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八章 智不如力

  聽到這話兒的一瞬間,我突然就明白了,原來對方其實是早有預謀的。

  誰也不是傻子。

  能夠在這茶荏巴錯的地底之下,如此險惡的環境之中,承擔起先鋒大將的重擔,這位阿滿將軍更不可能是傻子,他之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趕到這邊來,顯然是早就準備好了的。

  那么,誰出賣了我們呢?

  我的心中疑惑,不過卻知道現在并不是窮根問底的時候,當務之急,是解決面前的難題。

  果然,當我往下落來的時候,那五彩飛龍的雙頭之中,一個腦袋突然將朝著我這邊望來,張開了嘴,一股濃烈如金一般的火焰就朝著我這邊陡然噴出。

  我人在半空,沒有任何借力的地方,眼看著就要給這火焰給吞沒,這時旁邊飛出了一把長劍來,落在了我的腳下。

  雷罰。

  我的足尖輕點,在雷罰的借力下,人朝著另外一邊落去,而剛剛一著地,周遭立刻圍上了一大群的人來,手持各式武器,朝著我劈頭蓋臉地戳來。

  我一瞬間拔出了破敗王者之劍來,左擋右支,這才發現向我發起攻擊的,并不僅僅是那幫翼手龍騎士。

  更多的,是那幫長得宛如癩蛤蟆一般的土著。

  這些家伙仿佛是早有準備,不但將我給圍住,也把另外一邊的雜毛小道和屈胖三給圍在了中心,而另一邊,與我們有過交流的穿山甲和阿南難人也分做了兩邊,有的奮力向前,朝著那些翼手龍撲將而去,而有的卻掉轉過槍頭來,朝著我們進攻。

  我瞧見苦窩等人正在迅速靠近雜毛小道和屈胖三,在他們的支撐下,抵御眾人的襲擊。

  從整體的態勢來看,幫我們的人只占了一小部分,而另外一部分土著則堅定地站在了摩門教一邊。

  當然,更多的人選擇了袖手旁觀,兩不相幫。

  這些人最冷漠,它們瞧見沖突出現的一瞬間,立刻就朝著外圍退開了去,而一旦抵達了安全距離,立刻就回過頭,看起了熱鬧來。

  我之前還有些疑惑,覺得這幫家伙,不管是穿山甲、還是阿南難族人,以及那癩蛤蟆,這些精怪的身體天生強壯,自有一番厲害,為何會被人給弄得服服帖帖。

  現在看來,它們受人奴役,實在是沒有什么可以冤枉的。

  活該。

  土著民的不團結讓我們三人身陷重圍,而這一切都在那阿滿將軍的預料之中,憑借著強大的數量優勢,他將我們給壓得死死,調動著手下眾人,和配合的土著們勇士,不斷上前而來,將我們給壓得死死。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顯得意氣風發,不斷地大聲嘲諷著。

  奇怪的是,他說的居然是并不流利的漢語,顯然對于我們從地表過來的身份有著一定的認識。

  我身陷重圍,周遭到處都是刺過來的刀槍劍戟,以及無數扎著鐵刺的狼牙棒,硬著頭皮與這幫人交手,發現那些翼手龍騎手個個都是精銳不說,面前的這蛤蟆也都有著一股子蠻力氣,而且個個皮糙肉厚,我鋒利無比的破敗王者之劍,不用全力,都割裂不了它們的表皮。

  這事兒,簡直就是讓人有些醉了。

  好在耶朗古戰法最適合的,便是這群戰,而且在一劍斬的加持下,我在那人群之中不斷輾轉沖刺,倒也沒有太多的困難。

  唯一讓我頭疼的,就是那頭五彩飛龍,我靠近了,方才瞧見它的皮膚之上,居然紋著各種各樣的符文,這玩意兒之所以五彩斑斕,并非是天生如此,而是有人在它身上加諸了各種符文法陣。

  這東西散發著一種恐怖的氣息,使得聚血蠱小紅并不能夠潛入其中,將其控制。

  不但如此,它還是敵方最大的戰力之一,左邊的龍首吐息為灼熱金黃的焰火,右邊的龍首吐息,則是讓人渾身僵硬的冰寒冷氣,這一冷一熱的冰火九重天,弄得我欲死欲仙,無法抵擋,只有不斷騰挪跳躍,閃避對方的攻擊。

  在短暫的時間里,我感覺自己陷入了重重包圍,每一秒鐘都是那么的難熬,感覺自己下一秒就快要死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耳中突然傳來了屈胖三的一聲怒吼:“陸言,放大招。”

  啊?

  我愣了一下,從人群的間隙,朝著出聲的屈胖三望去,喊道:“什么大招?”

  屈胖三有些抓狂,大聲喊道:“你腦子進水了啊,大雷澤強身術啊,團戰利器,你準備留到什么時候?”

  大雷澤強身術?

  我的心頭陡然一跳,深吸了一口氣,感覺磅礴的雷意一瞬間就從聚血蠱小紅的身體里,朝著我這邊遙遙傳遞而來。

  在洶涌的人潮之中,我騰挪跳躍,盡量地踩著罡步,然后念起了古夷語來:“請吾上天界,神威赦眾神;請吾入地府,直至幽境宮……請吾捉精怪,摧破諸鬼營;雷澤生吾輩,八方風云涌——吾命,雷來!”

  相比神劍引雷術,這大雷澤強身術的施法時間要更長一些。

  不過神劍引雷術是通過三茅祖師祈求,而大雷澤強身術的施法手段,卻是祈使命令。

  聽最后一句——吾命,雷來!

  在那一刻,雷神即我,我即雷神,那雷電之法,都得聽我命令。

  風卷云動,地底的茶荏巴錯之地,平靜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天空,突然間烏云遮蔽,炸雷將濃黑如霧的黑暗給撕裂,電閃雷鳴之間,無數電芒落下,朝著我的這邊垂落而來。

  這個時候聚血蠱小紅沒有再朝著那五彩飛龍飛去,而是回到了我的身體里來。

  我之所以能夠修行大雷澤強身術,并不是別的,而是因為小紅吞噬了趙公明的雷意精魄,從而將這一特質傳遞到了我的身上來。

  沒有它,這些雷芒都能夠將我給劈死。

  但是小紅附體,情況卻迥然不同,無數的落雷電芒充斥在我的身體之上,剛才圍住我的無數敵人紛紛向后退去,生怕被那恐怖的雷電給沾染到半分,而這個時候終于抽出時間的我開始結印。

  我一連結了十幾個法印,終于將那雷芒控制住,沒有讓它將我劈成焦炭,反而使得我成為了一大團白光閃耀的光團。

  這光團碩大,藍色的、紫色的、金色的、白色的雷電圍繞其間,將我承托得宛如天神返世一般。

  說句坦白的話,且不說大雷澤強身術有多么厲害,但是用來裝波伊,簡直是一等一的厲害。

  就在我站立當場的時候,居然有許多土著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去,不斷磕頭,大聲哭訴著,乞求原諒。

  有人斗志喪失,然而卻也有意志堅定的人。

  比如阿曼將軍麾下的那些翼手龍騎士,它們是最為堅定的摩門教教徒,愿意為自己的真神奉獻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

  一切神跡,都是異端,都是偽神,是需要扼殺的東西。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它們也沒有任何猶豫,提著手中的刀劍利器,朝著我這邊發動了進攻。

  戰斗在沉默了十幾秒鐘之后,重新開啟,而且更加血腥暴力。

  然而此刻的我已經不再是剛才備受欺負的我。

  掌握了雷電之力的我有一種俯仰眾生的強大感,任何人沖上前方來,我的手一抬起,立刻就有一大股的雷電劈落在了它的身上去。

  燦爛的電芒之中,一片璀璨過后,剩下的就是焦黑一片。

  氣勢十足,我當下也是毫不猶豫,手起雷落,一大排的翼手龍騎手給我劈倒在地,而雷電開始蔓延,朝著那些阻擋在我和雜毛小道、屈胖三中間的那些蛤蟆劈了過去。

  我這邊左沖右突,好不暢快,然而過了一會兒,讓我大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

  那些被劈倒在地的翼手龍騎手之中,除了個別的幾個之外,其余的居然都爬了起來,不但如此,那些破糙肉厚的蛤蟆雖然叫得驚天動地,但是倒下的卻沒有幾個。

  什么情況?

  我滿心興奮,自以為能夠橫掃一切呢,結果竟然變成了這樣的,頓時就有些灰心喪氣,而這個時候,雜毛小道卻大聲喊道:“陸言,不錯了,這地底之下,常年并無雷電雪雨,雷霆之力比之地表要弱上許多,不過現在已經很不錯了,你幫我們壓制場面就好,不用想太多。”

  啊?

  原來是這樣,難怪我感覺先前的那幾道落雷威力不大,我還以為是我施法的時候出現了岔子,原來是這么一回事。

  我心中有了準備,不再寄予太高的期望,而是用那雷芒不斷壓制周遭,讓這些家伙不敢妄動。

  這雷電雖然劈不死人,但卻也讓人恐懼無比,而且被劈一道,絕對比砍上一刀要強上許多,所以乘著我這段最為強勢的時候,我將整個場面都給壓制住了,而那個叫做阿滿的家伙沒有了之前嘲諷的悠然,而是倉皇而退,朝著那頭五彩飛龍跑了去。

  他之前在此設伏,本以為勝利在握,沒想到三兩下子,自己自認為恐怖的包圍圈給一捅就破了,心中哪里會不驚慌?

  我們這叫做一力降十會,而面對著這家伙的倉皇逃出。雜毛小道得理不饒人,冷笑一聲道:“想走,做夢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