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十三章 恩威并施

  天王陸左?

  聽到這名頭,雜毛小道頓時就笑得肚子直通,連那桌子都有些拿不穩了,隨手一翻,將桌子給重新放回了地面上來。

  他環視一圈,一本正經地說道:“什么情況,準備打架了?”

  馬臉漢子冷然而笑,說不是打架,是殺人;老豬頭行事瞻前顧后,猶猶豫豫的,就得立下投名狀,把自己的后路給絕了才行。

  那白胡子老豬頭氣得肺都快炸了,說好你個馬拉多拉,咱們二十多年的交情了,到頭來還給你害了——倘若是這一回不成功,我匹格族三百多口子人,可該怎么活啊?

  馬臉漢子笑了,說跟著陸左走的人,那么多,有幾個被滅了?我跟你講,只要舍得當下的瓶瓶罐罐,就什么都不怕。

  雜毛小道瞧向了白胡子老豬頭,說你怎么說?

  那白胡子老豬頭捏著兩把隕鐵斧頭,巨大的斧頭在他手中輕若無物一般,而他面對著雜毛小道的詢問,臉色極度變換,最終發了狠。

  他說對不起住了兄弟,你們幾人其實還不錯,不過摩門教這些年作惡太甚,我若是站在你們這一邊,只怕人都要給唾沫淹死,所以……得罪了。

  他揚起了斧頭來,而這個時候,雜毛小道與我對視一下,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們的笑聲讓周圍的人產生了誤會,以為我們是在表達輕蔑,那馬臉漢子一下子就惱怒了起來,從身后拔出了一把長刀來,朝著我們指來,說對著這么多人,也能夠面不改色,我敬各位是條漢子,有種便出來與我單挑!

  哈、哈、哈……

  這幫人虎視眈眈,然而我們三人卻找了椅子坐下,而雜毛小道甚至還翹起了二郎腿。

  我們的行為讓周遭眾人都為之驚詫,而我則好心解釋道:“我們之所以面不改色,是因為知道你們不會對我們動手,所以才會心安理得。”

  馬臉漢子黑著臉說道:“你以為你是誰,我怎么會不動手?”

  我剛剛坐下,又站了起來,清了清嗓子,然后指著旁邊的雜毛小道鄭重其事地說道:“你們要殺的人,是摩門教,而我們又不是摩門教,你們怎么會動手?對了,給各位介紹一下坐著的這一位爺,他老人家名叫做蕭克明——哦,說這個名字,你們或許并不認識,但如果我說他是你么口中那個天王陸左的好基友,黑手雙城陳老大的小師弟,你們可能會明白這里面的意義……”

  馬臉漢子一愣,說什么是好基友?

  呃……

  雜毛小道瞪了我一眼,我這才想起來人家這兒的文化跟我們有斷層,所以有的話語說了,也未必能夠知曉其中的意思。

  我連忙揮手,說忽略這句話,你聽懂了我剛才話語里的意思沒有?

  馬臉漢子一臉懵逼,說你剛才說了啥?

  我翻了一下白眼,說敢情你剛才沒聽清楚啊?這回我說慢點——簡單的講,我們其實是一伙兒的。

  這是旁邊沖出一豬頭壯漢來,一身肥肉,怒聲吼道:“蒙誰呢?你們可是騎著只有摩門教才掌握的飛龍而來的,而且不是那種小飛龍,而是整個摩門教都沒有幾頭的五彩大飛龍……”

  我淡然自若地說道:“笨啊,雖然五彩飛龍只有摩門教才有,但是你殺了它的主人,不就行了?”

  另外一個豬頭壯漢跳了出來,說胡說八道,那飛龍從蛋殼里孵化出來,就一直由摩門教精選出來的人員照顧,從小就培養感情,如何可能馴服于敵人呢?

  我說世界那么大,什么事兒都有可能發生,你辦不到,并不代表別人也辦不到,懂?

  第一個發言的豬頭惱怒地說道:“強詞奪理,不要欺負我們匹格族頭腦簡單,就可以滿口胡言,隨意編纂——你根本就是害怕了,生怕我們殺了你,方才這般說的,對不對?”

  有人附和,說對,摩門教的人最是狡詐,一定是這樣的。

  情緒這事兒,是人越多,越容易激動,這幾人七嘴八舌地說著,周圍的人一下子就群情激憤起來,舉起手中的拳頭,大聲喝念道:“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砰!

  一直在桌子前坐著的雜毛小道終于沉不住氣了,猛然一拍桌子,霍然站了起來,大聲喊道:“怎么的,你們覺得我們三個怕了么?”

  馬臉漢子冷笑,說對。

  雜毛小道指著他,勾了勾手指,說看起來這世間之事,總是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不露點兒手段出來,你們真的是看不起咱了?

  他深吸一口氣,說來吧,十招之內,我制不住你,束手就擒。

  馬臉漢子一聽,頓時就勃然大怒,說好家伙,老子馬拉多拉在這茶荏巴錯,好歹也是有些名聲的,摩門教通緝了我那么多年,也拿我沒有辦法,你個小東西,居然看不起我?來就來,你們都給我閃開,誰也不準插手此事……

  他話音剛落,人便朝著這邊猛然撲了上來。

  馬臉漢子來勢洶洶,雜毛小道卻站立原地,一動也不動,眼看著那刀鋒劈到了額頭之上的時候,他方才微微偏頭,與這刀鋒差之毫厘地掠過。

  而這個時候,空著雙手的雜毛小道從極度的劣勢,一下子就轉換到了優勢地位來。

  他的手宛如閃電一般,抓住了那長刀的刀背之上,而口中則數了一聲:“一!”

  馬臉漢子臉色一變,轉動刀柄,想要抽刀而出,結果卻發現對方握住刀背的兩根手指,宛如鐵鉗一般,讓它紋絲不動。

  隨后雜毛小道出手如電,與馬臉漢子在咫尺之間快速拼斗。

  雜毛小道每動一下,便數一聲:“二、三、四、五、六……”

  數到“六”的時候,他的聲音戛然而止。

  那把長刀不知道什么時候給雜毛小道給奪了下來,然后架在了那馬臉漢子的脖子上。

  這一連串的動作讓人眼花繚亂,就連身處其間的馬臉漢子都有些猝不及防,脖子被尖刀架住的時候,他還想要掙扎,這個時候雜毛小道慢悠悠地說道:“別動,不然腦袋掉下來了,我可賠不起。”

  聽到這話兒,又感受到刀尖之上傳來的森寒之意,馬臉漢子最終還是選擇了束手就擒。

  然而這個時候,雜毛小道一翻手,將那把長刀給直接剁在了木桌上面。

  啊?

  雜毛小道的撤手讓馬臉漢子大為驚訝,長吸了一口氣,總算是將前因后果給想明白了,小心翼翼地問道:“你們、真的是天王陸左的朋友?”

  雜毛小道冷笑不說話,而我則站了起來,說你若認識猴山的毛豆,又或者阿奴等人的話,找他們過來,我們有見過面的——我是陸左的堂弟,也是他的徒弟,當初我曾經來過茶荏巴錯,后來因為需要辦事兒,所以就出了地表去。這回過來呢,就是過來幫忙的。

  馬拉多拉撓著頭,說這個啊——對了,聽說摩門教封鎖住了通往地表的通道,連他們自己都不能自由出入了,你們是從哪兒來的?

  我指著西南邊的方向,說我們是從世界盡頭那里過來的,走的也是你口中那位陳老大當初走的路。

  馬拉多拉一臉驚嘆,說你是說,你們是從茶荏巴錯深處過來的?

  我說不然呢?

  馬拉多拉搖頭,說當初我曾經追隨陳老大前往茶荏巴錯的深處,一直走到神魔古城的遺址時,用時足有大半年的時間……

  我哈哈大笑,說你覺得我們為什么會宰殺了摩門教的人呢?還不就是要那頭五彩飛龍當坐騎?

  馬拉多拉又問了我幾個關于黑手雙城的問題,包括他身邊的七劍,這些事兒有的我知道,所以便回答,而不知道的,旁邊的雜毛小道也都做了補充。

  一番盤問下來,馬拉多拉的腦袋蒙上了一層毛汗。

  他看了一會兒我們,走到了那白胡子老豬頭的身邊,低聲說道:“笆斗,他們說的好像是真的呢?”

  我們表現得如此自然,由不得他們不相信。

  兩人在角落里嘀咕半天,終于妥當了,走到了我們跟前來,然后說道:“對于幾位的身份,我們大致是認可了,不過這件事情涉及面實在是太廣了,如果沒有確鑿的證據,我們還是不敢放走幾位……”

  雜毛小道眉頭一掀,說有事說事。

  馬臉漢子舔著嘴唇說道:“你剛才提到了認識天王陸左身邊的人,他們可以幫你們做確認,所以我的意思,是你們在笆斗這兒暫時住幾天,我去找人過來,確認了諸位的身份,到時候我給你們賠禮道歉,可好?”

  雜毛小道抬起頭來,說陸左到底在哪里?

  馬臉漢子顯得十分謹慎,搖頭說這個可不能告訴你們。

  雜毛小道皺了一下眉頭,然后說道:“我寫一封信,你幫我交給他,讓他趕緊過來,我有急事找他,知道不?”

  馬臉漢子被他幾招制服,對他佩服得很,連忙點頭,說好,我盡量。

  而這個時候屈胖三則捂著肚子,可憐兮兮地說道:“能再上點吃的么,剛才都沒吃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