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二十一章 肥母雞傳音,密室得脫困

  死死掐住馬海波的這個人,是羅福安。

  他幾乎是在瞬間暴起,想致馬海波于死地,旁邊幾個并沒有睡著的人立刻就反應過來,第一時間跑去攔截羅福安的舉動。然而讓人恐怖的是,吳剛一上去拉住羅福安的手臂,就被隨手一甩,扔開了好遠——如此大的力道?眼看著吳剛就要撞上一塊尖銳的大石塊頭,雜毛小道赫然出手,運用柔勁,將吳剛一拉一帶,緩和下來。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沖上前去,緊緊抱住了羅福安。

  我雙手一用勁,將羅福安掐在馬海波脖子上的勁道減輕了數分,而旁邊的賈微斷然出手,幾指點在了羅福安手上的麻筋處,迫使他的雙手松開了馬海波的脖子,立刻有一個戰士將馬海波給拉到了一邊去。我緊緊箍住羅福安,不讓他動彈,然而這家伙似乎憑空多出了巨大的氣力,奮力一掙扎,竟然將我給一把甩開。

  我往后跌退幾步,赫然發現轉身過來的羅福安,那雙眼睛呈現出血海一般的紅色。

  我的第一反應是被附體了。

  曾幾何時,他也是被一個死去的矮騾子給附體成功,然后朝我下了一段詛咒,撂完狠話之后被我幾巴掌扇醒過來,不曾想這個家伙現如今又發了魔怔。不過比起當初,此時的羅福安,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乖張的戾氣,讓人心里面十分的不舒服、不自在,仿佛有被頭頂那只石眼頂上的感覺。

  這古怪的房間里,先是小張,然后是羅福安,陸續地被控制。

  說時遲那時快,羅福安一轉過身來,還未停留便朝我咆哮著撲來,這聲勢驚人如猛虎下山,十分的兇猛。我第一時間感覺到自己不能夠對抗,于是抽身后退。一道身影與我錯肩而過,是雜毛小道,只見他二話不說,手中的桃木劍尖上,已經有了一張燃燒的黃符。他口中快速念著《登隱真訣》的后半部分,劍勢如龍,瞬間就將羅福安給纏住了。

  練過功夫和沒練過功夫的,就是不一樣。雜毛小道的木劍舞得我眼花繚亂,然而中間所出的實招,確實招招都指向了羅福安的要害。

  羅福安兇狠如猛虎蠻牛,然而在雜毛小道第一時間纏住他了之后,我、楊操、賈微和吳剛麾下的戰士立刻一擁而上,七手八腳地,沒用多少的功夫,就將他給擒拿,按倒在地。他瘋狂地掙扎了,口鼻中喘著粗氣,流出了黃白色的液體,四處咬人。雜毛小道讓人將他翻轉過來,從懷里掏出一張黃色符紙,啪的一下貼在了羅福安的額頭之上,口中高念道:“丹朱口神,吐穢除氛,舌神正清,通命養神……急急如律令!”

  然而這凈口神咒符并沒有見到任何效果,羅福安張開嘴巴,竟露出尖銳的獠牙,一口將從額頭上低垂下來的符紙給吞食進了肚子里,然后發出詭異的尖笑來。

  與此同時,羅福安臉上的肌肉開始不斷地抖動,下面仿佛藏著無數的蚯蚓,四處爬行。

  雜毛小道大叫一聲不好,說這個胖子中毒了。

  他轉頭看向了我,說小毒物,這下可得你出馬了!我用手指沾了一些傷口的血,抹在羅福安的腦門上,高喝一聲“洽”,然后結內獅子印,抵住他的額頭,念“金剛薩埵降魔咒”超度。兩遍之后,無效,這才真正斷定他不是中邪。在我忙碌的時候,楊操已經用紅繩將羅福安給整個捆住,然后默念著了一道咒文,最后在他的后頸處掛了一個黃金鈴鐺。

  我雙手合十,將金蠶蠱請了出來,這肥蟲子看了羅福安一眼,有些惶恐,圍著奮力掙扎的他轉圈。

  顯然,金蠶蠱聞到了矮騾子的氣味來。

  在我剛剛開始獲得金蠶蠱的時候,這小東西可沒有這么乖,把我弄得死去活來。后來我潛伏在青山界守林屋中,連夜蹲守,抓住一頭矮騾子,然后將其草帽拆散,熬制了一碗小功德湯,這才將其兇性給壓制。這是最初之事,后來肥蟲子服用了修羅彼岸花的果實,后來又陸續吸食各種毒物,不但腦門長起了痘痘,而且越發地通靈,已經和往昔的金蠶蠱不一般了,故而不怕矮騾子。

  然而它仍舊是厭惡矮騾子,就如同人不喜歡熱騰騰的翔一般,天生的。

  我催了金蠶蠱幾次,然而它猶猶豫豫,總是不敢進入羅福安的體內去。

  見金蠶蠱也搞不定,旁邊的賈微一陣心急,抽出一把雪亮的匕首,說要不然就直接給他一個痛快,免得一會兒誤事!她顯然不像是在開玩笑,說完話,匕首已經抵在了羅福安的心窩子里。一想到羅福安那個柔弱的妻子和可愛的女兒丫丫,我心中就有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伸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臉色凝重地看著她,說你是不是太兇戾了?殺伐果斷的手段放在自己人手上,你以為你是斯大林,還是……

  賈微見我堅持,抽手回去,說得了,你們一會兒等著哭吧。

  說完,她坐回角落,跟她的那只食蟻獸調起情來。

  我有些愕然,這種素質,怎么可以混進公務員隊伍里面來的?我捅了捅正忙活著打結的楊操,用嚴肅的疑問眼神盯著他。他很無奈地聳了聳肩膀,不動聲色地指了一下上面。我心領神會,沒有再跟這個背景深厚的女人做對,而是開始和雜毛小道對著羅福安,念起了安神的咒法來。

  尼瑪,上面有人,干嘛還跟著我們這些苦哈哈,跑到這山窩子里面來賣命?

  我心中無數的中指豎起。

  雜毛小道說是中了毒,那么我們的安神咒便顯得軟弱無力,好在楊操的紅繩縛體有些效果,羅福安狂躁了一會兒,終于陷入了沉默,眼睛似閉將閉,喉嚨里發出狼一般的嘶吼。連續的狀況讓我們心中難受得緊,這種死亡的味道讓所有人的心情都壓抑到了極點,而我認為賈微淡漠的態度,很有可能會形成一個導火索,引發出一場大的變動。

  這么一個女人,活了四十多歲,而且還是在這么一個部門,她的性子就不能夠收斂一點?

  一番爭斗,我們坐回地上,感覺從身體到精神,都無比的疲倦。沒一會兒,雜毛小道突然詭異地笑了起來。在這唯有呼吸和心跳的安靜之中,他的笑聲顯得格外刺耳。我嚇一跳,這哥們不會也……我拉著他,問怎么回事?他沒有回答,而是打開了手中的電筒,來到了剛剛我們進來的那石縫位置。

  在那里還有半截小腿和一堆碎肉渣子,是劉警官的。

  雜毛小道毫不芥蒂地刨開這些,然后朝手上吐了幾口唾沫星子,開始有規律地摩擦起那一面嚴絲合縫的墻體來。我走過去,一把拉住他,說你發什么瘋?他扭過頭來,眼睛里一片清明,說他剛剛收到了虎皮貓大人的消息,讓我們摩擦著墻面,就能夠找到出去的通道。來,我們一起。

  我有些懷疑,說這怎么可能?我怎么沒有收到那扁毛畜生的消息?

  雜毛小道沒有回話,認真地來回摸這面墻,他摸了一陣子,巖壁突然變得油滑起來,似乎有黏液滲出來。我見到似乎有些效果,也挽起袖子,跟他做著同樣的動作。我們兩個傻乎乎的行為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楊操過來問了一下,雜毛小道自然沒有說實話,只是說直覺。

  吳剛一聲令下,剩余的人都毛手毛腳地上來,來回畫圈圈。

  別說還真有效,過了一會兒,我們似乎聽到有泉水流淌的聲音,整個山壁也變得滑潤無比,而且還輕微地顫動。在第十六分鐘的時候,在我左手四五米的地方,突然一陣晃動。那里是馬海波站著的地方,雜毛小道眼疾手快,一把就抓住了他,往這邊拉來。轟隆隆一陣響,我們低頭一看,這山壁與地下的夾縫之間,竟然裂出了一個兩米寬的狹長口子來。

  虎皮貓大人,果真神人也。

  望著這一路朝下不知底的黑洞子,我疑惑地問雜毛小道,說這就是你所說的,出去的通道?

  雜毛小道點了點頭,從地上抱著一塊籃球大的石塊,讓馬海波幫忙照著光,然后往那斜道口里扔去,骨碌骨碌,石頭一直在滾,最后聽到掉進了水里的聲音。這黑暗的陡坡燈光所及,30度的那種斜道,并不難攀爬下去,然而經過之前的那擠壓事件后,因為擔心自己也變成肉泥,竟都沒有膽量下去。

  我們面面相覷,有了出口,該誰去一探究竟呢?

  好幾個人都低下了頭,小幾率的逃脫升天和此刻的茍延殘喘,出于對死亡的恐懼,很多人其實還是選擇了后者。在一旁的賈微提出來,說不如讓這個中邪的家伙去看看?雜毛小道抬起頭來,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厭惡,說算了,他找到的方法,還是他來吧。

  我站出來,說我也去。

  就此商定了,我讓楊操注意好羅福安,然后喝了一口水,讓朵朵在前面幫我們照明,然后和雜毛小道一起,小心翼翼地往下攀爬而去。一路上我們提心吊膽,幸運的是這裂縫終究還是沒有合上,大概下了五分鐘,我們終于下到了一個空曠的地方,黑暗中,有一絲濕涼的風吹來,還有湍急的水流聲。

1條評論 to“第十六卷 第二十一章 肥母雞傳音,密室得脫困”

  1. 回復 2014/10/27

    TN

    10.27不一樣的2014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