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十五章 一臉懵逼

  我這時也認出了此人,驚聲喊道:“毛球,你怎么變成這樣了?”

  我上前過去,將人扶起來——毛球是當初我在冰川宮殿里面認識的茶荏巴錯土著,曾經共過生死,共同迎戰過摩門教,后來我受堂哥陸左的委托,回到地表,幫他辦三件事情,而毛球則留在了陸左的身邊。

  我扶在毛球胳膊上的手掌滿是鮮血,而這些鮮血則都是他身上流出來的。

  我有些慌,趕忙從乾坤囊中摸出了紗布和止血粉來,說你把衣服脫了,我給你包扎。

  毛球渾不在乎,說無妨,我皮厚,多流點兒血怕什么——現在你師父在大峽谷里,給那幫摩門教的家伙四處追,你若是可以,還是趕緊去幫他吧。

  我不管他的話語,將身上的衣服脫下,然后用紗布包扎起他的傷口來,而雜毛小道則焦急地問道:“陸左他怎么了?”

  毛球警戒地打量了雜毛小道一眼,然后看向了我。

  我朝他點了點頭,說沒事,他是我師父的好朋友蕭克明,本事大得很。

  毛球雙眼圓睜,身子都挺直了幾分,說原來你便是蕭克明啊?我經常聽天王大人提起你,說如果有你在的話,事情就會變得簡單許多了……

  雜毛小道說你講的這個天王大人,難道是陸左?

  毛球說對啊。

  雜毛小道一臉古怪的表情,說他怎么會想起這么一個名字來,真難聽啊……

  毛球低頭,說這話兒是我們傳出去的,因為我們希望他能夠帶領我們茶荏巴錯的眾人戰勝摩門教,所以就取一個比較響亮的名字,他自己倒是不同意的。

  雜毛小道笑了笑,說我覺得他也不能取這么中二一名字。

  說話間我已經幫毛球包扎妥當了,雜毛小道焦急問道:“現在到底什么情況,你告訴我,在哪里能夠找到他?”

  毛球搖頭,說我不知道,我們的臨時藏身點給摩門教的人突襲了,它們集齊了五位度母和七位門徒,以及兩百多號摩門教高手對我們的藏身點發動了攻擊,當時的情況太混亂了,我拼死抵擋,卻還是沒有能夠攔得住,不過好在朵朵小姐已經掩護天王大人離開了。

  “啊……”

  在旁邊一直不說話的屈胖三突然間叫了一聲,我看向他,問怎么了?

  屈胖三撓了撓頭,說不知道,腦子疼了一下。

  雜毛小道連忙問,說陸左的身體怎么樣?

  毛球搖頭,說不好,上一次他跟新摩王有過交手,結果因為他的舊傷,使得最終慘敗了下來,若不是朵朵小姐拼死相救,只怕他已經死掉了。

  三言兩句問清楚,雜毛小道焦急得不行,說那還等什么,你行不行?若是可以,跟我們去找尋陸左。

  毛球捏了捏拳頭,說沒事,皮外傷而已,我可以的。

  雜毛小道招呼我,而我則瞧向了旁邊的白胡子老豬頭等人,斟酌了一下語氣,然后說道:“各位,你們也聽到了,下面的情況十分危險,我的意思呢,你們還是趕緊先趕回自己族中準備,隨時撤離,我就不帶你們下去赴難了……”

  沒想到那笆斗老爺子還挺有血性的,說無妨,我們匹格族雖然好吃懶做,但都是血性男兒,絕對不會怕死的。

  呃……

  我不是說各位怕死,而是嫌你們累贅。

  當然,這話語我只能憋在心里,好言勸了兩句,終于將人給搞定了,然后便翻身上了五彩飛龍的背上去。

  除了這條五彩飛龍,屈胖三還降服了一頭,他自個兒玩得挺開心兒的,便不愿意跟我們擠在一塊兒。

  五彩飛龍開始往下方的大峽谷飛去,我詢問起了毛球這一年多來發生的事情。

  他告訴我,說我堂哥陸左這一年來,去過很多地方,而且顯得很奇怪,有時候總是一個人靜靜地站著,一句話也不說,一站能夠站一天,都不帶動彈的;除此之外,就是到處躲避摩門教的追殺,當然,也不是沒有還手之力,人少了,直接給宰了去,人多了才逃……

  這一年多時間里摩門教遭受了巨大的損失,卻連陸左的皮毛都抓不到,使得陸左名聲大震,飽受摩門教欺壓的茶荏巴錯百族都在暗地里傳頌他的名聲。

  一直到一個多月之前,陸左與新摩王正面碰上了,將他身上的神話光環給削去了一些。

  不過能夠與新摩王交戰而不死,這事兒已經足夠無數人為之心動了。

  看起來,新摩王也不是不可戰勝的。

  談話間,我們已經來到了出事的上空,的確能夠瞧見人影浮動,一隊一隊的人馬在林間穿梭,還有人站在那高高的樹木頂端,朝著我們這邊眺望而來。

  看著下面的場景,毛球惡狠狠地罵道:“肯定出了叛徒,不知道是哪個家伙透露出去的,若是給我知道,一定要將他給千刀萬剮了去。”

  我趴在五彩飛龍上空,努力往下看,不過卻沒辦法找到陸左的身影。

  事實上這如同大海撈針一般,得想想辦法。

  我一說起,雜毛小道便開口說道:“去抓個舌頭來問一下就知道了。”

  說罷,他騰身而起,朝著下方不遠處的樹尖之上跳了過去。

  在我心中,雜毛小道一直都是一個沉穩淡然的高人,即便是在頂級道門茅山眾位頂尖高手面前,他也是從容不迫,處事不驚。

  然而在這個時候,他卻表現出了一種讓我都有些詫異的急迫來。

  很顯然,他對陸左實在是太關切了。

  這個叫做關心則亂。

  雜毛小道躍下了大峽谷那一片茂密的林子里去,而我則帶著毛球在上空盤旋著,瞧見雜毛小道一落下去,立刻有許多人朝著他圍了過來,有些擔心,于是對毛球說道:“你在這里別亂動,我去幫忙。”

  毛球說好,不要管我,你自去便是了。

  我可跳不了那么高,于是讓小紅操控著這五彩飛龍降低一些,掠過了林間,也跟著跳了下來。

  我剛剛一跳,人在樹冠之中墜落,便感覺有勁風撲面而來。

  我幾乎沒有太多的猶豫,拔劍而出,與對方拼斗幾個回合,落到了地面上時,有一個長相狐媚的女子站立在對面的樹梢之上,冷冷說道:“你們到底是何人,居然騎著阿滿將軍的飛龍?”

  我余光處瞧見雜毛小道在十幾人的圍毆之中來去自如,手中的雷罰上下翻飛,時不時就有人栽倒在地。

  我瞧見他應付自如,心中稍安,然后抬頭看向了對方,問道:“陸左人呢?”

  那女人眼睛一轉,說道:“原來是那反賊的同黨。”

  我忍不住樂了,說反賊?真的是坐井觀天啊,就你們這個幾把毛,還好意思稱自己為正統?說句實話,也就是這不見天日的地底之下,若是出去了,你還敢說這樣的話,信不信把你人腦袋打成狗腦袋?

  這女人說道:“原來還是外面的異教徒——來吧,我都賽瑪的手下,從來不殺無名之徒,報上你們的名字來。”

  都賽瑪?

  我冷聲一哼,說記住了,老子叫陸言。

  “陸言么?”

  女人輕輕哼了一聲,從樹上垂落而來,雙手一揮,竟然化作了萬道掌影,朝著我撲面而來。

  好厲害的手段,我瞧見這個,暗自心驚,也收起了輕視的心思,緊緊握著手中的金劍,朝前猛然一揮而去。

  一劍斬。

  任你萬般手段,我自一劍斬去。

  唰!

  雙方都是試探,大概是感覺到了我的長劍太過于鋒利,女人飄身后退,然后衣服袖口處飛出了十幾道色彩各異的彩綢來,將整個空間都給籠罩,緊接著一股粉紅色的香甜氣息陡然彌散開來。

  想用毒?

  我這經過聚血蠱小紅滋潤過的身體,百毒不侵,哪里會懼怕她,當下也是一劍前出,左斬右劃,三下五除二,將對方的這些布置給全部斬開。

  那都賽瑪本以為我是一個很容易解決的對手,結果沒想到一交起手來,根本就壓倒不了。

  不用如此,她還被我不斷緊逼,步步后退。

  不過她也不是吃素的,當下也是在我身邊騰挪跳躍,不斷地使出各種手段來,層出不窮,而且兇險激進,我開始漸漸地感覺到對方的厲害來。

  這女人別的不說,與人交手的時候,有一股子悍不畏死的戾氣。

  我一劍斬過去,尋常人定然會先想辦法躲避,然后再出招應敵,但她卻不是。

  我一劍劈過去,她立刻一記用白綢系住的匕首刺過來,寸步不讓,有一種要與我同歸于盡的決絕。

  生命對于她來說,仿佛是可有可無的事情。

  殺人才是最重要的。

  對于這樣的敵人,我多少有點兒束手無策,三兩下就被她扭轉優勢,然后被她給牽著走,跟著她的節奏開始戰斗。

  這樣的情況讓我感覺到有一些煩亂,于是開始琢磨著是否要出大招。

  而就在我憋著壞心思兒的時候,突然間憑空一下,那都賽瑪的人頭騰空而起,一腔鮮血噴灑,不多,但濃烈。

  這個時候雜毛小道提劍路過,仿佛做了微不足道的事情。

  他看了一臉懵逼的我一眼,說磨蹭什么呢?

  啊?

1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六十五章 一臉懵逼”

  1. 回復 2016/05/24

    白皮貓

    為毛還沒更新呢?小佛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