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三章 半路劫道

  兩天之后,我們來到了一處湖泊之前。

  這是一片鑲嵌在地底表面處的偌大湖泊,而在我看來,與其稱之為湖泊,不如叫做大海。

  一望無垠的湖水一直蔓延到了天際,望不到盡頭。

  張勵耘告訴過我們,從茶荏巴錯的腹地趕到世界盡頭處的妖魔古堡,他們當年足足用了半年多的時間,方才走到。

  雖然這里面包含了走了無數曲折的道路,以及因為人多而產生了各種各樣的耽擱,但也說明了茶荏巴錯的地底世界錯綜復雜,并非我們想象的那般好走。

  而在這偌大的地方,想要找尋陸左和朵朵幾個人,其實也是一件海底撈針的事情。

  不過我們不得不這么辦。

  因為信念不死。

  偌大的湖泊幾乎沒有邊際,看得著實讓人有些絕望,而我們沿著湖畔走了大半天,也沒有瞧見盡頭,雜毛小道一拍大腿,說要不然咱們弄個船,從上面飄過去好了。

  我舔了舔嘴唇,說想法不錯,不過之前在那溫泉小坑里就如此危險,更何況像這樣的大湖大泊,指不定水底下有多少的神秘海怪呢;而且這兒到處都是光禿禿的石頭,我們從哪兒弄過湖的船呢?

  雜毛小道苦著臉,說那怎么辦,看著湖都沒有邊兒了,難不成我們游過去?

  這個時候屈胖三突然笑了起來,他吸了吸鼻子,說有股騷臭味,我們順著前面找一找,說不定能夠有所收獲。

  雜毛小道說你確定?

  屈胖三說找一找不就知道了?

  雜毛小道似乎對屈胖三這人比較盲從,一般來說,他的提議都不會拒絕,于是我們順著湖邊,往前方走去。

  果然,走了不到半個多小時,前面的地質開始有所變化,巖石減少,泥巴變多,而且還多了許多的植株來,只不過這些植株都不是什么綠色的草木,而是各種各樣的苔蘚和孢子植物,讓人瞧得新奇。

  我們這一路走來,到處都是巖石峭壁、荒野戈壁,見多了石頭,突然間瞧見泥土,聞到草木的芬香,整個人一下子就精神了許多。

  有了植株,我們很快就發現了有生物活動的痕跡。

  屈胖三的嗅覺當真是靈敏無比,半個多小時之后,我們來到了一處生物聚集地,那是一大片藏在高大蕨類植物之間的窩棚。

  而搭建這聚居地的,則是一種只有人膝蓋高的矮個兒。

  它們有點兒類似動畫片《藍精靈》的生物,只不過這些黏黏糊糊的小矮子并非藍色的,而是呈現出泥土干涸之后的灰白色。

  另外它們都擁有著一雙碩大的腳掌,感覺每一個腳掌都能有它們的腦袋那么大。

  能夠搭建窩棚,估計應該是智慧生物,所以我們在遠處觀察了一會兒,決定上前去接觸一下,一來看看能不能在這里找到渡湖的船,再一個就是打探陸左的消息。

  如果這幫灰矮人能夠跟外界有所交流的話。

  三人商量妥當,然后開始朝著那片聚居地進發,不過還沒有等我們接近那窩棚地區,就有一排箭雨射了過來,落在了我們的前方處。

  這是在警示,而非傷人。

  我們很識趣地停下了腳步,然后有雜毛小道朝著前方大聲喊道:“前面的朋友,我們是路過此地的旅客,想要拜訪一下你們的頭人,還請給個面子。”

  那邊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不過卻并無回話。

  對方難道聽不懂漢語?

  我們猶豫了一下,又往前走了幾步,結果依舊射來了一片箭雨,而從我的視角之中,能夠瞧見這些箭支的尖口處,涂得詭異的漆黑,顯然是浸了毒液的。

  兩次的箭雨,都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然而對方既不出面,又不回應我們的話語,這事兒讓人有些氣憤。

  雜毛小道哪里受得了這氣,對我們說道:“你們且等,我殺過去瞧一眼。”

  說罷,他腳尖輕點,倏然向前而去。

  雜毛小道陡然而動,那林子之中立刻傳來一陣慌亂,陸續有箭支射向了他,結果都趕不上雜毛小道的速度,給拋向了身后去,這時那邊終于傳來了一陣嘰里呱啦的聲音來。

  雜毛小道聽得不是很懂,拔出劍,一邊挑箭,一邊向前沖去。

  而這個時候,屈胖三卻出聲喊道:“他們說可以談,不要再進來了……”

  雜毛小道停下了腳步,而他一停,箭支便立刻收斂。

  而這個時候,從林子深處,走來了一行灰矮人,而站在最前面的那位,則是一個皮膚松弛,腦袋上面沾滿了鳥毛的老家伙。

  這個,應該就是它們的話事人吧?

  雜毛小道橫劍而立,而這個時候屈胖三則走到了前面來,我有心阻攔,但哪里攔得住他,于是只有硬著頭皮跟了過去。

  那老東西開口講話,而屈胖三則在旁邊作翻譯。

  原來他們講的是藏語,天知道屈胖三是從哪兒知道的藏語,不過瞧見他翻譯得十分流利,倒也好像不是裝的。

  大家簡單交談了一下,那個灰矮人的老者問我們到底來這里干嘛。

  雜毛小道說我們是路過這里的旅人,不知道如何度過這湖泊,又瞧見這邊有聚居地,所有就過來詢問。

  老者在聽清楚了我們的訴求之后,告訴我們從這兒往北二十公里,那兒有一個長湖的豁口,從那里走,距離最近,差不多劃半天的船,就能夠抵達對岸。

  雜毛小道問它這兒有船么?

  對方搖頭,說沒有這么大的,所以很抱歉。

  屈胖三是個察言觀色的高手,不用雜毛小道開口,便直接說道:“我們可以交換的,你們需要什么?”

  對方依舊搖頭。

  屈胖三嘿嘿一笑,從崆峒石里面摸出了一袋兩塊五的食鹽來,解開包裝,倒出了一點兒雪白的食鹽在手掌上面,先是用舌頭舔了舔,以示清白,然后遞給了對方。

  那個老頭兒狐疑地伸出了手指來,蘸了蘸,然后放在嘴巴里舔了舔。

  它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不過它還是搖了搖頭,說了一句話,屈胖三沒有翻譯,而是皺著眉頭,又摸出了一包黃色包裝的東西來。

  我定睛一看,卻是一包雞精。

  這家伙問對方有沒有帶水,這時有人遞了一個木制的水壺來,他倒了一點兒雞精進里面去,然后使勁兒攪和勻了,倒出來那雞精水來,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后又給對方。

  經過剛才的行為,老頭兒已經沒有了防備心,先是小心的喝了一口,隨即猛然灌了一大口。

  它的眼睛一下子就瞇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它伸出手掌來,與屈胖三緊緊一握,表示成交。

  對方的表態讓屈胖三十分高興,不過他并沒有表現在臉上,而是顯得十分肉疼,而那老者也十分貪婪,指著屈胖三手中的鹽袋和雞精,說它都要。

  屈胖三又跟對方交流了一會兒,然后將東西遞給了對方。

  在我們被領到村子里面去的時候,屈胖三回頭過來跟我們解釋,說這幫家伙開鑿得有自己的井鹽,不過完全沒有吃過雞精這樣的好東西,所以才如此;我剛才還跟它們打聽了一下陸左的消息,它們完全不知道,估計這兒太遠了,腹地的消息并沒有能夠傳過來。

  雜毛小道嘿嘿一笑,說你倒是黑心,總共也就花了六塊錢不到,就把事情給辦完了。

  屈胖三說這就是信息不對等造成的生意機遇,當初老外可不就是用這種辦法撬開我們的國門,掠奪大量財富的么?但對于它們來說,其實并不虧,用一艘船,換了兩包美味的調味品,實在是太劃算了。

  兩人有說有笑,然而不知道為什么,我總覺得這些憨厚的小東西,彼此交流的眼神多少有些陰冷。

  我們很快在村子附近找到了那艘船,不算太大,但是容納三人也是足夠了的,有點兒像是以前老家用來擺渡的渡船,不過形狀多少有些奇怪而已。

  最妙的是這兒還有一條河流,可以直通那邊的大湖。

  交易成功之后,那幫小東西顯得十分熱情,隨后屈胖三提出能不能提供兩個向導,等我們過去之后,將船還給它們,讓其將船開回來。

  對于這個提議,它們自然不會拒絕,隨后這邊派了三個體格比較強壯的家伙過來陪我們離開。

  所謂強壯,只不過是相對而言,最高個兒的,也只在我們的胯下。

  我們行事匆匆,談妥之后,立刻就上了船,順流而下,來到了這邊的湖水里,然后朝著北邊的方向劃了過去。

  屈胖三充當了探尋對方話語的角色,所以劃船這種事情,就輪到了我和雜毛小道來做。

  不過我們一身子的氣力,倒也不懼什么。

  一路劃船,屈胖三跟對方談了許多,也陸陸續續轉告了我們一些有用的信息,而船駛離岸邊不知道有多遠,感覺快看不到邊際兒的時候,那幾個小東西突然間都聚集在了船頭,沖著屈胖三哇啦啦一陣叫。

  我們聽不懂,卻能夠感受到對方滿滿的惡意。

  我問屈胖三到底怎么了,他一臉郁悶,說幾個鳥廝問我們,要吃刀削面,還是擔擔面?

1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五十三章 半路劫道”

  1. 回復 2016/05/14

    黑手雙城

    哪的鳥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