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九章 回漢城

  從寧陵一族這兒得到的消息,讓我的心情稍微有一些低沉。

  說起華族,我與里面醫館的坨、鵲二老算是忘年之交,與戰士首領之一的龍云,農桑長老姜熠、族長的三弟龍不落交情都還算是不錯,所以前往華族的話,怎么著都有能夠聯絡高層的手段,然而如果老族長死掉,不知道上層是否會權力洗牌。

  而即便是不洗牌,估計在這樣新老交替的情況下,也未必能夠抽得出人手過來,幫我們找人。

  不過這事兒也不是我們所能夠左右的,太多的擔心也無用。

  當夜寧陵一族熱情款待,而夜里的時候,屈胖三和劫兩人輪流守夜,而作為病人的我則享受到了超凡的待遇,一覺睡到大天亮,也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寧陵一族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的確是要比陳留要強上許多,至少質樸豁達,沒有什么小心思,而且還熱情,通曉準備了貨物,然后安排了駝馬隊,在清晨的時候,叫醒了我們,然后出發,前往華族聚集地漢城。

  他們甚至還抽調出了一匹駝馬來給我乘騎,免去了劫一直背負著我的辛苦。

  這駝馬是駱駝和馬的結合物,背上有一對駝峰,高大,但模樣外貌又像駿馬,十分神駿,作為馱運貨物的畜生,十分得力。

  我瞧見那一大包、一大包的貨物,心中疑惑,問這里面都是些啥玩意。

  黑狼風告訴我,說寧陵最大的特長,就是這種帶一些酒精濃度的口水酒,采用少女咀嚼處理之后的粘稠食物,在發酵之后會有一股濃烈的酒香,是遠近聞名的特產,也是最有價值的貨物……

  呃……

  聽到他滿臉自信地介紹,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跟他談論下去。

  呃,好惡心。

  悠揚的駝鈴聲中,我們離開了寧陵一族,然后朝著江水的下游進發,一路上沿著江走,忽而上山,忽而下山,忽而穿林,忽而過江,一路上辛苦無比,還有危險無數。

  荒域之中,雖然散落得有各個部族,但這荒域的主人,其實從開始到現在,一直都是生活在其間的種種兇獸。

  這些兇獸是林中的王者,大地的寵兒,而正因為有著這些兇狠猛獸的存在,使得許多部族之間都罕有交流。

  并不是不愿意交流,而是因為這樣的交流,成本太高。

  因為在行商的途中,隨時隨地,都會被路上的兇獸給吃掉,所以只有真正的強者才會在這荒域之間揚下名來。

  華族所在的地方,是開發得比較不錯的區域,一般比較兇狠的猛獸,都給清除了去,這才使得族群能夠休生繁衍,傳承下去。

  而大部分的部族,則都如陳留和寧陵一般,默默無聞。

  從寧陵前往華族,差不多有千里路程,如果能夠順著江水而下,其實說不定會快一些,不過黑狼風告訴我們這條路并不可行,一來是江水之中多有水獸,比陸地之上兇險百倍,而且一旦翻覆,幾乎沒有逃生的可能;再有一個,那就這江水并非一馬平川,而是百折九曲,彎彎繞繞,跌宕起伏。

  如果乘船而下,說不定就給摔死了去。

  從寧陵而走,一路之上兇險許多,不過有著屈胖三隨行,倒也不算什么,基本上的小事兒,都由那寧陵一族的戰士幫忙料理了去。

  唯一有一回,有一頭三頭獵豹,一頭噴火,一頭噴水,一頭噴煙,簡直兇悍莫名,連黑狼風都無法拿下。

  然后屈胖三出馬了。

  然后我換了一坐騎。

  這頭被叫做三狗的獵豹被屈胖三一頓狂揍之后,又經過了一頓慘無人道的蹂躪,最終選擇了臣服,而屈胖三也拜托了步行的痛苦,當起了老爺來。

  經過這一次的戰斗,黑狼風他們瞧向屈胖三的眼神,多了幾分個人崇拜。

  這胖小子,簡直就是不是人啊。

  兇殘得不要不要的。

  在前行的第四天,我們終于碰到了其他部族的商隊,兩邊小心翼翼地進行了交流,終于得知都是去往華族,前去觀禮的。

  經過一場盤道之后,雙方決定共同搭伙前行。

  新到的部族對于騎在那三頭獵豹之上的我和屈胖三都保持著足夠的敬畏,他們告訴黑狼風,說這只被我們稱呼為“三狗”的畜生,曾經是這一帶最為恐怖的兇手,它有一個名字,叫做虺夜,而附近幾個部族的小孩兒,聽到這個名字,再調皮的夜哭郎,都會嚇得直發抖。

  然而就是這么一個畜生,最終剛給人騎在了身下,而且蔫不拉幾的,就好像給一百條大漢給輪了大米一般痛苦。

  別的不說,光這一點,就足夠讓人驚嘆了。

  一路之上,劫鞍前馬后地伺候著我,而出于自身安全的考慮,我對他的傳授倒也十分盡力,只要不是涉及敦寨苗蠱的事情,盡可能地有問必答。

  我的康復需要補充大量的能量,而這個過程完全恢復,則需要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劫在趕路的同時,不斷去打獵,幫我找來各種各樣的野物,保證我和屈胖三充分的能量需求。

  如此一路,終于在十天之后的一個傍晚,華族的聚集地漢城,出現在了我們的視野里。

  而這個時候,我們身邊已經集齊了五個部族來。

  人越多,就越安全,所以路程的后半段基本上沒有什么需要出手的地方,抵達了華族聚居地外圍,這兒自有負責引導的禮賓,因為前來漢城觀禮和祝賀的部族實在是太多了,所以不得不在漢城的外圍布置營地,然后分片分區的管理。

  我們在內城認識人,所以不想跟著寧陵一族在這片混亂的帳篷區等待,而是提出想要前往內城之中去。

  對方并沒有同意,說現在正是人多混亂之時,為了管理上的方便,原則上不建議任何訪問,不過如果實在是有這樣的需求,他可以幫忙轉達信件,而這邊則需要內城的人過來領,方才能夠放行。

  說起來,我和屈胖三因為消滅了臨湖一族,斬殺了釗無姬之事,在荒域之上的名頭挺響亮的。

  不過在這樣是非不明的情況下,無論是我,還是屈胖三,都不愿意貿然表明身份,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思索一番,我寫了一封信,讓禮賓幫忙帶給醫館的坨老和鵲老。

  或許是坨鵲二老的名聲實在不錯,那禮賓顯得十分鄭重,說一定會幫忙轉達的,請我們放心,并且在此耐心等待。

  之所以選擇坨鵲二老,而不是別人,是因為他們兩人的地位超然,不管政權如何更替,都顛覆不到他們這種技術人員去,因為醫者在荒域是十分珍惜的存在,沒有那一位領導者,會對他們動手。

  也正因為如此,使得我能夠從他們哪里,得到我所要知曉的事情。

  那就是此刻的華族,到底是一個什么狀況?

  我們之前熟悉的那些人,包括龍云、姜熠和龍不落,他們都還安好么?而若是如此,是否能夠幫忙找尋一下我們失落的同伴呢?

  一切都能夠得到解決。

  我們在臨時安置地耐心等待著,而這期間陸陸續續又來了幾個部族,加上之前的,有超過二十個部族前來華族這邊觀禮,而據禮賓跟我們講,說這一次的新族長登基,最少應該會有百族前來恭賀。

  而這個事兒,必將會成為荒域之上,前所未有的最大盛事。

  說起這件事兒的時候,那禮賓的臉上有著前所未有的自豪感,讓人覺得莫名有一些不爽。

  這種不爽不是我心里面反映出來的,而是黑狼風他們這些小部族的人。

  一個龐大而強勢的華族,其實并不是人人都希望能夠見到。

  過了差不多兩個小時,一個我認識的藥童趕了過來,找到了我們,說坨鵲二老聽說我們過來了,非常激動,讓他過來帶著我們去醫館。

  說罷,他還發了三塊腰牌給我們。

  屈胖三拿著這腰牌,說現在怎么還要弄這玩意啊?

  藥童說一朝天子一朝臣,這是新政策,上面的決定,下面就只有服從,而在內城里面,若是沒有族長侍衛隊頒發的腰牌,是會出現大問題的,前兩天還有人因為這事兒給活活打死了呢……

  活活打死?

  這新來的族長,怎么透著這么一股子的戾氣啊?

  我們不敢多言,準備跟著往里走,然而走到第一道門崗之前,卻給攔住了,守衛對我們騎著的這三狗十分戒備,不準我們騎著。

  屈胖三與那人爭執許久,無奈之下,只有獨自一人帶著那畜生離開,而由劫陪著我前往醫館。

  畢竟那畜生沒有屈胖三的彈壓,估計早就造反了。

  在藥童的帶領下,行了好一會兒,終于來到了醫館,坨鵲二老在門口相迎,雙方見面,自然好是一陣寒暄,十分熱鬧。

  寒暄一陣,進入內室端坐飲茶,我便問起了華族之事,談及不落長老的時候,那坨老嘆氣,低聲說道:“你在外邊,千萬別提他,否則會有殺身之禍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