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十章 他的消息

  雜毛小道和屈胖三都跳上了五彩飛龍,而這個時候那苦窩等人卻著急了,跑過來,跪倒在地,大聲哭喊道:“好漢莫走啊,你們若是走了,我們可怎么辦?”

  啊?

  聽到這話兒,我們都愣了一下,雜毛小道疑惑道:“什么怎么辦?”

  苦窩指著周遭倒伏一地的人,大聲哀求道:“幾位殺了摩門教那么多的人,如果到時候他們追究起來,只怕我們都要被斬盡殺絕的啊……”

  他這話一出,旁邊上百人都倒伏在了地下,苦苦哀求道:“對啊,求三位留在這里,保護我們吧,要不然我們這幾百口子人,可就都沒有姓名了,求求你們了……”

  這樣的哭嚎聲讓雜毛小道有些由于,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然而這個時候屈胖三卻發出了幾聲冷笑來。

  這冷笑在此刻的氣氛之中,著實有一些古怪,以至于苦窩都停住了哀求。

  我們都看向了這個家伙,而屈胖三則站了出來,居高臨下地指著下面的三族,這幾百口子的人,冷聲說道:“能夠在這茶荏巴錯環境最為惡劣的地方生存下來,各位都有著格外強健的體魄,和千古傳承,如果能夠團結起來,一致對外,不至于變成如此模樣;你們與其寄希望于別人的善心,不如讓自己變得團結堅強起來。”

  屈胖三的一席話讓雜毛小道茅塞頓開,說對啊,剛才我們出手的時候,可有不少人跟著摩門教向我們下冷手,個個都是厲害無比,現如今摩門教大部分的力量都折損于此了,你們還有什么可怕的?

  我對這幫墻頭草也是膩歪得不行,不過也懶得跟這些人辯駁,問道:“我們走吧?”

  雜毛小道和屈胖三都沒有意見,于是我便拍了拍那畜生的脖子,說都坐好了。

  這五彩飛龍有兩個頭顱,身體碩大,翼展超過二十米,簡直就是一頭怪物,馱著我們三人,絲毫不吃力,振翅一飛,那速度快得讓人詫異,我之前是體會過了,而雜毛小道和屈胖三倒是第一次感覺,感覺魂兒還留在原地,人卻一下子騰然上了高空之中。

  人在天空,還是能夠瞧見幾個黑點,卻是受驚離開的翼手龍,不過我凝目望過去的時候,發現這些畜生的身上,基本上都沒有人在。

  那些騎手,大部分都留在了阿南難村子里,一開始的時候是被我給壓制,到了后來,基本上都給憤怒的村民土著給錘死了去。

  五彩飛龍帶著我們盤旋了幾圈,讓雜毛小道和屈胖三感受到了極致的速度之后,開始恢復了平穩的飛行。

  而這個時候,雜毛小道端坐在了上面,盤著腿,然后開始閉上了眼睛。

  他在感受阿滿的氣息,辨識方向。

  過了一會兒,他開始指揮起了五彩飛龍的方向來,一會兒指揮左邊,一會兒指揮右邊,一刻鐘之后,雜毛小道問道:“誰的視力比較好一點,往下看,有沒有發現有人在高速跑動?”

  我趴在那飛龍的邊緣往下望,的確瞧見有一個黑影正在朝著摩門教前進基地方向快速奔跑。

  我告訴了雜毛小道確切的答案之后,他問道:“這家伙應該會五行遁術之類的法門,想要抓住他,就必須將整個空間給穩固住,讓他不得逃脫——陸言,你是這方面的專家,能夠限制住他么?”

  啊?

  我沒想到雜毛小道居然跟我提出了這么一個要求來,有些心虛地說道:“啊?這個啊……”

  我琢磨著上去使出一招地煞陷陣,是否可以滿足雜毛小道的要求,而這個時候屈胖三說道:“我來吧,將我送到那人的前方,我提前作布置。”

  雜毛小道這個時候也不客氣,說好。

  我讓小紅趕緊兒飛,落在了那人的前路之上,將屈胖三給放了下來,然后又和雜毛小道一起趕回了去。

  人的雙腳終究不如在天空中飛行的家伙快,而那家伙雖然能夠使用移花接木、金蟬脫殼的手段,但那不過是保命而已,平日里用來趕路,多少也有一些不現實,所以很快我們就找到了這人。

  我們在后面跟隨了一會兒,大約到了屈胖三剛才的落點處,方才驟然撲了下來。

  那兒是一片參天樹林,樹木基本上都是桫欏之類的品種,有著巨大的葉子,我們落下來的時候,那家伙瞧見了,跑得更厲害,在林中追逐了幾分鐘,最后雜毛小道在前,而我在后,將其給圍堵在了林子里。

  前有狼,后有虎,在這一刻,那阿滿將軍無疑是崩潰的。

  他手中握著那把雙手大劍,穿著一身暗灰色的亞麻袍子,而此刻我也終于瞧見了對方藏在盔甲之下的面目來,居然是一個宛如老鼠一般的精怪。

  在感覺到走投無路的時候,他站立在了原地,將長劍握在胸口,然后背靠著一棵樹,左右防備著。

  雜毛小道站在不遠處,瞇著眼睛打量了一下,然后朝著我打手勢。

  他讓我上。

  我愣了一下,沒有多問,空著雙手就沖向了那個家伙。

  那人一開始的時候,正全神貫注地防備著雜毛小道,卻不料此人居然并不動手,而是讓另外的人過來應付。

  不過我剛才那大雷澤強身術的手段也著實霸道,這讓阿滿不敢大意,認真地打量著我。

  然而當瞧見我雙手空空,什么都沒有就沖上來的時候,那家伙的雙眼掠過一絲綠色光芒,臉上的肌肉也變得扭曲了起來。

  太瞧不起人了吧?

  對方大概是這樣的心理,無端生出幾分憤怒來,身子一下子挺直,大劍上揚,朝著我猛然劈砍了過來。

  我一直沖到阿滿近前的時候,方才拔劍向前。

  破敗王者之劍從乾坤囊中陡然抽出,將那極品雷擊木制作的劍鞘彈開,收入囊中,然后劍在這一刻綻放出了最為璀璨的光芒來。

  那光芒落在了對方的大劍之上。

  鐺!

  一聲炸響,我的沖勢,再加上拔刀術的動能,在這一刻在對方的劍刃之上全部炸開,然而很快我就感受到了一種強烈的力量回饋,磅礴的力量陡然涌現了出來,灌注到了我的長劍之上。

  啊……

  我感覺一陣滯澀,向后退了兩步,氣血翻涌。

  不愧是被派遣過來征服茶荏巴錯深處的前鋒大將,這家伙別的不說,光這力量就足夠讓人驚嘆不已。

  不過對方也不好受,在雙手大劍占盡便宜的前提下,他卻也退了四五步,比我受到的沖擊還要強烈許多,而且臉色也是一片暗紅,顯然身體里的氣血也在翻涌不休。

  這一擊,看起來兩人卻是勢均力敵。

  我退后兩步之后,心中惱怒,在瞧見對方雖然強大,但也不會是那種傾倒性的壓力,所以也沒有了太多的顧慮,揚劍再上。

  我倏然向前,長劍翻飛,與對方斗作一團。

  兩人快速交手,生死之間不斷變換,隨著彼此的拼斗持續,我開始感覺到了對方的特點,就是三個字,叫做快、準、狠。

  對方的劍法并無套路,也沒有什么規則,然而卻顯得十分實用,顯然都是從戰陣之中磨礪出來的殺人技,這種手段再加上天生的種族天賦,以及一種邪惡力量的賦予,使得他能夠在我暴風驟雨的攻擊之下,并不落于下風。

  不但如此,而且他還能夠時不時爆發出幾處殺招來,差點兒就將我給弄死。

  在這樣的生死邊緣中,我將平生所學都用了出來,除了那融入靈魂的耶朗古戰法之外,一劍斬在此刻也給我練得越來越純熟。

  這種手段,說起來,那是一種必殺技,對于精力的消耗十分嚴重,但是如果不用全神貫注的話,對于敵人,威脅其實還是蠻大的,我反復使用起來,使得那家伙都有一些難以招架。

  雙方快速交手,漸漸的,勝利的天平開始朝著我的這邊傾斜。

  而這個時候,那家伙似乎也感覺到了,身子微微一晃,卻是想要逃離此地。

  然而他并沒有能夠成功,身子卻是突然一陣滯澀,感覺到了不妙的他大為震驚,回手過來擋我一劍的時候,一下子就踉蹌退后,我趁勝追擊,想要拿下此人的時候,這時候卻有一個黑影浮動,出現在了他的身手,一陣暴風驟雨的拍打。

  最后一下,落在了那人的額頭之上,阿滿雙眼一陣翻白,直接癱軟在了地上。

  出手的人,正是蓄勢許久的雜毛小道。

  我瞧見阿滿倒下,心中有些遺憾,畢竟這樣勢均力敵的對手,著實讓我有些不舍,如果能夠與他再多的交手,說不定對我的劍法有著更多的磨礪。

  這個時候,屈胖三也趕了過來。

  我走到了阿滿跟前,雜毛小道已經將他給喚醒了,一腳踩住了他的胸口,然后拿著雷罰頂住喉嚨,沉聲說道:“別反抗,否則死——問你一件事情,有沒有聽說過一個叫做陸左的男人,他身邊應該還有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兒,和一個……”

  我補充道:“一個體重超過兩百斤的胖女人……”

  那人被控制住,已然絕望,聽到這話兒,卻突然笑了起來,露出一口黑色牙齒:“哈、哈、哈,陸左對吧,他已經死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