧?

  屈胖三呢?

  我落地之后,四處打量,見不著人,結果找了好一會兒,雜毛小道指著不遠處的熔漿池子里,說你看。

  我瞇眼打量過去,發現這家伙脫得清潔溜溜的,然后在熔漿池子里游泳呢。

  我擦……

  熔漿什么概念,這玩意是融化的巖石,足有三四千攝氏度的高溫,我們光站在旁邊的不遠處,都感覺渾身直冒虛汗,難過得不行,那家伙居然跳進了池子里去,簡直就是不要命了。

  說句真的,我若不是瞧見這家伙在里面自由泳,晃來晃去,都以為這家伙死掉了。

  我和雜毛小道一臉無奈,看著他游了好一會兒,方才上岸,穿好衣服,都忍不住翻了白眼,雜毛小道跟他不熟,不太好說,我卻不光這些,上前就揪住他的耳朵,說腦子進水了,啥事兒不好做,非要跳進那地方去,要萬一燙熟了,我們都撈不到一塊肉吃……

  屈胖三嘻嘻哈哈,說你放心,我只不過是殺殺菌而已——你知道我們剛才待的那地方是哪里么?

  我疑惑,說哪里?

  屈胖三說那里是世間最為恐怖的往生之地,無數陰魂亡靈游蕩而過,指不定占了多少晦氣了,定然是霉運叢生,我下去游一圈,洗洗晦氣——你放心,大人我絕對不會做沒把握的事情。

  我說那下面不燙么?

  屈胖三聳了聳肩膀,說不燙啊,不信你下去試一試,很爽的,跟泡溫泉差不多。

  我翻了一下白眼,沒有再理會他。

  屈胖三皮糙肉厚,熔漿池子里打一個滾都沒有任何問題,但我卻不信,雜毛小道看起來似乎也不太擅長這玩意,所以兩人盡量繞著熔漿池子走。

  好在這一片地方雖然到處都是熔漿池子,不過并非連成一片,其間還是有許多落腳之處的,所以倒也能夠通行。

  張勵耘之前跟我們大概講了一些,不過經過這么多年的變動,又加上記憶缺失,所以許多事情其實都只能夠當做參考,這一片危險的熔漿之地我們足足走了一天半,停停歇歇,終于遠離了那種十二分的灼熱。

  而靠著熔漿之地的,則是無數個水洼子,受到那片熔漿之地的影響,這兒的溫度也挺高,從臨近一百度,到二十幾度不等。

  我們一路上長途跋涉,特別是在那熔漿之地,汗流浹背是不可避免的,有這么一個地方,恨不得立刻就跳進去,清洗一下身子,換身衣服好趕路。

  結果我試了試水溫,找了一處三四十度的水潭子脫衣跳下去,結果立刻就感覺足踝處被某物緊緊一勒,拉著我往下走。

  我反應及時,反手抓住了巖石縫隙,回頭去看。

  結果我瞧見了一種本體只有西瓜大,但觸手卻足有三四米長的章魚之物,那觸手之上還滿是倒刺,而且蘊含著劇烈的毒性。

  我被勒了一下,感覺下半身都發麻,變得僵直。

  好在這個時候聚血蠱小紅反應及時,不但將那毒素給吸食了去,而且還浮現而出,朝著那章魚一般的怪物游動了過去。

  沒一會兒,十平方米不到的水洼子里,浮現出了二十多個西瓜大的長腿章魚來。

  每一個都肚皮朝上,給小紅吸食一空。

  瞧見這些造型古怪的家伙,我的心中大為驚悸,這才知道在這茶荏巴錯里,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要不然一個疏忽,就有可能倒地不起,英雄葬身此處。

  不過經過聚血蠱小紅的努力,將這個水洼子給清除干凈之后,屈胖三和雜毛小道都脫去了衣服,跳進了里面來泡澡。

  三人赤誠相待,并無遮蔽。

  連日來行走之時所帶來的疲憊,在此刻全部都消減了去。

  而小紅也吸夠了毒素,漂浮在水面,如同盛開的花朵,一張一合,顯得十分悠閑。

  不過它對于除我之外的所有人,都有著十足的防范心。

  屈胖三去逗它,結果小紅張牙舞爪,十足戒備,而雜毛小道也湊趣去逗弄,結果也碰了一鼻子的灰。

  瞧見這般可愛的聚血蠱,雜毛小道嘆了一口氣,對我說你堂哥陸左也有一條本命蠱蟲,叫做肥蟲子,不過那小家伙可比你家這位要大方許多,也聰明不少,跟我們都是很不錯的朋友,只可惜當日為了破解小佛爺的陰謀,抽身離開了這世間,致使陸左功力盡失……

  似乎聽到了雜毛小道的話語,小紅憑空懸浮起來,飄到了雜毛小道的跟前來,張牙舞爪,十八根觸須揮舞得兇悍無比,仿佛在警告他不要說自己的壞話。

  瞧見這模樣,雜毛小道忍不住哈哈大笑,說好,我收回我剛才的話語,論起聰明,你未必不如它。

  小紅這才作罷。

  三人跑過了溫泉,又從兜里弄了一下干糧來吃,屈胖三不樂于,生火將那二十幾個長腿章魚都給烤了,叫我們過來吃。

  雜毛小道不敢嘗試,我不想拂了屈胖三的面子,硬著頭皮吃了一點。

  沒想到味道還不錯,有點兒鐵板魷魚的感覺。

  結果我們吃得那叫一個肚兒圓,連雜毛小道都忍受不住誘惑,加入了其中。

  吃過飯,我們又繼續前行。

  往前走,是一片荒漠,而且還是一片黑暗無光之地,一開始的時候我們還用強光手電在照明,結果很快我們都停止了這樣的行為。

  這黑暗中并非只有我們一行人,遠處不斷傳來了野獸的咆哮和怒吼,還有許多窸窸窣窣的腳步聲。

  在黑暗中弄出一縷光芒來,無疑會引來無數的麻煩。

  就如同飛蛾撲火,盡管我們或許能夠解決這樣的麻煩,但是未必能夠一直應付。

  與其被煩不勝煩,不如保持低調。

  所以我們在黑暗中前行,而我則走在了最前面。

  在火眼之下,一切黑暗對于我來說,都不會是太大的問題,僅僅需要小心一些而已。

  不過即便如此,一路上我們還是碰到了好幾次的襲擊。

  記憶中最深刻的一次襲擊,是一條超過二十米長的巨蛇,它藏在巖石底下,渾身幾乎沒有任何溫度,偽裝得宛如巖石一般,根本無從發現。

  而當它暴起襲擊的時候,水桶一般的身子陡然豎直起來,然后張開了最大的嘴巴。

  那嘴巴幾乎達到了一百八十度的水平,仿佛能夠吞噬一切。

  我在一開始的那一瞬間,差點兒就丟了魂去,不過好在雜毛小道反應迅捷,反手抽劍,往前猛然一擊。

  虛空斬。

  一道極不穩定的氣息順著他的劍尖飛躍而去,斬落在了那蛇的身上,使得這條巨蛇瞬間化作了兩截,鮮血從橫截面噴涌而出,宛如噴泉一般,澆落在我們的頭頂處。

  雜毛小道和屈胖三勁氣外放,不受一絲損失,而我的反應則慢了一拍,弄得一身熏臭。

  這惡臭讓人惡心,不過雜毛小道卻是如獲至寶,將這條巨蛇的身子給剖開,掏出了一顆蛇膽來,問過我們之后,自己一口吞下。

  吞過了蛇膽之后的雜毛小道眼睛變得異常明亮。

  他在這種極致的黑暗中,也能夠看清楚了一切,而這個時候,他指著不遠處的一個地方,說看,那里是什么?

  我望了過去,居然瞧見了一個宏大的城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