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章 來請客

  我的臉色一變,說到底怎么回事?

  這……

  兩人欲言又止,我瞧見了,深吸一口氣,然后說道:“兩位,我們是過命的交情,而且都是知根知底,應該知道我不會對華族有任何危害的……”

  鵲老嘆了一口氣,說倒不是我們不信任你,只是現如今的華族,完全就是一個爛攤子,我們只是不想你陷入泥潭而已。

  泥潭?

  我盯著兩人,說到底怎么回事,我需要知曉一下情況,畢竟不管怎么說,龍不落長老對我還算是不錯,與小香港的關系也挺重要的。

  坨老看著我窮根問底的樣子,沉默了一會兒,然后說道:“他反了,帶著龍云等人離開了華族。”

  我瞪著雙眼,說為什么呢?

  坨老低頭,說不落長老說老族長是被人謀殺的,而那人正是我們的新族長軒轅野,這說法使得華族的上層分裂成了兩邊,一部分人質疑新族長候選人,而另外一部分人則支持軒轅野,最后軒轅野在無悔長老等人的支持下,大敗不落長老一行人,多人戰死,不落長老和龍云等人敗退離開,退入山中去。

  我有些驚訝,說那個軒轅野到底是何人,不落長老可是族長的三弟,無論是個人實力,還是在華族之中的影響力,可都是數一數二的,怎么會敗呢?

  鵲老看了一眼門口,然后低聲說道:“軒轅氏曾經是華族最開始的第一姓氏,最開始的時候,族長都是由軒轅氏來擔當的,后來華族之中出現了一個暴君,對內苛刻,對外征伐,結果內憂外患,最終倒臺,取而代之的是有窮氏,對軒轅氏進行了大規模的清剿;然而有窮氏并不能持久,被龍氏替代,老族長便是第二代的龍氏。”

  我這才明白,說原來軒轅氏以前還是豪族。

  鵲老點頭,說對,軒轅野的爺爺就是末代軒轅族長的侄子,為人正直不阿,盡管有窮氏對軒轅氏進行了大規模的清洗,但最終還是沒有對他們這一脈動手,因為害怕引發眾怒,而這軒轅野是十分傳奇,據說出生之時,有清蒙之氣入體,自小聰慧,天生神力,十歲的時候于野外偶遇龍尸,吸收入體,閉關十年,終于大成,之后就一直有人鼓吹,希望龍氏能夠將權位歸還于軒轅氏之手。

  我說這也太腦動大開了吧,人家好不容易奪取的政權,而且還將華族經營得這般不錯,隱然間已經有了泱泱大族的氣派,紅口白牙地就想讓人將權柄交出來,有些過分了。

  鵲老說誰說不是,老族長這一生,勵精圖治,使得華族在荒域之中名聲鵲起,隱然成為第一族,功不可沒,若是換了一人,未必會更好,而且還動蕩不休,只是……

  他嘆了一口氣,臉色有些難看。

  而這時坨老開口了,說老族長隨著年紀增大的緣故,近年來精力不濟,漸漸地不問世事,龍氏之中,三長老龍不落、五長老龍無悔兩人則是華族之中的重臣支柱,而那老族長之子龍頂天年少輕狂,目中無人,這為隱憂;相反的是軒轅野,不但名聲鼎盛,而且之前有窮氏清理門戶的時候逃遁而走的軒轅黨羽,前些年回歸華族,有八人十分厲害,被稱作軒轅八子,對交還政權之事最為熱衷,整日鼓吹,好在老族長心胸開闊,倒也沒有發難。

  然而……

  坨老告訴我,就在前段時間里,老族長暴斃,與此同時,死去的還有被當做華族繼任者的少族長龍頂天,隨后長老龍無悔站出來,公開支持權位交還于軒轅氏。

  龍無悔站出來話之后,族中各位長老之中,有七成支持此事,經過長老會共議之后,決定擇日登基。

  而隨后龍不落長老站出來,公開指責背叛,雙方的支持者大打出手,最終以龍不落敗逃而告終。

  聽完坨鵲二老將事情的經歷說完,我這才知道我認識的華族高層在這一次的變動之中,幾乎被一網打盡,就連那農桑長老姜熠,這樣的技術長老都給吞沒在了叛亂之中,被萬箭射殺了去。

  二老的敘述其實還是有一些簡單,基本上都是傳言整理而來。

  其實從我的這個角度看來,這里面的事情應該還有更多的變故,最關鍵的一點,那就是無悔長老的態度。

  作為老族長的五弟,他其實最應該本族的身邊,然而讓人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旗幟鮮明地站在了軒轅氏的一邊,從而使得雙方實力太過于懸殊,導致了勝利天平的傾斜。

  他為什么會去支持外人,而選擇與自己的姓氏作對呢?

  這事兒越琢磨越有味道,細思極恐。

  而且那軒轅野這幾年來一直張羅著復位之事,即便那老族長再是一個老好人,但是能夠統御華族這么大的一個部落,他怎么可能連一點兒防范之心都沒有呢?

  若是連這么一點兒腦子都沒有,他之前又是如何領導華族走向繁盛的呢?

  這里面的事情,對于我一個外人來說,著實是有一些霧里看花水中望月,鬧不清楚到底什么情況,然而就在我暗自心憂的時候,鵲老又說出了另外一件事情來:“對了,有一件事情你需要小心一些。”

  我一愣,說什么事?

  鵲老語氣低沉地說道:“族中有傳言,說不落長老和龍云等殘部,他們最后在你的小香港落了腳,所以我聽說一個說法,那就是軒轅野準備在族長就職之后,帶領大軍,親自前往小香港剿滅叛賊……”

  啊?

  這尼瑪還跟小香港扯上關系了。

  我先是驚愕,然后仔細想了想,覺得不落長老和龍云等人逃往小香港的事情應該八九不離十。

  首先是因為我們之間的關系不錯,而且華族駐扎在小香港的部隊,其實都是不落長老的忠實簇擁,那兒有超過兩百人的衛隊,如果能夠在那里站得住陣腳的話,說不定還有扳本的可能。

  只不過如此一來,作為小香港名義上的頭兒,我在華族漢城這邊的地位就有些尷尬了。

  想到這里,我抬頭看向了坨鵲二老,說既然如此,那我還是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吧。

  鵲老苦笑,說對,此地不宜久留,一會兒我們讓芍藥帶你離開,將你送出內城去。

  我說難怪這一路上感覺怪怪的,原來是這般原因。

  在這樣的情況下,坨鵲二老能夠如實以告,并且護送我離開,已經是足夠不錯了,但是我此前進來的時候,雖然十分低調,但并沒有收斂蹤跡,只怕待久了,會被人注意到。

  所以離開了醫館之后,芍藥帶著我在城里面兜了一個大圈,最后才準備從繁華的東市送我離開。

  東市本來就是百族貿易之地,人員繁多,而因為族長大典的緣故,使得這里更加繁華,各路人馬匯聚于此,對于我的離開,倒也還是有不少的幫助。

  我、劫和醫館的藥童三人在街巷之中飛快穿行,眼看著就要抵達東市街口,離開漢城的時候,突然間前面的街巷口,來了一隊身穿鐵甲的兵士。

  這些人跟之前的華族武裝要正規許多,所有人都帶著黑色的鐵殼面具,全副武裝。

  這些兵士的領頭人,是一個身材挺拔的長腿妹子。

  她身高足有一米八,然后頭發用一根紅繩扎著,顯得英姿颯爽,十分靚麗。

  芍藥瞧見了她,嚇得直哆嗦,說不好,這人是軒轅野的八部下之一,大力神夸娥英,她是華族之中,力氣最大的人,力可拔山,能夠抓著自己的頭發,將自己給揪離地面去,若是被她碰到了,只怕會有大麻煩,走。

  他帶著我們轉身就走,抄了另外的一條街巷走去。

  然而我們剛剛走到另外一處,結果門口給人堵住了,有一個圓滾如球的大胖子帶著另外一隊的人馬,將我們堵在了巷道之中。

  芍藥哀聲說道:“這人是飛將力牧,軒轅野的八部下之一,天生的統帥。”

  說話間,剛才那個英姿勃勃的女人也堵在了巷道的另外一邊來。

  他們的出現,卻正是過來捉拿我們的。

  飛將力牧體型碩大,一個人便將那巷道給堵死了,他努力地走上了前來,沖著我拱手說道:“閣下可是雷劈臨湖釗無姬的雷澤天神、小香港主人陸言?”

  我摸著鼻子,苦笑著說道:“我叫陸言沒錯,但是雷澤天神是什么鬼?”

  飛將力牧人胖,便越發地慈祥起來,呵呵一笑,說雷澤天神,是荒域群雄對您的尊稱——我們剛才從禮賓司那邊接到消息,說您有可能抵達了我華族;作為小香港的主人,荒域之中的最強王者之一,我家主人對閣下十分仰慕,讓我們過來請您,希望雷澤天神您能夠賞臉,與我家主人見上一面。

  我瞇著眼睛,說你家主人是?

  飛將力牧不卑不亢地說道:“某家主人,便正是這華族即將的族長,真龍天子軒轅野。”

  真龍天子?

  聽到這話兒,我心中冷笑數聲,平靜地問道:“能不見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