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六章 得道多助

  既然已經確定是摩門教的人,我們動手就沒有再多含糊。

  問明情況之后,手起刀落,一了百了。

  戰后,我們盤點了一下,發現除了小紅控制的那頭,一頭被我控制住了的翼手龍之外,其余的都不見了蹤影。

  不過兩頭差不多也是夠了,雜毛小道騎一頭,我和屈胖三共騎一頭。

  唯一的難題,就是那頭被我一路押下來的那頭翼手龍并沒有小紅控制,能不能聽話,這個還是有一些玄。

  要萬一在半空中突然發了狂,即便是雜毛小道,也未必能夠安然落地。

  不過對于我的擔憂,雜毛小道表示不是問題。

  處理完手上的事情過后,雜毛小道從我手中接管過了那頭被拴得結實的翼手龍來,翻身上了那畜生的脖子上,然后雙手扶在其脖子上,開始快速地摩擦起來。

  那畜生自然是慘叫不已,在地上不斷翻滾,而雜毛小道則宛如一牛皮糖似的,怎么甩都下不來。

  如此折騰了好一會兒,那畜生終于沒氣力了,而雜毛小道這抽出了雷罰長劍來,用那劍脊在其腦袋上狠狠地拍了拍,電芒刺激地那翼手龍一陣哀叫,隨后他又牽著對方來到附近,扯了幾把蕨草給對方吃了去,然后松開了手。

  而這個時候,那翼手龍竟然乖乖地跟在了他的身后,即便是不束縛,也沒有再逃走。

  他這手段弄得我們都有些瞠目結舌,不知道該如何說了。

  瞧見我們都傻了眼,雜毛小道則嘻嘻笑了起來,說馴獸呢,跟訓人一樣,叫做恩威并施,讓它在絕望之中更絕望,再給一點兒好處,一下子就服服帖帖了,這就是畜生的劣根性。

  我似懂非懂,點頭,說這就是斯德哥爾摩癥狀,對吧?

  屈胖三撇嘴,說還不就是打一棒子給一甜棗,哪有那么多的說法?

  不管如何,這翼手龍給雜毛小道馴得服服帖帖,我們便沒有再多猶豫,騎上這玩意,便朝著這幫人交代的山坳子快速趕去。

  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如果是行路的話,這么復雜的地形,指不定要一兩天的時間,但是翱翔于半空之中,不用一個小時就趕到了去。

  不過我們并不敢直接殺上門去,而繞了一點兒路,而且還得時時注意周遭的情況。

  之所以如此謹慎,是因為有兩條逃跑了,那邊肯定是有所準備的。

  所以我們用了兩個小時的時間,抵達了那山坳子附近,然后緩慢接近,瞧見那兒的確有一個藏在暗處的營地,而瞧著規模應該并不算小,與其說是前哨基地,不如說是某個聚居地。

  果然,很快我們就瞧見了那營地一公里外,豎著一排的木樁子,上面掛著不知道風干了多久的尸體。

  這些尸體不多,遠遠望去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種族,感覺有點兒像是穿山甲。

  不過不用多猜,它們一定是這兒的原住民,不聽從命令,結果給弄死了。

  我們蹲伏在角落處,并沒有輕舉妄動。

  在這樣的地底世界里,一切均有可能,一山更比一山高,不能覺得自己厲害了,就可以肆意妄為,目空一切。

  這樣的人,基本上是死得最快的。

  謹慎是應對一切的萬能法寶。

  而就是這一點兒耐心,使得屈胖三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個地方給改造過了,有一個天然的大法陣在這里,下方不但有一個巨大的熔漿通道,隨時都可以制造出一次火山噴發,而且這兒的空間力量十分詭異。

  像這樣的地方,很容易從虛空之中,接引一些古里古怪的東西過來。

  這才是最為恐怖的。

  聽到屈胖三的話語,我們沉默了一下,開始商量起接下來的事情。

  雜毛小道說因為不清楚這里面的情況,所以最好還是不要貿然闖入其中,對于我們來說,上策便是借著這兩頭翼手龍挺進茶荏巴錯的腹地,先找到陸左再說,不要生事;而中策就是埋伏在這附近,圍點打援;至于下下之策,才是進入其中。

  屈胖三提出了反對意見,說如果是近途的話,我們現在騎著的翼手龍倒也無妨,但是茶荏巴錯那般遼闊,當初你大師兄他們走了大半年時間,只怕未必能夠經受得住長途奔波。

  我們只有找到那頭霸王翼手龍,將其降服,方才能夠有挺進內陸的資本。

  另外如果想要一走了之,這兒卻有一根刺在這里,隨時都可能殺出來,只怕我們未必能夠如愿,甚至都走不了多遠。

  不將其打痛了,動彈不了,事兒就沒有那么簡單。

  我認真思考了一下,比較認同屈胖三的說法,也認為雜毛小道的中策比較合適。

  圍點打援。

  而且我認為,如果能夠跟阿摩王的那位親信弟子打照面,甚至將其擒住,說不定能夠有一些陸左那邊的消息。

  這個才是最重要的,畢竟茶荏巴錯那么大,而且我們又許久沒有見過陸左了,如果能夠得到他的消息,方才不會那么迷茫。

  聽到我的話,雜毛小道也贊同了。

  的確,他現在最擔心的人,就是陸左,如果能夠從那個什么得意弟子口中探知到一星半點兒消息,也不算是白等了一場。

  至于實力……

  呃,反正從我的這個角度來說,是沒有什么可以擔心的,當初我和屈胖三兩人都可以無畏闖天下,現如今再加上了雜毛小道這樣的一重量級人物,簡直可以橫著走。

  我們商定之后,開始在那山坳附近的林子里等待著。

  經歷過了之前的林中遭遇戰,這邊估計是有所反應了,從遠處看過來,能夠發現對方的防范變得十分森嚴,而且還有小型的飛禽朝著內陸方向飛了過去。

  那種飛禽不是翼手龍,而是很小的東西,幾乎只有一個黑點。

  那前進基地忙忙碌碌,不斷有人進進出出,我們不敢在這個時候冒頭,于是一直都在耐心等待著。

  三人輪流值班,保持最好的精神。

  過了半天,雜毛小道突然出聲說道:“咦,你們過來看看,那里面有幾人走了出來。”

  我趕緊湊過來,仔細打量了一番,疑惑道:“這幾人怎么跟那幫翼手龍騎手長得不一樣?”

  在遭遇戰中與我們交手的那些騎手,除了一個長著人類面目之外,其余幾個都是瘦得不成模樣,卻又兇悍的怪物模樣,然而這幾個從古堡之中走出來的家伙,看起來卻跟被釘在木樁子上面的反抗者差不多,雖然是直立行走,但怎么看都好像是穿山甲,不但是面目,就連身上,也都有古怪的鱗甲。

  屈胖三沉吟了一番,然后說道:“這些估計是順從的原住民,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說不定能夠從它們那里,獲得一些信息。”

  雜毛小道是個行動派,說干就干,說那行,我們去將人給攔住,不管是什么,先拉來再說。

  他很快就行動了,帶著屈胖三,至于我,則留在這里看守這兩頭翼手龍。

  這玩意身上的氣味很大,屈胖三之前在它們附近弄了一個掩藏氣息的法陣,讓它們不要走出外面去,以免被那前進基地的人發現。

  這兩人的辦事效率高得令人發指,去得快,回來得也快,沒一會兒,就將那五人給帶了過來。

  這些家伙走進來一看,果然長得跟穿山甲差不多,不過是直立行走的,有手有腳有腦袋,與其說是人,不如說是精怪。

  這幾人里面,只有一個家伙能夠說一些藏語,所以由屈胖三跟他們交流。

  差不多問了一下,我們得知這些人果然就是這兒的原住民,那個山坳子里面的前進基地,其實就是它們的村莊,在五年前的時候,摩門教的人深入此地,將村子里不服從的首領都給斬殺了去,然后留下了它們這些人,專門負責提供補給。

  摩門教的人十分兇悍恐怖,稍不滿意,就會動手殺人,而且對補給的要求十分多,只要沒有能夠完成任務,也會毫不猶豫地舉起屠刀。

  這一帶的幾個種族原本在這里生活得還算安穩,結果這幫人一來,立刻就遭了秧。

  這種受人奴役的日子十分難熬,每一個人都對摩門教恨之入骨,但是卻沒有辦法結束這一切,因為對方實在是太強大了,特別是前進基地里的大頭目阿滿,此人聽說是天神的弟子,有著恐怖的力量,還能夠噴發烈焰,將人燒炙成炭,成為燃料。

  這幫人雙手之上,滿是血腥,所以聽到了雜毛小道的允諾,以及過來參觀了被降服的翼手龍之后,它們立刻表示,只要能夠除掉摩門教,它們愿意盡己所能,甚至犧牲掉自己的性命。

  哪里有壓迫,那就就有反抗。

  這幫穿山甲一般的地底土著表達了樸實的念頭,我們自然是加以利用和引導,不但探知了前進基地里面的兵力和布置,而且還得到了一個重要的消息。

  就在明天,阿滿將會去離這兒五十里的阿南難村莊視察,并且召開三族大會。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