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五章 眼見你宴賓客

  震撼!

  瞧見在半空之中不斷翻騰不休,散發著莊嚴恐怖巨大龍威的青色真龍,祭壇之下上萬的民眾都為之驚嘆,有的人甚至激動得直接跪倒在地,大聲跪拜起來。

  真龍,真龍,這東西無論是在中土,還是在九鼎之外的其他世界,都是一種神圣的生物,宛如高高在上的神靈。

  它永遠都只活在傳說之中,卻沒有人能夠想得到,居然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來。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真龍天子,真龍天子,真龍天子……

  山呼海嘯的歡呼聲,從人群之中開始蔓延,我瞧見無數人都在奮力伸出雙手,朝著天空使勁兒大聲高呼著,歇斯底里,聲嘶力竭,就好像在這一刻,整個人的靈魂都為之升華了去。

  我瞧見軒轅八子在這個時候跪倒在了地上去。

  華族高層的眾位長老,他們也跪倒了。

  龍無悔,也跪倒了。

  祭壇之上,那個為軒轅野加冕的華族長者也跪倒了,唯有那位叫做秋水先生的眼鏡男,他向后退了幾步,然后右手撫在胸口處,鞠躬而立。

  他是軒轅野的老師,有這個不跪。

  這個時候,我身旁的夸娥英瞧向了我,惡狠狠地說道:“你為什么不跪?”

  我?

  我對軒轅野心中充滿了不爽,勉強虛與委蛇就已經夠難受了,你特么的還讓我跪下去?

  我這膝蓋,跪我老爹老娘,卻絕對不會跪別人。

  沒有人受得住我這一跪。

  陸左都……

  呃,他肯定也不會讓我跪下來。

  面對著夸娥英的責問,我沉住了氣之后,回答道:“王準許我不跪的,不信你問他。”

  不跪拜,這是我之前與軒轅野的約定。

  心高氣傲的他剛開始為了收服我,自然是做盡了姿態,不過恐怕這并不是他內心之中真實的想法,權力欲極重的他或許在想,當自己登基,成為華族之王的時候,在眾人的面前,迫于那種強大的壓力,我或許就放棄自己的自尊,跪倒在他的面前。

  然而他卻忘記了,作為一個現代人,早就沒有了受人奴役的心思,早就已經站了起來,不會信仰任何的神或者救世主。

  真正能夠主宰自己命運的,永遠都只有我自己。

  軒轅野人在祭壇之上,她哪里可能去詢問,所以只有怒氣沖沖地瞪著我,恨不得沖上來把我給打一頓。

  但她最終還是忍耐了下來。

  此時此刻,是軒轅野最重要的日子,他籌謀策劃了那么就,等的就是這一天,任何試圖搞砸這一場儀式的人,都將會受到了最為殘暴的制裁。

  作為軒轅野的心腹,夸娥英并不覺得自己能夠面對軒轅野的怒火。

  她不能,但我能。

  劫也能。

  我們兩個人,在一片跪倒在地的磕頭蟲之中,顯得格外刺眼,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遠處傳來了一陣緊急的馬蹄聲,而為首的那個,居然是一頭斑斕猛虎。

  這猛虎,怎么看,都有一些眼熟。

  而當那一支隊伍沖到跟前來的時候,我終于瞧清楚了。

  尼瑪,這老虎可不就是我曾經騎過的么?

  它后來被我留給了安。

  不過此時此刻,騎著它的并不是安,而是另外一個熟人。

  龍不落。

  作為華族老族長的三弟,不落長老是一位極為賢明的長老,對內他以德服人,無論是華族高層,還是底層百姓,他們對不落長老都有著發自內心的尊重,在老族長病倒在床的這幾年里,幾乎都是他與無悔長老在主持華族事務。

  而對外,不落長老則是恩威并施,不卑不亢,兼容并蓄,這樣的態度使得華族的威名遠播,越來越多的部落和人們,愿意與華族交好,并且商貿往來。

  不落長老他給華族樹立了一派泱泱大族的氣度,公平、公正、公開。

  講道理,一個部族做到了這一點,就贏得了月來越多人的尊重。

  然而就是這樣一位居功至偉的華族長老,最終卻給通緝了去,被稱作叛徒,讓現如今的華族四處通緝,甚至準備前往小香港出兵圍剿。

  為什么呢?

  究根結底,還是因為龍不落指出了一件事情來,那就是老族長是被軒轅野和他的爪牙給謀害的。

  他這樣的繼承并不合法度。

  作為一個延續千百年的部族,華族是有著一整套的法理和慣例的,如果真的是軒轅野擊殺了老族長,并且實施篡權的話,他的繼承是完全沒有意義的。

  而無數曾經得到過老族長恩惠的華族民眾,都會從心底里憎惡這個靠謀殺而多勸的族長。

  這是軒轅野所不能忍受的,所以不落長老反叛之事是被秘密處理的,除了少部分人,更多的華族民眾知道得并不多,甚至都沒有聽說過。

  其實這也是軒轅野一伙人刻意隱瞞的結果。

  然而這個時候,龍不落突然冒了出來,而在他的身后,還跟著兩百人的騎兵小隊,穿著與換裝過后的華族衛隊截然不同的老款戰衣,這樣的狀況,讓幾乎快要瘋狂得暈厥過去的華族民眾,稍微冷靜了一些下來。

  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夠感覺得到,氣氛在一瞬間,就有一些不對勁兒了。

  有人在想到底怎么回事,失蹤了的龍不落長老,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里,而且還殺氣騰騰的樣子?

  而另外的人在想,這么多的兵馬和人手,怎么穿過那重重的守衛,出現在這里的呢?

  眾人的心思紛繁,使得一時之間,全部都愣住了神。

  而軒轅八子在這個時候卻率先反應了過來,那領軍的風將力牧大喝一聲,立刻有一百衛士出現在了身邊,與他一起攔在了這些人馬的跟前來。

  龍不落帶領著兩百騎,沖到了軒轅野那絢爛奪目的儀仗隊跟前來,將這些侍弄扇子旗幟的侍女嚇得夠嗆,特別是那頭斑斕巨虎,張開嘴巴一聲怒吼,兇神惡煞,無數人驚慌失措,到處逃散而去。

  敲鼓拉弦、演奏宗教音樂的樂隊也停止了聲音。

  眾人的目光,在這一刻,從那祭臺之上,匯聚到了這一支突然闖入其間的騎兵隊來。

  “警戒、警戒……”

  軒轅八子之中幾個身穿重盔甲的將軍大聲吶喊著,在遠處,那些警戒的弓箭手紛紛拉起了弓弦,朝著這一支騎兵隊瞄準,隨時都會松弦攻擊。

  “停……”

  騎著斑斕巨虎的龍不落舉起了手中的旗幟,這是一面戰旗,上面有一條青龍,張牙舞爪,迎著風獵獵作響。

  我認識這面旗幟,當初我與屈胖三決戰釗無姬的時候,華族前來支援的旗幟,便是這一面。

  而等到臨湖一族被滅,眾部族駐軍于小香港,這面旗幟就留了下來。

  青龍旗,代表著華族。

  而現如今,這旗子被龍不落從小香港,一路帶到了這里來,揮舞著手中的旗幟,然后龍不落大聲喊道:“眾位華族同胞,眾位不遠萬里而來的百族兄弟,我,龍不落,華族族長的胞弟,有話要對你們說……”

  蒙著面紗的風后聽到這個家伙的話語,突然間歇斯底里地怒吼道:“放箭,射死這個打擾王登基的叛逆,射死他!”

  她給我的感覺一向溫柔而陰沉,沒想到居然還有這般激動的時候。

  站立在周遭建筑頂上的弓箭隊聽到這話兒,都下意識地準備松開弓弦了,而就在此刻,卻有人厲聲高喝道:“誰敢?誰人膽敢開弓,便是華族永世的罪人!”

  我循著那聲音,朝著開口的人望去,發現此人竟然是龍云。

  這位曾經探索隊的隊長,卻是華族之中的大將人物,他在軍中的威望十分鼎盛,此刻卻是站立在一只體型巨大的白頭鷹之上,手中握著一把巨大彎弓,右手搭著三根箭,遙遙指著弓箭手們。

  而在不遠處,又相繼冒出一群人來,朝著這些弓箭手們彎弓搭箭,與之對峙。

  這些人大部分都不是華族部落的,而是其余部族的人。

  在這樣的情況下,許多準備射出手中利箭的箭手,在此刻都停了下來。

  此時此刻,局勢并未明朗,沒有人愿意莽撞。

  軒轅八子在這個時候,已經涌到了祭壇之前,那作為禮儀隊的五百多人將龍不落這兩百騎手給團團圍住,而在更外圍,還有源源不斷的士兵朝著這邊趕來。

  就在雙方形成對峙的時候,有人站了出來。

  剛剛加冕祭天了的軒轅野。

  那青龍從云層之上垂落,融入了他的身體之中來,然后他走到了祭壇的邊緣處,居高臨下地望著這一隊叛亂者,冷然說道:“你是想指責我謀殺了老族長,篡奪高位么?”

  龍不落冷然喝道:“對!”

  哈、哈、哈……

  軒轅野在這個時候突然間高聲狂笑了起來,笑到了最后,他突然間收斂笑容,然后一字一句地說道:“你看啊,上天已經承認了我的地位,而你,不過是一個叛徒而已,有什么資格指責我?”

  龍不落舉起了手中的大旗,慨然說道:“不,真正的華族勇士,是不會跟隨一個殺人狂魔的,我這里有兩百錚錚鐵骨的不屈勇士,他們每一個人,都反對你的統治。”

  軒轅野冷然一笑,說是么?

  他高舉右手。

  然后重重一揮,平靜地說了一顆字:“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