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一章 第九子

  真龍天子,登基、百族來賀……

  聽聽這些詞眼,明明一土著部落更換族長,結果給活生生地弄成了封建王朝的建立,怎么聽都覺得有一些惡心。

  而對方這般強勢地過來堵住我們,這事兒著實讓人不爽。

  所以我幾乎是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對方的請求,然而那飛將力牧卻攔在了我們的跟前,說難道小香港的主人,就是這么沒禮貌的么?

  這時醫館的芍藥站了出來,咳了咳,然后說道:“各位,陸先生是我們家老先生的客人,又沒有違反華族的任何規矩,請你們不要無理,免得丟了我華族臉面。”

  聽到這話兒,飛將力牧的臉一下子就變得冷若冰霜了起來。

  而在身后,那個大長腿、馬尾辮的妞兒則冷聲笑道:“我華族的臉面,是你說丟就丟,你說撿就撿的么?你算是老幾?”

  芍藥身為醫館的藥童,跟隨著兩位老先生學醫的弟子,平日里在華族也是自覺頗有面子的人,給這么一頓數落,小臉頓時就給憋得通紅,激動地說道:“我是醫館的……”

  啪!

  那夸娥英一步跨來,竟然憑空橫跨七八米,來到了我們的跟前來,伸手抓住了芍藥的脖子,然后高高地舉了起來,一字一句地說道:“想要命,就給我滾。”

  芍藥給高高舉起,脖子勒住,氣都喘不過來。

  我在旁邊想要動,劫攔住了我,沖我搖了搖頭——我雖然腰傷好了,不過傷筋動骨一百天,此刻實在是不宜與人爭斗,免得剛剛牢固了的骨頭又松散了去。

  劫護住了我,而一向都給人尊敬的芍藥流下了眼淚來,終于明白了如今的華族,再非往日的華族。

  以前的華族尊重人才,如同坨鵲二老這樣的醫者,是最受人尊敬的。

  但現在不是了。

  現在的領導層,他們崇尚強者,只有能夠戰勝他們的人,才會收到發自內心的尊敬,而至于其他的,則根本不屑一顧。

  就好像外面的世界,崇拜有錢人一般。

  夸娥英將芍藥往人群之中一扔,然后平靜地說道:“回醫館去,跟那兩個老不死的說一聲,別以為有門手藝就什么顧忌都沒有,真要惹到我們家主人,回頭就宰了他們——反正我們也有神農,其余人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

  芍藥哭著鼻子往外面跑去,而那夸娥英則走到了我的跟前來。

  她身材勻稱而高挑,走到我跟前來,幾乎與我平齊,一雙黝黑的眼睛盯著我,一字一句地說道:“我家主人請你,你去,還是不去?”

  我平靜地說道:“去,如何?不去,又如何?”

  夸娥英一字一句地說道:“你去,我們護送你,你的安全我們全力保證;你若不去,無事,不過現如今小香港成為了叛賊的聚集地,作為小香港的主人,閣下難辭其咎,估計會有不少正義的華族義士,想要刺殺于你,來維持華族的穩定和團結,所以……”

  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打量著周遭這些人。

  兩個軒轅八子,每一個我都感覺能夠有與我抗衡的實力,而其余的這些人,個個都是擁有強悍力量的華族精銳,如果我真的跟他們翻了臉,只怕未必能夠殺出重圍。

  這個時候,我已經后悔來到華族了,雖然探知了不少的情報,但是卻被人謀算了去,實在不是一件好事情。

  一口氣呼出,我聳了聳肩膀,說聽說軒轅野十歲就融合了龍靈于體,是天選之人,我不覺也有一些好奇,既然如此,見一見,也是挺不錯的事情——這小朋友,我路上碰見的,讓他離開,沒問題吧?

  對方未必知曉我脊柱受傷的事情,所以表面上氣勢洶洶,但其實挺緊張的。

  所以一聽到我愿意過去,心中立刻松懈幾分,打量了一眼劫,并不覺得有什么危害,于是點頭,說主人請的人是你,至于這一位,若是愿意,一同前往便是;若覺得悶,離開也無妨。

  對方開了口,然而劫卻不愿意。

  他攔在了我的跟前,說不,師父,你走哪里,我就走哪里,我不會離開你的。

  我瞪了他一眼,說傻子,我去未來的族長那兒做客,又不是龍潭虎穴——既然是做客,說不得還得吃吃喝喝,你得回去通報一聲,讓寧陵那邊的族人不要等我吃飯啊?

  我的意思,是讓他去幫我通知屈胖三,然而劫心思單純,根本就沒有聽懂我話語里面的想法。

  他只是搖頭,一定要跟隨。

  旁邊的夸娥英似乎看出了一些什么,不耐煩地說道:“一起去就一起去,我們還能差你一頓飯不成?”

  劫的死腦筋讓我頭疼,然而卻又是無可奈何。

  而且我還怪不得他,畢竟這孩子明明知道此番危險很大,但卻執意相隨,顯然是動了生死與共的念頭。

  他都這樣了,我還能夠怎么苛求他呢?

  事到臨頭,逃避也是沒有任何意義的,想到這里,我不再糾結,說行吧,你跟著我吧。

  飛將力牧露出了彌勒佛一般的笑容,說那請這邊走。

  在兩人的押送下,我與劫兩人轉身,朝著內城的深處走去,一路往北行,越往里走,那建筑的規模越大,終于來到了一處規模宏大的殿宇之前,越過重重守衛,我被安排進了一個大殿里面去。

  這建筑有點兒像是清真寺的道場,進里面去的時候,需要妥協,而劫則被攔在了外面。

  飛將力牧告訴我,說主人在里面等待。

  我看了一眼劫,又瞧見周遭幾人的表情,抬起手來,寬慰他道:“別著急,我去見一見就回來。”

  我走進了大殿之中去,瞧見寬敞的殿宇之中,除了十幾根從上垂落的巨木之外,空空蕩蕩,什么都沒有,而在幾十米遠的盡頭,有一個身穿白衣的男子,正背對我坐著,然后開始撫琴。

  哦,錯了,那個應該叫做古箏。

  那人彈琴的手藝十分不錯,高山流水,清泉石上流,莫名之間有一些超然的感覺來。

  然而當我走近一些的時候,那琴聲一邊,錚然之間,居然有幾分殺伐之意。

  我在那人的五米之外停住了去,而那人似乎沉浸在古箏曲子的意境之中,不能自拔,還兀自在彈著,我雖說對于音樂知識比較匱乏,但是卻聽出了對方彈奏的曲子來。

  《十面埋伏》。

  一曲結束,那撫琴的人方才抬起頭來,凝望著我,微微一笑,指著我旁邊的蒲團說道:“坐。”

  這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青年,他沒有華族人尋常所見的長發與胡須,整個人收拾得清爽干凈,短碎發,眉眼還有幾分女性化,笑的時候露出一口白色的牙齒來,十分帥氣。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了此人的身份,我或許會覺得他可能是辦公樓里面的某位職業經理人,又或者從事音樂工作的藝術家。

  他的笑容很陽光,很有感染力的那種。

  我緩緩坐下,或許是因為看了對方太久的緣故,那人微微笑道:“怎么,有些意外?”

  我點頭,指著他的頭發,說很少有瞧見過華族人剪去頭發。

  撫琴的人說道:“是么?總有人會告訴我,說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所以剪發之事,不到萬不得已決不可為。不過我一直覺得,短發利落,不用花太多的時間去打理,從而可以有更多的精力去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情。”

  我說很不錯的想法,真的讓我有些詫異。

  他朝著我點了點頭,說你好,軒轅野。

  我說你好,陸言。

  軒轅野沉吟了一番,然后說道:“你是不是覺得我與你所見過的華族人不一樣?”

  我點頭,說對,很不一樣,讓我有一種意外的感覺。

  軒轅野說是否覺得我好像跟你來自于同一個世界似的,對不對?

  我身子一直,有些驚訝地說道:“什么,你真是?”

  軒轅野搖了搖頭,說沒有,我從出生到現在,一直都待在荒域,雖然很有興趣前往你們所來的世界,卻一直都沒有機會;不過,我卻有一個家庭教師,他來自你們的世界,告訴了我許多關于那個世界的知識,讓我知道能夠上天的飛機,四海縱橫的輪船和滿大街的汽車,乃至離開天空、飛向宇宙的火箭……

  這些現代的詞語從對方的口中蹦出來,著實讓我有些太過于驚訝了。

  在此之前,我曾經幻想過這位真龍天子軒轅野的種種形象,然而卻萬萬沒有想到,他居然是一個接受了現代教育的人。

  難怪會有這么多古怪的詞匯,從他的手下嘴里蹦出來呢。

  我凝望著這位現代范兒的華族領導人,然后說道:“不知道閣下找我過來,有什么事么?”

  軒轅野盤腿坐在了我的面前,盯了我好一會兒,突然間站了身子來,走了兩步,來到我的身前。

  他居高臨下地躬下身子來,盯著我,緩聲說道:“我聽過你的事情,很棒,釗無姬那老妖婆實力還算不錯,結果最終還給你殺了去,而且你似乎還能夠自由來往兩界——我的意思是,你是否愿意臣服于我,作我的軒轅第九子?”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