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十八章 詭計多端

  王?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的心頭一陣狂震,緊接著我瞧見那近乎凝滯的空間之中,憑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圓弧,隨后化作了一個直徑長達十米的黑色圓形截面。

  這圓形截面憑空出現,離地三米,而厚度卻近乎于零。

  它幾乎是憑空而生,隨后從那濃黑如墨的橫截面中,有恐怖的氣息傳遞而來。

  除此之外,還有那紊亂不定的空間之力,以及無數震懾人心的獸吼之聲,聲聲入耳。

  那黑色橫截面仿佛是連通兩個世界的通道,一股恐怖的洪荒之氣傳遞而出,不知道匯聚了多少的恐怖。

  都達絳瑪冷然笑道:“我自然知道你們是地表之上的頂尖強者,然而在王的神機妙算,以及吾神強大的法力面前,一切皆是虛妄……啊,你干什么?”

  她自我吹噓的話語突然間中止了,而原因卻是雜毛小道的一劍。

  虛空斬。

  連我都能夠明白這巨大的黑色橫截面乃跨越空間的傳送法門,而那扇門之后的,卻是統治了整個茶荏巴錯地底世界的王者新摩王,雜毛小道如何能夠不知曉呢?

  論戰斗經驗,他甩了我十幾條街。

  而且對于空間力量的把握,雜毛小道絕對比在場的任何一人都強上許多。

  所以就在都達絳瑪自以為奸計得逞的一瞬間,雜毛小道以一記虛空斬,葬送了她所有的驕狂。

  轟……

  雜毛小道的這虛空斬,我曾經聽陸左提過一句,據說是當初藏區有一位得道高僧虹化之時被邪教截留下來的空間能量,這種能夠破開虛空的虹光,最終被某位德高望重的喇嘛寄予于他的劍上。

  這是一種超脫空間的力量,全力以赴之下,甚至能夠斬破虛空,抵達另外的世界。

  雜毛小道對于這種力量的把握算不到極致,不過撕裂空間還是能夠做到的。

  而空間力量是這世間規則中,僅次于靈魂以及時間的恐怖能量形式,如果是定向傳送的話,最在意的就是兩個字,穩定。

  雜毛小道一劍而下,斬向了那厚度幾乎為零的黑色橫截面,引發了巨大的爆炸聲。

  在這恐怖的爆炸聲中,黑色橫截面中傳來了一聲歇斯底里的怒吼,卻是一個嬌滴滴的小娘子聲音:“卑微的闖入者,你們等著,窮盡摩門教之力,也要將你們從茶荏巴錯中找出,讓你們靈魂不得安寧,永生永世,沉浸于苦痛之中……”

  這種威脅沒有一點兒用處,不過是刷一下存在感而已。

  巨大的爆炸聲將場中眾人都給震得不斷后退,無數人被那能量余波擊中,一口老血就噴灑而出。

  我在雜毛小道劍光一出的那一瞬間,便撲到了地上去,利用那幾具白衣度母的尸體抵擋住了這風波,而其余人就顯得沒有那么幸運了,紛紛中招。

  此刻最為痛苦的,估計就是那主持事務的都達絳瑪。

  她也是機關算盡,卻不曾料到自己的敵人,竟然有這般的強大。

  四個人,再加上一個傷者,不但逃脫了她必殺的陷阱,而且還將她能夠調集的、最強大的精銳部隊給干得人仰馬翻,除此之外,居然連她最后的殺手锏都給破壞了去。

  如果在北方征伐妖魔的新摩王能夠殺將而來,一切都將終結。

  但現在的問題在于,那黑色橫截面被一劍斬破,而且還發生了劇烈的空間爆炸,無數人受傷。

  她這屬于偷雞不成蝕把米,不但如此,最讓她揪心的在于制造出這跨越空間的通道,不知道耗費多少的心神和精力,而被損毀了去,那新摩王必然是受了暗傷。

  這事兒追究起來,她的責任最大。

  這可怎么辦?

  不過比起新摩王的責備,眼下的困難才是最焦急的,就在眾人一陣人仰馬翻,天空之上的翼手龍受到波及,紛紛落下的時候,雜毛小道握著手中長劍,沖向了前面的都達絳瑪。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這是最基本的道理,而且最主要的一件事情,那就是五彩補天石就在那都達絳瑪的手中。

  唰!

  在那一刻,雜毛小道表現出了當今天下頂尖的劍法水準來,比之我的一劍斬也不遑多讓,但凡有敢攔在他面前的,都給一劍斬殺了去。

  如此氣勢洶洶,勢不可擋的樣子,讓心神大亂的都達絳瑪為之駭然,她下意識地往后退,全然沒有了先前的智珠在握。

  然而這個時候,有人攔在了她的身后。

  那人就是剛剛緩過一口氣來,從地上爬起來的我。

  手握破敗王者之劍,劍刃上面還殘留著鮮血,順著劍刃往下滴落,而我則顯得平靜無比。

  聚血蠱給了我強大的信心,而這種信心使得我即便面對著這摩門教的二號人物,也沒有半分遲疑和恐懼。

  如果是在之前,都達絳瑪估計會毫不猶豫地選擇朝我這邊作為突破口,殺出重圍,然后逃脫升天。

  但此刻她猶豫了。

  因為我的劍上面的鮮血還在滴,而這鮮血并不是普通人所留下的,而是六位白衣度母。

  這些白衣度母與她的身份無異,唯一的區別在于這些是從新血池中誕生的殘次品,而即便如此,這些白衣度母在這十多年來隨著她和新摩王南征北戰,也擁有了極為強大的戰斗力。

  但是此時此刻,卻給我在短暫的時間內給斬殺了去。

  而且這不僅僅只是一兩個,而是六個。

  面對著六位白衣度母,都達絳瑪自信也能夠應付,但是這么短時間內將其斬殺了去,這是她也不能夠辦到的。

  天啊,這都是什么怪物?

  我能夠感受到都達絳瑪的心情,但是卻沒有半分的同情。

  這一位雖然是位大美人兒,甚至比熒幕上許多靠化妝和修圖出來的女明星還要充滿了致命的誘惑力,但對于我來說,卻不過是一個強大的人形怪物而已。

  她手中沾染的鮮血,全部集合在一起,估計能夠將我給淹死。

  這樣的女人,不可小覷。

  都達絳瑪在一瞬間就做了決斷,轉身朝著另外一個方向狂奔而去,而這個時候,又有人攔在了她的跟前。

  這回那人的身影倒不再高大。

  這是一個小孩兒,準確地說,應該是一個小胖子。

  屈胖三。

  此刻的屈胖三背身雙翅,如果不是沒有雷公嘴,恐怕跟那《封神演義》里面的雷震子有著幾分相像,而他的手中并不是雷公錘,而是鮮血淋漓的量天尺。

  這把尺子,剛剛將超過半百以上的弓手腦袋,給全部敲破了去。

  斬殺了翼手龍之上的箭手,他又將黑手伸向了那些站在洞口中彎弓搭箭的魔門教徒去。

  而此時此刻,再也沒有一人能夠挽得起弓箭了。

  因為那些箭手,要么被他砸碎了腦袋,要么就是被他嚇破了膽子。

  在我們眼中,屈胖三是一個萌得讓人心都要融化的熊孩子,而在那些彎弓搭箭的魔門教徒眼中,這就是一惡魔。

  一活生生的惡魔,比無所不能的神還要恐怖。

  都達絳瑪掌控全場,哪里能夠不知道屈胖三的厲害,所以也沒有貿然上前,而是停留在了原地。

  在十幾分鐘之前,她還帶著一兩百人將我們給團團圍住。

  在那一刻,她意氣風發,自以為能夠將我們生擒于此,解決掉多日的隱患,然而此時此刻,她卻被三個人給圍住了去。

  她的武器不知道丟到了哪兒去,此刻只有緊緊握住了雙手,喃喃說道:“你們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雜毛小道微微一笑,說我可以把這個當做是夸贊么?

  都達絳瑪眼神不斷游動,回應道:“你覺得你真的能夠打敗我么?”

  雜毛小道伸了一個懶腰,說妹子,我覺得你說得有點兒歧義,事實上一直在挑事兒的,可是你們自己——偷了我的東西不說,而且還毆打失主,于情于理,這都不妥吧?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與你交手,如果必須要有的話,我倒不介意和你在床上大戰個幾百回合……

  都達絳瑪一下子就變得嫵媚起來,眼神迷離,說是么,你喜歡我么?

  面對著都達絳瑪黝黑眼中的粼粼波光,雜毛小道毫不掩飾地嘿然笑道:“男人如果說不喜歡漂亮女人,那簡直就是偽君子,假正經,我是正常的男人,又沒有被閹割過,自然是喜歡的了——特別是你這一頭黑長直的頭發,唉呀媽呀,摸起來不知道有幾多舒服……”

  都達絳瑪顧影自憐地摸了一下長發,說是么,你喜歡的話,過來摸啊?

  她說話的時候,下意識地停了一下飽滿的胸口。

  高聳入云。

  雜毛小道下意識地吞咽了一下口水,說不好吧,到底還是有小孩子的,影響不好呢……

  都達絳瑪委屈地說道:“你難道不喜歡我么?”

  雜毛小道一副色魂與授的樣子,雙眼發直,走到了都達絳瑪的身邊,伸手摸向了人家的胸口處,我瞧見他有些不正常,正要動手,卻被屈胖三用眼神阻止了去。

  我這邊剛剛一停頓,卻瞧見那都達絳瑪臉色驟然轉冷,然后猛然出手,抓向了雜毛小道的胯下去。

  啊,好兇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