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二十五章 照片鬼影

  這突然的變故讓所有人欣喜若狂,在這絕境之中,簡直比福利彩票中了五百萬還要高興。

  楊操這個家伙頓時迷信了不少,不斷地嘮叨著,命中注定,命中注定啊……

  隨著這扇大門的緩緩移動,在我們面前,出現了一個恢宏的大廳:是的,我只能夠用恢宏來形容這心中的感受。這是一個如同古代皇帝議政的大廳,當然,并不如電視劇中的清宮戲、大唐戲中的風格,更接近于漢武時期的樣子,有藍黑色的布幔從上而下的垂落,石桌石凳、石鼎石釜、石制的燈臺、正中的王座,以及墻壁上那十來盞安靜燃燒的暖黃色燈光,都讓人覺得威嚴肅立。

  更奇妙的是這大廳之中,一根柱子都沒有。

  我心中一跳,這地方跟神農架的耶朗祭殿,果真是十分相像啊。雜毛小道俯身,以耳貼地,過了一會兒才對著驚詫的人們說地下沒問題。我們這才緩步地跨進門中,小心翼翼地踩過那一米見方的石條地板,一步一步,來到了大殿之內。

  這大殿被石墻所隔,分成了三個部分:
  
  正中的是議事廳,有王座、石桌和燈臺等物,左邊的地方是一個很大的朝拜之地,上面有一個高約三米、天然形成的石像,正中獨眼,然后臉上恐怖莫名,兇神惡煞,應該是古代耶朗崇拜的一個自然神靈。在這石像下面,伏臥著一個三頭六臂的惡鬼石像,全身青黑,既小又猥瑣,沒有威嚴,卻讓我們渾身一震——這東西,我見過了太多次,好多與邪靈教有關聯的人家,都供奉著它……

  而在右邊的地區,是一個連綿的坑群。

  與神農架那里不同的是,在我們面前的這空地上面,伏臥著許多森森白骨,有人類的,也有動物的。這些白骨十分多,人類完整的骨架就有差不多四十多架,還有人形但是要矮上一截的,密密麻麻一百多具,其余獸骨若干,最大的骨架有三米多高的樣子,似乎是大象的,也有一具十幾米長的巨型骨架,橫貫東西,讓人猜測不出是什么東西——看這樣子,莫非是巨大的蜥蜴?

  這個地方,說是骨冢,似乎更加妥貼一些。

  除了骨架,還有好多鐵器在這些骨頭堆里間,墻壁上面也有各種刀砍斧劈的痕跡,排除了殉葬的可能,我們能夠想象在一千年或者兩千年以前,在這里發生了怎樣的戰斗和征伐。不過,戰爭再偉大,也只是默默無聞。除了賈微饒有興致地不斷拍照之外,我們都紛紛小心前行,試圖找到一條通道出來。

  大殿低垂的黑色幔巾原本還是結實的,然后我們跨門而進,當觸摸到,立即化作飛灰,紛紛揚揚地灑下來。

  有了周林的前車之鑒,雜毛小道肅聲對所有人說,不要拿這里面的任何東西,以免大家性命不保。楊操在旁邊贊同,也厲聲警告大家,這里面的氣氛十分的詭異,似乎潛藏著某種讓人心驚肉跳的東西,最好不要亂動,擾亂著這里的布置;更不能拿,若拿了東西,小心命都沒有。
  
  大家都點頭稱是,這些古董,似乎能值不少錢,但終究不如性命來得珍貴,這點衡量,我們還是懂的。

  賈微放下懷中的食蟻獸,讓她的小黑四處找尋通道,而我們也四處分散找尋。

  因為斷定是宗教使用的大廳,而不是恐怖的墓葬,所以不用擔心太多千奇百怪的機關。我躲開灑下來的幔布渣子,來到右邊,這是一個由石墻隔斷出來的獨立房間,一水兒的石坑,大坑小坑相連,一開始是畜牲的尸骨,然后是幼兒童子的,接著是矮腳馬、山豬以及猴子的,接著是成人,一直到正中間,竟然是一個巨大的黑耀石棺柩。

  我心中駭然,剛才還說不是墓葬,結果一下子,裝人的棺材盒子就出現了。

  黑曜石是一種常見的黑色中低檔寶石,又名天然琉璃,在所有晶石之中,它是吸納性最強的一種晶石,可以很快便將附近的雜氣或負性能量,吸進它內在的無形空間里,普通人經常佩戴,強身健體。在中國古代的佛教文物中,就有相當多有關于鎮宅或避邪的黑曜石圣物或佛像。黑曜石也是現在供佛修持布施的最佳寶石,只是……這么一整塊用作棺柩,著實少見。

  要知道,此物雖極度辟邪,能強力化解負能量,但是它只能吸納,不能化解,需要不斷地凈化。

  不然,它就會變成聚陰匯邪的恐怖法陣,魔盒潘多拉一般的存在。

  不知道,這里面到底裝著什么人,或者,是否裝著人?

  我對這東西有著一種莫名的厭惡和畏懼感,打量了一會兒,也沒有打開這棺材觀察一番的想法。沿著墻壁走了一圈,沒有發現有什么機關所在。正想看看這棺材地下是否中空呢,突然聽到“啊……”的 一聲慘叫,是小周,我立刻一陣焦急,循聲而去。

  匆匆來到了小周出事的地方,是大殿左邊的石像旁邊。
  
  只見已經圍了好幾個人,而小周則是因為腳滑,掉進了一個隱藏的石槽之中。

  這石槽有兩米多深,嵌入地下,好像是下水道之類的東西,小周伸出手,楊操一下子把他給拽了上來。只見小周渾身腥臭,腿部有一層黑色粘稠的油質,是一種讓人惡心想吐的味道。雜毛小道皺著眉頭聞了一下,對旁邊的我說:“是尸油……”

  小周看這自己這一身狗都嫌棄的骯臟模樣,哭喪著臉,跟吳剛和我們說:“剛剛就是想檢查一下,過啷個久(這么久),怎么這墻壁上的燈還在燃燒,是不是一直有人在。所以想攀爬上去瞧個仔細,結果一時失足,竟然掉進這坑里面……啊,臭死了,你們不會嫌棄我吧?我要回去洗澡。”

  楊操伸出手,想拉他,卻停在了半空中,指著墻上的燈火解釋,說這蠟油估計是用古時黑鱗鮫人熬制的油膏做成的,這種長生燭因為燃點低,一滴就可以燃燒好幾個月,所以一直到兩晉時期,淡水鮫人就差不多絕跡了,只有在東海一帶的珊瑚礁中才有得見。此長生燭在古代,一根可抵金珠三千,可見這里主人的財富,有多么的豐厚。

  不知道的人紛紛嘖嘖生嘆,說真算是長見識了。

  小周抱怨一會兒,便沒有再提及——他們到現在還穿著笨重的防化服,只是將頭罩給拿了下來,所以即使掉進尸油坑中,也只是自己惡心一下,除了雙手,身上到沒有多臟。

  我們在這里聚集,唯一一直在忙碌的的就是賈微。除了解除我們這些倒霉蛋身上的印記,她和楊操最主要的任務便是調查這個溶洞子里面所藏納的秘密,如今見到這個讓人嘆為觀止的祭殿,她自然是拿著相機一陣猛拍。這個地下建筑群落除了這大廳外,自然還有著其他的地方,馬海波和羅福安繞過王座,發現后面有一個很長的通道,而長道兩側皆是房間,見我們這里無事,便叫人過去看看。

  因為遠離了洞中的那魔眼,我們已經把羅福安的雙手給松開了。

  我們踩著一地的白骨,朝著王座后面的通道走去。

  沿途的幾個房間,都被人從里面鎖住,怎么推都推不開,我們只有直走,一直來到了尾端的又一個石廳中。

  熊熊的火焰燃燒,五米高的巨大石鼎坐落在高出平地的臺子上,周圍全部都是風格簡樸的獸紋雕石,座燈,石像,以及許多已經腐朽、看不出原來模樣的木器、布幔,讓我們可以確定,這里是一個祭壇。如同壁畫中的那種,納于室內的祭壇。

  我們繞著石廳找了一周,還是沒有看到通道在哪里。

  我十分頭疼,如果朵朵沒有舍身救我而原神大傷,此時我便可以將她放出來,由預感以及對陰陽之氣判斷最強烈的她,幫忙找尋出口,定能夠事半功倍。只是……我心中沉痛,不知道朵朵受了這回傷,要有多久才能夠恢復如常。

  唉,都怪我啊!

  我們來帶祭臺上面石鼎前面,里面有藍色的火焰在燃燒著,映照了整個大廳明亮如白晝。我仔細地端詳著這石鼎,款式跟神農架的耶朗祭殿,如出一轍。賈微拿著相機依然在拍,仿佛她是來考古的,而不是在逃命。不過,我看到她的臉色突然變得慘白了,然后緊張地把手中的相機拿給旁邊的楊操看。

  這個漢子的臉色在瞬間就變得無比的嚴肅。

  這一點我和雜毛小道都瞧見了,湊過頭去瞧,只見那相機的屏幕正好停留在瀏覽界面,這是一張拍攝正中那王座的圖片。只見在那石制王座的上面,有一個偉岸而朦朧的黑影,在如同人間的帝王,端坐在上面,俯瞰著我們這些盲目的闖入者。這圖片十分傳神,我甚至能夠從那陰影的輪廓中,看到它嘴角勾勒的嘲諷和微笑。

  相機留影,這得有多大的能量磁場啊?在這一瞬間,我的后背就滲出了一顆顆的小米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