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九章 飛龍臣服

  摩門教的阿滿將軍原本以為在這里布下天羅地網,就能夠將我們給一舉擒拿,結果沒想到事情的發展并沒有按照他的劇本來走。

  我估計他自己都沒有想到,這樣的三個家伙,居然有如此恐怖的破壞力。

  他帶著前進基地里最精銳的翼手龍騎手呼嘯而來,布下重重包圍,加上臥底臣服的一大幫蛤蟆,再加上恩威并施的煽動,結果到了最后,竟然是這樣的結果。

  眼看著我這邊電閃雷鳴,將無數人都給掀翻到底,就連寄予厚望的五彩飛龍都為之驚懼,他便已然喪失了斗志。

  阿滿轉身欲逃,雜毛小道卻攔在了他的跟前來。

  那家伙全身包裹在一個鐵罐子一般的盔甲之中,握著一把罕有的全金屬雙手大劍,卻沒有一點兒笨重的感覺,無論是進攻還是退守,都表現出了第一無二的殺傷力,也正是因為如此,使得他剛才能夠帶著一眾手下,將我們給分割,把雜毛小道和屈胖三給攔住。

  如果不是我這邊的大雷澤強身術將對方的陣型給破壞了去,只怕說不定就讓他得逞了。

  不過在周遭的壓力頓時一輕之后,雜毛小道表現得格外搶眼。

  他攔在了阿滿的跟前,舉劍就劈。

  他手中的劍乃一把桃木劍,看著那硬度和鋒利程度,似乎并沒有阿滿手中那鋒芒畢露的雙手大劍強,甚至有種以卵擊石的感覺,然而事實卻并非如此。

  雜毛小道的雷罰以一種無可匹敵的姿態,將阿滿給劈得連連后退。

  這種氣勢,不但來自于雷罰之上,也來源于雜毛小道本人。

  這是一個頂厲害的劍客,但并不表示他其它的方面欠缺幾分,而恰恰相反,據我所知,雜毛小道最為出名的地方,還是在于那符箓之道。

  但是此刻,他卻并沒有顯露出來的意思。

  雜毛小道一通狂轟濫炸式的攻擊,讓阿滿將軍步步后退,離那頭兇猛的五彩飛龍越來越遠。
  
  其余眾人則在我的雷光之下不斷翻滾,幾乎就沒有誰能夠站立起來,眼看著我們將這幫恐怖的征服者給壓制得死死,不敢冒頭,周遭的土著頓時就變得激動起來,特別是那穿山甲的首領苦窩,激動地大聲喊著什么,煽動著那些摩門教的盲從者調轉槍口。

  這幫人都是些墻頭草,哪邊順風往哪兒倒,瞧見我這邊大發神威,雷光四溢,而前進基地的王者阿曼將軍給揍得節節敗退,立刻就醒悟過來。
  
  它們有的直接調轉槍口,有的則是開始緩步往后磨洋工。

  這幫土著可以停歇,然而那幫在這片土地上作威作福的摩門教信徒卻遭了秧。

  那些翼手龍騎手遭受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有的是狼牙棒和真正的利器,有的則是石塊、泥塊以及亂七八糟的東西,形勢在我的大雷澤強身術之后,就已經開始逆轉了。

  被圍攻的人不再是我們,而是這幫摩門教的家伙。

  就在眾人扔得正歡暢的時候,有人吹響了口笛,而這尖銳的叫聲響起,那些一直沒動、置身事外的翼手龍開始變得焦躁不安起來。

  這些畜生開始揮動著肉翅,不斷揮舞,朝著周遭襲擊,甚至張開嘴巴,露出尖銳的利齒來,朝著周遭撕咬。

  它們的加入讓場面變得一片混亂,而屈胖三則朝著我大聲喊道:“別管別的,制住那大家伙。”

  大家伙?

  我的目光一陣游動,最終落到了那長著兩個腦袋的五彩飛龍身上去。

  這家伙依舊兇猛,兩顆頭顱都張開了嘴,噴射這火焰和寒風,幾乎沒有誰能夠靠近它,而那家伙的智慧明顯比同類要高許多,瞧見全套盔甲的阿滿被雜毛小道不斷攻擊,步步后退,便也加入了戰場,朝著雜毛小道襲擊。

  它口中的烈焰和寒冰十分恐怖,雜毛小道不得不分出心神來應付這玩意,使得他一時半會兒,并沒有能夠將那阿滿給拿下。

  我得想辦法治一治它。

  屈胖三的提醒讓身處混亂之地的我有了目標,轉過身來,朝著那畜生飛身撲了過去。

  若是先前,這畜生并不會懼怕于我,而此刻我全身的電芒雖然淺薄了許多,但畢竟還是雷光搖曳,電網一片,它對這種至陽至剛的道法多少還有一些恐懼,所以下意識地往后退了十幾步,然后張開了翅膀來。

  我瞧見它準備振翅高飛,心中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腳步越發快了,穿越人群,騰空而起,撲到了這畜生的跟前來。

  這家伙的爪子鋒利,在我沖到跟前來的一瞬間,朝著我的臉上抓來。

  我手握破敗王者之劍,不過卻不敢傷害這家伙,畢竟該還指望著它帶我們去找陸左呢,于是用劍脊朝著它的爪子猛然拍了一記,發出了“砰”的一聲響。

  就在這交手的一剎那,我順著這家伙的勁兒,一個翻身,便跳上了那畜生的背上去。

  感覺到敵人跳上了自己的背上,那畜生開始在地上翻滾起來。
  
  我身上的電芒全部注入其中,弄得它直哆嗦。

  這家伙的翼展足有二十米左右,身子也巨大無比,如此一陣翻滾,周遭的人立刻就遭了秧,有人身子給碾壓成了一灘肉泥。

  然而在這樣天翻地覆的過程中,我卻不斷地找尋空隙,并沒有讓自己受傷。

  然而還沒有等我得意幾秒鐘,這家伙突然間雙腿一蹬,騰空而起,緊接著翅膀猛然一扇,一股颶風伸出,它整個身子都開始朝著天空之上飛去。

  嘩、啦啦……

  這家伙個兒大,所以起飛的高度也與眾不同,幾秒鐘之后,我就感覺到自己身處于半空之上。

  還沒有等我適應人在半空之上的感覺,下一秒,這家伙居然猛然拔高朝著天空之上使勁兒飛去,在急速的攀升過程中,我雙手僅僅抓著這家伙脖子處的一片鱗甲,宛如壁虎一般趴在它的背上,方才沒有摔落下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突然間發現我們居然已經到了頂部。

  如果是地表,天空之上自然是云層和稀薄的空氣,而且是沒有盡頭的,然而在這茶荏巴錯,天空的盡頭卻是大片的巖壁蒼穹,無數的鐘乳石吹落而下,或大或小。

  眼看著那尖銳的鐘乳石即將把我們給刺個對穿,沒想到這畜生居然又開始垂直往下了去。

  就這般直直地往下墜落,一點兒保留都沒有。

  這畜生帶著巨大的重力勢能栽倒在地下去,那一刻我的心中也生出了放手、不陪這家伙一同死去的念頭。

  不過我最終還是堅持住了,沒有松開雙手。

  因為我知道,這家伙絕對是天空之上的雄鷹,之所以如此,就是想要將我給甩開,如果我放了手,它絕對是如愿了。

  我顧不得快要跳出胸膛的心臟,緊緊抓著它,就是不放手。

  果然,眼看著大地就在眼前,即將重重撞擊的時候,它卻突然間憑空一陣轉動,渾身的骨頭噼里啪啦作響,竟然止住了頹勢,又開始攀升起來。

  在這樣超重和失重的急劇轉換之中,痛苦無比的我卻開始出手了。

  我拔出了破敗王者之劍來,刺向了對方的背脊之處。

  我一連刺了十幾劍,結果都是火花四濺,而對方卻是毫發無損呢。

  這樣的身體強度當真是讓人嘆為驚止,而很快我發現這并不光只是這玩意的表皮太硬,而是跟它身上的圖紋有重要的關系。

  明白了這一點,我改戳為劃,將那圖紋給劃花了去,很快就有鮮血流了出來。

  鮮血一流,小紅立刻就順著傷口擠了進去。

  差不多折騰了一刻鐘,這東西終于停住了折騰,緩緩落在了附近的一處平地上,而這個時候的我則一下子就滾落了下來,扶著地下就開始吐。

  我先是吐,吐完了胃里的東西,然后開始干嘔,胃部痙攣到讓人崩潰。

  而這個時候,那五彩飛龍在我的旁邊沉默。

  此時小紅已經控制住了它。

  我差不多吐了三五分鐘,方才回過神來,翻身上了那飛龍,重新回到了廣場前,發現這邊的戰斗都已經結束了,翼手龍四散而逃,地上一大片的尸體,而阿曼將軍則跪倒在了地上。

  雜毛小道站在了他的跟前,一言不發。

  我落下之后,沖到了雜毛小道的跟前來,說怎么了,人干嘛不控制起來?死了么?

  雜毛小道不說話,而屈胖三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對我說道:“那家伙居然也會地遁術,而且比你的手段強大太多,見勢不妙,便移花接木、金蟬脫殼,自個兒先跑了,而更為奇妙的是,他還在這盔甲之中留了一份靈體,讓其操控,硬生生地脫了半分鐘……”

  啊?

  這居然只是一副盔甲?

  我走上前去,將那玩意的頭盔給取下,放下里面果然空空如也。

  這個時候雜毛小道抬起了頭來,看著我,說飛龍降服了?

  我點頭,說對。

  雜毛小道一下子來了精神,對我說道:“走,上去——那家伙中了我一記虛空斬,雖然盔甲沒事,但他絕對受了內傷,跑不了多遠,我們跟上去,務必要將他給找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