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十一章 一籌莫展

  有的時候我不得不佩服我這個堂哥,當真是一個天生的王者。

  他平日里溫文爾雅,沉著淡定,仿佛是一個安安穩穩的人,就連雜毛小道這樣正統的茅山道士都時不時開黃腔,他卻幾乎從來沒有露出過幾分輕浮,仿佛是一個淡泊名利的高人。

  然而當他真正想要表現自己的時候,卻如同高手出招,直擊要穴的鋒利,正好就踩到了點子上。

  他從那百米高空中驟然落下的一瞬間,場中驚呼聲一片,幾乎喧天。

  然而當他憑空懸浮的時候,那集結在此的眾人卻發出了一陣又一陣山呼海嘯的聲音出來,充斥在整個大峽谷之間,來回晃蕩。

  許多人甚至激動得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去。

  我一直覺得,茶荏巴錯的土著并非弱者,它們能夠在這么艱苦和危險的環境之中優勝劣汰,生存下來,每一個都是不可小覷的生靈,而之所以被摩門教反復奴役,說到底,還是因為不團結,缺乏信仰,或者說缺乏真正的英雄。

  雖然有寶窟法王那樣的密宗大拿在此傳教,不過終究還是擴展不開來。

  當然,這跟茶荏巴錯惡劣的環境也有一定的關系。

  但如果有人能夠站出來,將這些人給攏成一股繩,勁兒往一處使,那么即便是我們離開了,它們也能夠在強大的壓力之下生存下來,并且活得更好。

  在這個時候,陸左便站了出來。

  他顯得十分大氣,渾然天成。

  我感受到了那些茶荏巴錯土著近乎于瘋狂的信念,望著半空中宛如天神一般的陸左,甚至有人激動地昏迷了過去。

  這樣的亮相起到了震懾人心的作用,而后陸左落到了被充當審判臺的石頭上面,與眾人揮手。

  “天王陸左……”

  無數人高聲歡呼著,一直持續了好幾分鐘,方才恢復了平靜。

  而當陸左揚起雙手,然后輕輕放下的時候,場中為之一靜。

  陸左環顧四周,瞧著周遭這一千多不同面孔、不同部族的戰士,緩聲說道:“各位茶荏巴錯的勇士們,我很驚訝各位的到來,但與此同時,我也趕到異常的開心。”

  眾人又發出了一陣瘋狂的歡呼,不斷有人站出來表達忠心和凜然的戰意。

  馬拉多拉沖上了前來,激動地說道:“天王,我們看見了摩門教大批教徒的尸體,感受到了天王的無邊法力,也請你能夠給予迷茫的我們前進的方向,如果能夠打倒邪惡的摩門教,我們愿意為你奉獻出自己的生命!”

  他單膝跪倒在地,而幾乎在同一時間,無數人也都跪倒在了地上去。

  那場面頗為壯觀,讓從雙頭飛龍之上跳下來的我和雜毛小道等人都給嚇了一跳。

  我們看到了無數燃燒著戰意的眼睛。

  通紅。

  陸左舉起了手來,高聲喊道:“就在剛才,我帶著我的戰友,去了摩門教曾經的老巢,在十多年前,我朋友的大師兄,黑手雙城陳志程曾經剿滅過邪靈教的地方,將摩門教的二號人物都達絳瑪給斬殺了去……”

  眾人對他的信任達到了狂熱的境地,聽到這話兒,頓時就是一陣歡呼。

  陸左又將我們剛才的戰果簡單講述了幾句,引來陣陣歡呼,而隨后,他舉著雙手,高聲說道:“接下來,我們將要前往的,將是摩門教新的總壇之地天神城,我要將新摩王靠屠殺茶荏巴錯兄弟而制造出來的血池,給剿滅清空,將新摩王給斬殺于此,還茶荏巴錯十年安寧,誰愿意與我同行?”

  “我、我、我……”

  無數人高呼著自己的名字,奮勇向前,幾乎都要爬上了石頭上來。

  群情洶涌,一時間達到了高峰。

  千人如一心。

  陸左當下也是毫不客氣,點了四十多個領頭人,讓他們趕到了旁邊開會,將此處的作戰意圖給交代清楚,然后讓他們回去約束眾人,確定好指揮體系,準備即刻開拔。

  十幾個人,幾乎能夠說走就走,但是如果達到了百人,事兒就變得麻煩了,需要考慮各種各樣的突發狀況。

  而一千人……

  這事兒估計就變得更加復雜了,好在來的這些人,幾乎都分成了幾十個部族,只需要找到這些部族的頭人,或者領頭的戰士,將具體的任務分配下去就行了。

  而毛球、阿奴這些人,以及其余一些積極分子,跟在陸左身邊這么多的時間,多少也能夠信任。

  所以經過簡單的交流和溝通之后,終于算是將事情給處理妥當了。

  摩門教現如今的老巢天神城,在距離大峽谷三天路程的一片大森林之中,那兒曾經是茶荏巴錯最為富饒的地方,樹上長出來的果實永遠都吃不完,更是有無數食草動物生活其間。

  不過此刻,已經給摩門教給占據了,而生活在其間的種族,則都化作了血池之中的血肉。

  兩個小時之后,征討大軍終于出發了。

  作為最為重要的領導者,眾人心目中的英雄和王者,陸左需要在地面引導眾人前行,而朵朵和二春等人則陪在了他的身邊左右。

  至于我、屈胖三和雜毛小道,則乘坐著翼手飛龍,在半空之中警戒。

  這么大的動靜,摩門教肯定是早就接到了消息。

  如果對方有空軍過來偵查,或者半路攔截,便是我們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然而不知道為什么,我們行進了兩日,都沒有見到任何摩門教的人前來騷擾或者偵查。

  難道是都達絳瑪死了,摩門教無人主持?

  我們不知曉,不過這么大的聲勢,卻在整個茶荏巴錯的地底世界傳開了去,沿途之中不斷有部族過來提供補給,并且有許許多多的戰士扛著刀槍加入其中。

  有的甚至從很遠很遠的地方,背著干糧跑過來。

  等快到那天神城附近的大森林之前時,原本只有一千多的隊伍,已經擴展到了三千多人,顯得格外臃腫。

  然而面對著那些飽受摩門教欺壓的土著人民,我們卻無法拒絕。

  開不了口。

  即便是嚴格了參與的人選,老弱婦孺和太弱的戰士都給摒棄了之后,依舊還是人滿為患。

  不過到了這個時候,陸左便閉上了眼睛,采取了韓信點兵,多多益善的戰略。

  根據消息表明,摩門教的人手,即便是新摩王帶人從北方趕回來,估計最多也就八九百人左右。

  而此番最主要的戰斗,其實還是頂尖的戰力較量。

  有點兒像是電視劇里面的三國。

  大將單挑。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如果能夠拿下新摩王,一切都會變得十分簡單。

  就如同之前的都達絳瑪。

  大部隊在進入森林的外圍時,終于遇到了零零星星的抵抗,那些都是敵人的斥候前來觀察,結果都給擊退擊傷了去。

  也有的直接死了。

  茶荏巴錯的土著對于摩門教的人簡直就是恨之入骨,只要是抓到了,幾乎都會用最為殘酷的手段進行折磨,所以能夠活下來的人少之又少,能夠帶到我們面前的人,更是一個都沒有。

  即便是再三傳下了命令去,也都沒有一個活著的魔門教徒。

  有的是它們自殺。

  經過三天武裝游行一般的行軍,我們終于抵達了被無數人為之傳頌和敬畏的天神城。

  相比茶荏巴錯許許多多的部族和村莊來說,這兒的確應該能夠算作是一座城。

  我甚至覺得之前在盡頭處瞧見的那古城遺址,都未必有此刻這城池的規模。

  墻高池深。

  這是我見到天神城的第一感覺,那近十丈的高墻讓人有些望而卻步。

  而在那近十丈的城墻之下,是寬達數十米的城池。

  原本的時候,我聽到了雙方兵力的對比,自以為信心滿滿,然而此刻方才明白,天神城與摩門教舊址,根本不是一個概念。

  它的防衛理念現代得多。

  我們站在了天神城外圍的山崗之上,有些一籌莫展。

  因為我們能夠瞧見城墻之后,有巨大的弩炮,和投石機,簡直就是冷兵器戰爭的標準模范。

  我突然覺得,想要攻陷這么一座城池,別說三千勇士,就算是乘以十,估計也夠嗆。

  不過我們并沒有想要真正攻占它。

  我們的重點,在于搗毀血池,剿滅摩門教的有生力量。

  我們堵在了天神城東門的出口,那里有一座棧橋溝通城外與城里,同樣的橋梁還有西門、北門和南門,不過這兒是最大的,橋寬足有七米。

  眾人穩住了戰陣之后,陸左派馬拉多拉那個大嗓門去喊戰。

  這事兒對馬拉多拉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巨拉風的活兒,他興高采烈地去了,讓摩門教的新摩王出來接戰。

  結果他吶喊一陣,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只得到了一大股的箭雨。

  馬拉多拉狼狽地逃了回來,稟報了情況。

  事實上用不著他說,我們都看得到了,然而在這堅城之前,卻還是有一些一籌莫展。

  想用僅有的飛龍突入,只怕會被亂箭射穿。

  泅渡過去,恐怕水里還有古怪。

  橋梁也被封鎖。

  這可怎么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