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六章 倉頡叛

  軒轅野的眼中,充滿了不屑。

  那種不屑,是一種居高臨下的冷漠,就好像是神靈俯瞰著卑微的凡人,凡人俯瞰著忙忙碌碌的蟲子,拿著火器的現代軍隊面對手持刀槍的滿清騎兵,英國探險者看向了滿臉迷彩的印第安人……

  那種天生的自信似乎是來自于心靈深處,一種與生俱來的高貴油然而出。

  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軒轅野的掌控之中一般,即便是這些人跳出來,打亂了自己的登基儀式,但對于一個心理強大的王者來說,并不算是什么。

  恰恰相反,這些人能夠現在站了出來,大大減緩了他接下來的時間。

  因為這些人在自投羅網。

  因為不用前往小香港那么遠的地方去將人給揪出來,這事兒就變得簡單了許多,至于面對的這些質疑,正如同軒轅野所說的,現如今的他,已經是華族的族長了,說得再多,這一切還有什么意義?

  不過是平添一些小麻煩而已。

  所以在他下達命令的那一刻,幾乎有大半的弓手都不由自主地松開了弓弦。

  他們將手中的利箭射向了瞄準的對象。

  之前不動手,是因為龍云的喝問,指出“誰敢開弓,誰便是華族的永世罪人”,這個名頭大部分人背不起,所以才會猶豫,而并不是因為那些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雜牌軍威脅。

  而現在開動了,是因為那個男人下了命令。

  先前他在祭壇之上的表現,那騰空而起的青龍,不但讓百族為之震撼,而且還讓華族大部分的戰士為之臣服。

  這是一個能夠帶領華族走向輝煌的男人,大部分人已經在心中這般思索著了。

  盡管一開始的輝煌,將會帶來戰爭。

  “不!”

  在弓箭射出的那一瞬間,懸立在半空之中的龍云也痛苦的松開了弓弦,將這利箭射往了弓箭隊的幾名指揮軍官那里去。

  他曾經是華族軍事組織里面的佼佼者,也是最優秀的獵人之一,所以對華族的架構最為清楚。

  他知道哪些人是弓箭隊的統領,哪些人的射術是最厲害的。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這是他所想的,也是對手心里面的想法,所以在下一波的進攻之中,停留在半空之中的他遭受到了最為激烈的攻擊,無數的箭支從各個不知名的角落射了出來,朝著他身下的白頭鷹飛去。

  華族第一波的箭雨落到了龍不落帶領的騎兵隊中,而那些射出利箭的弓手也在第一波的攻擊之中,被無數雜牌軍的部落戰士射中。

  不但如此,有許多不知來歷的各部落戰士從角落里涌現出來,朝著這些弓手殺了過去。

  哪里來的敵人?

  戰斗在一瞬間開啟了來,場面頓時就亂成了一團,交戰的雙方從角落里、從人群中不斷地沖了出來,混亂的場面讓敵我雙方都為之發懵,弄不清楚到底誰是敵人,誰是戰友。

  我無暇顧及周遭的戰斗,注意力一直集中在了侍衛隊與龍不落帶領的這支部隊身上來。

  盡管第一波的箭雨落到了他們身上,但事實上這些人受傷落馬的人并不多。

  因為他們基本上都是帶甲之士。

  盡管從外觀上面來看,這些人并不如為了儀式和典禮特意弄得十分光鮮的軒轅野侍衛隊,但該有的防護都已經足夠,各種皮甲和金屬都將他們給包裹妥當。

  雙方在一瞬間交戰,長槍和刀劍碰撞到了一起來。

  交手的第一回合,是這幫身經百戰的勇士取得了優勢,他們在以龍不落為箭矢的錐形方陣之下,發揮出了極為強大的切割力量,然而反觀這一邊,因為儀仗隊的大部分都是內衛架子貨,所以有點兒承擔不了這兇猛的攻擊。

  不過這樣的優勢只是暫時的,因為真正的力量在軒轅八子所帶領的近衛隊手中。

  這五百多人之中,有三百多人是軒轅野手底里最為真實的戰力,他們是軒轅野歸于華族時所帶領的部下,這些英勇的戰士受到軒轅八子最直接的指揮,屬于軒轅野嫡系之中的嫡系。

  這些人有一部分被拆散了,融入了其余的部隊里面去,幫助軒轅野控制整個華族的軍事體系。

  而剩下最核心的一部分人,則成為了他的貼身衛隊。

  這伙人,方才是最強勁的敵手。

  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最為兇悍的強手,意志之堅定、戰力之驚人,是旁人很難以想象的。

  他們才是軒轅野縱橫四海的根基,是他征服天下的底牌。

  砰!

  十幾秒鐘之后,穿破了外圍脆弱的防線,龍不落的隊伍與這幫人重重地撞到了一起來。

  就好像是奔流不息的江水,在一瞬間,撞到了江中的中流砥柱一般,龍不落在瞬間就停住了沖勢,而身后的隊伍不得不朝著兩邊散開了來。

  而這樣的陣型,在對方宛如城墻一般堅固的防守面前實在是脆弱不堪。

  幾乎在一瞬間,幾十人就栽落到了馬下去。

  好強。

  我跟隨在方陣之后,瞧見那些倒下的人之中,有好幾張熟悉的臉。

  這些臉孔,曾經與我在臨湖一族的疆域之上并肩奮戰過,那是何等的馳騁飛揚,現如今,他們卻倒在了自家的土地中,雖然慷慨不屈,但到底還是顯得無比的悲憤。

  那個男人,殺了他們的族長,還想要鳩占鵲巢。

  每一個有血性的男兒,都不能夠忍耐。

  因為老族長,可是他們視之如父親一般的親人,是他們精神信仰的一部分。

  沒人能夠踐踏他們的信仰,就算是融合了青龍之靈的軒轅野也不行。

  你踐踏了,那好,老子就干死了。

  死也無妨。

  勇士,在這一刻我的心靈之中,瞬間涌出了無邊地感動來,而就在那騎兵隊陷入頹勢的時候,突然間有人發出了熱血沸騰的嘶吼來。

  青鸞天女、青鸞天女、青鸞天女……

  這聲音一開始的時候還只是一兩人在傳頌,然而過了十幾秒鐘,整個騎兵隊的所有人都在聲嘶力竭地怒吼著,而即便是在外圍觀戰的百族之中,也有不少人開始狂吼了起來。

  在這樣的聲音之中,有一個輕盈的身影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她身穿著青色長袍,手中握著一把長長的藤杖,舉手投足之間,無數的植株瘋長,那草如奔馬,藤如靈蛇,樹苗變高,萬物復蘇,使得這些抵御著騎兵隊沖擊的軒轅野本部戰士給不斷地束縛了去。

  是安。

  我瞧見了,此刻的安遠比我剛剛見到她的時候美麗許多。

  她如同謫落凡塵的仙女,在無數盛開的花朵之上赤足而立,臉上充滿了慈悲與圣潔的光輝。

  她居然也來了。

  我瞧見安的身邊,居然有一股靈動不休的青色氣息在身邊游走。

  這種青色氣息,與軒轅野的青龍之氣相似,卻又有所不同。

  這是兩種各為極致的生靈。

  居高臨下的軒轅野,瞧見了驟然出手的少女安,突然間狂笑了起來,他威嚴的聲音充斥在了整個空間之中:“不錯,很不錯,眾將聽著,給我生擒此女,青鸞天女,龍鳳齊鳴,她將是朕命中注定的女人……”

  朕?

  我艸你也太不要臉了,剛剛稱了王,這回居然又自稱為“朕”。

  “朕”是什么?

  這可是皇帝的自稱啊,你老師到底教了你什么,竟然讓你吸收了那么多的封建糟粕,還樂此不疲?

  我心中瘋狂吐槽著,也做好了隨時動手的準備。

  如果只是龍不落,我或許還會有一些猶豫,但當安也站了出來,我就不能夠再忍了。

  在我心中,安可是我的妹妹。

  我曾經答應過她爺爺蚩隆蚩老爺子,要好好照顧她,這是我的承諾,也是當初曾經用性命守護我,并且給了我最為珍貴的洛山魅靈的蚩老爺子,發自內心的感激和報答。

  所以即便是毫無希望,仿佛必死,我也需要拔出手中的劍,表明出我的態度來。

  在眾人紛紛向前涌了過去的時候,我對劫說道:“準備了。”

  劫有些緊張,舔了舔嘴唇,問我道:“這么多人,我們能夠成功么?”

  他在此之前,不過是陳留部落的一個孩子,修為也僅僅相當于一個比較強悍一些的戰士,即便是我這些天來的悉心教導,也未必能夠讓他成為強者。

  想到這里,我對他說道:“一會兒打起來了,你盡量往后面躲著,保住性命最重要。”

  劫這個時候卻搖頭,說不,我要跟在你身邊,保護你。

  我說傻小子,死了怎么辦?

  劫咬著牙,說死就死了,怕個鳥?

  我們兩人在這邊說話,并不上前,就在這時,夸娥英突然從旁邊沖了過來,大聲喝道:“你們兩個到底在圖謀什么?”

  我左右一看,瞧見軒轅八子之中,大部分人都已經沖進了戰圈之中去,唯有風后和夸娥英站在了外圍。

  風后估計是因為軒轅野對安的野心而吃味,但夸娥英,卻是為了盯著我。

  面對著夸娥英的呵斥,我沖著她微微一笑。

  然后我拔出了手中的長劍,朝著天空高舉,大聲吶喊道:“軒轅野殺害老族長,罪不可赦,兄弟們,反了他狗日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