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十八章 世界盡頭

  “隔壁老王?”

  蝴蝶公子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古怪了起來,盯著我們,一字一句地說道:“沒想到你們跟那王八蛋,居然還認識……”

  咯噔……

  這話兒一說出口,我們所有人都頓時感覺不妙,知道這寶押錯了地方。

  雜毛小道立刻轉了話鋒,說對,我跟你說,胳膊老王那家伙,真的不是東西,他奶奶的,要是給我再見到他,非把他給弄死了不可……

  他話雖然這么說,但這轉變實在是太突兀了,而且表情也浮夸,蝴蝶公子并不相信。

  他緩聲說道:“若不是隔壁老王,我也不可能來到這么一個鬼地方,給人當狗看門;諸位,不是我不放你們,只是你們得罪了奎師那,官司都打到了我主上這里來;主上發話了,讓我醒目一點,如果你們來了,把人拿住,交給奎師那泄憤,免得雙方大動干戈……”

  雜毛小道瞧見騙術無效,知道面前這個家伙也是個狡詐狡猾之人,沒有再裝瘋賣傻,而是平心靜氣起來,一字一句地問道:“你的主子是誰?”

  蝴蝶公子哈哈一笑,雙手一揮,那十二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姑娘紛飛而起,最后落到了黃道十二宮的位置上,站定了去。

  她們這么一站,卻是將我們的氣息給鎖定了去。

  將場面掌控住了之后,蝴蝶公子足尖輕點,居然飛到了那篝火的上空來,在騰騰的熱氣之上,他憑空而定,然后微微一笑,說它啊,怎么講呢,我很難用人類的語言來跟你形容,不過你只需要記住一點,它是時間和空間的掌管者。

  陸左一步上前,說一定要這樣?

  蝴蝶公子聳了聳肩膀,說對啊,我的上一任,那個只知道喝酒抽煙的家伙,因為疏于職守,已經給扔進了饕餮海里面去喂魚——如果只是凡人,他或許就只用一死了之了,但他可是上了榜的人,即便是肉身被啃得稀碎,但神魂存留,就會又從榜上下來,再一次入海,死上成千上萬次。

  他撲哧一笑,低下頭來,凝望著我們,說你看看,這樣的痛苦,沒有人會愿意嘗試的,所以各位,你們要么死,要么束手就擒,請不要讓我為難,好么?

  他說得真誠無比,然而這樣的要求,實在是太過分了。

  沒有人愿意束手就擒,面對死亡。

  而北疆王的遭遇則更是讓我心頭有一股騰然而起的怒火,雖然我跟那個豪爽的西北大漢只見過一次面,但卻感受到他那一顆豪放不羈的心靈,以及對我的善意。

  然而這樣的人,居然需要受盡那無數死而復生、生而赴死的無盡輪回。

  這一切,都是因為我。

  這樣內疚的心思像毒蛇一般,將我的心靈給吞噬了去,讓我痛苦無比,而我卻不敢率先動手,而是一直隱忍著。

  我忍啊忍,忍啊忍,憤怒就如同火山一般,潛伏在暗處,隨時等待著爆發。

  陸左還在交涉,說就沒有一點兒迂回的可能性?

  蝴蝶公子搖了搖頭,說沒有。

  他沒有等我們反應過來,便率先發難了,雙手一搓,卻有漫天的蝴蝶從他的手心之處騰然而起,然后將整個天空都給遮蔽。

  這密密麻麻的蝴蝶在一瞬間,充斥了整個天地,將那篝火所散發出來的光線,拘禁在了一個有限的空間之中。

  陸左瞧見,提醒道:“這蝴蝶之上,有劇毒。”

  蝴蝶公子灑然一笑,說好眼力啊。

  說罷,他雙手一揮,那蝴蝶卻是化作了兩條巨龍,相互糾纏著,朝我們這邊陡然撲來。

  這由無數蝴蝶組成的巨龍張牙舞爪,惟妙惟肖,然而我們都知道一旦將其擊潰,它就會立刻變成成千上萬的蝴蝶,將我們給鋪滿,并且讓我們身中劇毒而死。

  怎么辦?

  我的心中驚詫萬分,還在想著破解的法子,而陸左這邊卻已經動了手。

  只見他的右手往前伸出,然后大拇指在四只手指分別彈了一下,卻有紅、黑、綠、紫四道光芒射向了那兩道蝴蝶巨龍之上去。

  這光芒一與對面接觸,那巨龍頓時就崩潰了去,光芒在一瞬間擴大,并且在迅速傳播,將前面這一大片的蝴蝶全部都給籠罩,然后使其簌簌落下,再無聲息。

  瞧見這狀況,那蝴蝶公子冷然一哼,說果真好手段,你這是蠱毒吧?

  陸左并不隱瞞,老老實實地點頭,說對。

  蝴蝶公子問:“苗疆萬毒窟的?”

  陸左說不是,自己個兒琢磨的,算不上什么來歷。

  呃……

  我在旁邊瞧見陸左的謙虛,忍不住就翻起了白眼來,堂堂苗疆蠱王,說出這么一句話兒來,可真的讓別的養蠱人為之汗顏。

  我開始明白了其中厲害,試圖喚醒身體里面的聚血蠱小紅。

  結果它依舊一動不動,并不回應我。

  而就在這時,那蝴蝶公子又是一聲冷哼,說你以為這就能夠阻止我了?幼稚……

  話音未落,那崩潰混亂的蝴蝶大軍再一次撲面而來。

  這一次它們并沒有凝聚成形,但成千上萬、數十萬、百萬級別的劇毒蝴蝶倏然而至,撲面而來,跟那末日其實也再無什么區別。

  我知道即便是陸左也未必能夠阻止得了,心中不由得生出幾分絕望。

  二春之所以選擇離開,也不是沒有道理。

  而即便如此,我依舊也沒有閉目受死,而是拔出了破敗王者之劍來,使勁兒地往前揮舞,試圖斬下一些來。

  戰斗至死。

  這是我最后的想法,然而這一切卻被一縷突如其來的金色火焰給打破了。

  有一縷金色火焰從屈胖三的右手之中流露了出來,它與當初在緬甸仰光的監獄里面,超度蚩麗花婆婆的那火焰是一般模樣的。

  它充滿了圣潔的光芒,而在下一秒,屈胖三居然直接沖到了陸左之前去,將那火焰給輕輕一拍,飛向了那橫撲而來的蝴蝶大軍。

  當那金色火焰接觸到第一只毒翼蝴蝶的時候,不知道為什么,我的視覺如此清晰,甚至能夠瞧見它頭部那一對錘狀的觸角,黑褐色的身子,藍瓦瓦的薄翼,以及每一處細節的極致之處。

  它是那么的清晰,就好像電影里面的特寫。

  而下一秒,那蝴蝶所有的一切,都融進了金色的烈焰之中去。

  而當它融入金色火焰的一瞬間,身邊交疊在一起的那些蝴蝶,就好像野火燎原一般,倏然就燃燒了起來,以一種指數級的數量在傳播。

  十幾秒鐘之后,整個蝴蝶大軍,全部都陷入了那純金色的火焰之中,將這整個天地都給照得透亮。

  一直到這個時候,我終于看清楚了我們身處的地方,到底是一個什么模樣。

  在我們的頭頂之上,有無數忽明忽暗的星子,這些星子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條璀璨的長河,長河一直延續,到了某一處晶瑩透亮的墻壁之處,陡然轉折,往下傾瀉,而這所有的一切,則被一大團的濃霧給在遮蓋,倘若不是這漫天的火光,只怕根本找不出半點兒端倪來。

  我們的周遭和腳下,并非戈壁和荒野,而是一片帶著霧氣的透明空間。

  在那里,有萬千的景象,每一處景象都是一個世界,而它們總是處于不斷變化之中的,飛速掠過。

  我唯一能夠瞧見定格的,只有幾處地方。

  蝴蝶公子的身后,是一片靜謐的湖泊,而那湖泊與我們這兒看著雖然近,但它仿佛是印在了墻上的一幅畫。

  我原本以為無盡之地寬闊無垠,然而真正被這金色烈焰映照之后,方才發現它是如此的狹窄。

  然而這僅僅只是一瞬間的印象,下一秒,我又覺得這種狹窄只不過是短暫的。

  事實上它僅僅只是一個心理暗示而已。

  這兒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感覺好像整個宇宙都在一瞬間融入到了腦子里面,那種炸裂感讓我天旋地轉,精神幾乎就要崩潰,而下一秒,漫天光華陡然消失,世間僅僅一剎那,又恢復到了面前的一堆篝火,而蝴蝶公子則歇斯底里地怒吼道:“三昧真火,該死,你這是三昧真火……”

  無數的蝴蝶給灼燒殆盡,蝴蝶公子露出了憤怒至極的表情來,說你們這是在逼我啊,既然如此,那你們就永遠地留在這死亡之地吧……

  雜毛小道陡然出劍,朝著前方猛然一劈,喊道:“攔住他。”

  他的出手并沒有阻攔到那蝴蝶公子,只見一道劍光掠過,蝴蝶公子憑空消失了去,而下一秒,那熊熊燃燒的篝火也開始搖晃了起來,然后化作了小火苗,逐漸黯淡,即將消失。

  蝴蝶公子狂笑道:“沒有了生命之光的指引,你們將永遠困于此地了,再見……”

  他的聲音變得遙遠,仿佛離開了這個世界一般。

  而就在這個時候,陸左突然說道:“我找不到我們的世界,你們趕緊看一看,有沒有熟悉的。”

  一股龐大的圖像借著那篝火的余暉,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來,不斷飛掠而過。

  如此一片混沌,黯淡無光,眾人皆是默然,陸左急了,說快,光滅了的話,我們就出不去了,這是最后機會,只要是亮的,就可以。

  我聽到的那一剎那,正好瞧見了畫面里掠過了一張臉。

  我瘋狂大叫:“那個,就是那個。”

  少女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