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七章 計中有計

  雖然并不確定在出了這樣一件事情之后,那個天神弟子阿滿是否還會召開這個什么狗屁會議,但是既然已經通知了,即便是阿滿不來,總會派出一些骨干分子參加的。

  而對于我們來說,圍點打援的精髓奧義,就在于不斷消耗敵人的有生力量。

  能殺一個是一個。

  本著這樣的想法,我們與這幾個穿山甲一起離開了這片山坳子,朝著阿南難村子提前走了過去。

  一路上自不必言,那些當地土著對我們是十二分的尊敬和熱情,簡直就像是瞧見了希望之光,我能夠感受得出來,他們的這種情緒是發自內心的,并沒有半點兒作偽。

  快要抵達阿南難村莊的時候,穿山甲中會說藏語的那個頭目苦窩告訴我們,說讓我們躲藏起來,不要露出蹤跡。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擔心人多眼雜,雖然眾人的心愿都是驅除這幫敲髓吮血的摩門教徒,但人心隔肚皮,誰也不知道那幫人有沒有在村子里安插內應,所以讓我們在附近等待,他們進村去,找到幾個值得信任的首領,講明此事,然后再瞧瞧過來接我們。

  對于這事兒,我們都贊同,于是就放了它們離開。

  望著這些人的背影,我心里有點兒沒底,問雜毛小道,說這幫人可靠么?

  雜毛小道搖頭,說不曉得。

  屈胖三說甭管它們可靠不可靠,總之就是一點,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在這茫茫野外,咱害怕那幫家伙?

  這話兒說得豪氣沖天,然而我卻沒有半點兒反感。

  因為我知道他有說這話兒的底氣。

  而與此同時,能夠在這樣的團隊之中,我的心中也是充滿了無比的自豪。

  那幫穿山甲離開沒多久,又折返了回來,不過這回還帶了人,是一種長著蜥蜴一般古怪頭顱的精怪來,這幫人每一個都有兩米多高,臉上的表情陰冷,眼睛深紅,看起來十分恐怖,然而咧嘴一笑,卻透出一股子憨厚的勁兒來。

  這些家伙屬于阿南難一族。

  “阿南難”是音譯,翻成漢語為小龍人,第一次從屈胖三口中聽到這名字的時候,我都要醉了,然而屈胖三和雜毛小道卻都不覺得有什么。

  呃,兩個沒有童年的家伙……

  長得跟蜥蜴一般、卻又自稱小龍人的阿南難族人來了十幾個,它們抬著一種黑色的小轎子過來,總共三座,來到我們跟前,納頭便拜。

  這激動勁兒,比剛才那幫穿山甲更加熱情。

  我們幾乎是被簇擁著弄上了黑色小轎,然后進了村子里去。

  那村子全部都是在山壁里面開鑿出來的居所,有點兒像是窯洞,不過更加方正一些,我們被安排在一處山壁高處的巖洞之中,而小紅控制的翼手龍與另外一頭也跟著住在這里。

  翼手龍在這些土著的眼中是力量的代表,瞧見我們擁有翼手龍,這些人就信了大半。

  當夜一群人聚集在巖洞之中商量,然后苦窩告訴我們,山崖下面的那一片廣場,將是明天召開會議的主場地。

  它讓我們好生休息,等待明天敵人的到來。

  能夠參與其中的,都是當地土著之中最為可靠的權威人物,也知道進退,在商討解釋之后,紛紛離開了去,我站在那山壁之上的洞口,望著蜿蜒而下的石梯,對旁邊的雜毛小道說總感覺有一些心慌,畢竟之前吃過當地土著的虧,有點兒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繩的感覺。

  雜毛小道說無妨,實在不行,咱們騎著翼手龍就跑,怕啥?

  我有些忐忑,想問一下屈胖三的意見,結果回頭找他的時候,這家伙已經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起來。

  他倒是安心,擱哪兒都能夠睡得著。

  屈胖三天塌下來都不怕的性子感染了我,我與雜毛小道商量了值班時間之后,便提前睡了過去。

  地底之下并無白天與夜晚,不過它們自有一番計時和歷法確定晝夜更替,次日清晨,守在門口的我聽到外面一片喧鬧,下意識地伸頭往去,卻見在遠處的天邊,快速飛來一整隊翼手龍。

  這翼手龍足足有二十多頭,而在最前面領航的,則是一頭比普通翼手龍足足大上一倍、整個身子五彩斑斕的飛龍。

  此物居然有兩個腦袋,翼展一伸,足有二十來米。

  那畜生的身子上面,端坐著一個全身都藏在鎧甲之下的男人。

  那家伙也就兩米左右,身材健碩,端坐得宛如磐石,鐵盔之下的縫隙里,有一對墨綠色的眼球露出,從天空之上俯瞰著蕓蕓眾生,有著一種睥睨天下的威勢。

  這個人是誰?

  就在這個時候,苦窩找了過來,告訴我們摩門教來人了,而落在廣場中間,騎著最大飛龍的那個家伙,便是無數人恨之入骨的阿滿。

  將軍阿滿,寸草不生。

  這就是它的外號。

  這家伙落下之后,其余的翼手飛龍也都盤旋落地,行動整齊劃一,充滿了十足的震懾感。

  這個時候,廣場之上,已經聚集了三四百的當地土著,除了穿山甲和阿南難之外,還有一種長得跟一癩蛤蟆似的蛙人。

  這幫家伙是最吵的,聚在一起講話,弄得整個廣場都是蛙聲一片,煩人不已。

  然而當站立在五彩飛龍頭頂的阿滿環視左右的時候,仿佛菜市場一般的臺下,在一瞬間就變得安靜了起來。

  這就是震懾力。

  他足足看了好幾分鐘,確定整個場面都沒有一絲異動之后,方才從那五彩飛龍之上跳了下來,走到了臺前來。

  整個時候,三族之中數得上頭面的人物都圍了上來。

  阿滿開始講話,慷慨激昂,而我一個字都沒有聽懂。

  我問屈胖三講的是什么,屈胖三說不外乎就是讓眾人對新摩王感恩,如果不是他老人家的大慈大悲,在座的諸位都已經是一泡糞便了,哪里還能夠站在這里,歡聚一堂?

  這是在敲打,而隨后,阿滿談及了昨日發生在林中的遭遇戰。

  他宣稱經過手下龍衛隊的奮力圍剿,偷襲出手的二十多人幾乎大半戰死,還有一部分人給關押進了監獄,唯獨有三個人逃走了。

  他轉述了手下關于我們相貌的描述之后,告訴眾人,說誰要是能夠瞧見這三人,并且提供必要的信息,將會讓其加入摩門教,成為上等人,并且還會由他親自收徒,傳授起厲害法門,變成一個頂尖厲害的高手。

  這樣的誘惑讓臺下的三五百人十分興奮,眾人開始交頭接耳,嗡嗡嗡地響,也不知道在說些什么。

  而這個時候,我們三人已經在苦窩的帶領之下,來到了人群之中。

  我瞧見阿滿身后那頭強壯到讓人為之震驚的巨大翼手龍,心中充滿了激動,想著如果能夠降服這一頭,就算是半空中有人攔截,我也不用害怕了。

  這玩意論力量、論速度,幾乎沒有敵人。

  不過如果想要小紅接近并控制這家伙,可能需要一些時間。

  而臺上這一幫飛龍騎士虎視眈眈,也不是那么簡單就可以無視的。

  怎么辦?

  我怦然心動之時,雜毛小道在我耳邊低語,說怎么樣,你家小紅搞得定不?

  我說需要接近,然后嘗試一下,不過問題在于,小紅現在在那頭翼手龍的身體里,我若是將其召回,只怕那畜生就會立刻翻臉,弄得一片混亂啊?

  雜毛小道說早知道如此,我就幫你馴一馴了。

  沉默了幾秒鐘,雜毛小道告訴我,說這樣,你先回去,騎著那頭翼手龍,等待機會,而我這邊在你發了信號之后,立刻行動,在這邊挑事兒,你趁機騎著翼手龍殺入其中,然后讓小紅找機會控制那條大的,弄完這些之后,我們掃尾,將那首領給擒住——你覺得如何?

  我說這幫人離飛龍只有幾步之遙,一旦發生任何事情,隨時都可以翻身上龍,逃之夭夭,所以未必能夠有機會。

  雜毛小道沉默了一下,說我來辦事兒,你只要負責控制住那條飛龍就行了。

  我點頭,說好。

  當下我也不猶豫,朝著屈胖三打了個手勢,擠出了人群,然后攀上石階,回到了山壁的巖洞之中,找到了那頭被小心翼翼藏起來的翼手龍。

  我騎上了這畜生的背上,然后來到了洞口,朝著下面打了一個手勢。

  雜毛小道和屈胖三早就在那兒焦急等待著,我這邊手勢一打,兩人立刻就有了動靜,但見雜毛小道宛如一匹奔馬,直接沖上了臺上去,然后雷罰長劍前指,攻向了將軍阿滿。

  雜毛小道動身的一瞬間,我便沒有再多猶豫,驅使著那頭翼手龍,朝著下方的廣場驟然落了下去。

  急劇的下墜讓我有些緊張,而當我乘坐的這頭翼手龍快要抵達的時候,已經有三五頭升空,朝著我這邊猛然撲了過來。

  這頭翼手龍兇悍無比,然而雙拳難敵四手,一下子就陷入了重圍之中。

  我本來就有金蟬脫殼的心思,相隔十幾米的時候,直接往下跳了去,而聚血蠱小紅也隨著我如箭一般,射向了那頭五彩飛龍。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耳邊突然傳來一聲冷笑:“果然忍不住了,對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