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十三章 龍族諦偈

  對方的手冰涼無比,猛然捏住了我的脖子。

  然而在那一刻,我身上殘留的雷意卻猛然刺了一下對方,雷芒流轉,在那人的胳膊上激起一陣波瀾來,也讓我瞧清楚了對方的本來面目。

  雖然我在茶荏巴錯見過無數奇怪模樣的家伙,但是這家伙的模樣卻讓我大吃一驚。

  它有著那神話傳說中真龍一般的腦袋,頭上還生著一對犄角,牛鼻子一般的鼻孔之下,有兩根長須垂落而下,渾身都是深褐色的鱗片,眼神宛如星空一般深邃,而即便是被這強大的雷意給點到了,它也絲毫不驚慌,右手猛然一捏,想要將我的脖子給擰斷。

  然而這個時候,憑空出現了一把長劍,斬落在了對方握著我脖子上面的手臂上。

  劍刃觸體的那一瞬間,火花四濺,而下一秒,那手臂陡然消失了去。

  而我感覺到控制被解除,往后急退兩步,瞧見先前不見蹤影的雜毛小道出現在了我的旁邊,瞧著倏然間退后七八米的那個家伙望了過去,皺著眉頭問道:“你是誰?”

  那宛如《西游記》里東海龍王一般的家伙凝如實質,瞇著眼睛說道:“諦偈。”

  這人就是偷走了五彩補天石的諦偈?

  此人神出鬼沒,虛虛實實,難怪能夠從雜毛小道的手中神不知鬼不覺地將五彩補天石給偷走。

  雜毛小道瞇眼打量對方,緩聲說道:“你是龍族?”

  那人傲然說道:“然也。”

  龍族?

  雖然瞧見了對方的相貌,但是聽到那家伙親口承認了這事兒,我還是大為震驚,而雜毛小道也有一些驚訝,好一會兒方才冷靜了一些,說既為龍族,又如何會成為新摩王的走狗呢?

  諦偈冷哼一聲,說新摩王是我母親,是她將我從一顆蛋孵化成人的,你們這些壞蛋想要毀了我母親基業,我自然是不死不休。

  母親?

  雜毛小道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說你的母親,是生下你的真龍,而不是新摩王這個暴君。

  我在旁邊也忍不住插嘴,說孩子,你別有奶就是娘,記住了,你是龍不是人。

  那家伙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說手下敗將,沒你說話的地方。

  我頓時就來了脾氣,說嗨喲,你特么的偷襲而已,真以為我弄不過你?

  諦偈冷笑,指著雜毛小道說道:“你們這伙人里面,除了他,沒有人是我對手;而再給我十年時間,等我真正繼承了奎師那大神的傳承,成為了毗樓博叉龍王,則整個茶荏巴錯世界,沒有人能夠是我的對手了——即便是我的母親,都不如我……”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來,原來這家伙別看厲害,但卻是一個犯了中二病的少年。

  雜毛小道也笑了,說孩子,茶荏巴錯只是很小的一片地方,更廣闊的地方,在地表之上,那里有太陽和月亮,漫天的星子和風起云涌的江湖,以及無數想要拿下你證得果味的頂尖高手。

  聽到雜毛小道這話兒,我便忍不住想笑。

  雜毛小道的師父陶晉鴻是末法時代以來,幾百年之中第一位得證地仙之位的強者,然而他之所以如此,卻是從黃山龍蟒之中得到的好處。

  也正因為如此,使得他無意間開創了一個流派,叫做屠龍流。

  無數陷入了瓶頸之中的頂尖真修,都嘗試著宰一條真龍,來讓自己突破那個難以逾越的境地。

  這中二少年若是到了地表,只怕有的是苦頭吃。

  諦偈沒有理會我們,雙手一揮,人卻消失不見了去,而我們左右打量,卻瞧見他沖下了城頭,朝著那些殺進天神城的茶荏巴錯土著人群之中去。

  他不敵雜毛小道,但就本身的修為來說,實在是恐怖得很,主要也是天賦異稟,所以在那人群之中,一下子就掀起了腥風血雨。

  原本高歌猛進的隊伍,在這一刻,卻是給殺得人仰馬翻。

  雜毛小道瞧見城頭之上已經翻上來了許多自己人,有這些勇士在,那些弓手的威脅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而他已經打開了城門,大軍進入其中,戰斗延續到了城池之中的巷戰去,便叫我下城,去攔住那個家伙。

  那玩意是真龍之子,雖然不清楚為何會變成一人形,但想必也是那邪教手段。

  眼看著就要攻克了天神城,但此人卻是一個大變故。

  我跟隨者雜毛小道從城頭躍下,匆匆趕去,卻見已經有人跟那家伙對上了手,而那人并非旁人,卻正是屈胖三。

  諦偈剛出現的時候給我感覺十分恐怖,然而交流幾句之后,我方才發現他應該并不算大,估計從蛋里面孵出來并不算久,而當屈胖三在真實身份解密之后,我方才知道這家伙為何會有一對翅膀。

  他是鳳凰化身啊!

  這家伙以前藏身的蛋,那是鳳凰涅槃之后的新生,之后被輾轉多處,最終在荒域的梧桐樹之上降生。

  這一龍一鳳,兩人居然就對上了,實在是太巧了。

  而這兩個家伙剛開始交手的時候,誰也沒有在意對方,都覺得能夠幾下子將對方給干翻了去。

  結果一交手,兩人都開始心驚起來。

  這尼瑪,絕對不是普通人啊。

  隨著交手的持續,兩人漸漸偏離了人群,又或者說許多交戰的茶荏巴錯部落勇士和摩門教教徒不堪忍受被這兩人給殃及池魚,紛紛避開了他們的交戰范圍。

  沒多一會兒,兩人所過之處,一片廢墟。

  屈胖三的長處就是勇猛,量天尺在手,忽大忽小,大的時候十來丈,猛然砸落下去,什么都給碾成渣渣。

  而那諦偈的特點則是虛實相間,總是神出鬼沒,時不時在你的背后出現,猛然一抓。

  他的爪子鋒利如刀,誰挨上了都有些吃不消。

  這兩人斗得激烈,一陣風起云涌,我本來想要加入戰場,結果發現一路追過去,連兩人的影子都捉不住。

  那諦偈厲害無比,我都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干得過他,但對屈胖三卻是信心滿滿,追逐了好一會兒,發現沒有效果之后,絕對回頭去找陸左。

  當我找到陸左的時候,他已經指揮大軍,圍攻了天神城的禁地血池。

  這兒是摩門教最后的防線,剩余的白衣度母,只要是沒有跟著新摩王一起離去的,基本上都在這里來。

  而這里有超過兩百的精銳,個個都是以一當十的好手。

  大軍在禁地之前大陣受阻,陸左不得不身先士卒,沖在了最前面,親手斬殺了兩名白衣度母。

  當阿奴將人頭高高拋起的時候,人群里發起了一陣又一陣的歡呼,眾人像是發瘋了一般,沖向了那法陣之前,眾人交織在了一塊,而隨后有人啟動了法陣,無數機關浮現,刀槍之下,不知道死傷多少。

  人群如潮水一般的退了出來,那法陣的威力恐怖,連陸左都不得不往后撤退。

  這個時候我和雜毛小道趕到了現場。

  幾乎用不著招呼,一個眼神,我和雜毛小道便已然越眾而出,然后不約而同地舉起了手中長劍,朝著天空舉起,異口同聲地朗誦道:“三清祖師在上,三茅師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聽從。敢有違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轟隆隆……

  落雷之下,即便是那法陣抵御了大部分的雷電,但也最終被損耗殆盡,而隨后的二重奏,使得幾乎沒有幾人得存。

  接下來的,無外乎一場屠殺。

  當我們來到了那血池跟前時,發現這里是一處宛如游泳館一般的地方,里面波光粼粼,充滿了濃郁的血腥味,不時還能夠瞧見頭顱和手腳殘肢在里面飄蕩。

  而在血池旁邊,篆刻著無數符文。

  別看這兒并不起眼,但是這里面不知道爬出了多少的白衣度母來,幫助新摩王重建摩門教,并且統治了整個茶荏巴錯。

  只可惜它挑錯了敵人,惹上了陸左,并且引來了我們。

  一直到最后的一人倒下,我都還沉浸在那種操控一切的快感之中,無法自拔。

  與雜毛小道一起,神劍引雷術有一種無堅不摧的強大。

  然而我知道這些都是雜毛小道的功勞,如果單純是我,只怕連那血池上空的法陣都攻破不了。

  此刻的血池四處冒煙,周遭一片殘破,鮮血順流而下,漏了出來。

  我們不敢靠前,這玩意有著極為恐怖的魔力。

  思索一番,陸左找到了我,說讓我去把屈胖三找過來,他比較能夠掌控這樣的場面。

  雜毛小道陪著我去,兩人找了一圈,在城南的一片廢墟里找到了他。

  屈胖三坐在一大片的碎石堆中,而在半空之上,有一條看不清長短的黑色真龍破空而去,瞧那身形,仿佛是受了傷。

  它受了傷,屈胖三也受了傷。

  兩人兩敗俱傷,不過但我去扶屈胖三起來的時候,他的說法是那廝的傷比較重一些,而他,三天就好。

  說這話的時候,他頗多得意。

  我扶著屈胖三來到了血池之前,還沒有歇一口氣,突然間半空之中,有一個女人的聲音響了起來:“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不過各位來了我家,打打殺殺,還想要扒了我家的房子,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