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十一章 恐怖摩門

  啪!

  那家伙給雜毛小道揪住了脖子,惡狠狠地拽了起來,然后一巴掌過去,臉扇得腫成了一片,牙齒都掉了好幾顆。

  結果他卻哈哈大笑,說道:“他已經被新摩王給弄死了,你們想找他,去黃泉路上等著吧。”

  啪、啪、啪……

  雜毛小道連著扇了五六下,那家伙給直接扇暈了過去,結果卻就是不肯開口。

  他的話語讓我們的心頭都為之一沉,雜毛小道陰著臉,拳頭捏得咔咔作響,而這個時候,屈胖三卻笑了,說到底什么情況,現在都還不知道呢,何必哭喪著臉?

  雜毛小道抬起頭來,說你有什么辦法?

  屈胖三說茅山宗內,也有許多旁門左道之術——搜魂術,這手段你可懂?

  雜毛小道搖了搖頭,說搜魂術這事兒,茅山之上的確有人懂,不過我出身主峰,師父一向都只讓我修行內丹真道,并沒有教過我類似的法門。

  屈胖三伸了一下懶腰,說法門這事兒呢,只講究合適,而并無高低上下之分,所以說呢,技多不壓身——且讓我來給你們露上一手。

  他走到了我們跟前來,從那崆峒石里摸出了一小坨清香四溢的灰白色蠟狀油脂物來,小心翼翼地放在了阿滿的頭部。

  他一邊念著咒訣,一邊搖晃著右手。

  幾秒鐘之后,他的中指處突然間冒出了一縷小火苗來,將那油脂物給點燃。

  那玩意看著仿佛油脂物,不過十分凝固,宛如灰色石頭一般,點了許久方才燃燒,然而火焰一起,一股奇異到極點的香味便充斥了整個空間來,我感覺肺葉舒張,整個人都快要飄了起來。

  這是什么東西?

  我滿臉好奇,而雜毛小道則表現得十分淡然,說這個可是龍涎香,這般珍貴的東西,你也舍得?

  屈胖三撇嘴說道:“既然知道,就多念著我的人情。”

  說罷,他開始圍繞著阿滿跳起了罡步來,這舞步詭異,時而騰飛如鳥,時而龜縮如鱉,十幾個古怪的招式之后,口中一直念念叨叨的屈胖三突然一聲輕喝:“立!”

  伴隨著他的喝令,那昏迷了過去的阿滿竟然直直地坐立了起來。

  他還睜開了眼睛,不過給我的感覺,好像是有一些雙目迷茫,眼神沒有焦點,顯然處于昏迷狀態。

  屈胖三口中繼續默念幾句,然后清了清嗓子,說道:“我問你幾個問題,你必須要回答——因為我就是你崇拜的神,你必須將你全部的身心交給我,要不然就會受到我的詛咒,永世不得寧日,知道么?”

  阿滿用一種空洞的聲音說道:“我知道了。”

  他的語調很緩慢,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地說著,給人的感覺十分古怪。

  不過我們也都相信了,屈胖三這手段果真有效。

  見這效果不錯,屈胖三趁熱打鐵,開始提問:“新摩王好久沒有過來見我了,它現在在哪里?”

  阿滿回答:“在北邊魔地,那里有遠古妖魔的殘存一脈,勢力十分強大,新摩王大人正在帶領精銳部隊圍剿,不過對方的實力很強,我也不確定什么時候能夠回來。”

  問:“去了北地,那么陸左那一幫人怎么辦?”

  答:“阿摩王大人燒了十三個村子,結果那幫賤民都沒有屈服,并沒有交出他來;不過好在他之前與新摩王大人有交過手,重傷垂死,暫時掀不起什么大風浪來,所以也不用著急剿滅。”

  問:“誰跟陸左站在一起?”

  答:“不確定,應該都是當年那個老禿驢傳過教的部落和村子,他們認為陸左能夠結束偉大的神在茶荏巴錯的代表、英明無比的新摩王大人的統治,所以竭盡全力,不過我相信,在神靈的眷顧下,我們戰無不勝、無所畏懼。”

  問:“前進基地里還有多少人在?”

  答:“不多了,我把最精銳的部下都帶出來了,看家的人并不多,不過不要緊,守住堡壘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問:“你們如何與神溝通?”

  答:“在原址之上,偉大的您重新開通了時空通道,選定了英明無比的新摩王大人,并且重新送來了二十一度母法相,盡管我們重回地表的計劃被隔壁老王和老鬼打破了,但維持茶荏巴錯兒的統治,并不是什么問題——在您的關照之下……”

  ……

  如此一問一答,屈胖三問了許多的事兒,將這家伙腦子里的大部分東西都給掏空了去。

  而通過這樣的對話,我們知道了一件事情。

  曾經的摩門教,其實被人滅過一次,而那人便是雜毛小道的大師兄,現如今的黑手雙城,以及他手下的七劍。

  他們不但斬殺了統御整個茶荏巴錯地底世界的王者,摩門教的教尊阿摩王,而且還將摩門教的老巢給弄得底兒朝天,甚至還將與神靈奎師那溝通的祭壇都給毀了去。

  黑手雙城離開地底之后的兩年之間,茶荏巴錯一片寧靜,各族和平安詳。

  然而卻又有一個家伙站了出來,那個人后來的名字,叫做新摩王。

  他斬殺了一個人口足有上千的大部落,用那流淌成河的鮮血完成了獻祭,將恐怖邪神的觸角再一次請回了茶荏巴錯,并且在神靈派來的二十一度母幫助下,重新建立了摩門教,又收了十二個門徒。

  摩門教死灰復燃,甚至比之前更加強大。

  它有著恐怖的翼手龍騎手,有著讓人膽戰心驚的迅狼騎士團,有著身高三丈的獨眼巨人,還有著揮著翅膀的鬼怪。

  在這樣的力量支持下,新摩王比之前的阿摩王還要強大,橫掃了一切不肯臣服的茶荏巴錯各個部族,甚至將觸角都蔓延到了茶荏巴錯的地底深處去。

  從名義上來說,這位新摩王,已經是茶荏巴錯的王者了。

  只可惜它一直念念不忘的事情,就是重返地表。

  它曾經試過,結果敗退了回來,而回來之后的新摩王一直都在閉關養傷,這才使得眾人有了一口喘息的機會。

  不但是這些秘辛,屈胖三還問了道路,甚至從阿滿的身上搜出了一份羊皮卷的地圖來。

  屈胖三本來還有許多的事情想要問,結果這個時候那阿滿卻開始逐漸清醒了。

  因為屈胖三的話語里,很多都與他心中的神靈所違背。

  這心中一旦有了懷疑,潛意識就會變得無比狂躁,理智開始逐漸地占到了上風來。

  到了最后,阿滿突然間睜開了眼睛來。

  他的雙目清明,怒聲吼道:“該死的家伙,你們對我都做了些什么?”

  阿滿瘋狂的扭動身體,想要反抗,而這個時候屈胖三則看向了我們,問道:“該問的都差不多了,這人要留下來么?”

  雜毛小道全過程都聽完了,嘆了一口氣,說沒啥利用價值了,宰了吧。

  這話兒一說出來,那阿滿就變得無比憤怒,大聲吼道:“我是新摩王的十二門徒之一,你們不能殺我,不然新摩王絕對放不過你們的……”

  雜毛小道抬了抬下巴,指示我來動手,而他則回答道:“不用,我們現在就找上門去殺了它。”

  呃?

  為什么這種臟活累活都讓我來弄呢?

  我一臉郁悶,不過還是摸出了一把小匕首來,這玩意是從蓬萊島那邊就一直帶在身上的。

  我蹲坐下來,抱住了阿滿的頭,低聲問道:“還有沒有什么遺言要交代?”

  阿滿突然間瘋狂地笑了起來,說你們會后悔的,絕對會后悔的,因為你們根本不知道,新摩王究竟有多恐怖……

  他神經質的笑聲讓我有一些不舒服,瞧見雜毛小道和屈胖三都沒有什么交代的,于是就抱住了他的腦袋,揮動匕首,輕輕一割。

  鮮血飆射,那人用盡全身最后的一絲力氣在掙扎。

  不過到底還是徒勞無果。

  阿滿死了,死于我這么一個無名小卒的手中。

  接下來挖坑的事情,也交給了我,而雜毛小道則跟屈胖三商量起是否進攻摩門教這邊的前進基地。

  兩人協商了好一會兒,最終決定不管了。

  我們的心腹大患是阿滿,或者說是騎在五彩飛龍身上的阿滿,現如今這家伙既然已經躺在坑里面去了,那前進基地必然找不出一個能夠組織攔截的人來。

  而即便是有,那些蝦兵蟹將也不會給我們造成太多的威脅。

  至于阿南難等幾個部落……

  現在的情況,他們不去欺負那幫人就已經算是不錯了,我們沒有必要一直留在這里,給他們保駕護航。

  這豈不是本末倒置?

  他們商定出了結果,而我也將阿滿給埋進了坑底,還將土給填平了,于是便沒有再多逗留,跳上了五彩飛龍,飛向了天空之上去。

  有了這畜生,我們開始了長途飛行來,一路上穿過寬闊無比的大湖和河流,詭異莫測的洞穴和高山,翻滾不休的巖漿,遍布四處的硫磺毒氣,以及一望無垠、讓人絕望的巖石荒漠……

  我們用了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終于飛到了一片茂密到極致的大森林之前來。

  那林子一望無垠,一直蔓延到了天邊。

  這個時候,屈胖三指著下方不遠處,說那里有個部落,咱們去問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