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十章 天生王者

  憑空懸浮。

  或許是壓抑了太久,陸左恢復修為之后的重新亮相,著實有些讓人為之震撼。

  雖說我瞧見過朵朵的憑空懸浮,但從二春口中得知了她的身份之后,我并不覺得意外;另外屈胖三也可以一飛沖天,但畢竟他身后還帶著一對翅膀。

  陸左這是實打實地憑空而起,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站在十幾米的高空之上,俯視著一切,那種感覺,簡直是……

  沒誰了。

  陸左他是人啊,人怎么能夠憑空懸浮呢?

  難不成……

  雜毛小道也激動了,等到陸左落地之后,一下子沖到了跟前,緊張地說道:“小、小毒物,你特么的成就地仙果位了?”

  呃?

  陸左翻了一下白眼,說沒,怎么可能啊?

  雜毛小道說那你怎么憑空飛了起來呢?

  陸左哈哈一笑,說其實在此之前,失去了大部分修為的我就開始嘗試走另外一條道路——你知道的,大部分修行者修的是內丹知道,強化自己,盡量給自己的身體擴容,從而擁有強大的力量;而一部分人因為身體天生的限制,故而集中精力,將目標放在了操控力上來,讓外物,讓這世間的風火水土等諸多元氣由自己操控,從而達到目的……

  “積土成山,風雨興焉;積水成淵,蛟龍生焉;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備焉。君子生非異也,善假于物也!”

  雜毛小道念誦了這么一段話,說我明白你的想法,不過修道不修術,很難有走出來的一天——天下宗門眾多,那么多的老和尚、老道士修禪修道不修術,最終有真本事的,也沒有幾個。

  陸左點頭,說對,專心修道者,宛如上天梯,沒有器具,光憑雙手,著實如同登天一般,不過……

  他深吸了一口氣,說不過如果能夠走出來,便是康莊大道。

  雜毛小道說如此說來,你是走出來了?

  陸左搖頭,說大道遙遠,我只是邁出了一步而已,不過已經能夠感受到周遭的風火水土,也能夠通過意志,操控部分元素之力,而這憑空懸浮之法,便是通過與風元素的接觸,讓我能夠嘗試浮空——之前的時候,一直有這么一個念頭,但卻因為修為的緣故,從來沒有辦到過,而此刻,終于是得償夙愿了。

  雜毛小道欣喜地說道:“也就是說,你現在已經恢復以前的實力了?”

  陸左依舊搖頭,說不是,那五彩補天石果真神奇無比,據胖三的說法,為五大先天精髓之物,充滿了磅礴的生命能量,當初上古眾神交手,將晶壁打碎,時空逆轉,天地沉淪之時,女媧就是用此物將其堵住的,而正因為如此,使得此物格外稀少,珍貴無比,不過吸收過程太緩慢,我現如今也就恢復了巔峰時期四分之一的實力——你們到底是從哪兒弄來的這東西?

  雜毛小道指著我,說這話兒可問不到我這兒來,得問你這好徒弟。

  陸左看了我一眼,擺了擺手,說道:“陸言天生自有際遇,一身所學,也罕有來自于我的手段,日后稱呼我為兄長便可,不必再稱師父。”

  瞧見陸左這態度,我一下子就急了,說別啊,左哥,你這不是要將我給拋棄了么?

  雜毛小道也在旁邊幫腔,說對啊,你是不知道陸言這小子為了幫你辦事兒,有多努力,這東奔西跑的,人腦袋都跑成了狗腦袋,你別過河拆橋啊。

  我一臉郁悶,說蕭大哥你這是在夸我呢,還是在黑我?

  哈、哈、哈……

  陸左恢復了部分實力,使得壓在我們心頭的一塊大石頭驟然落下,大家也沒有在嚴肅,而是隨口開起了玩笑來。

  隨后陸左沒有再提這輩分之事。

  事實上除了二春這個名義上的大師姐之外,其余人都沒有在乎這輩分之事,就連出身名門正派的雜毛小道,他跟我的稱呼也是顛三倒四的。

  況且我還跟他小叔稱兄道弟呢,要真的扯,哪里能夠搞得完?

  眾人一番笑鬧,陸左這才關注起正事來,又問詢了一下,才知道我是從夢境之中帶回來的。

  聽聞之后,他不由得一嘆,說那老婆婆,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孟婆?

  我苦笑,說誰知道呢?

  又問起如何離開茶荏巴錯的事情,在得知了是從喜馬拉雅山脈南麓而入,通過曾經的天下十大北疆王的路子進入其中,陸左點頭,說走是沒問題了,不過這邊的事情,還是得處理好。

  雜毛小道問為何?

  陸左說我在這里也生活了那么久,與許多人都處出感情來了,我若是一走了之,那么這些對我提供幫助的許多人,估計都會遭了秧,而如果是這樣,我即便是走了,又于心何忍?

  我皺眉,說摩門教勢力這么大,而那個新摩王又那般的強悍,想要一勞永逸地解決,只怕有些困難,而且咱們也耗不起這個時間和精力啊。

  陸左搖頭,說不必,我們只需要將他們的血池搗毀,讓新摩王的那些爪牙恢復不了實力,其余的就不用擔心太多。

  茶荏巴錯的問題在于不團結,各個部族如同原始部落一般各自生存著,這才使得摩門教有了可趁之機。

  事實上,許多部族的實力其實還是蠻強大的,只要一小半的部族能夠相互守望,就不會被征服了去。

  聽到了陸左的提議,雜毛小道意氣風發,說妥了,攻破血池,咱們回家。

  我在這兒處理尸體也是有些疲憊不堪,聽到要走,興奮莫名,吹了一聲口哨,將那雙頭飛龍給喚了過來,而屈胖三也喚來了自己的那頭翼手龍,帶上了朵朵。

  我們此前過來的時候,心情多少有一些沉重,然而此刻離去,卻平添了許多陽光。

  最主要的原因,卻是強者陸左回來了。

  雖然說他之前也很強,淡定的性子讓我們都為之心安,但是從天山大戰之后,就一直低迷的他,終究還是眾人心頭的一根刺。

  我們終究還是喜歡意氣風發的陸左。

  我們先前在摩門教舊址這兒,只是消滅了一小部分的部隊,不過卻是將敵人最為精華的力量,以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都達絳瑪給斬殺了去,但還有許多摩門教教徒去執行滅絕任務而離開了。

  出于人道主義精神,我們并沒有立刻返回大峽谷,而是騎著飛龍在天空之上巡游。

  因為運載工具的限制,所以人手的分組發生了變動。

  陸左和朵朵一組,雜毛小道和我一組,另外機靈詭變的屈胖三則展開了翅膀,自己個兒飛去。

  我們分成三組,然后在附近找尋了一番,遇到摩門教的人,就毫不客氣地進行了剿殺。

  這段過程持續了差不多大半天的時間,等我們聚集到匯合點的時候,都感覺十分疲憊。

  對于這事兒,我們稱之為清理。

  而我們則是清潔工。

  如此簡單,是因為這一批摩門教的人里面,真正稱得上有威脅性的人物都已經被剿滅了,其余的都是一些作威作福的家伙,而這幫家伙別看不強,但做的惡事卻數不勝數。

  沿途光我看到的,就有兩個部族給滅了去,火光沖天而起,幾百人給押解著,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哭聲震天。

  而這樣緩慢的行軍,使得押解的摩門教徒十分暴戾,稍不順心便是刀兵相向,直接殺死,棄尸荒野。

  對付這樣的人渣,無論是我,還是雜毛小道,都沒有半點兒留手的心思。

  在這過程中,我們還用過一次神劍引雷術。

  有我和雜毛小道兩人所在,這神劍引雷術的二重奏簡直是一種BUG的存在,上百人的隊伍直接給轟成了渣渣。

  雜毛小道笑得肚子都痛了,說比起陸左,感覺跟我更合拍一些。

  這樣的評價讓我誠惶誠恐,而對于那些被解救的茶荏巴錯土著,我們則更是天神一般的英雄,不過在這事兒上面,我和雜毛小道都發揚了雷鋒一般的精神,將一切榮譽,都歸功于天王陸左的頭上去。

  他們既然需要一種信仰,需要一種精神,那么我們就將陸左給推向前臺來。

  畢竟他已經有了一定的群眾基礎嘛。

  等到我們匯合的時候,相互通報戰果,才確定這一片大部分的摩門教徒都已經給我們剿滅干凈了,剩下的三兩只小魚小蝦,已經掀不起什么大風浪了。

  我們乘著飛龍,返回了大峽谷的藏身之處,而趕到這兒的時候,才發現這里居然匯聚了超過一千多來自不同部族的戰士。

  這兒正在進行一場對叛徒的審判大會,而主持此次大會的,居然是之前說要給我們去報信的馬拉多拉。

  一個老馬臉。

  我們的到來讓大會的氣氛瞬間達到了高潮,無數人高舉著手中的武器,激動不已地大聲呼喊著陸左的名字。

  天王陸左、天王陸左……

  這呼喊聲喧天而響,充斥在整個大峽谷之中,而這個時候,陸左也毫不怯場,直接從飛龍之上,縱身跳了下來。

  上百米的高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