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十五章 命懸一線

  女人的聲音讓我們大吃一驚,而洞口的封堵則讓我們知曉自己已經陷入了一個早就已經布置好的陷阱之中。

  這一切讓人有些措手不及,而就在我為之一愣的時候,雜毛小道卻抽出了劍來。

  他第一個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沖了過去。

  義無反顧。

  雜毛小道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了我所沒有見過的悍勇,而這種悍勇在絕境之中,給予了我一種前所未有的信心。

  有著這樣的同伴,就算是被算計了,那又如何?

  一個字。

  干!

  熱血在一瞬間燃燒了起來,我也拔出了破敗王者之劍,沖到了洞穴中間,然而空空蕩蕩的巨大溶洞之中,卻是什么都沒有。

  雜毛小道一劍斬在了一根從三丈高的巖頂吹落而下的鐘乳石之上。

  那根底部直徑最粗部分足有六七米的鐘乳石驟然砸落在地,掀起煙塵無數,然而除此之外,卻是一點兒動靜都沒有,而剛才那女人所發出來的聲音,卻就是從這鐘乳石之中散發出來的。

  人不在?

  這是在請君入甕么?

  我的心中一跳,而這個時候,屈胖三突然喊道:“別亂動,這里面有布置,如果亂來,那整個洞穴都坍塌下來,我們可就難辦了——陸言,地遁,看看能不能出去?”

  對于屈胖三的指令,我幾乎是下意識地去完成,身子一動,結果感覺到整個人仿佛堵在了死胡同里面一樣。

  這外圍布置得有法陣,使得我動彈不得。

  “不行!”

  我高聲叫著,而就在這個時候,黑暗的洞穴中出現了好幾處沉重的腳步聲來。

  這腳步聲顯得十分嘈雜,砰、砰、砰,好像挖掘機在進擊。

  雜毛小道反應迅速,耳朵微動,指著左邊的方向喊道:“在那里,那是什么——巖石傀儡嗎?”

  從黑暗中浮現出來的,的確就是一頭巨大的石頭人,此物有著常人一般的身軀,不過全身渾圓,蒼白色的石頭構成了它高達兩三丈的軀體。

  這玩意從黑暗中緩緩走出,然后在一瞬間加速,踩著沉重的步調,轟然沖到了我們的跟前來。

  不止是一頭,從各個方向,幾乎同時之間,沖了出來。

  我能夠感受到的,就有七八頭巖石傀儡。

  這樣的玩意著實讓人有些驚訝,然而最讓我在意的,其實還是為什么我們會撲了一個空。

  難道那都達絳瑪知道我們會過來?

  她是猜測到的,還是那庫倫出現了問題?而如果是庫倫出現了問題,那么陸左會不會有事?

  這些問題像毒蛇一般在我的心中糾纏著,然而那些石頭傀儡卻已經沖到了我們的跟前來,揚起手中堅硬無比的拳頭,朝著我的腦門砸落。

  這樣堅硬的巖石,這樣的力度,砸在腦袋上,絕對就是一地的腦漿子。

  不過對于我們來說,這算不得什么大的威脅。

  雜毛小道騰空而起,然后猛然往下一斬。

  一道七彩虹光從他的劍尖之中陡然迸射而出,落在了離他最近的一頭石頭傀儡之上,那玩意給從右肩一直劃拉到了左胯之下,整個身子斜斜滑落,截面處呈現出無比光滑的模樣來。

  雜毛小道憑借的不是雷罰的鋒利,而是劍氣。

  我有樣學樣,朝著前面一頭石頭傀儡猛然斬了一劍,想要如同雜毛小道一般,達到一斬而落的效果。

  我這一劍斬過去,對方卻將那粗壯的胳膊猛然甩了過來。

  劍刃與石頭傀儡的胳膊猛然相撞,讓我幾乎要吐血的,是對方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了,以至于我全力之下,居然給掀翻倒地了去。

  眼看著那石頭傀儡揮舞拳頭,想要將我給砸死的時候,有一個白色身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攔住了這攻擊。

  朵朵。

  這個小女孩兒在一瞬間出現在了我的跟前,然后雙手結印,做了一個很古怪的手印,朝著前面緩緩一推。

  她看似緩慢,其實速度倒也正常,而那巨大拳頭在這小小的人兒面前,隔著半米,居然停住了。

  不但如此,小米兒口中輕輕喝念,那充滿了恐怖力量的石頭傀儡在幾秒鐘之后,居然開始變得遲緩,隨后更是一點一點地剝落,最后化作了一大灘的石頭落在了原地。

  她居然有能夠將這石頭傀儡分解的手段。

  我心中駭然,想著難怪陸左要讓朵朵跟著我們呢,原來她的手段當真是驚人得很。

  我意識到一件事情,那就是這些石頭傀儡實在厲害,但這并不足以消滅我們。

  那個藏在幕后的人,到底在哪兒,又有著什么樣的圖謀呢?

  隨著面前這石頭傀儡的坍塌,我聽到了更多的腳步聲來,瞇著火眼朝周遭望去,瞧見那黑暗的角落里,居然又冒出了十幾頭的石頭傀儡來,不但如此,我甚至還能夠瞧見那玩意竟然直接沖墻壁之上浮現出,稍微凝固之后,卻是又朝著這邊撲來。

  源源不斷。

  這是人海戰術,我開始明白了,原來對方也未必有完全戰勝我們的把握,所以使用了人海戰術。

  人不是機器,而就算是機器,也終會有磨損殆盡的時候。

  如果這些石頭傀儡源源不斷地殺過來,那就算是有天大的能力,我們也將被困死在這里,被茫茫多的石頭傀儡給吞沒。

  只不過,對方難道就只有這么一手么?

  我這般想著,然而那些兇狠的石頭傀儡已經沖到了近前來,揚起碩大的拳頭,朝著我們的身上砸落而來。

  朵朵又幫著我抵御了幾下,而這個時候我也深吸了一口氣,緊緊握住了手中的劍。

  一劍神王有一個信念,那就是萬物皆可斬。

  一劍斬落。

  唰!

  在那一刻,我將兩代一劍神王的記憶和意識融入進了腦海之中,然后握住了手中的長劍,向前一斬。

  隨著急速的破空之聲,偌大的石頭傀儡終于沒有能夠擋得住我的劍。

  這一劍從對方的腰間斬過,將其斷成了兩截。

  隨著轟然而落的石頭,我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自信,幾乎沒有任何猶豫,提劍而上,左沖右突,將沖到了近前的六七頭石頭傀儡都給斬成了兩截。

  這樣的沖殺讓我充滿了滿滿的成就感,大腦正興奮呢,卻突然間感覺到頭頂上的巖頂在晃動。

  轟隆隆……

  一聲巨響,卻有大片的石頭從上面垮塌了下來。

  啊?

  我滿心駭然,想著最恐怖的事情就要發生了,這些恐怖的石頭傀儡只不過是拖延時間的手段而已,人家最重要的殺招,卻是弄垮那洞穴。

  而這洞穴一垮塌下來,那可不是幾百斤幾千斤的事情,而是數萬噸的重量……

  我們如何能夠撐得住?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屈胖三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好了,我將這法陣弄出了一缺口,陸言,趕緊,帶著我們離開。”

  說罷,他陡然出現,抓住了朵朵的胳膊,然后朝著我這邊撲了過來。

  而雜毛小道揚起手中的劍,挑飛了好幾塊重達數噸的石頭,然后沖到了我的跟前來。

  三個人,六只手,全部都搭到了我的身上來。

  遁!

  我在屈胖三出聲的那一瞬間,陡然出手,足尖一動,便感覺到了這混亂的洞穴之中,果真有一絲空隙,曉得這應該是屈胖三剛才弄出來的,沒有任何猶豫,照著那個地方就鉆了出去。

  唰……

  一聲風嘯,下一秒,我們出現在了那天坑底部的邊緣位置,瞧見在另外一頭,那兒圍著過百的人群,堵在了洞口。

  而那個黑色長發垂落到了腳踝處的女人都達絳瑪,也在其中。

  她十分的顯眼,因為她是一個大長腿,整體的身高足有一米八以上,再加上一頭如瀑的黑色長發,著實讓人一眼就瞧了出來。

  不過我們這邊的地遁術動靜頗大,剛剛一出現,對方也把握到了,齊刷刷地扭頭,朝著這邊望了過來。

  雙方的目光在半空之中交織,仇恨的火花四濺。

  那幫人的確是訓練有素,幾乎沒有半點兒猶豫,便立刻朝著這邊快速奔跑,并且呈現出了一個半月形的包圍圈。

  與此同時,我還能夠感覺到半空之中,似乎有打斗的聲音。

  朵朵也聽到了,抬頭一看,焦急地喊道:“陸左哥哥!”

  她的身影一晃,下一秒卻是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幾乎就在眨眼之間,那幫人已經倏然而至,將我們給堵在了天坑南面的角落這兒,一邊有超過一百五十人的摩門精銳,而另一邊,卻只有三個人。

  敵眾我寡啊。

  呼啦啦……

  這個時候頭頂有風刮來,卻有二十幾頭翼手龍出現在了半空之中,有人彎弓搭箭,朝著我們這邊瞄了過來。

  砰、砰、砰、砰……

  一通巨響,有人從半空中垂落而下,接著驟然消失了去,下一秒,朵朵抱著臉色有些蒼白的陸左出現在了我們的身邊。

  都達絳瑪走到了我們的跟前來,而在她的身邊,則站著之前還對我們信誓旦旦的庫倫。

  這個家伙指天發誓,然而此刻,卻站在了都達絳瑪的身邊。

  雜毛小道雙眼噴火,一字一句地問道:“為什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