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五章 翼手騎士

  雜毛小道被我弄得莫名其妙,愣了一下,而我則拉住了他,低伏著身子,低聲說道:“那東西的身上,有人,很有可能就是新摩王的手下……”

  啊?

  聽到我的話語,雜毛小道瞇起了眼睛來,低聲問:“它們怎么可能來得這么快?”

  屈胖三在旁邊無所謂地說道:“估計是那幫矮子告密了吧。”

  我說這幫人未必知道來的是我們,跟陸左是一伙兒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防備的力量應該不算太強才對。

  雜毛小道聽出了我的弦外之音,說你的意思,是搞一炮?

  我說我們在外面耽擱了許久,如果這茶荏巴錯都要走半年的話,黃花菜都涼了,我這會兒算是想清楚了,想要找我堂哥,兩條腿絕對是不行的,在交通工具上面,咱們必須想辦法鳥槍換炮,陸路不行,咱改天上飛。

  雜毛小道說道理是沒錯,不過怎么弄呢?

  我說這事兒還需要我出主意么,您一人就能夠搞定這些了吧?

  雜毛小道這個時候已經瞧見了那黑影卻是一只又一只翼展七八米寬的東西,看樣子不像是飛禽,因為沒有羽毛,翅膀很薄,而且還透光。

  因為這玩意太過于快了,所以具體是什么,誰也不知曉。

  我卻知道,這玩意百分之八十,應該是我曾經見過的翼手龍,而翼手龍之上坐著的,應該就是新摩王手下的飛行部隊。

  而讓我有些驚訝的,是這短短的時間里,新摩王的勢力就已經擴張到了這么一個地方來,著實有一些讓人驚訝。

  這兒可是茶荏巴錯的邊陲之地啊?

  沉思了一下,雜毛小道說弄一兩只倒也不是問題,但這十來只,我未必能夠都留得住,而即便是留得住,也未必能夠弄些活口——沒有活口,我們豈不是白忙了么?

  我說那咋辦?

  雜毛小道瞄了我一會兒,嘿嘿笑了兩聲,說陸言,要不然,麻煩你幫忙當一回誘餌?

  呃?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來,不過瞧見他和屈胖三一臉懇求的樣子,終于還是點頭同意了。

  待我點了頭,雜毛小道立刻就行動了起來,他在很快就在附近找到了一頭麋鹿一般的六腿獸類,從它身上放了一些血出來,涂在了我的身上,然后讓我逃到空曠地去,大聲喊叫著。

  我把自己弄得一身血污,照著雜毛小道的吩咐去做。

  高空視物,能夠將大地都給盡收眼底,所以我這邊的一出現,立刻就引起了敵人的注意,而過了沒一會兒,這十來頭翼手龍就開始在我頭頂的傷口處盤旋了。

  這些估計都是阿秀將軍的手下。

  我按照劇本,軟綿綿地倒在了地上,然后將自己的身子放平,仰望著頭頂的一切。

  過了一會兒,有一頭飛龍從頭頂處盤旋而落,試探了好幾回,發現并沒有埋伏之后,方才落到了我的附近不遠處,而另外的幾頭則在附近盤旋搜查,發現并沒有什么體型比較巨大、富有威脅性的存在之后,方才也朝著這邊靠攏而來。

  而即便如此,還有四頭翼手飛龍在半空之中盤旋警戒著。

  對方顯然十分謹慎。

  我半瞇著眼眼睛,瞧見第一個落下的翼手龍身上,跳下了一個枯瘦如柴的家伙來,家伙的背上掛著一張硬弓,貓著身子,朝著這邊小心翼翼地摸了過來。

  而在另外的幾頭翼手龍背上,則有七個人正挽著硬弓,將我給圍成一團。

  這陣仗給我的感覺,就是稍微露出一點兒不對勁來,對方就會立刻松開弓弦,讓我來一個萬箭穿心。

  除了弓,這個家伙的手中還有一把粗麻繩捆著的長矛,小心翼翼地靠近我之后,用那金屬長矛試探著戳我,一下又一下。

  我感覺到對方在感覺我并無動靜之后,力道由輕到重,而當對方猛然蓄力,想要朝著我猛然戳一刀,看看到底是不是死了的時候,我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

  繼續拖下去,只怕我就真的要給人戳成篩子了。

  當那長矛再一次刺來的時候,我身子一翻,然后貼著那人的槍桿,朝著他撞了過去。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不光要面對對方手中的長矛,而且還得注意其他彎弓搭箭的翼手龍騎士。

  果然,我的驟然而動,將在場的所有人都給驚到了。

  一開始的時候,聞到鹿血的它們都以為我死了,我這一下起來,自然就有人松開了手中的弓弦。

  颼、颼……

  利箭射來的那一瞬間,我就知道這幫人來者不善。

  那箭的準頭和力量,是我之前遇過那些阿秀將軍的手下所不能夠比較的,簡直不是一個等級。

  要不是我蓄謀已久,再加上這么久的成長和鍛煉,估計早就被射死了。

  然而我并沒有,不但如此,而且還撞入了那人的懷中。

  與此同時,在旁邊埋伏著的雜毛小道和屈胖三幾乎同時出了手,將戰火給蔓延到了旁邊搭弓觀戰的那幾人身上去。

  我在動身的那一瞬間,小紅也從我的身體里浮現而出。

  這家伙有著一種強大的擬態能力,能夠讓人無法注意到它的身影,而幾秒鐘之后,輕車熟路的它徑直鉆進了離我們最近的那頭翼手龍腦子里面去。

  我需要面對的,有且只有一個給我嚇壞了的槍手。

  戰斗在瞬間結束,我奪過了對方手中的長槍,然后雙手一拍,直接將那家伙給弄得昏倒了去,而這個時候雜毛小道和屈胖三都已經進發了,與對面的人打作了一團。

  對于雜毛小道這種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來說,這幫人其實算不得什么。

  事實上,對我來說都形不成威脅。

  而他們兩個主要的任務,其實并不是殺人,若是留下一兩頭可以用來代步的翼手飛龍來,看看能不能加以馴化。

  畢竟光靠我這邊一頭,似乎并不能夠承托太多的重量。

  我將那個家伙給弄暈倒了之后,拔出了破敗王者之劍來,沖入了人群之中。

  停下來的這幫人顯然都是厲害角色,不過雜毛小道一沖進去,幾乎沒有幾人能夠抵抗一二,我趕到的時候,七人已經倒下了五人,而之所以留下另外兩個,主要的原因就是那些翼手龍都已經受驚飛跑了去,而留住這兩個,說不定他們的翼手飛龍還走不遠,會回來的。

  本著這樣的想法,所以當時的場面雖然有一些血腥,但屈胖三和雜毛小道最終還是控制住了場面。

  除了地面的這些,半空中還有四頭翼手龍在這里盤旋,大概也是瞧見了這邊的境況,于是紛紛過來援助,在我們都難以企及的高度,不斷地拋射箭支下來。

  雜毛小道和屈胖三還在逼問那兩小子,而我則沒有太多的猶豫,直接跳上了那頭被小紅控制了的翼手龍來。

  這畜生在得到了小紅的掌控之后,膽氣頓時就滋生了起來,雙翅一震,飛向了天空來。

  那四頭徘徊于上空的翼手龍并沒有意識到危險的來臨。

  不但如此,它們還以為升空的這人,可能是它們一個編隊的人呢,所以還有一人飛過來打招呼。

  結果這個時候的我早有準備,即便是在半空之上,沒有任何的安全措施,當有人朝這邊靠近過來的時候,我就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飛撲了過去。

  高空搏擊,玩得就是心跳。

  我的突然發難讓那人有些措手不及,它的手中還提著剛才控制翼手龍的韁繩,沒想到我居然能夠從天而降,頓時都給嚇了一大跳。

  隨后我將對方的腦袋給猛然轉了一圈。

  我將這家伙從座椅之下直接踹了下來,然后貓著腰,提著剛才的那把長槍憤然一擲。

  啊……

  那家伙發出了一聲慘叫,直接從上千米的高空墜落了下去,本來還幻想著能夠有奇跡發生,結果一把長矛直接將胸膛都給捅了個對穿去。

  它隨著座下的翼手龍墜落倒地。

  一招得手,這讓我頗為得意,緊接著再接再厲,又誅殺了另外一人,而另外兩個瞧見我殺氣騰騰的樣子,到底還是有一些心虛,韁繩一拉,那翼手龍便悄然無蹤,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

  將天空都給清除干凈了之后,我幾乎是押著另外一頭翼手龍落了地。

  而這個時候,雜毛小道已經開始審問起了俘虜來。

  這回用不著屈胖三翻譯,因為其中一人,能夠講中文——雖然還是結結巴巴,口音怪異,不過倒也能夠讓人聽得清楚。

  在雜毛小道的逼問下,我們才得知這幫人的確是信奉新摩王教派的信徒,駐扎在附近不遠處的前進基地,是洱海旁邊的大腳板一族通風報信,得知這邊有外人進入,就打算過來湊一湊底細。

  沒想到我們這邊居然如此暴躁,見面就開干,弄得他們最終淪落于此。

  雜毛小道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低聲問道:“你們的前進基地在哪里?”

  這人回答,說就在離這里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山坳子里,那里是他們出發的大本營——那兒有更為巨大的翼手龍,還有一位阿摩王的親新弟子。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