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十二章 強攻城頭

  眾志成城的三千多人,在這高墻深池的面前,多少也有一些喪氣。

  那防備實在是太驚人了,感覺無法逾越。

  而在危急時刻,就得有人站出來。

  所以雜毛小道義無反顧地站了出來,將手中的雷罰給拔了出來,然后看向了我,出言相邀道:“陸言,我去劈開那烏龜殼,你可敢隨我同行?”

  靠!

  瞧見馬拉多拉剛才的狼狽,我的腦子里面還在琢磨著怎么弄這事兒,沒想到雜毛小道居然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大哥,雖然我知道你很猛,但以一敵千,這樣牛波伊的事情你干就好了,拉上我干嘛?

  我還想多活幾天呢。

  然而當著這么多的人面,我又不能認慫,說我不敢。

  樹活一張臉,人活一張皮,出來混別的什么都可以不要,臉面還是得要的,所以幾乎沒有任何猶豫,我張口便說道:“怕個鳥?”

  雜毛小道哈哈大笑,然后運足了氣力,朝著對面城頭上高聲喊道:“我們兩人,前來遞戰書,有膽的就接著。”

  遞戰術?

  這是個什么說法?

  我滿肚子的疑惑,低著頭,跟著雜毛小道往前走,越過了山丘,來到了天神城的跟前來,那棧道延伸進入城池一部分,然后突然中間截止。

  這兒需要吊橋落下,方才能夠通過,我低頭一看,瞧見那寬闊的水池之中,竟然有粼粼波光。

  我仔細打量了一番,這才發現這些波光竟然是手掌大的魚兒。

  不過與尋常的魚兒不同,這些魚的腦袋碩大,幾乎占據了全身的一大半,無論是發達的嘴巴,還是那驚人的咬合力,都無疑例外地展示著它吃肉的屬性。

  可以想象,任何不知曉內情的家伙,一旦下水,就會有被成千上萬食人魚吞噬的場面。

  而除了這些食人魚,在不遠處我還能夠瞧見一根有一根的黑色枯柴。

  當然,這些并非枯柴,而是一頭頭潛伏在水下的巨鱷。

  這池子里,恐怖無比。

  我們停在了這邊的斷橋跟前,仰望著那高高的城墻。

  即便是以現代人的眼光來看,對方的這城墻也是格外雄偉的,讓人看得都有一些眼暈,而在垛口的縫隙處,我們能夠很清晰地瞧見有密密麻麻的弓箭朝著這邊瞄準了過來。

  只要一聲令下,我們這兒就會變成眾矢之的。

  無數利箭必將破空而來。

  然而沒有。

  沉默。

  沉默一直延續了好一會兒,終于有人站了出來,高聲喊道:“教主不在,今日不戰,來人回避,否則殺無赦。”

  那人是個男的。

  雜毛小道沉默了一會兒,扭頭看我,說陸言,他說教主不在,也就是說,新摩王還在北方那邊咯?你覺得他這話兒,到底有幾成可信度?

  我心頭一抖,說哥,你這是什么意思?

  雜毛小道嘿然一笑,說敢不敢賭一把?

  我說哥,兩軍對壘,咱別看玩笑啊,弄不好是要出人命的。

  雜毛小道翻了一下白眼,說啥兩軍對壘啊,就這場面,頂多也就是一個土匪窩子,你還真的當時國戰了啊?太瞧得起他們了,就這水平,哼哼……

  城頭之上將我們不回話,還在那里嘀咕,便開始下最后的通牒了:“我數三聲,你們若還是不離開,便只有死路一條了,三……”

  雜毛小道見時間不多,對我說道:“我去城頭,擒賊先擒王,順便打開城門,你一會兒等我弄下吊橋之后,上城頭去砍弓手,掩護大部隊的突進!”

  他幾乎沒有半點兒商量的余地,直接下了命令。

  我頓時就是一陣蛋疼,說蕭哥,你不能把我當牲口使啊,就我這點兒能力,河都渡不過呢……

  這是那人已經念道:“二……”

  唰!

  雜毛小道手中的長劍陡然發出了一聲尖嘯,化作一道劍光,朝著對面飛去,而雜毛小道也驟然消失不見。

  而這個時候,無數的箭雨宛如瀑流一般,朝著這邊驟然射來過來。

  “小紅!”

  我別無辦法,只有讓聚血蠱控制著那五彩飛龍朝著我這邊飛了過來。

  五彩飛龍全身的鱗甲堅韌,又有符陣附體防身,普通的箭支根本就射不穿它的防御,所以在驟然之間,五彩飛龍的降臨幫我抵擋了大部分的傷害。

  然而在那無數的箭支之中,也有許多的破甲箭。

  除了破甲箭,還有弩炮射出來、宛如長矛一般的巨型弩箭,使得那五彩飛龍在第一波的攻擊之中,就受到了重創。

  不過我也是得以喘息了一口氣,隨后緊緊咬著牙齒,在五彩飛龍的帶領下騰然而起,肅然之間就沖了過去。

  余光處,我瞧見雜毛小道已經躍到了城池的這一邊來,朝著那成人腰身粗的鐵鏈子猛然斬了過去。

  他一共斬了兩劍。

  僅僅兩劍。

  那粗壯得讓人驚嘆的鐵鏈子倏然而斷,吊橋重重落下,砸落在水面上,水花四濺,下面的無數魚兒都在跳躍而起。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被五彩飛龍給甩到了城頭之上去。

  至于將我帶到這兒的它,則被四五支長矛一般的弩箭給射穿身子,支持不住,直接栽倒到了城池之中去,發出了嗷嗷的慘叫聲,然后又是無數刀兵而下。

  這頭帶著我們翻越千山萬水的五彩飛龍,終于在這里壽終正寢了。

  沒救了。

  我聽到它那激昂悲切的聲音之后,心中浮現出了這么一句話來,不過卻沒有太多的傷悲。

  因為我的面前,那足以跑馬車的城頭巷道,前后兩邊,都有數十人手持各式武器,朝著我這邊瘋狂沖了過來。

  這些人面目可憎,戰力恐怖。

  它們每一個人都有著為摩門教奉獻生命的想法,愿意用自己手中的武器,將一切敵人撕裂。

  這里面自然包括了大喇喇沖上城頭的我。

  孤軍奮戰。

  我的視野之中,到處都是這些有著丑惡面目的魔門教徒,卻沒有一個同伴,就連剛才向我信誓旦旦,邀我同行的雜毛小道也再無蹤影了去,而此刻的我卻根本沒辦法再一次進入之前的那種超然狀態。

  怎么辦?

  沒有小超人狀態,但我還有別的。

  比如……

  大雷澤強身術!

  在眾人為之一愣的當口,我摸出了破敗王者之劍來,擋下了好幾人瘋狂的攻擊之后,開始口念咒訣來。

  這一套咒訣要遠比神劍引雷術要漫長許多,所以在此期間,一心二用的我險象環生,每一秒都在經歷生死,仿佛隨時都會被人給斬下城去。

  我在苦苦支撐,而就在此刻,另外一邊也傳來了巨大的喧囂之聲來。

  我驟然躍起,瞧見竟然是屈胖三。

  他也加入了戰場。

  不光是他,我還看到了朵朵和陸左,還有茶荏巴錯土著之中的頂尖強者,在雜毛小道斬斷了吊橋,將道路鋪平之后,他們冒著無數的箭雨,已經沖到了城下,也有的已經攀上了城頭來。

  十丈高墻對于尋常人來說簡直是不可逾越的天塹,但是在頂尖的修行者眼里,倒也不算什么。

  我這邊的壓力頓時一松,這使得我的心中大喜,加快速了持咒。

  戰斗在持續,終于,我念出了最后的一段咒訣來:“雷澤生吾輩,八方風云涌——吾命,雷來!”

  雷來!

  吾乃雷神,叫你來,你邊得來。

  一股青云之氣從我的身體里陡然而出,直沖云霄之上,平地起驚雷,風起云動,炸雷在頭頂生成,立刻化作了無數粗壯的雷芒,朝著這城頭咋落了下來。

  電光搖曳之間,無數紫芒入體,將我整個人給劈得一陣通體透明。

  巨大如團的雷芒充斥在所有人的眼中,而隨后,被沒有被劈成焦炭的我舉起了手中的劍來。

  意念隨心而動,狂雷如期而至。

  降臨。

  轟隆隆、轟隆隆……

  一道又一道的電光,從我身邊不斷搖曳擴展的巨大雷云之上傳遞了出去,剛才還在群毆于我的那些摩門教教徒,離得最近的,幾乎都給劈成了焦炭。

  摩門教徒深居地底,連雷電都幾乎未曾見過,哪里受得了這個?

  當前排的十幾人都給劈成了焦炭,而我朝著它們快步走來,一舉手一抬足,便有人跌落倒地,化作焦炭一堆的時候,恐慌幾乎在瞬間生成。

  不得不說,大雷澤強身術實在是一件團戰利器,只要不是面對比我強大太多的對手,那簡直就是所向披靡。

  我憑著一己之力,將東門之上大半段城墻上的人給趕得雞飛狗跳,被雷電轟擊而死的人其實并不算多,大部分在我還沒有抵達的時候,就已經匆匆撤下了城墻之下去。

  我如同攪屎棍一般,將那些防守城墻的弓手給弄癱了大半。

  而就在那雷電逐漸黯淡,變得快消失了的時候,我的跟前卻幾乎沒有一個能夠站得起來的人。

  然而俗話說得好,樂極生悲,就在我意氣風發、所向披靡的時候,有一個黯淡的影子突然間會出現在了我的面前,然后朝著我胸口來了一掌。

  我不慌不忙,舉劍便刺,結果那長劍居然透過了對方的手臂。

  是幻影么?

  我心中一愣,而下一秒,那幻影在瞬間就變得無比真實,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