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二十四章 耶朗苗裔

  老蕭中毒,我即使此刻一點勁兒都沒有,也憑空生出一股力氣,驚詫地爬到他面前。

  雜毛小道的身體不斷地抽搐,顫抖如篩糠。他的眼睛直勾勾的,與之前小張那驟發性癲癇十分像,不同的是雜毛小道口中吐出的這綠色粘稠液體,分明是在剛才的搏斗時,中了那鮨魚的毒素。楊操曾經解釋過,鮨魚為章魚的變種,然而以我剛才的印象,卻覺得除了那恐怖的觸手,并沒有什么相同之處。

  哦,藍環的章魚,是劇毒之物,而這鮨魚的觸手之上,似乎也有藍色的印記。

  我沒有中毒,是因為我身體內有本命金蠶蠱;而雜毛小道雖然道行漸深,但是對毒素的防御力并不高。

  生死關頭,我也不敢拖延,一拍胸口,肥蟲子立刻浮現出來。小家伙也懂事,知道它雜毛叔叔耽擱不了半分時間,立刻搖著尾巴,直飛入口,順著他的食道往里面鉆去。它效率也高,沒有三秒鐘,雜毛小道臉上的痛苦就減輕了許多。旁邊的人看到這肥蟲子,不知道的都紛紛驚詫,也知道了我是一個有手段的人,既是畏懼,又是佩服。

  危急關頭,有硬實力的人,才最有發言權。

  剛才那一番磨難,把所有人的魂兒都嚇飛了,此刻堆坐在一起,才悠悠地回過神來。大家都沒有說話,只是緊張地看著雜毛小道,既擔憂,又期冀。所有人的胸膛都在打鼓,撲通撲通,呼吸的聲音一個比一個粗。過了好一會兒,雜毛小道的眼睛睜開,長伸了一個懶腰,醒轉過來。

  他一摸自己嘴巴邊的血沫穢物,眼睛滴溜轉了一下,說小毒物,你家肥蟲子在我肚子里?

  我高興地點頭,說是啊。

  他的臉色有些難堪,略帶商量的口吻跟我說話:“一會兒,讓它從胸口出來好不?從別的地方出來,我不習慣,一宿一宿地直做噩夢。”我點點頭,說不妨事,又問剛剛落水的時候,你怎么沒有被淹到,你不是旱鴨子么?他疑惑,說我們沒有談論過這個問題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說上次我們在神農架掉落到地下深淵的時候,三叔告訴我的……

  話還沒說完,我便停住了:幻覺發生的事情,豈能當真?

  然而雜毛小道一臉凝重地說,他懷疑那并不是幻覺。只是……唉,不好講,不過他倒真是一個旱鴨子,不會游泳的。不過不會游泳,他卻會道家養身功,稍微一段時間的閉氣,倒還是能行的。他當時一落水,便知道鮨魚過來了,立刻收縮毛孔,然后鎮定自若地收斂氣息,朝著水中的黑影走去,因為鮨魚的目標大都是被標注了印記的人,他反而逃脫了它的注意。

  我對剛才的戰況并不了解,問后來呢,那頭鮨魚死了沒有?

  楊操搖了搖頭,說那東西的生命力強悍得很,哪里有那么容易死?不過蕭道長的骨符已經插入到了鮨魚的眼睛中,小周的童子尿又淋進了傷口里,那狗東西是得消停一陣子了。不過,跟矮騾子一樣,它記仇也是出了名的,接下來但凡路過深水區的時候,多少還是要注意一下的。

  我抬頭看著小周,小伙子不好意思地笑,說別這么看我,老子之所以是處男,是因為要求太高,而且軍營里面被隊長他們打熬得太厲害,所以才……

  談到這話題,大家的心情都變得輕松很多,吳剛拍了拍他戰士的肩膀,說真爺們,不用解釋的。

  惹得大家哈哈一笑,氣氛好了一些。過了一會兒,雜毛小道發出一聲奇怪的聲音,然后肥蟲子出現在我面前,鉆入到我的體內 ,像發動機一樣,源源不斷地力量開始傳到四肢百骸,修補著我千瘡百孔的身體。我這才有氣力站起來,手摸著胸腔的槐木牌,感受著里面安歇的朵朵,那如同風中燭火的微弱。

  唉……此番之后,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復。

  我又心疼又難受又感動,長嘆了一口氣:靠,這回真的是一個折本的買賣啊!

  又歇息了一會兒,吳剛遞給我一塊壓縮餅干,我將它小心地咀嚼入口,然后開始觀察起我們所在的地方:這是一個半圓形的洞穴,頭上的穹頂由遠而近,從高到低,一直到我們這里,約只有三米多高。這里離那條地下暗河有兩三百米,如同一個漏斗,緩緩地形成一個通道來。這通道漸漸收縮,在最后,匯聚成了一道門。這門是石門,高三米、寬兩米,燈光照上去,凹凸不平,仿佛有浮雕。

  我和雜毛小道面面相覷,這個東西,讓人感覺猶為的熟悉。

  說實話,我這輩子進過的洞穴并不算多,除了小時候跟同學一起點了蠟燭去村子附近的山里面看溶洞之外,真正有印象的就三次:第一次是去救雜毛小道的小叔,誤入了神農架的耶朗祭殿;第二次是去尋找麒麟胎,給人抓進了緬北的日軍地下基地中;而第三次,則是這里。

  拋開那已經被人工改造過的日本地下基地不談,第一次進入神農架的耶朗祭殿,我們就遇到過這樣的門,上面雕著有一個面目丑惡的豬頭怪人,襯托有古怪禽獸無數,有蟾蜍與桂樹的滿月,有手持節、身披羽衣的方士,交纏奔馳的雙龍……雕工熟練,用線大膽,風格雄健,除了細節之處有些許不同外,基本上都是來自于同一個時代。

  我們的心不寒而栗,感覺冥冥之中有一根線,將我們的命運給牽連在一起來。

  楊操和賈微見到這門,十分激動,也來了勁兒,掏出相機就是一陣猛拍,差一點都忘記了我們正在逃命的路上。等了十多分鐘,我終于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如常了,與雜毛小道相互攙扶著來到這道大門前,果然,這門上的浮雕除了手法各異之外,均采用的是同一模板內容,照這種推斷,只怕這門后面不是出口,而是一個祭壇了。

  這個發現,無疑讓我很失望:老子千辛萬苦逃出鮨魚的口腹,到頭來,卻是給自己找了一個墓地?

  這有意思么?

  然而楊操卻不這么看,他拉著我的手,說相傳耶朗大聯盟總共有五個祭壇,分鎮南北西東和正中央,以昌國運,然而時隔兩千多年,所有的一切線索,都消失在歷史的煙云中,不得而知,沒曾想在這里居然能夠看到一處。照理說,東祭壇在湘湖的洞庭一帶,北祭壇在鄂西一帶……那么說,莫非這里是、莫非是最大的正中祭壇,也是苗疆巫蠱的源頭?

  我聽著楊操如數家珍地說著,心想我們之前在神農架碰到的那耶朗祭殿,莫非就是北祭壇?

  想想還真有可能,也只有舉傾國之力,才能夠在那個生產力低下的年代,建成如此宏偉而匪夷所思的殿堂來。不過聽到楊操的猜測,賈微搖頭否定,說但凡正殿,必須在國都附近,晉平這里并沒有相關的記載和遺址證明,反而是沅陵、廣順、茅口三地,才是公認的夜郎三都。這個窮鄉僻壤,或許僅僅是哪個無聊人士,或者苗蠱后人,見這里得天獨厚的地勢,于是弄出來的吧?

  楊操的興奮不減,他說不管怎么樣,但凡大殿,必有遺路。此處必定會有一個應急通道,直出山體之外,一定就在里面。

  我們的心都被楊操煽動得熱切起來,紛紛附在這石門之上,想辦法將其弄開。然而這石門卡在道口,嚴絲合縫,而且重逾數噸、數十噸,且厚度驚人,哪里是人力所能夠推開的?逃生的希望就擺在面前,然而如同饑漢看到櫥窗中的美食,色鬼遇到鄰居家的人妻,可遠觀,而不能擁有,著實讓人氣悶。努力了好半天,我們這些精疲力竭的人全部都坐在門口,隔門相嘆。

  這郁悶,怎是一聲“艸”字可抒解。

  楊操并未放棄,他仔細地查看著石門上面的浮雕和符文,眉頭皺得如同山川起伏,過了好一會,他很肯定地說道:“這扇門,似乎只有擁有了夜郎王族血脈的人,方能夠打開?”他指著那個豬臉怪人,說耶朗以山豬為吉祥之物,而它輕推云彩,似乎意喻著……

  賈微愁眉苦臉,說我們這些人里面,哪里有這耶朗遺脈啊……

  馬海波猶豫地舉著手,說我是苗族的,被捆住的羅福安也在旁邊蹦跶,說我是侗族的。雜毛小道看我,我聳了聳肩,說我父親侗族,我母親苗族……不過我戶口簿上面填的是侗族。馬海波很著急,說怎么弄?楊操說按照這浮雕上的示意,弄點血,然后涂抹在這豬臉怪人的眼窩子里,應該就能夠見效果。他說哦,當下也不猶豫,直接拿了一把匕首,將右手拇指給刺開,勉力踮起足尖,將手按進那豬頭怪人的眼中。

  在我們期冀地注視下,一秒鐘……

  兩秒鐘……

  三秒鐘……

  半分鐘過去了,一點動靜都沒有,馬海波垂頭喪氣地回來,換羅福安,一樣沒用。輪到我了,大家心中難受:這種小概率的事件,實在沒理由降臨在我們身上。然而當我把帶血的手指捅入那眼窩中時,石門竟然一陣抖動,然后有機關運轉的“喀喀”響聲傳來——門開了。

  門居然真的開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