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十四章 不死不休

  自稱主人的,便是這摩門教最大的頭目,新摩王。

  雖然一直都有預料得到那新摩王是一位美女,但當我瞧見有一個身穿黑色紗衫的女郎憑空浮現,臉朝向了陸左,露出了側面絕美的臉孔,身形苗條,烏黑而有光澤的長發披向背心,用一根銀色絲帶輕輕攏住,當我朝著當放望過去的時候,感覺那女人的身旁仿佛有煙霞輕籠,絕非塵世中人。

  我不由得回想起自己讀高中的時候,在電視劇里《天龍八部》里面瞧見張紀中版本的王語嫣時,心頭上浮起的驚艷。

  那是一種難以言敘的美好,盡管多年之后,我對明星之事早已沒有任何感觸,但是每每回想起當初的那一畫面,卻還是忍不住回憶起那種驚艷的情懷來。

  而此刻的新摩王,比起當初的王語嫣來說,多了幾分美艷、成熟和性感,以及一種類似于林青霞版東方不敗的冷酷。

  我整個人都愣在了那里,而新摩王卻懸空而立,浮現在了血池上空處。

  盡管此刻的天神城已經被攻占了,但是她卻還如同渾然不覺一般,搬出了主人的架勢,凝望著圍在血池身旁這上千的人,泰然自若地說道:“陸左,任何事情都得講究一個度,你殺了我的副手都達絳瑪,滅了我摩門教上千門徒,現如今還想掘我根基,這實在是太過分了。”

  陸左瞇眼打量著這個如他一般,能夠在半空中懸浮的驚艷女子,說道:“那又如何?”

  新摩王說我曾經傷過你一回,現如今你借助著五彩補天石恢復如初,更勝從前,而又讓我摩門教遭受到這般慘重的代價,咱們算是一筆勾銷了去,你若現在帶人離開,將血池留還給我,咱們就當所有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各不相關,如何?

  陸左冷然一笑,說你想什么呢?窮途末路之下,方才想起仁慈?當初你屠殺十數族,建造這血池的時候,可曾想過別人的感受?

  新摩王說你的意思,是想與我為敵咯?

  陸左說今天之日,就是你的死期。

  新摩王示弱不成,人一下子就陡然強勢了起來,沖著陸左怒聲喝道:“陸左,你是在逼我,對吧?你可曾想過直面奎師那天神的恐怖?既然如此?那就讓你瞧一瞧我摩門教的終極手段吧——血深怒海!”

  她高舉雙手,身子倏然下落,重重地砸落到了血池之中去。

  而幾秒鐘之后,一股血柱沖天而起,一直攀升而上,仿佛要沖向了穹頂之上一般去。

  瞧見這狀況,屈胖三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大聲喊道:“小雜毛,快點斬斷她的祭祀,若是讓她將那異界的神魔指引下來,只怕大家都吃不消了……”

  啊?

  我腦中疑惑,想著他平日里不是叫蕭哥的么,怎么此刻卻叫起了小雜毛來?

  我這邊發愣,而聽到屈胖三的吶喊,雜毛小道卻明白了過來,抽出雷罰,箭步向前,騰空而起的剎那,朝著那血柱猛然劈了過去。

  虛空斬。

  他這一招曾經打斷過天坑之處新摩王的降臨,此刻能夠再一次創造奇跡么?

  我忍不住地在心中祈禱,然而這一次,卻有一只巨大的手掌,從那血池之中陡然伸出了來,擋向了雜毛小道劈出來的這一刀虹光去。

  雜毛小道的虛空斬無堅不摧,因為那是用上了撕裂空間的力量,然而這一次,卻最終停止住了。

  虹光不斷向前,也的確撕裂了無數鮮血,但最終還是被耗損一空了去。

  我聽到身邊的屈胖三發出了一聲輕輕地嘆息聲:“完了……”

  機會稍縱即逝,就在虹光消亡的一瞬間,沖天而起的血光仿佛爆竹一般,陡然炸開了去,然后在半空之上,凝成了一張不喜不悲的巨大臉孔來。

  這是一張充滿了神性的臉,之所以這么說,是因為我感覺它在半空之上,面無表情,空洞的雙眼有一種洞徹世間一切的超然。

  那臉的嘴巴張開了,說出了一段話語來。

  他每開一次口,都只吐出一個音節來,單獨拎出來我都能夠聽懂,但是結合在一起,卻什么都弄不明白。

  不過不要緊,我能夠感受到這聲音里面的力量。

  這血柱,是牽引未知空間奎師那與新摩王的通道,兩者在短暫的時間內交換著力量,而這種強大的力量籠罩在了世間,宛如泰山一般,重重地壓在了我們的心頭。

  這是力量的傳遞,如果真正讓奎師那將力量傳遞到了新摩王的身上,只怕擁有神靈力量的她,已經不再是我們所能夠抵御的了。

  怎么辦?

  一定要想辦法阻止她,然而有什么辦法呢?

  我腦子幾乎快要炸開了去,而此刻那血池之中伸出了無數的觸手來,阻止一切膽敢上前的家伙。

  怎么辦?

  就在我腦中的愿望攀升到了極致的時候,突然間有一道淺藍色的光芒,從不知名處陡然冒起,然后射向了那沖天的血柱之上去。

  它實在是太快了,而且目標很小,幾乎沒有人發現。

  當眾人都意識到的時候,它已經深深地嵌入到了血柱之中,然后承受著從天而降的恐怖能量。

  這個時候的我也感覺到了胸口仿佛有如重錘一般的敲擊。

  轟!

  我一口老血噴了出來,這時候方才意識到一件事情。

  那帶著藍色光芒的東西,并非旁的什么,而正是我的聚血蠱小紅。

  剛才的時候,它隨著那五彩飛龍的墜落而不知所蹤,然而在我意念集中到了巔峰狀態的時候,卻終于勇敢地站了出來,幫我阻攔住了那奎師那的祝福。

  它憑著一己之力,阻攔住了新摩王的蛻變。

  只是……

  這邪神奎師那的力量實在是太恐怖了,就連我都感覺到了快要死去的壓力,小紅身上,到底會有怎么樣的恐怖呢?

  因為是彼此相連,所以我能夠很真切地感知到,最開始的那一會兒,降下來的是滿滿的祝福,力量在迅速累積,雖然痛苦無比,但還是能夠感受到身體在快速地強大,但當血柱那頭的奎師那意識到承受這祝福的已經不再是自己的使者,而是敵人的時候,他降下的怒火,則已經變得無比恐怖了。

  整個世界仿佛都快崩塌了下來。

  然而就在死亡即將降臨的時候,我的身后突然多出了一只小手來。

  這小手冰冰涼涼的,卻蘊含著一種極為溫和的光輝。

  我聽到了漫天的佛陀吟唱,無數蓮花在我的視野之中誕生,并且浮動,無邊妙香浮動,讓人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暢。

  是朵朵。

  我感覺得出來,這個時候出手救下我的,卻是年紀不大,但是在佛門造詣上面有著超凡境界的朵朵,而這種能量通過我的身體為橋梁,也傳遞到了聚血蠱小紅的身體之上去。

  吼……

  整個天地都為之一顫,在無盡高空之上,那張巨大得讓人窒息的臉突然低下了頭來,目光注視在了我們這邊,憤怒地吼叫道:“你們這幫逆法的光頭,居然壞我的好事?”

  朵朵盤腿而坐,一只手頂在了我的后背,而另外一只手,則指向了天空。

  話音剛落,天空之上浮現出了一個佛陀的臉孔來,胖乎乎、笑瞇瞇,沖著那張臉說道:“奎師那,佛門與婆羅門本出一體,何必大動干戈?且息怒,息怒……”

  那奎師那怒吼道:“出你嗎,你們這幫叛徒,給我去死……”

  那恐怖力量不再降臨,而是沖向了那憑空出現的佛陀虛影去,而那佛陀卻并不肯吃虧,一邊笑瞇瞇地解釋,一邊暗中出手,猛然一掌,拍向了對方:“我佛慈悲,阿彌陀佛……”

  轟!

  驚天巨響之下,兩張臉孔給鼓蕩不休的勁氣給撕裂一空,而隨后漫天血雨落下,化作了微塵,而干涸的血池底部有一個濕漉漉的身影陡然沖出,朝著半空中墜落的聚血蠱小紅沖了過去,早有準備的雜毛小道冷哼一聲,說好膽。

  他驟然出手,雷罰憑空而起,攔住了那黑影子,而小紅則宛如一道閃電,射入了我的體內。

  啊……

  我感覺如雷轟擊,整個人騰空而起,落到了七八米外的地面上去,又連著吐了好幾口的鮮血。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雜毛小道已經將那新摩王給逼退遠處了去。

  那家伙立足于天神城的廢墟之中,歇斯底里地喊道:“陸左、蕭克明,我記住了你們兩個,還有那個攔斷我成就半神之神的家伙,我記住了你們的氣息,別以為回到地表就可以萬事無憂了,你們等著,我必將報復你們,讓你們永生永世,都處于痛苦和恐懼之中;讓你們的親人、朋友和一生摯愛,都慘死沉淪……”

  雜毛小道聽到,忍不住提著雷罰追了過去。

  他一邊跑,一邊大罵道:“我操你大爺的,有本事就沖我來,咱們兩個拼死拼活,在這里撂狠話說妄語,有個幾把用?”

  那新摩王卻并不理他,幾個起落,消失在了煙塵之中。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