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十四章 半路截殺

  我們在村子里待了三天,這幫豬頭也是好吃好喝地招待著,不曾怠慢,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特別是雜毛小道的耐心卻越來越有限了。

  他幾次找到那匹格族的族長笆斗,詢問馬拉多拉何時才能夠回返。

  對于雜毛小道的提問,那白胡子老豬頭顯得淡定無比,說茶荏巴錯太大了,地廣人稀,而且目前摩門教追查得頗為嚴格,馬拉多拉為了防范這些人的追蹤,必然是小心翼翼,所以久久未歸,也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兒。

  他說得的確有一些道理,但雜毛小道卻不愿意再等了。

  自從那阿滿口中說出陸左在與新摩王的拼斗之中身受重傷,估計命不久矣的時候,他就已經心急如焚。

  那顆我從黃泉中帶回來的五彩補天石,是陸左活下來的唯一希望。

  當務之急,就得趕緊與陸左見面。

  然而因為對方的不信任,使得這個時間變得無限期延長,這事兒叫雜毛小道如何能夠釋懷呢?

  第四天的清晨,雜毛小道早早地就起來了,趕到了笆斗的房間里去。

  兩人大吵了一架,我趕到的時候,爭吵已經結束了,不過彼此都黑著臉,瞧見我過來,雜毛小道開口說道:“陸言,我們走。”

  我一愣,問去哪兒?

  雜毛小道說去找人,我們不能在這里坐以待斃,要萬一這期間陸左出了什么事情,誰負得這個責任?

  我看了笆斗一眼,點頭說好,我去叫小紅過來。

  我回去把屈胖三給叫了,然后來到了附近的一處空地里,吹了一聲口哨,一直在附近覓食的五彩飛龍在幾分鐘之后,扇著巨大的翅膀,遮天蔽日而來。

  五彩飛龍落下之后,我們三人沿著翅膀,相繼爬上了那畜生的身上去,而這個時候那白胡子老豬頭帶著兩個膀大腰圓的戰士也跟了過來。

  雜毛小道皺著眉頭說道:“你們干嘛,來送行?”

  白胡子老豬頭嘆了一聲,說我帶你們去。

  雜毛小道說去哪兒?

  白胡子老豬頭說經過這幾天的相處,我其實已經信任你們了;事實上,以幾位的手段和能力,滅掉我匹格族,不過是翻手覆雨的事情,也沒有必要哄騙我老頭子——馬拉多拉去的地方我知道,如果沒有人領路的話,只怕你們未必能夠去得了。

  雜毛小道瞇著眼睛想了一下,然后問我道:“這么多人,能坐得下么?”

  我看了一下對方三人那將近一噸的體重,猶豫了一下,方才說道:“應該還行吧,大不了飛慢一點。”

  白胡子老豬頭帶著人爬了上來,那五彩飛龍的身子陡然一沉,口中“嗷嗷”抗議著,不過還是小心地扇動翅膀,開始緩慢而飛。

  我們出現在了上空處,白胡子老豬頭在我旁邊指路。

  另外兩個家伙別看人魁梧雄壯,但多少有一些恐高,緊緊抓著那飛龍的身子,趴倒在地,不停地直哆嗦。

  哆嗦歸哆嗦,它們的話還挺不少,不斷議論著這條五彩飛龍,言語之間多有羨慕。

  馱著這么多的人,那五彩飛龍的行進速度的確有一些緩慢,不過相比在林間穿行,又快了許多,如此朝東而行,走了兩個多小時,前面出現了一條大峽谷,陡然往下而去。

  有一條大河在此截流,化作巨大的瀑布,飄飄灑灑地落下。

  白胡子老豬頭說陸左他們的藏身之處,也就是百族會盟之地,就在這大峽谷的深處。

  我們這邊打算著沉入峽谷,沒想到這個時候從東邊飛來了一隊人馬。

  翼手龍。

  瞧見一行十二頭翼手龍從遠處飛來,我們所有人都為之緊張起來,白胡子老豬頭激動地說道:“這個,這個是摩門教的飛行隊,怎么辦?”

  屈胖三安坐于此,平靜地說道:“擔心什么,有我們呢。”

  雜毛小道瞧見他們幾個的狀態,吩咐我道:“把他們放在河邊處,我們去迎擊對方。”

  我們這個時候正準備下那大峽谷,所以離這邊的地面挺近的,我支使小紅降落,將那三個豬頭給扔在了那大河的岸邊,然后再一次升空而起。

  五彩飛龍無論在哪里,都是十分醒目的存在,那一隊人馬瞧見了,分出了四頭,朝著我們這邊飛了過來。

  他們顯然是準備過來驗明身份。

  我讓小紅盡量保持飛行平穩,然后將身子趴在了上面,降低自己的暴露范圍。

  五彩飛龍盤旋于大峽谷的半空之上,等待著對方到來。

  空中飛行,轉瞬即逝,那四頭飛龍倏然而至,相隔二十幾米的時候,有人高聲喊道:“是哪位尊者在那里,還請報上名來……”

  能夠御使這五彩飛龍的,在摩門教中都是頂尖的人物,所以對方倒也是客客氣氣的,不敢驕躁。

  我們自然不敢開口,生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雙方漸漸接近,眼看著立刻暴露了,屈胖三突然扯了一嗓子,大聲喊道:“是你爺爺我啊……”

  啊?

  他故意說得含含糊糊,對方乍一聽,還真有些弄不清楚,而這個時候,我們雙方已經驟然靠近了,最先出動的是雜毛小道。

  他的雷罰宛如一道閃電,將最前面發話的那人給捅成了對穿,而屈胖三更是暴力,直接飛身躍了出去。

  他跳到了一頭翼手龍的身上,將上面的那騎手給揪住,三下五除二,居然將人給摔了下去。

  這么高的距離,人摔下去,估計是只有變成肉泥了。

  他們兩人各施奇謀,我卻是坐鎮其間,指使著五彩飛龍,伸出爪子,朝著另外的兩條翼手龍抓了過去。

  變故是在一瞬間發生的,我們的出手快到了極致,對方幾乎都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給處理掉了。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便又分出了六條飛龍,朝著我們這邊撲來。

  這回對方可是早有準備,知道這條五彩飛龍上面的家伙可是敵人。

  對待敵人,他們手段兇狠許多,人未至,那箭支就已經破空而來,十分刁鉆地射到了我們的近前來。

  嗖、嗖、嗖……

  對方的箭技讓人震撼,隔著幾百米的距離,在這樣高速變換的情況下,居然有兩支箭射到了我的眼前來,若不是我反應迅速,拔劍挑開了這兩箭,只怕它已經插入我的身體要害里去了。

  不過對方再兇猛的箭術,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終究還是有些疲乏。

  繼屈胖三之后,雜毛小道也飛身跳了出去。

  這兩個家伙簡直就是不要命的典型代表,又或者是藝高人膽大,總之怎么危險怎么來,但見他落到了一條翼手龍的身上,然后雷罰長劍連劈帶砍,將對方給掀翻到底之后,足尖輕點,人卻又跳到了另外的一頭上面去。

  至于屈胖三,他一手緊緊抓住了那翼手龍,而另外一只手,卻握著量天尺。

  那量天尺的威力恐怖得很,相距十米之內,他揮動尺子,立刻有一道勁風撲去,連人帶鳥兒,全部都給砸到了地面上去。

  至于我,則完全就是坐享漁翁之利,有著五彩飛龍這般暴力的家伙在,大體上都在作為一個觀戰者的身份打量。

  戰斗在一瞬間爆發,又在沒多一會兒之后,以一種碾壓式的結局結束。

  另外兩頭遠離戰場的翼手龍在感知到了恐怖之后,沒有任何猶豫,轉身就跑。

  不過這不過是他們的一廂情愿而已。

  在我們面前還能跑?

  我駕著五彩飛龍,騰然而動,很快就追上了一頭,這五彩飛龍張開大嘴,一口下去,連人帶龍都給啃去了大半截。

  那東西掙扎了幾下,最終無力,給按到在了附近的林子里。

  等我回來的時候,屈胖三也將另外一頭給弄倒了,不但如此,他還從那上面救下了一個渾身都是鮮血的俘虜來。

  但我帶著五彩飛龍回返的時候,那白胡子老豬頭帶著另外兩個族人,直接跪倒在了地下。

  它們雙手朝天舉起,朝著我們頂禮膜拜。

  之前它或許還有幾分猶豫和懷疑,但是現在,卻已經是完完全全地信任了。

  剛才那一隊翼手龍騎士到底有多厲害,飽受摩門教欺辱的他是最為清楚的,也知道如果是自己部族對上了,恐怕最終的結果就是給人在高機動的戰斗中,射成碎片。

  然而這樣兇猛的一幫人,在我們的面前,就好像是被殺雞一樣,毫無反手之力。

  倘若只是一人,又或許不足為懼。

  但即便是那個小孩兒模樣的家伙,都有著讓人為之震撼的力量——事實上,就是這個家伙打得最兇了,看到半空中的戰斗情形,笆斗的身子都在顫抖。

  在明白了我們的真實身份,又見識過了我們的手段之后,白胡子老豬頭徹底地相信了。

  對于他的敬意,我們好言寬慰幾聲,瞧見硬是不起來,也不再勸。

  我走到屈胖三跟前來,打量著全身都是鮮血的家伙,莫名感覺到一陣眼熟。

  而這個時候,那人也正好從昏迷中蘇醒過來,瞧見我,不由得激動地大聲喊道:“陸言,你是陸言……”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