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十五章 后路斷絕

  新摩王應該是在剛才的巨變中吃了大虧,使得她逃走的時候十分狼狽,給雜毛小道追了十幾里地,方才勉強逃脫了去。

  好在這個時候的雜毛小道也有些精疲力竭,所以最終沒有繼續追尋下去。

  他也有些擔心我們這邊會被趁虛而入。

  事實上我從聚血蠱小紅回到體內之后,就有一種緩不過氣的感覺,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覺自己就快要死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方才勉強回過神來,嘗試著呼喚聚血蠱小紅,這時方才感覺到它居然又昏迷不醒了。

  不過與上一次所不同的,是這一回我并無責怪之意。

  它這一次立了大功。

  如果不是朵朵出手,只怕這一次我們已經是難逃此劫了,而正因為如此,我的心中充滿了感激。

  以前的時候我只是覺得它不過就是一貪吃的小東西而已,此刻卻給它感動了。

  關鍵的時刻,它還是能夠站出來的。

  而且義無反顧。

  我躺坐在地上,周遭一陣亂七八糟的響聲,隨后我瞧見屈胖三在我旁邊,瞇著眼睛,仿佛睡著了一般,我用肩膀撞了撞他,說什么情況啊?

  屈胖三說搞定了,剩下的事情讓陸左的手下去弄,我們這些傷員就在這里等著,過一會兒,會有人來理我們的。

  我說你是不是啊,真受傷了?

  屈胖三一下子激動起來,說我擦,你知道剛才那個叫做諦偈的家伙有多厲害不?它現在還只是幼兒時期而已,如果真正成長起來,根本就不是尋常人能夠對付得了的。

  我說你平日里不是挺能的么,怎么這會兒又變得謙虛了?

  屈胖三說就你這智商,我都不稀得跟你解釋——聽說過開天辟地龍鳳劫沒有?

  我搖頭,說不知道。

  屈胖三說給你補補歷史——在很久很久以前,別問我多久以前,我也是聽被人說的,你就當我瞎扯淡;據說在開天辟地的時候,洪荒之中出現了很多強橫的生物,而最強的則是三種,飛在天空的叫做鳳凰,跑在地下的叫做麒麟,游在水里的叫做真龍,三族越來越強大,越是就有了摩擦,最后就開始干架了。

  我說你說得真特么生動,繼續。

  屈胖三說本來吧,三方都覺得自己很牛波伊,結果一干架才知道,最牛波伊的卻是那真龍,因為人家不但能夠在水里游,而且還可以在天上飛,惹急了甚至還可以鉆到地下去,簡直是海、陸、空三棲作戰,結果鳳凰與麒麟戰敗。

  我說后來呢?

  屈胖三說后來鳳凰一族和麒麟一族方才知曉,這真龍并非土著,而是上一個宇宙時代留下來的種族,避開了天地初開的毀滅能量,來自于無盡時空,跟咱不在一個維度,于是便聯合了起來,共同對抗真龍,結果三方勢力太大,這一戰天崩地裂,無數強橫種族因此而滅亡,三族也所剩無幾,而正是因為鳳凰、真龍和麒麟的落敗,才給了百族崛起的機會……

  我說你說的神話,聽起來跟幼兒園小朋友干架似的。

  屈胖三說剛才說的那一堆,全部都是扯淡,但是我希望你能夠記住真龍的三個特點——第一,它們能夠自由穿梭時空,可以前往任何一處有自己思維印記的地方去;第二,我們眼中的真龍其實不過是某一個維度的投影,所以你永遠無法捉摸它的大小和提醒、以及遠近;第三,它或許是通往未知世界的橋梁……

  我聽著屈胖三扯淡,沒多一會兒,朵朵找了過來,說帶我們去附近的房間里休息,因為我們可能要駐扎在這里幾天。

  我有些詫異,說血池不是已經被破壞了么,為什么還不走?

  朵朵只是一個小女孩兒而已,整天守在陸左的身邊,對于這些事情并不是很了解。
  
  好在旁邊的毛球告訴我們,說陸左在帶人清理殘兵,只有將敵人的有生力量給斬草除根了,他才會安心地返回地表之上去。

  我問會不會一直占據天神城?

  毛球低下頭,說好多部落的首領都有這樣一個提議,認為天王陸左應該在這遺址之上,重建一個城池,作為權力的象征,將眾人給團結在一起,這樣才能夠抵御摩門教的進攻,不讓他們繼續作惡事。

  我說陸左答應了?

  毛球搖頭,說他暫時沒有,天王大人說他只不過是一桿旗幟而已,他只想活在眾人勇敢的心頭,而不愿意留下具體的政權,統治大家。

  我說他說這話很正確,沒錯啊。

  毛球說你可能不太清楚茶荏巴錯的情況,如果沒有一個強權人物站起來,領導大家,只怕摩門教很快就又會死灰復燃的。

  對于他的話語,我不予置評。

  畢竟大戰之后的我,到底還是太過于疲憊了,既然有人來管這事兒,我就安心休息便是了。

  我和屈胖三在一處應該是白衣度母的寢宮之中休息,雖然是在條件并不算好的茶荏巴錯,但是這兒的環境其實還算是不錯,竟然還有許多地表之上的物件,就連那大床之上,都有絲綢鋪蓋,十分貼心。

  我和屈胖三待在這兒養傷,不斷有人過來探望我們,雜毛小道、二春、還有陸左和朵朵……

  我們兩個是真的受了傷,屈胖三最開始甚至都下不了地,而我則是渾身酸疼,胸口處仿佛壓著一千鈞重石,總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不斷有消息傳回來,說隨后陸左又帶人攻克了摩門教豢養牲口的地方,在那里找到了上百只的翼手龍,以及三頭五彩飛龍。

  第二日的時候陸左與摩門教從北方折返而來的大部隊進行了正面對抗,結果是摩門教拼光了最后的一點骨血,而我們這邊付出的代價卻寥寥可數。

  我能夠感覺得到,陸左每一天都在變得更強大。

  在第四日的時候,陸左、雜毛小道、朵朵和二春找了過來,告訴我們準備離開了。

  這三天陸左處理好了一切事宜,并且跟每一個部族的首領都進行了深談,并且跟所有人都簽署了守望互助的協議。
  
  除此之外,每一個部族都會抽調出最厲害的年輕人出來,組成三百多人的天王衛隊,駐守天神城。

  最后的一個條件,其實是茶荏巴錯地底百族提出來的,他們都宣誓效忠于天王陸左的領導,而這三百精銳的天王衛隊,則是陸左權力的象征。

  一開始的時候,陸左對于這個提議并不感興趣,然而經過茶荏巴錯部族眾頭領的輪番相勸,最終還是點了頭。

  陸左明白一點,這些部族之所以提出這樣的一個要求,并非因為自己個兒賤,需要一個統治者對自己發號施令,而是害怕陸左以及我們不再管他們了,到時候摩門教卷土重來,可不會再有站出來力挽狂瀾的家伙。

  它們需要陸左對茶荏巴錯這兒有強烈的歸宿感,從而成為他們的庇護者。

  所以它們將陸左推到了天王的位置上,成為了茶荏巴錯的共主。

  對于這件事情,陸左終究還是無法執拗,選擇了妥協。

  將所有的事情處理完畢之后,我們挑了兩頭還算是不錯的五彩飛龍,將其馴服,然后開始了回家之旅。

  雖然走得匆匆,不過該安排好的事情都給弄好了,陸左也算是再無牽掛。

  我被安排跟屈胖三、二春一組。

  一路上二春都在嘰里呱啦地講個不停,她也瞧見了我前幾日的手段和表現,回想起我當初中了蠱毒,幾乎快要病死垂危的情形,再對比一下我此刻的生猛,多少有些難以置信。

  她不斷地詢問我這些時間來所發生的事情,問出各種各樣的問題來。

  一開始的時候我還耐著性子跟她解釋,而到了后來,我便有些應付不了了,只有裝作頭疼,然后不再回答。

  我開始意識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比起二春來,我更加愿意面對敵人。

  花了一個多星期的時間,我們趕到了茶荏巴錯的深處,一直來到了那古城廢墟的附近來,而到了這里,我們都顯得十分的小心。

  因為上一次我們經過這里的時候,曾經找到了一批三目巨人的干尸,而屈胖三將人的眼珠子都給挖了去。

  這些恐怖的僵尸之物在額頭的眼睛被挖了去之后,立刻就失去了大部分的價值,而我們也因此得罪了那個在這遺址之處煉尸的家伙。

  雖然不清楚這人到底是誰,但終究是我們得罪不起的人物。

  我們并沒有進入那片廢墟,而是遠遠觀察了一番,然后離開了去。

  我們繼續向前,一路走。

  走到再無可走的地方,我們舍棄了五彩飛龍,開始步行,而隨著絕對黑暗的降臨,那種五感被剝奪的場景再一次的出現了。

  我一直記著北疆王給我交代的路線,所以到了地方之后,開始進入其中。

  然而我們不知道走了多久,一直都沒有找到那堆篝火。

  時間不知道流逝了多久,這個時候,卻有一縷小火苗憑空浮現,然后有一只烏鴉出現在了火苗的旁邊,沖著我們叫道:“回去吧,北疆王讓你們回去,沒有路了。”

2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八十五章 后路斷絕”

  1. 回復 2016/05/31

    匿名

    神哦,為什么沒有了啊!!!!!

  2. 回復 2016/05/31

    毛毛雨

    什么時候更新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