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十七章 打了雞血

  握劍,前斬。

  在那一刻,我終于理解到了為什么聚血蠱為何會那般強,為何第一位聚血蠱的主人能夠成為苗疆萬毒窟的開創者。

  因為十八個夢,就是十八種不同的人生。

  集眾人之力而成就的一人,絕對是遠比常人的際遇,而與此同時,無數的人生疊加和經驗,讓整個人的性格具有了多樣性。

  我感覺無數種信念和精神都匯聚到了我的心神之上,一股莫名的念頭浮現出來。

  我害怕什么?

  我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不管面前是一人還是兩人,又或者幾百人,有什么區別呢?

  比起當年耶朗王朝的大敵而言,這些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只不過是需要多揮幾次劍而已。

  上一代的聚血蠱主人創立了天下修行三圣地的苗疆萬毒窟,獨步天下,難道這一代的聚血蠱主人,只有唯唯諾諾,畏畏縮縮,整日恐懼這個,擔心那個么?

  不過一戰,死則死矣。

  一股必勝的信念充斥之下,我莫名之間就感覺到手中的破敗王者之劍變得格外輕快,仿佛一根羽毛似的,就跟沒有重量一般。

  劍已經不在手上,而在心中。

  在那一刻,我終于感知到了一劍斬的真正奧義,那就是快。

  天下武功,無堅不破,唯快不破。

  當長劍在我手中失去了重量感的時候,我興奮得全身都在顫抖,也知道自己進入到這種狀態的時間未必會有多長,但是卻在那一瞬間,整個人就爆發了出來。

  唰、唰、唰……

  在我的視線之中,到處紛飛的戰場變得無比陌生,無數刀光劍影之下,是無數的破綻生出,而我需要做的,就是將劍遞到那些破綻里面去。

  長劍在翻飛,或者劈、或者砍;或者崩、或者撩。

  再接著就是格、洗、截、刺、攪、壓、掛、掃……

  我感覺到自己全身的肌肉都已經熟悉了那種劍感,一劍在手,感覺整個靈魂都活泛了起來。

  我感覺自己仿佛能夠把控到戰場的所有趨勢,并且將其引導向自己有利的方向去。

  就好像是下棋,下圍棋。

  我感覺自己擁有了左右整個戰局的能力,讓周圍的敵人跟著我的節奏而動,所有人都下意識地因為我的表現而調整自己的位置。

  控場。

  唰……

  激烈的戰斗在一瞬間打響,而仿佛打了雞血的我在人群之中爆發出了巨大的戰斗力來,無數的人哀嚎著跌倒在地,而更多的人則義無反顧地撲將上來。

  若是放在以前,我或許會生出一種無比恐懼的心理來,然而此刻卻是越戰越勇。

  而即便是碰見了很厲害的高手,我也沒有半分驚慌。

  硬的不行,來軟的。

  軟的不行,我游擊。

  戰斗是一種藝術,而斬下敵人的頭顱,或者腰肢,則是一種充滿了成就感的事情。

  我陷入到了極致的殺戮之中去,開始對于敵人的哀嚎和慘叫聲感到了享受,甚至有一種扭曲的快感;而與此同時,我的身上也是鮮血淋漓,一部分是我自己的,而另外一部分,則是別人濺到了我身上的。

  戰斗進行了好一會兒,我終于遇到了強敵。

  那是六人聯手而成的防線,而且這六個都是女人,長得十分漂亮的女人。

  度母。

  又或者說是偽度母,摩門邪神奎師那利用茶荏巴錯土著的信仰,利用不知道的生命靈魂,從血池之中制造出來的神使度母。

  按理說這樣的每一個都是極為恐怖的敵人,只不過那新魔王制造出來的血海祭壇到底還是差了一些先天火候,使得這些神使度母的實力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厲害。

  六位度母,全部都身穿白衣。

  白衣度母的臉乍一看仿佛都差不多,感覺就好像是在韓國一條街上面的整容院里弄出來的一般。

  每一個都是錐子臉大眼睛的網紅臉。

  當我將一個粗壯如狗熊一般的魔門教徒給斬殺了去之后,這六人便將我給團團圍住。

  而這個時候我回過頭來,方才發現我身邊已經躺下了超過三十具尸體。

  這些尸體沒有一具是完整的,基本上都斷成了兩截。

  我的兇猛不但讓摩門教的這一大幫人為之驚訝,就連站在我不遠處的雜毛小道都為之駭然,瞧見我停下了沖鋒的腳步,他不但沒有過來支援,反而在不遠處朝著我喊道:“嘿,陸言,你今天吃了什么興奮劑,竟然會這么猛?”

  我努力回想了一下,回答道:“今天?好像沒有吃啥東西呢……”

  唰!

  一道勁風劃過,雜毛小道身子一翻,避開了對方的攻擊,我這時方才發現雜毛小道卻是采用了擒賊先擒王的手段,一上來就盯上了都達絳瑪。

  而一向被認為摩門教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都達絳瑪,除了新摩王之外的第一高手,卻是在被雜毛小道給壓著打。

  若不是身邊還有大批的幫手在撐場,只怕她早已不會如此刻那般輕松了。

  雜毛小道在無數的攻擊之中還得壓迫住都達絳瑪,所以沒時間理會我,一個翻身躍到了另外一邊去,留下了那六個白衣度母將我給團團圍住。

  這個時候我試圖找尋屈胖三的身影,方才發現他并不在場中。

  這家伙神出鬼沒,我余光一掃,找尋不到人,便沒有再管。

  此刻的情形,容不得我多做分心。

  畢竟在此之前,我迎戰一名白衣度母都賽瑪,都有些勉強,此刻我面前卻足足有六位。

  這六人有的用刀、有的用劍,還有的用長槍、鞭子、雨傘和飛鏢,花樣繁多,數不勝數,一起涌上來的時候,的確是讓人有些應接不暇。

  我不確定自己這種激昂、高亢的狀態到底能夠持續多久,所以沒有避戰,而是毫不猶豫地迎了上去。

  長劍在兵器之中肆虐,然而這一次沒有再如之前那般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因為對手變得足夠厲害了。

  而即便如此,我這一劍仍然是蕩開了那一刀一劍,最后斬落在了一名白衣度母展開來的銅傘之上,濺起了激烈的火花。

  我的劍在那銅山之上來回震了三次。

  破敗王者之劍是用那極品雷擊木的木鞘溫養,天生便帶著一股蓬勃的雷電之意,此刻被我激發出來,化作一道藍紫色的電芒,通過那銅傘傳遞到了那女人的胳膊之上去。

  她的手下意識地抖動了一下,雖然沒有被雷意給擊潰,但身子卻止不住地發了一會抖。

  而就是這一下,給我找到了機會,沒有任何猶豫,猛然一劍揮去。

  長劍差一點兒就站落到了對方的脖子之上,結果卻給一根鞭子給纏住了去,沒有辦法再進一步。

  我沒有被這事兒給為難住,而是猛然向前,趁著這沖勢,一腳踹到了那女人的胸口處。

  啊……

  持傘女子給我一記飛腿踹在了胸口,重重跌落到底,而我則如同出閘的猛虎,倏然而至,然后長劍蕩開了好幾處試圖阻攔我的攻擊,然后扎在了那女人的胸口處。

  “彭巴貢賽瑪……”

  其余人的口中發出了聲聲驚呼,也有人不要命地朝著我沖了過來,試圖與我以命搏命。

  我長劍回旋,將那幾人蕩開,然后身子陡然彈射開去,又是一劍,捅到了那個在角落里不斷放暗器的女人腰間,然后猛然一劃。

  這女人的整個身子分做了兩半,鮮血濺射。

  “柔巴吽卓瑪……”

  又一名白衣度母的死亡,讓我體會到了之前在大峽谷的時候,雜毛小道從我身邊交錯而過時,順手收掉了都賽瑪人頭的那種感覺。

  世間之敵手,不怕多。

  多又如何?不過一劍。

  那四個白衣度母瞧見自己的同伴相繼慘死,不由得爆發出了巨大的憤怒來,而這憤怒則轉化做了兇猛的攻勢,朝著我一齊沖了上來。

  而這個時候我終于捕捉到了屈胖三那熊孩子的身影。

  他居然沒有與我們一般加入戰場,而是選擇了騰空而起,去對付那幫到處放暗箭的家伙。

  身后憑空多出一對火焰翅膀的他堪稱鳥人一個,而在這一對翅膀的幫助下,手握量天尺的屈胖三成為了那些翼手龍騎手的噩夢,不斷有翼手龍簌簌落了下來。

  而那無所不在的暗箭,也變得不再那么多了。

  他憑借著絕對的高機動性,給我們創造出了一個格外良好的發揮空間。

  我在四人向我襲來的那一瞬間,突然間感覺到了一種難以言敘的沖動,那沖動從尾椎骨一直蔓延到了我的天靈蓋上。

  同樣的場景,仿佛在千年之前就已經上演過了。

  天下群雄,圍毆一劍神王。

  世間萬物,莫過于一劍。

  唰!

  我揮出了這輩子以來最為輝煌的一劍。

  這一劍因為受限于我個人修為的緣故,并沒有如同千年之前的那般璀璨奪目,然而劍光暴起的一瞬間,那四名白衣度母頓時就斷成了八截。

  一劍之后的我感覺渾身疲憊無力,下意識地想要坐倒在地。

  而這個時候,那位都達絳瑪終于開口說道:“我們不行了,王,你還準備等到什么時候?”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