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十九章 他回來了

  這一招有一個霸氣的名字,叫做猴子偷桃。

  我對這一招十分熟悉,因為屈胖三那家伙常用,而且幾乎是百發百中,讓我每一次瞧見,都有種襠下一緊的恐懼。

  沒想到這么漂亮的一女人,居然也用這招。

  然而眼看著她即將掏中了襠時,雜毛小道的雙腿卻是猛然一夾,將那女人的右手給夾得緊緊,一點兒都沒辦法動彈。

  都達絳瑪努力使了兩下,發現根本施展不出來,于是左手一揮,朝著雜毛小道的脖子處抹來。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那女人的指甲很長、很鋒利,宛如匕首,也不知道是突然間變長的,還是本就應該如此。

  但是雜毛小道卻伸出了手來,將她的手腕給抓住了去。

  他的手宛如鐵箍,將其緊緊抓住,讓都達絳瑪依舊動彈不得。

  緊接著兩人經過了幾秒鐘的掙扎,很快都達絳瑪就發現,在這位嬉皮笑臉的壞道士跟前,自己就好像是跟大人搶糖果的小女孩兒,根本就不是對手。

  而將都達絳瑪給控制住之后,雜毛小道居高臨下地望著都達絳瑪,兩人的鼻尖差點兒就碰到了一起,彼此都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呼吸,這時雜毛小道露出了淫蕩的笑容,說小美人兒,這樣不好吧,這大庭廣眾之下就準備掏我的襠,行就好事,太突然了一點兒……

  聽到雜毛小道的調笑,那都達絳瑪以為對方依舊被自己迷住,忍不住露出了甜甜的迷人笑容,風騷地說道:“哥哥,好像跟你**啊……”

  呃……

  我感覺耳朵都好像給耳屎堵住了一般,聽得一腦子污水,而雜毛小道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說你實在是有些太豪放了——不過我喜歡!

  都達絳瑪瞇著眼睛,奉上紅唇,準備親吻雜毛小道。

  這樣的場景倘若是出現在愛情大片,或者動情動作短片里,著實是讓人心神搖曳,然而雙方剛才還大打出手,周遭還躺著無數尸體呢,著實有一些怪異。

  不過此刻我已經不再害怕雜毛小道被迷得五迷三道吃了虧,只是在旁邊等待著結果。

  雜毛小道并沒有親到對方宛如紅櫻桃一般的小嘴兒上面去,兩人的嘴唇相距還有幾乎一厘米的時候,他停了下來。

  這個時候他的左手從都達絳瑪的胸口處,靈活地摸出了一顆散發著五彩斑斕光芒的石頭來。

  他的手一翻,那石頭便不見了,而雜毛小道直起了身子來,平靜地說道:“男兒本色,要說我不好色,這是欺騙自己的荷爾蒙;不過人都是有底線的,而我的底線,就是不想跟別人共用一個女人——彼此相愛,這才是最美好的事情,至于你,還是去侍奉你的主子奎師那去吧,我還真的不稀罕像你這般的臭皮囊……”

  說罷,他閃電出手,猛然拍向了都達絳瑪的額頭上來。

  砰!

  這一掌充滿了一種恐怖的力量,猛然拍在了對方的額頭上。

  表面上并無任何異狀,只有輕輕的一聲響,然而幾秒鐘之后,那都達絳瑪的身子后方,突然浮現出了一個青面獠牙的惡鬼來。

  它宛如幻影一般,沖著雜毛小道厲聲尖叫。

  對方的叫聲頻率很高,就好像電波驟然串了一般,讓人的耳膜一陣刺痛,隨后我的腦海里面響起了一句話來:“卑微的人類,當奎師那降臨的那一天,便是你們的死期之日!”

  雜毛小道推開了面前這具毫無意識地尸體,然后對著那漸漸消失不見的家伙說道:“奎師那要是有本事,便直接過來,老子等著——它來了,我照樣干死它!”

  他說得格外霸氣,那身影仿佛還想要說些什么,而這個時候雜毛小道已經抓起了手中的劍,準備朝著它劈了過去。

  帶著恐懼,那玩意身子一晃,終于消失無蹤了去。

  我瞧得一陣心驚,有些弄不懂這到底是什么,上前問道:“剛才那幻影惡鬼是什么?”

  雜毛小道用鞋尖踩住了地上的那具大長腿美人兒尸體,說喏,這玩意不過就是一具高級的充氣娃娃而已,里面才是她丑陋的靈魂。

  屈胖三嘿然而笑,說你倒是認識得透徹——剛才我還以為你準備做些兒童不宜的事情了呢。

  雜毛小道沖著他嘻嘻一笑,說本來有點兒想法的,不過一想跟充氣娃娃那啥,頓時間就覺得實在是太low了,我再怎么饑渴,也不能干出這事兒來,你說對吧?

  兩個藏著同樣摳腳大叔般猥瑣靈魂的家伙對視一笑,頗有一種英雄相惜的感覺。

  而隨著都達絳瑪的倒下,摩門教已然大勢已去,除了一地的呻吟和哀嚎之外,能夠站立起來的人,基本上都已經逃走了去。

  這天坑底下,到處都是通道,不知道有多少曲折,想要將這些人給搜出來,還真的是需要一定的精力。

  這個時候朵朵和陸左也走到了我們的身邊來。

  陸左因為受傷的緣故,所以在全程的戰斗過程中,除了不斷躲閃逃避之外,大部分時間都在打量著場中的戰斗,他走到了我們面前來,先是朝著雜毛小道點了點頭,然后稱贊我和屈胖三,說你們的表現實在是太讓我驚訝了……

  得到了這樣的表揚,屈胖三樂開了花,止不住地瞄著朵朵,臉都紅了起來。

  雜毛小道丟了一會五彩補天石,此刻沒有再多猶豫,立刻將那塊發光的石頭塞進了陸左的手里,說趕緊吃了它,免得夜長夢多。

  陸左握著這塊有些硬度的石頭,有些發愣,說啊,這怎么吃?

  雜毛小道皺著眉頭,說需要幫你紅燒,或者清蒸一下么?

  陸左有些苦惱,說那倒不用,不過你確定我吞進去了,不會消化不良么?

  雜毛小道沒有弄過這玩意,所以有點兒兩眼發黑,好在屈胖三有這方面的經驗,混沌木精也不是白吸收的,岳父大人有疑惑,他自然是屁顛屁顛兒上前來。

  他說倒也不用吃進去,只需要將里面鎖住的能量吸收便可——這事兒需要一點兒時間,且到附近的安全區域里去,我教你法門,其余人給你護法……

  陸左愣了一下,說你弄過?

  屈胖三含糊地說道:“算是吧。”

  都達絳瑪的死去,使得摩門教大軍頓時崩潰,而這個時候那雙頭飛龍也在小紅的牽引下飛了過來。

  這雙頭飛龍的存在,保證了我們的后路,處于對周遭部族的責任感,我們反而不急著離開,陸左問詢了屈胖三一下,得知這轉移吸納的時間差不多一個多小時,于是便在附近挑了一個地方,就地吸收。

  有屈胖三、朵朵在旁邊,而那新摩王遠在北方妖魔國度,所以我們并不驚慌,雜毛小道叫上了我,坐在那雙頭飛龍的身上,開始清繳附近的摩門教余孽。

  得知了這些摩門教教徒都有可能被控制了心神,所以我和雜毛小道都沒有留手,能擊殺的,絕對不會放過。

  都達絳瑪和大批白衣度母的死去,使得摩門教其余人都變成了一灘散沙。

  所以我們即便是兩人,也不會有任何危險。

  頂尖高手就仿佛核武器,有著天然的威懾力,而對方厲害的人早已在剛才戰死,剩下的一些雜魚,除了缺心眼冒出來找揍的,其余的基本上都或躲或逃,不見蹤影。

  沒多一會兒,這熱鬧無比的摩門教總壇遺址,便除了尸體之外,什么也不剩了。

  之所以如此堅決,是因為我們每滅掉一個,就會有人因我們而得活。

  在新摩王還在的情況下,收編基本上不可能,而過度的仁慈,則是對自己和想要保護的人一種極其不負責任的態度。

  之后我被雜毛小道安排打掃戰場,將那些白衣度母的頭顱給切下來,然后堆積在一起,將其燒掉。

  之所以如此,是為了防止新摩王或者其余摩門教的教徒趕來,將這些尸體廢物利用,融入那血池之中,再一次締造出軀殼來,讓那些白衣度母能給盡快重生。

  尸體燒掉之后,或許她們還會從血池之中爬出,但絕對會損耗過多的資源。

  血池的資源是有限的,這里多了,那里就得少。

  這個叫做盡可能地殺傷敵人的有生力量。

  我在打掃戰場的時候,發現了一具尸體,便是之前將我們給引到這兒來的摩門教庫倫。

  這個家伙曾經得到了我們很大的信任,然而卻在最后的時候算計了我們。

  我不清楚之前那個發誓要與摩門教為敵的人是他,還是最終出賣我們的意志是他,不過此刻已經沒有再探究此事的意義了。

  人既然已經死了,就不要再多說了。

  我沒有將他也丟進火堆,而是將他給留了下來,準備回頭有時間,將他給埋了,給一個入土為安。

  我愿意相信在某一時刻,他的人性是有光輝的。

  忙碌一陣,熊熊大火燒起,到處都是刺鼻的焦臭味,而這個時候,有一個身影憑空懸浮在了半空之中。

  我抬頭望去,卻瞧見那身影不是旁人,正是陸左。

  他成功了么?.

  瞧見有幾分意氣風發的陸左,我的心中涌出了一陣激動來,眼淚幾乎就要掉下來了。

  那個男人,他回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