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四章 敵影初現

  我們三個,居然給人打劫了?

  這事兒讓我們愣了半天,都沒有能夠反應過來,雜毛小道忍不住笑,咧嘴說你問它們,說是不是發燒腦子燒糊涂了,又或者說腦子里面進水了?

  雜毛小道也沒有遇見過這樣的事情,讓屈胖三問清楚一點。

  屈胖三問了一下,結果有一個直接跳進了水里去,而他則一臉古怪地對我們說道:“它們說這湖里面有十分恐怖的湖獸,如果我們不把好東西都交出來的話,它們就引過來,弄死我們。”

  雜毛小道二話不說,直接站起來,雷罰出手,宛如電光一般射入了水里去。

  幾秒鐘之后,剛才跳進水里的那矮家伙浮了上來,腦袋上面還插著一把劍。

  墨綠色的鮮血宛如浮油,弄了一大片的地方。

  天空之上,有火鴉飛過,微微的光芒映照在船頭兩個家伙的臉上,驚恐萬分。

  它們實在沒有見過這般兇狠的人,一句話不對,直接就動手殺人。

  雜毛小道并非迂腐之人,也不是圣母,別人怎么對待他,他絕對是毫不客氣,而且他先前自革門墻下茅山,事后求見大師兄而不得,幾件事情累積在一起,心底里不可能一點兒火氣都沒有。

  這幫啥事兒都不懂的家伙膽敢在這里敲詐我們,實在是有點兒太歲頭上動土,活膩味了。

  不過在震驚之后,那兩個家伙卻大聲呱噪了起來。

  我們聽不懂,看向了屈胖三,屈胖三幫我們翻譯,說他們講鮮血會引來湖獸的,得趕緊走,要不然所有人都得死,沒有一個能夠活下來。

  聽到這話兒,我們趕忙去抓住船槳,開始使勁兒劃,而趁著我們一個不注意,那兩個小家伙便跳下了水里去。

  它們的腳掌巨大,輕輕一蹬,便能夠躥出好遠。

  而且這個時候它們也是學乖了,不往遠處游,而是往深處使勁兒潛去,結果雜毛小道又一劍,卻是落了空。

  因為把握不住這兩個小鬼是否會作怪,我們便開始將精力都集中在船上來,開始使勁兒劃船。

  船行走如飛,在我和雜毛小道的奮力劃槳之下,如同一道離弦的箭。

  然而我們再快,到底還是沒有水下的生物快,幾分鐘之后,無論是我,還是雜毛小道和屈胖三,都感覺到了水下有一股潛流正在朝著我們這邊快速地接近而來,浩浩蕩蕩。

  到底是什么?

  隨著那股潛流朝著這邊迅速接近,雜毛小道最先放開了船槳,抓起了那雷罰桃木劍來,而我隨后也放棄了逃離的掙扎。

  要逃,已經是沒有可能了,當務之急,是保存體力,等待著水底下這恐怖的東西到來。

  我們全神貫注,半蹲在了那船上。

  如此等待了半分鐘,終于,那股潛流在我們的左側十米處陡然爆發了,一股巨大無匹的水流沖天而起,隨后我們瞧見了一個恐怖的頭顱,從黑沉沉的湖水之中陡然升了起來。

  那是一個類似于蛇一般的恐怖頭顱,不過表面光滑,宛如鯨魚或者海豚,頭小頸長,宛如長蛇,但是水底下的身子卻格外龐大。

  這東西的頭雖然相較于身子來說有些偏小,但口卻很大,張開的嘴巴里面長著很多細長的錐形牙齒,張開嘴巴來,白森森的,陡然出現之后,朝著我們這邊猛然砸落而來。

  這玩意出現的一瞬間,雜毛小道就騰空而起了。

  他足尖輕點,躍到了那玩意的腦袋上去。

  大概是感覺到了腦袋上的東西,那畜生放棄了對我們木船的攻擊,而是開始搖晃著腦袋,想要將頭上的這“蒼蠅”給弄走去。

  它一亂動,龐大的身子就顯露了出來,我們靠得近,勉強能夠瞧見對方的大概形狀,發現就好像是一條蛇穿過了一個烏龜殼,頭長尾巴短,身體寬扁,鰭腳猶如四支很大的劃船的槳,使身體進退自如,轉動靈活。

  屈胖三一下子就驚叫了起來,對著我大聲叫道:“蛇頸龍,這特么是滅絕了幾千萬年了的巨型蛇頸龍,怎么會在這里出現呢?”

  蛇頸龍?

  我滿心震撼,而就在這個時候,那畜生的腦袋卻朝著我們這邊陡然砸落下來。

  砰!

  這玩意的脖子都差不多有三四十米,全長超過八十米,簡直就是一勃然大物,我們哪里敢硬扛,只有朝著旁邊跳了開去,而那船則給砸得一片稀巴爛。

  落入黑沉沉的水里,我們半沉半浮,瞧見雜毛小道在那蛇頸龍的身上跳躍應對,周遭的水域動蕩不休。

  他的雷罰鋒利無比,然而對付這樣的東西,到底還是有一些乏力。

  巨大的水浪之中,屈胖三大聲叫道:“陸言,趕緊想想辦法,不然咱們就都得喂魚了……”

  讓我想辦法?

  我能有什么辦法,除了……哦,對了,聚血蠱小紅?

  我也是死馬當作活馬醫,沒有了法子,只有將小紅給叫了出來,然后朝著前面那龐然大物飛射而去。

  小紅與我的視角不一樣,我面對這樣的恐怖怪物,是渾身發抖,滿心震撼,而它則是渾身顫抖,不過那是激動的。

  幾秒鐘之后,它射入了那蛇頸龍的腦袋里面去。

  我周遭漫天水花,動蕩的水浪讓我自顧不暇,連呼吸都難以維持,所以并非看見的,而是感受到的。

  刺入的額一瞬間,有一種常人難以體會的快感。

  幾秒鐘之后,狂躁的蛇頸龍開始安靜了下來,而雜毛小道瞧見了一絲機會,準備動手,使出他的絕殺手段虛空斬。

  這個時候我開始大聲吶喊了起來。

  停!

  我的聲音被漫天水花給遮蓋,好在屈胖三比較清楚,足尖在我的腦袋上輕輕一點,人便躥到了跟前去,攔住了雜毛小道。

  我這個時候才艱難地爬到了這蛇頸龍露出水面的脖子上面去。

  屈胖三三言兩語,給雜毛小道解釋清楚了這一切,而聽完之后,雜毛小道激動地看向了我,說是真的么?

  我點了點頭。

  雜毛小道哈哈大笑,說肥蟲子走了之后,一直都沒有了這樣的待遇,現如今又碰到了,實在是太棒了。

  說著話,結果他腳下一滑,噗通一下摔到了水里去。

  屈胖三哈哈大笑。

  等雜毛小道從水下再一次爬起來的時候,我們開始完成之前的渡湖計劃,不過這一次卻是快捷許多,不用劃槳,不用動手,只需要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蛇頸龍的腦袋之上。

  在小紅的操縱下,我們端坐在蛇頸龍的腦袋上面,然后兩邊的景物迅速地往后面飛掠。

  這畜生大半的身體都潛在水下,四片鰭腳飛速滑動,幾乎感覺不到什么震動,速度就快得讓人吃驚。

  一路上其實也遇到了許多的水底生物,不過這些東西似乎并不是這位蛇頸龍的對手,都遠遠地避開了去,其間這家伙還進了一回食,生吞了一種宛如海象一般的生物,嚼得不亦樂乎。

  我們用了三個多小時,跨過了這一片宛如海洋一般的湖泊。

  上岸之后,我們都還有一些依依不舍。

  不為別的,主要還是因為這玩意實在是太過于方便快捷了,實在是出門旅行的必備之物。

  只可惜前路再無水路。

  我們離開湖泊,繼續往東北方向前行,雜毛小道打量著出來露面的聚血蠱小紅,看著這宛如水母一般懸浮于半空中的家伙,感受著那種詭異的美麗,忍不住說道:“陸言,一會兒我們找一找,看看有沒有比較大的鳥兒,若是有,勾引下來,到時候我們就可以乘鳥而去,將這時間給大大地縮短了,你說對不?”

  我說問題是不大,關鍵是哪兒會有這般的鳥兒呢?

  雜毛小道嘻嘻笑,說邊走邊找,總會有的。

  我們繼續前行,因為在湖邊,所以連續很長的一截路上都有茂密的植株,雖然與地表的森林有著很大的區別,但各種各樣的蕨類植物生長得格外瘋狂,我甚至還瞧見了娑羅樹,以及幾十米高的蕨草。

  有森林,有植株,自然也會有生物,一路走來,千奇百怪的生物數不勝數,而且大部分都有著強烈的毒性。

  這事兒對于聚血蠱來說,絕對是一件美得冒泡的事兒,就好像老鼠掉進了米缸里。

  不過對于我們來說,卻并非什么好消息。

  一路上吃夠了苦頭,卻并沒有瞧見什么巨大的鳥兒,頂多就是瞧見幾只簸箕大的蝴蝶在林間飛去,還有母雞一般的火鴉映照天空。

  雜毛小道想這事兒想得有些發狂,口中不斷念叨著,不斷說道:“大鳥兒、大鳥兒……”

  這話兒念得多了,我和屈胖三都不由得下意識地夾緊雙腿,不知所措。

  不知道是不是雜毛小道的誠意感動上天,這個時候,突然間頭頂上傳來一陣厲喝,卻見一行六只巨大的黑影從我們的頭頂劃過,然后在林間仿佛徘徊,仿佛在找尋著什么一樣。

  雜毛小道瞧見了,心花怒放,大聲喊道:“嘿呦,寶貝兒,這里,來這里……”

  我瞇眼瞧了一會兒那黑影,突然間心中一跳,趕忙拉住了他,焦急地說道:“蕭老大,噤聲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