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十一章 岳父老子

  在把我叫過來的時候,雜毛小道已經跟陸左有過一次長談,大概將兩人分離之后發生的事情說了一個遍,而因為我的加入,所以許多的事情又得重新開始規劃。

  首先一點,想要去天山,得首先離開這茶荏巴錯。

  陸左問麻繩兒帶過來沒有,雜毛小道搖頭,說沒,它每隔一段時間,需要回洞庭龍宮靜養,我在黃泉路上待了太久的時間,所以就沒有帶它過來。

  不但麻繩兒不在,因為張勵耘的警戒,小妖那邊都沒有來得及通知。

  至于我的朋友阿龍,他則也留在了藏地。

  雜毛小道給我的說法,是說把他交給了一位鬼妖婆婆,讓她帶阿龍一段時間。

  這事兒對他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那么我們現在手里的力量,其實算不得多,也就雜毛小道、我、屈胖三和朵朵四人算得上是比較可靠的戰力,而被屈胖三解去了詛咒的陸左也能夠有一定的力量,至于其余人,就算不得什么了。

  像比如阿奴、毛球、二春以及其余的當地土著,頂多也就能夠湊點兒人頭,當不成真正的戰力。

  雜毛小道問起了陸左關于新摩王的戰斗力來。

  陸左告訴我們,首先一點,新摩王是一個女人,而且長得十分漂亮。

  這是其中一點,而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她與那二十一度母的模樣,相差不遠,如果不是從衣服和裝扮上來分辨的話,是很難找出有什么不同的。

  也就是說,這一位新摩王,實際上很有可能是阿摩王時代的一位白衣度母。

  至于戰斗力,很奇怪的一點,那就是此人的手段與旁人皆有不同。

  她用劍。

  新摩王的一手劍法凌厲之極,而且還能夠御使恐怖的五行之氣,特別是厚土之氣,簡直是厲害非凡。

  這樣的力量使得她變得堅如磐石,如果沒有足夠犀利的手段,是無法破開她的防備。

  她所修習的功法,給人的感覺十分奇怪,反倒是有些像一個人。

  雜毛小道不由得來了興趣,說誰?

  陸左說邪靈左使。

  雜毛小道雙目一睜,不由得吸了一口涼氣,說黃公望?

  陸左點頭,說對,她的戰斗方式像極了黃公望,不過又糅合了許多不一樣的東西,使得我在她面前根本就站不住腳,差點兒就給斬了去。

  雜毛小道沉吟一番,說如果是這樣的話,事情就有些復雜了——你何時能夠恢復?

  陸左說如果要走,再過十二個小時,我差不多能夠恢復到沒有受傷之前的樣子,自保是沒有問題了。

  雜毛小道說那剛才所說的百族舉旗,這事兒你覺得靠譜不?

  陸左沉思了一會兒,搖頭說道:“算了吧,如果我們擁有那飛龍的話,機動力方面應該是還算不錯,實在打不了就撤走;但如果帶上這么多人的話,一來是容易暴露行蹤,給敵人予可趁之機,二來也照顧不了那么多人,萬一有個三長兩短,還容易影響道心。”

  雜毛小道苦笑,說也就是你這般心善,若是別人,這種免費的打手,實在是韓信點兵,多多益善。

  我與幾人商量了一會兒,然后又返回了二春的房間來,瞧見屈胖三仍然在那里呼呼大睡。

  這家伙的睡姿一點兒都不好看,雙腿岔著,身子扭七扭八的,格外別扭。

  我以前倒也習慣了,但是此刻知曉了他的真實身份,卻忍不住好好打量。

  沒想到,屈胖三就是虎皮貓大人。

  我之前的時候,曾經聽二春說過虎皮貓大人的一些典故,因為她許多事情也不是清楚,所以言語之間說得多少也有些夸大。

  不過我記住了一點,那就是這虎皮貓大人,卻是左道二人的精神導師。

  可以說左道能夠有今天的這成就,有很大一部分,是虎皮貓大人的功勞,沒有那位癡肥的肥母雞鎮場,他們絕對走不到今天。

  我以前還覺得這話兒言過其實,但是仔細想一想,屈胖三當真有這樣的魅力。

  他總是給人一種智珠在握的感覺,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而且他承諾的事情,永遠都會實現。

  就是這般的神奇。

  只是……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前世,就是虎皮貓大人呢?

  我思前想后,沉思許久,覺得以屈胖三的種種表現來看,估計記憶應該有一些,但不成體系,支離破碎的,大多都是一些碎片而已,而且每一次回憶起來的時候,都忍不住頭疼,痛苦不已。

  或許真的應該像雜毛小道所說的一樣,應該請教一下他師父陶晉鴻。

  如果能夠找得到的話。

  我凝望了屈胖三許久,困意襲上了心頭,忍不住就躺草堆上睡了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有人在看我,下意識地睜開了眼睛來,瞧見屈胖三已經醒了過來,正直勾勾地盯著我看。

  我嚇了一跳,說你干嘛啊?

  屈胖三有些呆呆地說道:“陸言,我完了。”

  我一愣,說你怎么了?

  我有些焦急,是因為剛剛得知屈胖三的真實身份,又知道了他此刻的狀況,所以聽到他這么一說,心都懸在了半空之中。

  然而那家伙往我旁邊一躺,有些難過地說道:“我真的完了,我愛上了一個女人——哦,錯,她應該只是一個小女孩而已,我怎么這么變態啊,居然有戀童癖……”

  呃?

  我小聲地問道:“你指的是朵朵?”

  屈胖三一下子就坐直了起來,激動地拉著我的胳膊說道:“對啊,你不覺得她好萌還可愛么?真的,好漂亮啊,她長大了,一定是一個美人胚子,簡直就入口即化啊……啊,不行不行,這話兒太污了,不能夠這么形容我的女神,不過,該怎么說才好了——她哪兒都好,唯一的問題,就是太小了。啊,我真的墮落了,居然喜歡這么小的女孩子……”

  他抓著我就是一陣自言自語,語無倫次地說著,顯得十分激動,又有幾分自責和內疚。

  我小心翼翼地說道:“呃,這位,盡管我知道你的內心是一位摳腳大叔,不過……貌似現在你的模樣,比朵朵還小一截呢,你若是跟她,頂多只能算是姐弟戀而已。”

  啊?

  聽到我的話語,屈胖三的雙眼頓時就是一亮,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一躍而起,哈哈大笑了起來,摸著肚子說道:“對啊,真的是這樣啊,我差點兒忘記了,我現在是屈胖三啊?胖三胖三,我特么說起來才一歲不到呢……”

  呃……

  我說你丫別裝嫩,就你這模樣,六七歲也是有的,要照著速度,估計沒多久就得老牛吃嫩草了。

  屈胖三興奮地跳下了床來,興高采烈地說道:“不、不、不,這樣不行,還是姐弟戀來得過癮,女大三,抱金磚嘛,我可以的……”

  這家伙鬧了一會兒,然后小心翼翼地問我道:“對了,陸言,你幫我打聽一下,那女孩子有沒有定娃娃親之類的?”

  瞧見這家伙猴急的模樣,我之前還有些別扭的心思一下子就平復了許多。

  不管面前這熊孩子是陸左、雜毛小道口中的虎皮貓大人,還是我認識的屈胖三,他就是他,不來不去,一直都這個鳥樣兒……

  他是我的朋友,我的兄弟,不管如何,都是。

  我心中安定許多,然后給他出謀劃策,說這個應該沒有吧,不過我給你提一個意見,那就是人家畢竟還小,或許都不太懂男女之事,你表達的時候呢,不要跟泡女孩兒一樣,要童真一點,多一點兒真誠,好一點兒套路,說不定能夠蘿莉養成,成為人生贏家呢?

  屈胖三拍著手,說陸言我以前誤會你了,沒想到你的腦子這么機靈,什么都拎得清楚啊。

  我說另外呢,朵朵最聽我堂哥的話了,你沒事兒多討好一下他,說不定他高興之下,把你招作女婿也不一定呢?

  屈胖三大言不慚地說道:“我之前還不夠拼命么?我可是豁出性命去救我岳父老子呢……”

  呃,什么都沒有,你丫倒是喊上了。

  這臉皮也是沒誰了。

  我與屈胖三說了一會兒話,這個時候二春走了過來,小聲詢問道:“陸言,屈小弟,你們醒了?師父招呼我過來,若是你們醒了,請你們去前面議事。”

  屈胖三有求于人,跟誰都是一副笑臉,說有勞胖姐姐了。

  二春白了他一眼,說叫姐姐就行了,用不著你來提醒我胖……

  她扭著腰肢離開,而我和屈胖三則往外走,我反復提醒他穩重一點,別亂來。

  屈胖三不斷點頭,結果到了前面的時候,瞧見朵朵,眼睛一下子又變直了。

  因為有了之前的默契,我們都裝作瞧不見,陸左這個時候已經恢復了許多,對我說道:“陸言,那兩條龍歸你控制?能帶我們現在出發么,如果是走過去的話,只怕會耽誤時間……”

  我還沒有說話,屈胖三卻一下子熱情地說道:“不用,坐我的那頭,給我馴服得妥妥貼貼的,包你舒服。”

  呃……

  果然是開啟了女婿姿態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