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一章 在林間

  安!

  不知道為什么,在那無數的畫面之中,我瞧見了安的面孔,眼看著就要飛掠而過,趕忙高聲喊著,希望陸左能夠瞧得見。

  聽到我的話語,陸左大聲喊道:“眾人,朝我這邊靠攏,快!”

  他說到最后一句話的時候,聲音驟然而至。

  那篝火的光芒消失了,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沒有光,沒有聲音,沒有氣味,沒有觸感,什么都沒有。

  糟了。

  我們要迷失在這世界的盡頭了么?

  就在眾人都陷入了絕望之中的時候,突然間又有一縷綠色的火焰騰然而起,將我們所有人都給包裹了去,然后朝著某一處光圈倏然而去。

  呼……

  我聽到耳邊有呼呼的風聲,這種感覺是在剛才那五感被剝奪時無法感受到的,而幾秒鐘之后,我感覺到無數絢爛的色彩充斥在了我的雙目之中,就仿佛炸彈一般,從雙眼之中灌入,然后在我腦海里爆炸,萬千色彩一瞬間充斥了全世界。

  緊接著是什么,無數的聲音在我耳邊回蕩,仿佛有千萬人在我耳邊私語。

  而當我被這種聲音弄得快要崩潰了的時候,突然間身體一下子就出現在了半空之中,然后倏然往下墜落了去。

  急速的墜落讓我充滿了未知的恐懼,下意識地雙手揮舞,似乎抓到了什么,然而還沒有等我抓緊,那玩意就斷裂了去。

  是樹枝。

  我這個時候終于明白了自己抓到了什么,那樹枝和樹葉不斷拍打著我的身體,而幾秒鐘之后,我重重地跌落在了厚厚的落葉之上。

  即便如此,巨大的反震力還是將我肺腑之中的氣血弄得翻騰不休,我深受巨創,感覺腦袋嗡地一聲響,雙眼一黑,人就昏死了過去,再也沒有任何知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被一種古怪的叫聲給弄醒,下意識地睜開眼睛來,能夠瞧見參天大樹的枝葉,以及夾雜其間的星空。

  我想要坐直起身子來,結果剛剛一動彈,卻發現脊梁骨好像斷了幾根,一動,全身便是一陣劇痛。

  疼痛讓我眼冒金星,忍不住呻吟了幾聲,而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突然間傳來了低低的嚎叫聲——嗚、嗚、嗚……

  我斜眼看去,瞧見發出這聲音的,并非旁的,而是一頭滿眼綠光的野狼。

  這是一匹宛如野馬一般的巨狼,它在離我十米開外的地方虎視眈眈,仿佛隨時都有可能撲將而來,不過大概是我身體里面聚血蠱的氣息讓它有些顧忌,故而即便是眼饞,卻到底還是在旁邊不斷游走,試圖探知出我的底細來。

  我心中生出了幾分歡喜來,因為幸運的事情是我在這個時候醒了過來,而不是在睡夢中給一頭惡狼叼去了腦袋。

  緊接著我開始回憶起昏迷之前發生的事情來。

  所幸的一點,是我身子雖然摔得不成模樣,但腦子卻沒有弄壞,想起了在此之前,我們是在茶荏巴錯的世界盡頭那兒,在蝴蝶公子將那篝火熄滅的一瞬間,陸左按照著我的指引,最終用天龍真火選擇了一個世界,然后將我們都給包裹著到了這里來。

  緊接著我從高空墜落,雖然經過無數枝葉的緩沖,但最終還是摔到了身體。

  他們人呢?

  我腦海里第一個浮現出來的,就是這么一個問題。

  雜毛小道我不知道,但無論是陸左、還是屈胖三和朵朵,他們三人都能夠御空而飛,別說這幾十丈,就算是萬米高空,也能夠來去自如。

  如果我們跌落在了一起,這個時候肯定會有人過來管我的,而不是任我躺倒在這腐爛樹葉和淤泥混雜的樹下,被那野狼虎視眈眈。

  思索了好一會兒,我得出了一個可能性來。

  那就是我們估計是在進入這個世界的時候分散開去了,要不然是不會變成此刻模樣的。

  這還是最好的結果,而更壞的事情是我們進入了不同的世界。

  那問題可就嚴重多了。

  我盡量朝著好的方向去思考,然后開始將注意力集中在了不遠處的那頭惡狼身上來。

  這畜生長得跟一頭馬駒似的,這般高大身子的野狼,在地表世界是不可能出現的,那么這里一定是與我們所要去的世界截然不同的地方。

  而我當初瞧見的畫面,卻是自己在荒域時碰見的少女安。

  盡管我不知道為什么在那么多飛速流轉的畫面里面,瞧見她,但我卻能夠有幾分的把握,我現在所處的地方,應該是荒域沒錯。

  因為這樣的靈氣濃郁度,與荒域是吻合的。

  那么大的野狼,在荒域也算是正常。

  只是,為什么荒域的世界,會出現少女安的圖像呢?難道是因為她青鸞的身份?

  如果是這樣的話,事情就解釋得通了。

  我并不算是笨人,三兩下便將事情的前因后果給想清楚了,而這個時候,那頭野狼也結束了前期的試探,開始躡手躡腳地朝著我這邊走了過來。

  它的腳步輕盈,身子弓起,表現出隨時都準備離開后撤的樣子,不過閃著綠光的眼睛,和流著口涎的嘴,卻充滿了侵略性。

  啊……

  我努力地吼了一聲,那玩意下意識地往后退了好幾步,發現我并沒有動彈,反而放心了許多,開始朝著我靠近。

  沒一會兒,它口中喘息出來的腥臭之氣,都已經撲到了我偶的鼻子前面來。

  它開始圍著我試探,脊椎摔到了的我半邊身子都動彈不得,麻木僵直,所以做不出什么太有威脅性的動作,眼看著這玩意不斷地試探,我的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

  這般的畜生,倘若是我健康的時候,來多少殺多少。

  只是,現在的我,真的就要死在它的嘴里?

  我充滿了悲觀的心理,試圖呼喚小紅,結果卻如同泥牛入海,半點兒消息都沒有反饋回來。

  在經過了許久的試探之后,那惡狼終于確定了我并沒有反抗的能力,于是沒有再猶豫,張開了滿是腥氣的大嘴,然后朝著我的脖子咬了過來。

  就在死亡即將來臨的那一瞬間,我感覺到自己的腎上腺素陡然激發,一股力量憑空而來,我動彈不得,卻在瞬間伸出了雙手,抱住了這畜生的脖子,將其狠狠按到在地了去。

  那玩意一倒地便奮力掙扎,那力氣很大,幾乎要掙脫出我的控制。

  我知道如果自己一旦放開它,就半點兒機會都沒有了,于是沒有任何猶豫,抱著那畜生的脖子,張嘴就咬。

  野狼的毛發十分扎人,渾身腥臭無比,還帶著濕淋淋的汗水,我死死抱住了這畜生的脖子,努力控制著它的掙扎,然后朝著脖子處的大動脈猛然張嘴,使勁兒將其咬斷了去。

  血管一斷,那鮮血便陡然噴射了出來,腥臭的狼血將我的臉都給弄得一片污濁,而受痛的野狼也拼命掙扎著。

  我沒有心軟,張開嘴,就著那血管的缺口使勁兒咬去。

  我幾乎咬出了一大團的皮毛和軟肉,將那惡狼的脖子咬去了小半邊,這畜生方才最終停止了掙扎,軟綿綿地趴倒在地,不再動彈。

  我與它的拼斗幾乎用盡了自己所有的氣力,而且在掙扎的時候還動到了脊椎,疼痛讓我幾乎快要昏厥過去。

  短暫的失神過后,我勉強回過神來,躺在溫熱的狼尸之上,下意識地吸了幾口狼血。

  我在補充能量。

  如此又過了十幾分鐘,我方才回過神來,感覺剛才的拼斗讓我脊椎受傷更加嚴重了,幾乎動彈不得。

  我幾次嘗試,都沒有能夠成功,而這期間里,鮮血引來了螞蟻和各路蟲子,朝著這邊匯聚而來。

  好在我體內有著聚血蠱的緣故,使得這些卑微的生命在我幾米之外,就不敢再向前。

  對于這些小蟲子,聚血蠱的威懾力還算是不錯。

  我躺在狼尸之上,過了小半個小時,這個時候突然間林間一陣亂動,然后我瞧見有一條粗如水桶的花斑大蟒從樹上游了下來,在我左邊五米外的一棵樹上掛著,好像是準備過來撿便宜。

  而另外有種野狗一般的犬類出現,豺豹之類的,而且不僅僅只是一條,七八條,在林子的間隙里不斷穿梭著,舌頭伸得長長。

  又有一頭斑斕猛虎突然出現,一聲虎吼,將這些豺豹給嚇得四處逃竄。

  不過那些豺豹顯然有些執著,雖然分散開去,卻并不肯走。

  也不知道它們是在饞我呢,還是那具狼尸。

  一頭三米多高的野熊直立著身子,從林子里也擠了過來,瞧見那頭斑斕猛虎,毫不猶豫地狂吼一聲。

  瞧見自己成為了那么多畜生眼中的食物,我心中陷入了絕望。

  如果是往日,我或許還能夠憑借著手段一一斬除,然而此時此刻,為了一頭狼我都已經耗盡了心力,哪里還有閑工夫對付這么多的畜生?

  怎么辦?

  我的心如死灰,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有一聲口哨陡然吹響了起,緊接著有一個身影蕩著繩子,如人猿泰山一般,從那樹林間飛躍而來,落到了我的身邊。

  他打量了一下我,問道:“死的?活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