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三章 獵物爭

  果然還是來了。

  這兩天的時間里,我差不多已經打聽清楚了我所身處這個世界的基本情況,果然是荒域,不過讓我遺憾的,是雖然劫曾經聽過華族的名字,但是具體在哪里,他也不知曉。

  荒域上有很多個小部族,散落在各處,有的人甚至一輩子都沒有出過部落,也不曾去過別的地方。

  劫所在的部族也是如此,之所以聽到華族,也是因為之前有游商抵達過這里,所以從那里聽到的一些消息。

  而且這些消息也只有部族的高層知曉,倘若不是劫的父母在部落的地位還算高,說不定也無從得知。

  劫所在的部落,自稱為陳留。

  這既是部族的名稱,也是他們共有的姓氏。

  所以他的全名,叫做陳留劫。

  而部族信奉的天神圖騰,是一種人首蛇身的神靈,我聽劫跟我描述過,有點兒像是女蝸,又有一些不同,他們稱之為“巫溪”。

  一般來說,祭祀巫溪只需要一些血食就行了,所謂“血食”,就是活生生的動物,越是兇猛和龐大,代表祭祀的子民心思誠懇,而如果是有重大的事情需要祈福,就需要人命來祭祀。

  最近一段時間,陳留不斷遭遇天災人禍,部族里幾個頂厲害的戰士相繼死去,又有瘟疫出現,各種禍事生成。

  作為部族之中與神靈溝通的櫻花神婆在一次部族高層會議之中,提出了用活人來祭祀。

  出于對未知神秘的恐懼,這提議幾乎被一致通過。

  然而活人從哪里來?

  作為一個幾乎與世隔絕的部族,除了本部落的人之外,最近的部落還在百里之外,而且還是實力很強的部族,去過去那兒擄人,著實有一些冒險。

  所以劫告訴我他們的應對之法,是出動人手,去四處找尋落單的外部族人員,隨后還做著一手準備。

  那就是準備拿出本部族的人來,參與祭祀。

  而這人呢,極有可能是兩種,一是年邁老朽、成為負擔的老人,而另外一種,則是剛剛出生的嬰兒。

  但當劫將我帶回村子里的時候,一切麻煩就都有了解決之法。

  一個不知來歷,而且還近乎癱瘓的家伙,實在是天賜的禮物,這樣的好事兒,怎么可以錯過呢?

  所以這幫人來了,還對劫說出了如此義正言辭的話語來。

  然而面對著這些人的逼問,劫卻淡淡地說了一句話:“他是我的獵物,按照族中的規矩,如何處置這個人,是由我來決定的。”

  老頭兒說對啊,所以這不是過來征求你的意見么?

  劫抬起頭來,打量了一下老頭兒和他身后的那幾個壯漢,然后一字一句地說道:“我的意見,那就是不給。”

  什么?

  老頭兒沒說話,而他旁邊一個渾身肌肉的壯漢一下子發怒了,吼道:“劫,你說話進一下腦子,你要知道,你既然住在我們陳留,就得為部族做貢獻——部族給你房子住,給你東西吃,保證你的安全,讓你能夠平安長大到現在,你得有感恩之心,知道么?”

  劫毫不示弱地與那人眼瞪著眼,說道:“我住的這房子,是我父母蓋的,我才從小到大吃的,都是我父母打獵賺來的;我父母死了,我沒有讓部族操過一分心,吃的也都是我自己的獵物!”

  他比對方還要大聲,那人氣勢一弱,噎在了嗓子眼里去,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而這個時候老頭兒則說道:“劫,你這孩子啊,怎么能這么說話呢?”

  劫抬頭,盯著這老頭兒,說不知道二長老有何見教?

  二長老?

  當劫喊出對方的名字時,我的心突然一跳,知道這人就是害死了劫父母的二長老,再瞧一眼他,發現他到底還是太年輕了,眼神中的恨意怎么都收斂不住。

  糟了……

  我的心里嘆息了一聲,緊接著聽到那老東西說道:“雖說這房子是你父母蓋的,但你既然住在這里,接受部族的保護,那就得給部族出力;雖說部族中有規矩,誰捕到的獵物歸誰處置,但你要想一想,若是不將這人交出來,你忍心讓部族的其他人去作為祭品么?”

  劫冷哼一聲,說關我什么事?

  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眾人的臉色都變了,而二長老則冷哼了一聲,說你說出這樣的話來,還當不當自己是陳留部族的人?

  劫說是不是部族的人,可不是你來說了算的,得族長來決定。

  二長老聽到這話兒,臉色都綠了。

  他盯著劫,許久之后,方才幽幽說了一句話:“好,很好,那就讓族長來決定,一個寧愿讓部族的人去死,也不愿意貢獻出自己獵物的人,到底還配不配留在陳留部落……”

  說罷,他轉身離開了去,身邊的幾個隨從則惡狠狠地瞪了這邊一眼,也跟著離開。

  這些人一走,劫就憤怒地用手使勁兒捶了一下旁邊的門框,惡狠狠地說道:“就算是鬧到族長那里去,我也是有理的,我有處置自己獵物的權力,任何人都不能夠剝奪!”

  我瞧見他盛怒難消,出聲喊道:“劫,你過來。”

  經過這兩天的相處,劫對我的本事已經有了充分的了解,所以即便是在盛怒之下,他還是保留著對我的尊敬,趕忙跑過來,說怎么了,師父?

  我說咱們得走了,一會兒人來了,只怕我們就走不了了。

  劫不由得一愣,說師父你不是說今天是最關鍵的愈合期,身子動不得么,這是怎么了?

  我苦笑,說你剛才若是假意答應,拖延時間的話,我們或許還能夠有一線生機,但你既然已經跟部族鬧翻了,一會兒他們將族長搬過來,只怕我們就逃不掉了。

  劫不相信,說怎么可能,部族對于獵物的規定,是祖宗留下來的規矩,就算是族長來,都改變不了的。

  我說傻孩子,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若是他們將你給驅逐出部族去,你覺得他還會跟你講究規矩么?

  劫說不會的,我父親生前是族長最信任的戰士,他很重感情的。

  我苦笑,說若是你們族長重感情的話,你父親出事之后,你母親為何還會被害死呢?你母親難道不會把這事兒跟族長說么?

  聽到我的話語,劫愣住了。

  他過了好一會兒方才回過神來,臉色變得無比冰冷,說對,一個是死去的人,一個是活下來的人,族長其實早就已經做了選擇,只是我沒有看明白而已……

  我說走吧,趕緊走,希望能夠逃開。

  劫有些擔心,說可是師父你現在是最關鍵的復原階段,任何一點兒動靜,都會有影響的啊。

  我搖頭,說比起小命來,早一天恢復和晚幾天恢復,都是小問題。

  劫沒有再猶豫,回頭收拾東西,弄了一個小包,又將一把弓、一筒箭還有兩把粗糙的刀子弄好,然后將我給背了起來。

  我們沒有走正門,而是爬窗而出,沒想到剛剛出來,就瞧見了先前那小胖子。

  劫愣了一下,趕忙說道:“沖,你在這里干嘛?”

  小胖子有些驚慌,連忙擺手,說沒,沒。

  劫說別跟人說這件事情,知道么?否則我打死你!

  小胖子慌忙點頭,然而沒有等我們走出多遠,便聽到那家伙扯著嗓子大聲叫道:“不好了,劫帶著他的獵物跑了,快來人啊……”

  劫這個時候已經背著我走出十幾米遠,聽到這聲音,下意識地回手拿弓,我趕緊對他說道:“別鬧了,趕緊走。”

  劫氣憤不已,不過卻也不得不硬著頭皮朝村子外面跑去。

  然而經過這小胖子的一招呼,沒半分鐘,我們就給堵在了小巷子里,來了三十幾人,人群分開,有一個彪形大漢走了過來,而在他的身邊還有好幾個氣勢凜然的高手,先前那二長老也在其中。

  我瞧見這么多人,心中就有了幾分無奈。

  我的下半身幾乎沒有什么知覺,想要使用遁地術都沒有辦法。

  唉……

  那個彪形大漢就是陳留的族長,他走到了我們跟前來,凝望著劫,然后沉穩地說道:“怎么,想走?”

  劫這少年火氣一上來,頓時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惡狠狠地喊道:“對,我要走,誰敢攔我?”

  彪形大漢點頭,說你要走,我不攔你,把你身上那人放下。

  劫背著我,雙手持刀,說誰敢?

  彪形大漢盯著劫,瞧了許久,方才緩聲說道:“為了一個外人,跟部族的人翻臉,至于么?”

  劫說他是我新拜的師父,誰敢動他,我就跟誰拼命。

  彪形大漢說外面的人很狡猾的,他只不過是騙你而已,你放下人來,這兒任你自由出入,沒有人管你。

  劫大聲吼,說怎么會騙我?

  彪形大漢興致盎然地說道:“哦?,你的意思,是他教了你真本事咯?”

  劫說當然。

  彪形大漢沉默了一下,說這樣吧,我找個人跟你打,你若贏了,我放你們離開;但你若是輸了,就將這個騙子放下來,行不行?

  劫眼珠子一轉,指著二長老說道:“好,就他!”

1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三章 獵物爭”

  1. 回復 2016/06/03

    快點更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