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二十三章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之前為了防蟲撕咬,我全身穿得厚實,如今一跌入河中,衣服里面浸滿了水,立刻就感到整個人仿佛重了無數倍,重力將我狠狠扯入到水中去。有水流將我朝著下游沖擊,在經過最開始的驚慌之后,我立刻被這冰冷的水給刺激得頭腦清明。冷靜下來之后,我使勁一用力,將頭顱露出水面,貪婪地呼吸了一下新鮮的空氣,然后看到水面上光亮四處晃,有很多聲音在我耳朵邊晃蕩著。

  我耳朵進水,聽得并不真切,看見左手邊有一物浮沉,正是羅福安。

  這邊水流激蕩,河寬不過四五米,而且岸上有好幾個人都將手伸了過來。我將羅福安給奮力推往岸邊去,當看到吳剛將被灌得七暈八素的羅福安給拽到之后,才轉過頭來找雜毛小道。黑漆漆的河面,哪里還有雜毛小道的身影?我使勁甩了甩頭,感覺無數的水從我脖子縫里灌進去,身子越發地沉重了,不過也聽到了岸邊的人朝我叫喊:“陸左,小心……”

  “快上來啊……快、快!”

  “小心后面!”

  我朝著他們指的方向看去,剛一抬頭,見看到一道黑影朝我甩來。啪——我的礦工帽被重重敲中,如遭雷轟,瞬間就朝著水底沉去。我頓時眼前一黑,意識在短暫之間就喪失過去。游離了半天,等我清醒過來的時候,陡然發現自己脫離了水面,被高高舉在了空中。

  我往下瞧去,只見自己腰被一根黏乎乎的巨大觸手給纏住,勒得我呼吸不過氣來,而這觸手的末端,是黑沉沉的水面。

  我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對于未知,對于死亡。

  槍聲在瞬間就爆起來,在這狹窄的空間里回蕩,岸邊的人紛紛朝水底射擊,我看到被手電筒的光所照耀的水面上出現了一團又一團的紅色血暈,然后我被緩緩地朝著岸邊移去,擋住了子彈的方向。

  吳剛扯著嗓子喊停火,不要誤傷。

  槍聲停止之后,四周陷入了死一樣的沉寂。

  接著水面不斷地有泡泡冒上來,咕嘟咕嘟,巨大的水泡在浮現之后炸響,我離水面兩米高,腰間被緊緊勒住,氣都喘不勻稱,四肢無力地低垂著。

  有一個巨大的黑影在水面下游弋,那根巨大的觸角如風中的柳條搖動,而我,則象一個襁褓中的嬰孩,一點氣力都沒有。

  接著,水面上嘩嘩地響著,在這安靜得過分的空間里,逐漸地浮現出一個巨大的獸頭來,這頭看得不清晰,蒜瓣鼻,嘴巴略長,其余的細節都給掩藏在碧綠的水草中去。這東西足足有小汽車的車頭那么大,嘴巴一張,雪亮的利齒在電筒的照耀下,錚亮,有很腥臭的味道,從鼻尖直沖到我的天靈蓋上,是翻年的臭咸魚味。

  我肚子中一片翻騰,終于忍耐不住,哇的一下,隔夜飯都全部吐了出來。

  餿臭的嘔吐物盡數掉進了這東西的嘴里面,它咀嚼著,興奮得渾身直抖。

  由于角度的緣故,我并不能夠看見這東西的全貌,但是也知道下面這怪物,即是楊操口中那個形似于章魚一般的鮨魚,《山海經》中的古怪生物。

  它不在江湖,卻隱藏在這溶洞下面的地下河里。

  似乎很享受我顫抖和絕望的恐懼,它嚶嚶地笑,如同嬰兒在哭泣,在它頷下有兩根長達四米的細小觸須,不斷地撩撥著我的身體,滑過我裸露在外的肌膚,調戲,將它身體中的陰冷,一點點地傳遞到我的心中來。

  楊操在對岸大聲喊:“陸左,深呼吸,不要讓你心中的怒火和恐懼露出來,它是沖著你身上那如同實質的印記來的,別……”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過程。

  在那一刻,全身沒有氣力的我沒有幻想著自己能夠逃出這怪物的吞食,只是希望它能夠利索一點,別讓老子久等了。終于,它決定要吃我了,水面下的觸手將我緩緩地移到了它張開的大嘴之上。

  狗日的故意讓我害怕,移動得也慢,一點點,一點點……

  我心中的恐懼也在緩慢爬升,攀至最高峰。

  突然之間,在這巨大頭顱的旁邊,冒出了一朵白色的水花來。而這水花的正中間,是手持著“人腳獾骨刀符”的雜毛小道。這個在我印象中是個旱鴨子的家伙,毫不猶豫地將骨刀符高高抬起,果斷而強勢地插入了鮨魚的眼睛處。

  好驚艷的一刀。

  好不可思議的一刀。

  一個平日里是旱鴨子的雜毛小道,他竟然能夠在跌落下橋之后,秘密潛伏在水下,瞞過了已近成妖得的鮨魚所有的探知,悄悄接近,然后在最關鍵的時候,突然暴起,以一往無前的氣勢,準確擊中敵人的要害。

  轟……隆隆……

  那人腳獾骨刀符一插入鮨魚水草糊滿的玻璃體中,立刻爆發出一股雷鳴一般的響聲,一陣又一陣。

  而就在這個時刻,從對岸潑來了一軟袋子,砸在了鮨魚的傷口處,黑煙頓冒。

  接著我便沒有再看到什么,只感覺天旋地轉,自己被水里、空中地甩來甩去,強烈的失重和超重在瞬間轉換,讓我感覺仿佛世界末日將要來臨了。所有的一切戰斗都與我無關,我的世界一片混亂,任由自己的慘叫聲在空間里回蕩。

  暈……暈……暈……

  這不是我太弱小,也不是我太懦弱。

  這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戰斗。

  在那一瞬間,我突然明白了雜毛小道每每談及黃山龍蟒事件之時,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那種濃濃的悲哀。不是我不去戰斗,而是在“它”面前,我只是螻蟻。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當我以為我要死去的時候,感覺到被勒得發麻發脹的腰間一松,大量的空氣灌入我的肺間,接著我的身體開始加速,所有的景物,包括黑暗,都在朝著前方飛速前進。

  我被甩出去了,重重地朝著山石巖壁間撞去。

  我來不及思考什么,唯有徒勞地伸展四肢,讓自己的受力面積增加,減緩壓力。然而我其實明白,我將在下一刻,變成一灘肉泥的存在。

  如同劉警官一般。

  我要死了么?

  ……

  沒有,很快,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飛行速度開始變慢,盡管這變化并不明顯,但是我感受到了相反的力量,灌注到我的身體里。在一瞬間,我終于接觸到巖壁之上,傳來的并不是堅硬的撞擊感,而是巨大的柔軟緩沖。

  接著,我軟軟地滑落在地上,雖然五臟六腑都移了位,暈頭脹腦、筋骨松散,但是胸中還是有一口氣,證明我還活著。

  我急忙扭轉過頭去,只見我與那巖壁之間,夾雜著一個近乎透明的靈體。

  是朵朵,虛弱得如同一縷輕煙一般的朵朵,柔弱到我只要伸出手一掐,她就要消失的境地。朵朵是鬼妖之體,也修行了近一年的時間,然而面對這一撞之力,竟然都差一點兒灰飛煙滅,由此可見,如果不是朵朵給我擋住了這一記,我估計就已經成為了一堆碎骨爛肉。

  朵朵用自己的生命,來救我!

  她見我安好,臉上漾起了淡淡地微笑,艱難地說了一句話,便鉆進了我胸口處的槐木牌中:“太好了,陸左哥哥沒事了,朵朵就放心了……好困!”

  我來不及心痛,便感覺雙手被人緊緊一拽,整個身子都騰了起來,然后飛速往黑暗中移去,整個空間里都是憤怒的嬰兒啼哭聲,以及一聲又一聲的水爆與撞擊。

  足足跑了好長一段路,那聲音變得有些遙遠而又飄渺,抓著我手的人才將我放下來,拍著我的臉,使勁喊:“陸左,陸左,醒一醒,醒一醒……”我勉力睜開眼睛,想說話,卻感覺胸腔肺部,火辣辣地疼。我面前的人影用電筒照著我的瞳孔觀察了一下,刺眼得要死,我拼命地眨眼,是楊操。他點點頭,又伸出手,說這是幾?我感覺胸中一陣血氣翻涌,有東西往上冒,喉嚨里癢癢的,一吐,大股大股的血就流了出來。

  我說我艸!

  楊操笑了,對著旁邊的人說這個沒事了。立刻湊了兩張臉過來,一個是馬海波,一個是戰士小周,沖我直樂呵。我艱難地爬起來,扭頭張望,說老蕭呢?一個有氣無力地聲音從左邊傳來:“老子在這里呢!”我轉頭一看,只見一身濕漉漉的雜毛小道披頭散發地躺在地上,他旁邊的吳剛和另外一個戰士也累得直趴在地上喘氣。在他旁邊是那個面癱婦女,冷峻地摻著瑟瑟發抖的羅福安——這個女人倒也是有些真本事,兩百來斤的純爺們她扛著就飛奔。

  除此之外,還有小張和他的觀察手在持槍警戒。

  這真是奇跡,在河中遭受到那恐怖鮨魚的攻擊,我們竟然沒有出現一個人的死亡!我驚喜莫名,在馬海波的攙扶下坐了起來,才發現自己正處于一個很空曠的巖洞之中,視線的盡頭,是一個造型古樸的石門。我踢了一踢躺在地上的雜毛小道,笑道:“莫非過了這道門,我們就能夠出去了?”

  被我踢到的雜毛小道并沒有回話,他的臉逐漸地變成了綠色,突然翻身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吐出了粘稠的綠色液體來。

1條評論 to“第十六卷 第二十三章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1. 回復 2014/10/27

    TN

    不一樣的2014不一樣的10.27不一樣的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