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十六章 決意冒險

  什么?

  我的五感被剝奪,腦子都幾乎處于停滯的狀態,驟然聽到這聲音,有點兒轉不過彎兒來,不由得愣了好一會兒,方才問道:“為什么?”

  按理說問一只烏鴉“為什么”,這是一件很蠢的事情,沒想到對方居然回答了。

  它不但回答,而且還氣呼呼地說道:“誰叫你們搞出那么大的動靜,弄得是人都知道你們是北疆王給指引進來的了,現如今他被流放到饕餮海里面受苦,每日都需要忍受饕餮魚的蠶食,流放三年方才得以贖回罪名;而即便如此,他還是沒有忘記你們這些蠢貨,特別派我過來通知你們,別再進去了,現在守門的是蝴蝶王子,他的心腸可毒著呢,你們過去,只不過是死路一條。”

  屈胖三問道:“蝴蝶王子是誰?”

  那烏鴉居然還知道翻白眼,說蝴蝶王子都不知道?他是曾經的蟲原王者,破碎虛空之后進入的無盡之地,現如今是主上最得力的大將之一,也正是他親手卸下了北疆王的防備,將他親自押送到饕餮海的……

  屈胖三又問道:“呃,抱歉,蟲原又是哪里?”

  烏鴉這回不干了,說滾、滾、滾,哪兒來的,滾回哪里去,我若是再跟你們多講幾句話,被那蝴蝶王子給發現了,只怕自己個兒也活不了命。

  說罷,那一縷小火苗突然間發力,朝著我們的回路陡然射了過去,勾勒出了一根隱約的道路來。

  它這是在指引我們返回茶荏巴錯的道路。

  隨著這小火苗的離去,我的五感再一次被剝奪了去,形、聲、聞、味、觸,無一反饋。

  倘若不是進入此地之前,我們彼此死死地手牽著手,心里面有一種依賴感,只怕那種強烈的恐懼之心,便會將我給包圍住,讓我一下子就發了瘋。

  怎么辦?

  烏鴉的話語不多,但是卻透露出了許多的信息來。

  第一件,那就是北疆王被發配了,而守門人也不再是他,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永遠都返回不了地表之上去。

  這事兒是我們目前需要面對的最大麻煩。

  第二件,則是它提及了一個人,叫做主上。

  也就是說,北疆王的上面,還有一個人,而那個人應該是與奎師那一般的偉大存在,正是他、或者它掌管了通往無數空間的“門”,使得我們在這兒迷失了方向。

  不過北疆王到底是北疆王,即便是被流放了,還惦記著我們,派著這只烏鴉過來守候我們,怕我們找不到門,永遠的迷失在了這無盡之地中。

  不管如何,至少我們還能夠返回茶荏巴錯去。

  只是,張勵耘可是留下來陪著北疆王的,而現如今北疆王被流放了去,他又怎么樣了?

  我的心中滿是疑惑,不知道到底該怎么辦,也不知道是進是退,而這個時候,突然間我的耳邊傳來了陸左的話語:“不行,我們不能回去。”

  啊?

  不是聽不到聲音么,為什么能說話?

  我愣了一下,張嘴喊了兩聲,一片寂靜,而就在這個時候,陸左的聲音又在我的心頭響起:“陸言,別亂喊,我是在用心靈的力量,與你溝通,你且等等,我給你們所有人,搭出一個橋梁來……”

  心靈的力量?

  我心中震撼,仔細一想,所謂五感,形、聲、聞、味、觸,分別對應的是人的五種感覺器官,也就是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

  但這一切,都與人的心靈無關,所以只要意志力足夠強大,并且找到相應的手段和辦法,就應該可以交流。

  而陸左因為失去了修為的緣故,這兩年來一直都在另辟蹊徑,而在得到了五彩補天石的補充,終于走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道路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間我聽到了屈胖三的聲音:“我擦,終于能夠說話了。”

  雜毛小道也說道:“小毒物,可以啊。”

  眾人一陣報復性的喧鬧,而后陸左咳了咳,沉聲說道:“各位,抉擇的時間到了,我們是現在立刻返回茶荏巴錯,永遠地留在地底之下,還是硬著頭皮往前走,你們都說一說吧。”

  沉默持續了好一會兒,屈胖三說道:“前路是未知的,如果不回去,我們也許會永遠的迷失在這里。”

  雜毛小道說但如果回去了,我們難道就要永遠留在茶荏巴錯,在那兒做一個土霸王么?

  屈胖三說那不一樣,你們還記得先前跟我有過交手的諦偈么,那個家伙是真龍之身,如果能夠抓到它,或許能夠利用它返回地表去——這終歸是希望,而如果硬著頭皮往前走,只怕我們就只剩下絕望了……

  雜毛小道說你說得有道理,不過請好好想一想,茶荏巴錯那么大,而諦偈這家伙滑如泥鰍,想要抓住它,簡直難如登天。

  屈胖三沒有說話了。

  其實他提出這個說法來,也不過是給人予希望罷了,就他內心而言,也是覺得想要抓住諦偈,并且說服它帶著我們離開,其實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眾人都陷入了沉默,而這個陸左卻開口說了話:“老蕭,不知道你還記得不記得兩個人。”

  雜毛小道說誰?

  陸左說隔壁老王和燕尾老鬼。

  雜毛小道說怎么會忘記,不管外人如何評價,我們都是在歐洲經歷過生死的,算得上是生死弟兄。

  陸左說隔壁老王曾經剛跟我說過一件事情,是關于蟲原的——所謂蟲原,其實就是洪荒時代不周山之下的一片區域,后來被隔絕在了神州之外,而它與現實世界的連接點,其實就是傳說中修行三圣地之一的苗疆萬毒窟。

  啊?

  雜毛小道一陣疑惑,說苗疆萬毒窟不是早就已經不再存在了么?

  陸左說不,苗疆萬毒窟其實一直都存在,只不過沒有如同天山神池宮和東海蓬萊島那般存續,而是幾乎一脈相傳,現如今苗疆萬毒窟的主人,就是隔壁老王的女兒。

  雜毛小道說就是那個米兒?

  陸左說對,就是她。如果蝴蝶公子真的是來自于蟲原的話,說不定跟隔壁老王以及米兒有交集,那么既然這樣,我們說不定就能夠套上一些交情……

  雜毛小道說你的意思,是繼續向前,然后與那蝴蝶公子對上?

  陸左說對,與其返回而去,我更希望能夠勇往直前。

  雜毛小道說你好強的信心,只不過所謂的交集,有兩種可能,其一是他們認識,并且關系不錯,看在隔壁老王的面子上,讓你我離去;但是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雙方其實是敵對關系,而如果是這樣的話……

  屈胖三突然笑了起來,說哈哈,好玩兒,如果是敵對關系,只怕對方要將我們給生吞活剝了吧?

  陸左這個時候卻說道:“老蕭,你還記得在天山大戰之前,我與龍剌相見之事,得到的那東西么?”

  雜毛小道的語氣開始變得粗重起來:“天龍真火?”

  陸左說對,天龍真火。

  雜毛小道激動地說道:“那么,你現在可以操控它了么?”

  陸左說當時魅魔也在場,她告訴我們,說天龍真火蘊含了空間和時間的法則,可以帶著我們前往真龍生前去過的許多世界,只可惜我對于這世間規則的感悟還是有一些淺薄,所以一直沒有能夠利用得上——但是此時此刻,當五感剝奪,一切消失之后,身處于這世界的盡頭,我突然間感覺到它的力量在浮現了……

  雜毛小道說你可以么?

  陸左說不,我需要更靠近一些,如果能夠抵達“門”的面前,或許就用不著守門人的恩賜,我便可以找到離開的大門了。

  當陸左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眾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過了好一會兒,陸左說道:“各位,向后則生,向前或許死,我不確定自己能否成功,前方有著太多的不確定性,所以希望獲得你們每一個人真實的想法和回饋,如果有人想要離開,順著那光芒而動,是可以回到茶荏巴錯的。”

  朵朵從一開始都沒有說過話兒,此刻卻第一個站出來支持:“陸左哥哥在哪里,我就在那里。”

  雜毛小道沉默了一會兒,說人生本就有些無聊,我覺得還是比較傾向挑戰。

  屈胖三哈哈笑,說你這話說得甚合我意;再說了,朵朵在哪里,我就在那里……

  呃……

  這話兒朵朵說出來是一個味道,但從屈胖三的嘴里說出來,簡直是讓人有些抓狂,而我的心思一轉,也說道:“我對屈胖三有看護之責,這是我答應了俞千二老爺子的,所以屈胖三在哪里,我就在那里。”

  屈胖三忍不住罵道:“我靠,你怎么這么肉麻?”

  眾人紛紛發言,而這個時候,我總感覺好像少了一人,仔細一想,我擦,原來是二春師姐沒有說話呢。

  又等了一會兒,陸左開口說道:“二春,順著這里往回走,那兒有飛龍在等待著,你飛回天神城,代我監督茶荏巴錯的百族。”

  二春猶豫地說道:“可是,師父,我……”

  陸左不容置疑地說道:“這么做,其實也是你幫我,就這么決定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