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二章 倏影蟲

  呃……

  就在我以為對方受過良好的現代教育,可以與我有一個比較不錯的溝通時,他居然說出了這么一通話兒來,讓我頓時間就有些懵住了。

  什么情況?

  臣服于你,你特么的以為自己是誰啊,封建王朝的領主么?

  就在我滿腦子的疑惑時,對方似乎猜測到了我的驚訝,平靜地說道:“你若是答應,我將賜予你‘倉頡’的稱號,讓你成為荒域之上啟蒙百族的圣人,教化萬民……”

  啊?

  等等,這個時候我終于反應過來了——倉頡,這特么不就是傳說中的黃帝部屬,被譽為“龍顏四目,生有睿德”的造字者么?

  仔細回想起來,先前的飛將力牧,再到夸娥英,這可不都是三皇五帝之時那黃帝的部署么?

  中華民族自稱龍的傳人,炎黃子孫,這所謂的炎帝,講的就是嘗百草的神農,這一位剛才那夸娥英曾經提過一嘴,我并未留意,而此刻回想起來,就已經有些不對勁兒了;而那所謂黃帝,可不就是姬軒轅么?

  這個軒轅野,還真特么把自己當做是人類始祖了?

  我瞇著眼睛,并沒有正面回答對方的問題,而是問道:“我很好奇,軒轅八子都有那些人?”

  軒轅野微微一笑,說我的軒轅八子,都是這荒域之上頂尖的人物,神農、常先、力牧、夸娥、大鴻、共工、祝融,還有我的妻子風后。

  呃……

  都特么是歷史上黃帝他老人家的部下啊,原來這軒轅八子,是這么一個來歷啊?

  只不過,這些應該不是他們的本名,而是如同“倉頡”于我一般,都特么是這個軒轅野給的封號。

  而之所以會如此,估計是因為他曾經聽過那個無良家庭教師的教導,認為自己將成為荒域這一片土地的王者,民族融合的第一人。

  好大的野心。

  我感覺得出來,我面前這一位是個真正的瘋子,這樣的人,如果我拒絕了他,會是什么樣的情況呢?

  我沉吟了一會兒,也不答應,也不拒絕,而是緩聲問道:“那么,你需要我干嘛呢?”

  軒轅野說道:“倉頡觀察星宿的運動趨勢、鳥獸的足跡,依照其形象首創文字,革除當時結繩記事之陋,開創文明之基,后又見靈龜負書,拜受洛書,開啟民智,人人如龍——吾賜姓你倉頡,就是希望你能如他一般,教化萬民,將百族的心思操控在一起來,從而建立偉大的部族……”

  聽到他慷慨激昂的話語,我越發冷靜,心中冷笑,想著老子好好一個現代人,長在紅旗下,哪里有閑心跟你扯這幾把玩意兒。

  不過我還是有著最基本的禮貌,任對方講解著自己的宏圖壯志。

  許久之后,他方才盯著我,然后一字一句地說道:“你,可愿?”

  我瞇起了眼睛來,說你說得天花亂墜,然而我卻實在是看不出你有哪一點本事,能夠一統百族,統治整個荒野的實力……

  哈、哈、哈……

  軒轅野仰天大笑,拍著手說道:“好,好,我喜歡你的直白,如果你什么都不問,假意順從,我反倒是不放心你了——且看……”

  他往后退了七八步,然后雙手在胸前一揉,突然間有一條青龍之氣從胸口之中噴薄而發。

  這是真龍之氣,磅礴而洶涌,純粹和灼熱,青蒙蒙的氣息從他身上逼迫出來,有一種無上的威嚴之感,從上而下地威壓下來。

  我在此之前,曾經見過跟著雜毛小道的小青龍麻繩兒,那種氣息是一般模樣的,唯一的區別,是這兒似乎恍惚一些。

  傳說是真的。

  這軒轅野,居然真的融練了那龍靈于身,也唯有如此,他方才會有這般強大的氣勢。

  堪稱恐怖。

  在這青龍之氣的籠罩之下,軒轅野背負雙手,傲然說道:“荒域之中,除了華族之外,還有三族可堪豪強,其一是位于東海之濱的東夷,此族擅長操舟弄海,水面之上,已無敵手,又有護族靈龜,著實厲害;又有一族,于南方的野蠻人,老師稱之為九黎,其頭人叫做英布,擅使蟲蛇;又有一族,位于極北之地,名曰狄,狄族渾身是毛,可謂妖魔之族,天賦異稟,個個兇猛……”

  他歷數這些我聽沒有聽過的族群之后,然后自信滿滿地說道:“然,這些部族與我,都不過是前進路上的絆腳石而已,我只要統合了華族周遭百族的力量,便能夠橫掃天下。”

  我盯著他,說你到現在為之,還沒有說起如何能夠統合百族。

  軒轅野沖著我微微一笑,露出了一口白森森的牙齒來,緩聲說道:“恩威并施,無外如此。就跟你們所說的,大棒子,加胡蘿卜,誰敢不從,直接剿滅了去,世間事,可不就是這么簡單么?”

  我瞇起了眼睛來,說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倘若我不答應你,你也將是這樣的態度么?

  軒轅野這個時候笑了起來,身子夸張地搖動。

  笑聲過了好一會兒,他方才停下來,盯著我,然后一字一句地說道:“你不同,你是見過大世面的人,所以我會給你兩天的考慮時間;不過兩天之后,在我登基之前,你若是還不做出選擇,我就會殺了你,因為像你這樣的人,不為我所用,而成為了我的敵人的話,那將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他停頓了一下,然后嘴角往上一咧,然后說道:“至于你的小香港,請相信我,我會讓它從這個地圖之上,抹去,不復存留,而那個漂亮的小美人兒,將成為我的妃子,紀念這一切……”

  兩人的目光這個時候,在半空之中對視,火花四濺。

  我盯著軒轅野,良久之后,方才平靜地說道:“不用考慮兩天,我答應你,臣服于你——需要做些什么嗎?”

  軒轅野聽到,先是一愣,突然大笑了起來,然后拍了拍掌。

  掌聲響亮,在大殿之中來回晃蕩,隨后門開,一個蒙著面紗的女子,端著一個盤子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軒轅野平靜地說道:“我受過現代教育,也知道男兒膝下有黃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其余人一律不理睬,所以我也無需你的跪拜,只不過……”

  面紗女人走到了我的跟前來,將那盤子之上的銀色罩子打開,里面卻是有一條蠕動的小蟲子來。

  這小蟲子有點兒像是螞蝗,不過似乎更細一些,翻滾蠕動的樣子,十分丑惡。

  軒轅野盯著我,說人類狡詐,謊言隨口而出,所以我不得不使一些手段,這是我的未婚妻風后,她豢養了一些小玩意兒,讓她來給你介紹一些。

  那蒙著面紗、體態婀娜的女子向我微微一點頭,然后用清脆的聲音介紹道:“它的名字,叫做倏影,這是一條子蟲,而母蟲則在我的身體里——倏影能夠吸收死氣,但凡是死于你手中的強者,靈魂之力都會有一部分落入它的身體里,給你提供強大的能量輸出,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它對你的好處是很大的……”

  我瞇著眼睛,說談一談它的壞處。

  風后盯著我,說它沒有壞處,唯一的不好,就是倘若你對王有任何異心,并且給他察覺出來之后,我可以通過倏影,控制你的身體,讓你最終能夠選擇忠誠。

  說到最后這句話的時候,她的眼睛死死盯著我,仿佛要從我的眼神之中,看出什么來一般。

  而軒轅野也在旁邊冷眼打量著我。

  蠱蟲控制。

  我沒想到軒轅野居然這般精明,并不采信任何的手段,唯有通過控制別人的生死,才能夠將外人接納——這還僅僅只是我,整個華族之中,到底有多少人被他用這樣的方法給控制住了呢?

  這事兒仔細一想,越發地覺得恐怖。

  面對著兩人的注視,我聽完之后,絲毫沒有任何膽戰心驚的懼意,而是哈哈一笑,說有趣,果然有趣——我終于知道你為什么要開啟統一戰爭了,因為有著倏影的存在,死的人越多,你便能夠越發強大。

  軒轅野得意地說道:“對,當戰爭來臨的時候,人們就會恐懼的發現,我麾下的戰士將會越戰越強,甚至能夠以一當百,然而自己的勢力卻會越來越弱,最終消亡了去。”

  而這時風后也開口說道:“你放心,只要你對王忠心耿耿,倏影的那個功能,將永遠都不會開啟的。”

  我盯著風后,她的面紗很輕薄,但是卻能夠將她的臉給遮住,一片朦朧。

  我突然之間,灑然一笑,伸出了手來,說道:“這么好的東西,為什么不要?來吧,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感受那種強大的力量了,快點……”

  我的話語讓軒轅野和風后兩人如釋重負,那白衣男子哈哈大笑道:“好,好漢子,從今天開始,你就是軒轅第九子,倉頡。”

  而這個時候,風后也伸手將那蟲子捻起,放到了我的脖子上來。

  那蟲子一接觸我的皮膚,立刻張開嘴巴,往我的身體里鉆了進去,然后奮力往里面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